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重回七零小悍妻 > 26.026
  此为防盗章  “嘿嘿, 我不是想着给小石头家买点东西赔罪吗, 就全花了。”为了不让家里人说, 乔秀兰一回来就把那一摞东西放回了自己屋里。李翠娥问起来, 她只说是自己拿存的钱买的。毕竟哥哥们都时不时补贴一些零花钱给乔秀兰,说是她自己的钱, 李翠娥也没怀疑。

  但是其实乔秀兰身边根本没钱,她的钱早就偷偷摸摸地全补贴给高义了。

  乔建国抚着胸口, 肉痛得说不出话。

  其实也不是他小气, 而是这时候几十块钱真的可以算是一笔大钱了。

  现在男劳力平均每天就七八分工,女劳力五六分工,生产大队效益好, 一个公分也就不到一毛钱。城里普通工人一个月工资也才二三十块呢。

  乔建国的钱当然不是靠着工分挣的, 可也是起早贪黑,冒着风险挣来的。

  “二哥, 你别心疼。我会还你的。”

  “你拿什么还我?”乔建国叹着气摇头。这钱要是乔秀兰花在自己身上,那是一点儿事情没有。可花在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小傻子身上, 他真是心疼坏了。

  “二哥, 我想跟你一起干。”

  “跟我干啥……”说到这乔建国猛地截住了话头, 惊诧地看着自家小妹。

  乔秀兰也不继续往下说,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 那眼神好像已经洞悉了一切。

  “你你……”乔建国急的结巴了, “你别裹乱。”

  乔秀兰也不急, 她已经想好了, 反正她二哥在这行扎根了, 不可能突然收手。自己和他一起干,既能帮他看着点,也能多挣点钱,改善家里的生活。

  不过现在二哥还把自己当小孩子,一时间觉得难以接受也是正常。乔秀兰决定先做出一批点心来,让他先尝尝自己的手艺再说。

  扔下这么个惊雷后,乔秀兰去灶房帮着洗碗了。

  乔建国惴惴不安地回了屋。他媳妇李红霞正歪在炕上生闷气。之前吃午饭的时候,李翠娥来喊了她,但是她没应,于卫红说不惯着她,也就没人来喊了。

  现在饭点都过了,李红霞肚子饿的直叫,气性也越大了。

  乔建国一在炕上坐下,李红霞就恶狠狠地哼了一声。乔建国心不在焉地想着事情,便没有理她。

  李红霞翻身坐起,指着乔建国的鼻子就骂:“好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回家半个月也没想着来找我,我今天自己回来了,还伙同一大家子给我脸色看,一口热饭都不给我吃……这日子没法过了!”

  乔建国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你这又是闹什么脾气?你自己找我吵得架,又自己回的娘家,我干嘛要去哄你?再说今天,你闷不吭声回了家没去干活,家里也没人说你什么。吃饭的时候妈来喊你了,是你在屋里不理人。别说的好像我们家人都欺负你似的!”

  “我为什么和你吵,为什么回娘家,你心里没数吗?我看你就是在外头搞破鞋,不准备和我过了!”

  乔建国隔三差五的半夜偷摸起来出门,李红霞发现了几回,逼问他去外头干什么。她这个人藏不住话又爱嚼舌根,乔建国当然不敢和她细说,只推说有事情要去办。李红霞哪里肯干,以为他是乱搞男女关系了,两口子没少为这个吵架。

  不过李红霞要面子,也怕因为这个让乔建国被抓了——这年头搞破鞋那也是要坐牢的,倒也没敢往外说。

  她不在家的时候,乔建国也反思了下,既然李红霞能守住这个秘密,是不是也能保守住更大的秘密……不过今天乔秀兰忽然说要和他一起干,他又不想和李红霞说了。

  “好好,好你个乔建国!合着里外里就我不是人,你欺负我,你妹子欺负我,你们全家都不把我当人……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我不活了……”李红霞瘫在炕上又哭又叫,聒噪的声音闹的乔建国耳朵生疼。

  眼瞅着又要惊动家里人,乔建国咬咬牙,从箱笼最里侧拿出一个铁皮饼干盒子,放到了李红霞跟前。

  李红霞方才还哭闹不休,此时眼泪却是说停就停。她打开了饼干盒子,里面是厚厚的几沓钱,有零的,也有整的,顿时就把她惊到了。

  “你要想过,这些就都给你保管。要不过了,就拿着这些回娘家去!”

