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001.得不到,宁可毁掉
  1.得不到,宁可毁掉

  “阿莲啊,你也知道,你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跟我们家李新野分手了,我原本还想留你在家来着,可现在李新野回来了,还带了他老婆回来,你再留在我们家,身份上不好看啊,不如,你还是趁着年轻回你娘家,找个人嫁了吧。”

  婆婆刘美兰第n次来劝说唐爱莲离开李家。

  唐爱莲睡在床上,眼光木然地看着蚊帐顶。她的心凉拨凉拨的,甚至没有听清楚婆婆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年轻?唐爱莲已经五十多岁了。她十八岁嫁入李家,在李家累死累活干了三十多年,先是供丈夫李新野读大学,丈夫大学后另结新欢,又听婆婆的话留在李家,在养大儿子的同时,送走李家奶奶,养大李新野的弟弟妹妹,还为他们娶亲送聘礼嫁人送嫁妆。

  不仅如此,她为了让李新野后悔抛弃她,还燃烧生命似的拼命创业,终于形成了如今的兴农产业,可她的身体也在多年透支下跨了下来。

  如今,她没有了利用价值,当年发誓将她当成女儿对待的婆婆却让她现在回去嫁人!

  她就象一条老黄牛,在这个家熬尽了骨髓,再也干不动活,就要被驱赶了出去。

  “婆婆你跟她说那么多干嘛啊,她又不是咱家的人,直接赶她走得了。要是不走,就叫人来拉她出去吧。哼,鸠占鹊巢这么多年,她也有脸赖在别人家里!”

  李新野的妻子刘青玉阴阳怪气地说着。

  “鸠占鹊巢?”唐爱莲木然的眼光忽然凝聚起来,如同一把剑般看向了站在刘青玉旁边的李新野:“李新野,你也是这么认为吗?”

  李新野烦躁地瞪了刘青玉那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一眼,看向唐爱莲:“阿莲,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感情的事,最是勉强不得。我对你没感情,你这样不尴不尬在我家呆着对你对我都不好,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们好合好散,你是最讲道理的人,也是最为他人着想的人,你不想我为难吧,你不想让我们的儿子为难吧?”

  “感情?”唐爱莲悲怆地笑了一声:“什么叫感情?对你们来说,感情就是利用吧?你利用我对你的感情,让我心甘情愿放弃上大学,为你撑起家庭,供你读书。

  而你的母亲,在你抛弃我之后,利用了我对你对儿子的感情,说你其实心中有我,让我留在李家,为你的奶奶送终,养大你的弟弟妹妹,供他们读书,为他们娶亲攒资本嫁人攒嫁妆。

  现在,我的身体跨了,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你来跟我说感情不能勉强了?

  哈哈哈,你对我没感情?你家穷负担重读不起大学,跪着求我放弃上大学提前嫁入你家替你承担责任供你读书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说你对我没感情?

  我帮你赡养你奶奶送走她的时候你怎么不跟我说你对我没感情?

  你另结新欢,抛下家庭责任,你妈说你其实心中有我,只是有难处不得娶刘青玉,留下我为你家做牛做马时,你为什么不说对我感情?

  现在,我老了,被你们一家吸干骨髓了,你来跟我说感情不能勉强了!还趁着我儿子出差国外,来逼我离开李家另嫁,哈哈哈——”

  “怎么能说是利用你呢?,就算利用,那是你自己心甘情愿被利用,怪得了谁?原本还想大家留点面子,你自己识趣退让,大家好和好散,谁知道你也不是个好人,居然想要赖在我家。”李家婆婆刘美兰怒气冲冲地指着唐爱莲大叫:“唐爱莲,我看错你了!我告诉你,我现在就跟你断绝关系,你给我滚出我李家!”

  唐爱莲悲愤莫名:这就是当年发誓将她当作女儿的婆婆,原以为,她对自己多少有点感情,原来,她也当她是个傻瓜来利用。

  唐爱莲怒了:“是,我自愿,我自愿被你们利用,几十年为你们家做牛做马,我活该!只是,刘美兰,人在做天在看,就算我施恩不望报,这天下,还逃不开一个天理,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那些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之辈,最终难逃一个天打雷劈,下十八层地狱!哈哈哈!”

  刘青玉没有生养,唐爱莲的儿子李亦农,是李新野唯一的儿子,如果唐爱莲走,肯定要将儿子带走,这也是当初刘美兰留下唐爱莲的最主要的理由。

  唐爱莲悲怆地笑着,猛力咳嗽起来,一股黑血,从她的嘴角流出。

  “你,服了毒?”李新野惊叫了一声。

  唐爱莲一愣,她怎么会服毒?不用说,也知道自己被人暗算了。难道,她的身体迅速跨掉,并非是因为透支生命,而是因为中了慢性毒?

