|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003. 挖社会主义墙脚
  唐爱莲一时高兴啊,先将先天之气按照任督二脉的方向运转了几造,送在下丹田位置,将这先天之气稳固下来,然后在母亲的肚子里试着练起巫医的练体功法来。

  这巫医的练体功法也是口诀配合各种动作,练起来就跟跳舞差不多。

  她不知道的是,她身在母腹,之前因信息冲击痛苦翻滚,现在又是大跳巫医舞,却是给她的母亲带来了大麻烦。

  生产队大食堂里,正在择菜的刘秀娟皱着眉头闷叫了一声:“呃——”

  “咋啦咋啦?是不是快要生啦秀娟嫂子?”跟刘秀娟一同在择菜的九妹关心地问道。

  “生什么生啊,才七个多月呢。”另一边正在洗菜的厨房二组的组长彭玉娘敲了九妹一记,不过,她还是关心地扶住了秀娟肩膀问:“秀娟你没事吧?”

  “没事。”

  “没事就好,应该是孩子在调皮了,你先坐一边歇一下吧。今天的菜就洗这么多吧,留点晚上用。该炒菜了,出工的人快回来了。”彭玉娘说着检查了一下准备好的菜,便安排了九妹洗碗,自己准备炒菜,为即将收工回来的社员准备午餐。

  五八年夏天的时候,大家吃的都是公共食堂。这个时候的公共食堂为广大农民勾勒出了梦想家园的美景:吃饭不限量,吃菜不重样。就象歌里唱的:

  吃饭不要钱,

  老少尽开颜;

  劳动更积极,

  幸福万万年。

  只是,之后因为************加上苏联逼债,这样梦想家园式的美景没保持多久就散伙了。

  但现在,这大食堂才开始一个多月呢。

  趁着几人不注意的时候,彭玉娘从烝笼里拿出一个熟鸡蛋悄悄递给刘秀娟,压低声音:“拿着。”

  这大食堂好是好,大家都能放开肚皮吃饭,可对孕妇就不好了,大家都吃一样的,孕妇也没法搞点特殊。彭玉娘只能以这种方式来照顾一下刘秀娟。

  刘秀娟感激地看了彭玉娘一眼,伸出了手要去接彭玉娘递过来的熟鸡蛋。

  谁知道,彭玉娘的手却被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抓住了:

  “可叫我抓住了,还说这鸡蛋怎么就少了呢,原来是你偷的啊!你这可是挖社会主义墙脚你晓得吗?”

  所有声音都停住了,似乎,连时间都停住了。

  挖社会主义墙脚啊,这是多大的罪名,严重到可以判刑坐牢!

  抓住刘秀娟的是龙头村的妇女队长,外号叫“啪啦”,形容她说话的样子。大名叫盛红英,但大家都叫她外号,她的真名反而没有人叫,甚至,村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她的真名。

  彭玉娘傻了眼,从建大食堂起,她就是这食堂三组的组长,因刘秀娟家穷,之前没在大食堂吃饭时,唐家经常吃不饱,刘秀娟怀着身孕,又要做活,这身体弱弱的自然看着就惹人疼。

  彭玉娘跟刘秀娟是隔壁,又是刘秀娟丈夫唐大龙的大伯娘,看着刘秀娟因为怀孕而青白的脸,便藏着人每天在蒸笼里偷偷给刘秀娟煮个鸡蛋给她增加营养,本以为每天一个蛋,对合作社的大食堂来说不过九牛一毛,谁会每天去数多少个鸡蛋啊。

  谁知,今天却被人发现了。

  彭玉娘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话,刘秀娟肚子还在痛得厉害呢,又哪里能帮彭玉娘说话?

  不说刘秀娟和彭玉娘两人着急上火,单说在刘秀娟肚子里的唐爱莲,却是感觉眼前天雷轰轰,天啊,自己明明是死后投胎了,可为什么,她居然还是投在前世母亲的肚子里头呢?

  而且,听着大家说的话,这不是1958年吃大食堂的时候吗?

  难道,她这次投胎,不是死后投胎,而是重生到了母亲的肚子里?

  不错,她上辈子,就是出生在1958年的夏天。还记得,她是早产儿,只有七个多月就出生了。

  记得姐姐说,她出生时身体很弱,又因为出生之后接下来就是************,吃的非常艰难,哥哥还时常取笑她,说她小时就跟个小猫儿似的,还以为她长不大呢。

  因为这话,她一直不太待见哥哥。

  这人生还可以第二次重来?这个时候的唐爱莲,不是感觉到诡异,而是从满心满眼里感谢老天爷。

  重来一次啊,这一世,她一定不会象上辈子那样,闭着眼睛过日子,把心错付给渣男罢了,他也不过让自己当了六年的牛马,可被那老太婆哄着,却是把一辈子都搭了进去,连自己的娘家都很少看顾,最后还被逼得惨死。

  重来一次,她要为自己而活,为守护自己在意的亲人而活!

  眼前妈妈遇到的事,让唐爱莲担心,难道,自己早早出生,就是因为这件事?犹记得,当年的妈妈生下自己之后,身体就弱了不少,又过了六年,才再次怀孕生下妹妹和弟弟。

  重活一次,她当然不想再早产,话说,她现在有了修练功法,又在母腹之中,先天之气未断,她想先修炼一番再出世呢,而且,她还想利用自己凝聚而来的天地源气为母亲调养身体呢。

  早产,可是很容易伤到母亲的。

  奇怪啊,她记得,彭玉娘是大爹爹的妻子,她应该叫她大奶奶。他们一家不是一直不怎么理自家人吗,怎么大奶奶居然那么照顾自个儿娘呢?还有,大奶奶居然还当过食堂组长?

  外面,妇女队长啪啦还在严厉地批评着彭玉娘:“你说说,大家都在大搞生产,从社会主义跑步进入**的时候,你怎么就来挖社会主义墙脚呢?这要是被队长报到公社去,可是要到万人大会上亮相的啊。”

  什么,亮相?

  那个时候,人犯了罪,都是公社开公判大会进行公审的,审罢了,如果够条件死型,直接拉到黑松里吃花生米,如果够徒刑,直接送去劳改农场,如果不够条件死型也不够徒刑的,就拉到会上亮相。

  如果你被亮相了,整个公社谁都知道你是个犯了错误的人,那脸面不用说全没了,以后的日子也是难过,以后队里那些重的累的脏的活都是你的了。

  如果家里有人被亮相,全家都被人看不起,如果家里有小伙子,都没姑娘愿意嫁,

  亮相,不知道谁想出来的主意,实在是一个损人的招数啊。不过也因为这招数损人,大家都怕亮相,因此就算除了不犯法,还尽量不去犯错,倒也让那些**不犯小错不断的人收敛了自己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