  “哪、哪来这么多钱?”李红霞瞠目结舌,惊得话都说不利索了,颤着手去数钱。

  “我在城里有路子,不能和你细说。只能告诉你,这是为了你好。”乔建国疲惫地闭了闭眼。

  李红霞美滋滋地数着钱,立刻就不再追问了。她娘家兄弟多,家里也不富裕,几个年纪小的弟弟都没说上亲,之前回娘家,她爹妈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让她想办法周转接济一下。乔家虽然富裕,但也没富到那个程度,李红霞本来还在发愁,此时却已经盘算起这些钱该怎么用到娘家了。

  乔建国抱着手冷眼看着,他不让她问,她看到钱果然就光顾着高兴不问了,也不想想这年头的钱哪是那么好挣的。过去这两年,他虽然没有告诉李红霞自己干了什么,但偶尔也会多给一些家用给她,但这些钱,李红霞一个子儿都没在乔家人身上用,就是两个人的儿子,也没分到一分钱,全让她贴补到娘家去了。

  这么想着,乔建国倒对乔秀兰花的那几十块钱不心疼了。好歹小妹是去做好事了,也算攒了功德了。不像让李红霞贴到娘家,石头入水似的,水花都没看见一个。逢年过节去问候,李家连个好脸都没有。

  短暂的午休之后,乔家人又要准备下地了。

  乔秀兰缺了半天工,下午也要跟着去。让她惊奇的是,上午还拉着脸、活像全世界人都欠了她似的的二嫂李红霞,居然也笑眯眯地出了屋。那笑看着怪瘆人的,像偷了油的老鼠似的。

  又是一个枯燥炎热的下午,暮色四合的时候,一天的劳动也就结束了。

  乔秀兰装了善水过去,让家里人渴了就喝一些。所以一天下来,一家子倒是谁也没感到特别累。

  小石头让李翠娥带了一下午,虽然小家伙只会傻笑,却也不会添乱,让他坐着就坐着,就算是玩也就是在家门口捏土玩,李翠娥非但没觉得累人,反而觉得白天在家没那么无聊了。

  晚饭以后,乔秀兰就烧了水给小石头洗澡。

  院子里摆上大澡盆,兑上温水,乔秀兰就开始给小石头脱衣服。

  小石头看着两三岁了,但一句话都不会说,整天脏兮兮的,脸上拖着鼻涕,也难怪谁都不喜欢。可今天乔秀兰给他喂了几次善水之后,孩子的眼神明显就没那么呆滞了。乔秀兰有信心,只要坚持,这辈子的小石头一定恢复成正常人!

  她白天给小石头换衣服的时候也没细看,现在给他脱了衣服,才发现这孩子瘦的惊人,大大的肚子,凸出的肋骨,小手小脚上布满了划伤的小口子,活像后世电视里看到的非洲贫困儿童。

  李翠娥先红了眼睛,嘴里不住地说着‘可怜’,手下的动作更加轻柔。

  “小石头,小石头……”满是焦急的浑厚男声在乔家大门外响起。

  乔秀兰一听,便知道是赵长青找过来了。她一拍脑子才想起来,一整天光顾着照看小石头和家里人了,竟没想到去知会赵长青一声。他那么个身份,整个屯子的人都不会主动告诉他什么,多半是下了工回到家里才发现小石头不见了。

  乔秀兰擦了擦手,赶紧迎到门口。

  赵长青还穿着那件敞着前襟的破布褂子,下身是一条灰扑扑的长裤,磨烂的裤脚挽到小腿,包裹着紧致的肌肉线条。

  猛地看到乔家院子有人出来了,赵长青忙上前急急地问:“我听说小石头受伤了?”