  从李新野的表情来看,毒应该不是他下的,而刘青玉也没有机会下毒,难道,这毒应该是一直声称将她当女儿的婆婆刘美兰下的?

  当然,李新野的弟弟李肖也有嫌疑,因为,李肖一直想要兴农公司的管理权,曾经以唐爱莲身体不好为由,提出让他来管理公司。但唐爱莲却在儿子大学毕业在公司实习三年后,将公司交给了儿子打理。

  说不定,这毒是他下的。因为,儿子李亦农毕竟还嫩。只要她死了,公司很有可能会落入李肖的手里。

  唐爱莲更悲怆了。

  刘青玉愣了一下之后,马上大叫起来:“不错,她服毒了,死也要赖在我们家里,不行,你不能死在这里,你快起来,要死就出去死!”

  她上前想要将唐爱莲拉起来,将她推出去。但她虽然出身农村,但是在城里养尊处优这么多年,哪里还有多少力气?见自己难以将唐爱莲拉出屋子,便着急推着李新野:“快,快将她赶出去啊,不能让她死在我们家!”

  二十年前,政府在离城市不远处的这片地方建立农民城,可以让农民自己买地起房子。每亩地只要三万块钱。唐爱莲眼力很好,早早来这里买了两块地,一块地两百多平方,起了一栋楼房给李新野的弟弟李肖住,一块八百多平方,起了这栋带着院子的小楼自己住。

  当初这里的定位只是农民城,但现在,它已经成为城市的一个新区,在城市,有这样一座占地八百多平方前带院子后带花园的独立小楼,那是普通小区里别墅都不换的好房啊。

  刘青玉非常喜欢李家这栋带院子的小楼,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唐爱莲很有品味,这座房子虽然起了二十年了,但依然很好用,前院有一百多个平方,有假山鱼池,种了各种花草,后院有五百多个平方,可以种菜,养鸡养鸭。中间的房子占地两百多平方,虽然只有两层半,但还挖了地下室。就连一楼都不潮湿,非常适合养老。

  但若是唐爱莲死在这里,还是被他们逼死的,这房子她还能住吗?还敢住吗?

  听着刘青玉的话,唐爱莲悲怆大笑:“哈哈哈,你们家?你们弄清楚了吗?你们李家的房子在李家村的中间呢,这栋带院子的小楼是我修建起来的,它在我的名下,它不属于李家,只属于我!

  不但如此,就连李肖住的另一栋楼房,也都在我的名下,属于我的个人财产。你们想接收的凌云公司也是在我的名下!

  你们说的不错,我们好聚好散,你们不是我什么人,我的东西你们什么也得不到。除了我的儿子,你们谁也别想得到。”

  唐爱莲转向婆婆刘美兰:“你也想要跟我划清界限是吧,别忘了,这么多年,是我养着你。你的好儿子李新野从来没有管过你,你既然选择跟儿子和好,要驱逐我,那你就离开这个家吧,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屋去!你们统统给我滚出去——”

  唐爱莲一边悲怆地大声笑着,一边大声咳嗽,血不断从她的嘴里流出。她用左手承住自己的血,血液很快装满她的手心。

  奇怪的是,血液不断流入她的左手手心,却一直没有流出来。

  唐爱莲决绝的样子,吓住了李婆婆,也吓住了李新野和刘青玉。

  但刘青玉更关心的却是唐爱莲的那句话:“这栋带院子的小楼在我的名下。”

  什么,房子都在唐爱莲名下?如果真这样,他们真的什么都得不到!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公司是李家的,这也是李家的房子吗?

  如果这房子在她唐爱莲的名下,老公李新野早已跟她分手,那她以什么名义要她的公司,要她的这栋带着前后院子,前院可以种花后院可以种菜的房子?

  不但如此,因为婆婆刘美兰跟唐爱莲决裂,原本不用负担的李新野老娘,也要由她负担了。

  这怎么能行呢?

  “不对吧,这是李家的房子,怎么落在你的名下?”

  “李家的房子?”唐爱莲哈哈大笑:“兴农公司是我办的,地是我买的,房子是我花钱起的,你们李家谁为这房子花过一分钱?李新野刘青玉,请你们离开我的家,刘美兰,既然你已经跟我断绝关系,也请你离开我的家!”

  刘青玉惊呆了,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这个兴农公司是属于李家的。因此,她才鼓动丈夫回来夺取公司,赶走唐爱莲,接收公司和这房子。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唐爱莲早在二十年前就对李新野有了防备,不但公司是唐爱莲的名下,这房子也是唐爱莲的名字。

  甚至,就连声明给李肖的那栋楼房,也是在唐爱莲的名下。

  不行,如果得不到这房子,她宁可将它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