  男人上来的急,乔秀兰没来得及让开,两人的距离不过咫尺,男人身上的汗味混着草木的味道在乔秀兰鼻尖萦绕。她一抬眼,映入眼帘的便是男人精壮宽阔的胸脯,黄豆大小的汗珠子从他的脖颈往下流淌,穿过胸膛,流向劲瘦的腰身……

  乔秀兰的脸颊立刻红透了,她垂下眼睛不敢再看,低低地说:“小石头在里头呢,你跟我来。”

  看清自己拉着的人居然是乔秀兰,赵长青后窘迫地红了脸,后知后觉地把褂子的前襟系上。

  乔秀兰在旁边安静听着,心里却是已经猜到他二哥多半是为了躲自己。

  她也不急,反正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她二哥再滑不留手,也得回家不是!反正现在家里人也不让她出门干活,她在家安心守着就是。

  到了下午,乔家人都去了田里,李翠娥带着小石头去卫生所换药。家里就剩下乔秀兰一个人了。

  她也没什么事干,就拿了把蒲扇,端坐在堂屋里等着。

  当乔建国跨进家门的时候,乔秀兰嚯地站起身,笑眯眯地迎了出去。

  “二哥回来了啊?热坏了吧。”乔秀兰殷勤地给她二哥扇着风。

  乔建国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灌了两口凉白开才低声道:“我同意你入伙儿了。”

  “真的?!”乔秀兰惊喜出声,一双杏眼亮晶晶的。这事情可比她想的容易多了!本以为按着他二哥的性子,不磨个十天半个月不能成呢!

  乔建国叹息一声,嘟囔道:“我倒希望是假的呢。”要不是周瑞搀和进来,他可不会同意!

  乔秀兰拉着她二哥,一瘸一拐地往灶房去,说:“二哥你不知道,这两天我又想到了一样新东西可以卖。”

  乔建国任由她拉着,嘴里还不忘念叨:“你慢点走慢点走,你脚还没好呢!我又不会跑,你急啥!”

  乔秀兰带着她二哥来到灶房,此时灶台上摆着一个灰扑扑的陶土坛子。

  “这不是咱妈腌的酸梅子吗?”乔建国一眼就认了出来。往年天热的时候,自家小妹苦夏,胃口总是不好。李翠娥每年都会腌上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乔秀兰笑的眉眼弯弯,说:“我现在身子比从前好了,已经不需要这些了。咱妈的劳动成果,放着也是浪费。不如二哥把它带走,在摊位上兑成酸梅汤,不拘是客人,还是商贩,这个天都是喝的上的。”

  乔建国摸着下巴想了想,还真是这个道理。进黑市里的人,不论是商贩还是客人,为了不让人认出,那都是乔装打扮,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时下本就是大热天,在这种装扮下那热得中暑的,更是不在少数。

  不得不说,自家小妹居然能把其他商贩也发展成客人的想法,实在是妙!

  “这酸梅汤能好喝吗?”乔建国将信将疑。

  李翠娥腌制的酸梅子,他也不是没有吃过,里头还放了一些山楂,绝对是够酸的,但吃多了也绝对倒牙。这吃饱都是问题的年头,也没人想过去制什么酸梅汤。

  乔秀兰在她二哥没回来的时候早就提前用善水煮了一碗,此时便让乔建国尝一尝。

  乔建国在外头奔波回来,一身暑热还没散掉,端起碗就喝了一大口。

  酸梅子一如既往地酸爽,但入口之后,却有一种清冽的回甘。

  酸酸甜甜的,喝到胃里好不舒服,暑热带来的燥热顿时一扫而空!

  “这酸梅汤这么冰?”乔建国喝完一碗抹了抹嘴,意犹未尽。

  时下村里人家里也没有冰箱,最凉快的也就是井水了。可井水放到外头,不过一会儿就会带上热气。

  但乔秀兰用的善水则与凡水不同,它冬暖夏凉,并不会被外界的温度影响,而且这善水是装在空间里,里面是恒温的。乔秀兰想到卖酸梅汤,一来是这眼下的时节正好合适,二来则是自家亲娘每天盯着自己,她脚上受伤,也不能以山泉水的名头往家里添善水。善水全装在空间里的热水瓶里,马上就要装不下了!

  乔秀兰也不点破,只说:“用山泉水做的哩。山上的东西,或许和咱们吃的井水不同吧。”

  乔建国点了点头,说:“那这个你准备怎么卖?”

  “我先把梅子煮过一滚,二哥用陶土罐子带两罐去,然后卖的时候用水冲一下就行。至于这价钱么,我倒是不知道怎么定价了。”

  加了山楂的酸梅子不是稀罕物,这善水更是无本买卖。所以定价方面的事情,就交给乔建国了。

  乔建国想了想说:“那咱们就主打养生山泉水的招牌,一大碗五分钱。要是销路不好,我再降价。”

  五分钱在这个时代能买一个大饼吃了,倒是真的不便宜了。

  “让我跟你一起去呗!”乔秀兰眼巴巴地看着他二哥。

  “不行!”乔建国断然拒绝,愁的又把眉头皱了起来,“二哥都答应帮你卖东西了……这是为你好,懂不?”

  乔秀兰当然懂。但她也不傻,要想长久地在这行干下去,那肯定得自己熟悉,不能事事依仗二哥。再说,光躲在家里做吃食,往后还怎么帮他二哥规避风险?!

  “求求你啦二哥,我就想去见见世面。我就去这一次,好不好?再说卖这酸梅汤,你又要带酸梅,又要带‘山泉水’,你一个人就两个手,哪儿能带的过去……”

  面对小妹的撒娇,乔建国还真是没有拒绝的能力。不过兹事体大,搞不好是要坐牢的!他狠了狠心,不去看小妹满脸希冀的脸,还是说:“不行,我宁愿自己多跑两趟!”

  “二哥,好二哥,求求你了……”

  乔建国生怕自己多待一会儿就会心软同意,撒丫子就往门外狂冲。

  乔秀兰一瘸一拐地跟到门口,哪里还能看到自家二哥的身影。

  “跑的真快!”乔秀兰气鼓鼓地嘟囔了两句。正准备回家去,猛地却看到旁边树下缩着个鬼祟的身影。

  原来是躲在这里了么!

  乔秀兰抿嘴偷笑,放轻了脚步挪了过去……

  “抓到你了!”

  乔秀兰坏笑着跳到树后,一把抓住了男人的一只手。

  男人的手黝黑精瘦,带着灼人的暑热。猛得被她抓在手里,抖了一下后,顿时就僵硬起来。

  她视线上移,这才发现自己抓着的不是二哥,而是涨红了脸的赵长青。

  “长青哥,你怎么在这里?”乔秀兰喜出望外。这两天她脚受着伤,亲娘看贼似的看着,已经有两天没见到赵长青了。

  赵长青看了看她抓着自己胳膊的白嫩小手,耳朵根都烧了起来,小声解释道:“我、我就是来看看小石头……”

  乔秀兰并不松手,反而把他往家里拉:“我妈带小石头去卫生所换药去了,刚走了没多大会儿,外头热,你进屋等。”

  “不用不用,我在外面等就行。”赵长青急忙拒绝。可乔秀兰不撒手,脚上又伤着,他小心翼翼的,却是不敢挣扎。

  乔秀兰就这么一路把赵长青拉回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