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驭仙魔皇传 > 第149章 促谈
  关于洪荒神器日照镜和太阴梭,戚凡所知甚少。

  联想到史光耀祖传下来的那首谶语,以及隐宗星煞宫一直为了这两洪荒神器而契而不舍,他觉得确有必要借此一探究竟,只可惜那“画中人”所说的兵部图鉴,至此戚凡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但至少现在证明,自己原先那个决一死战的想法确过幼稚。

  人间力量,无有谁可真正左右到什么。

  其实戚凡自己很清楚,冷妹等粉军忽然遭此际遇之灾难,多数也因自己而起。

  假如不是那股魔之寒风,她们也不至于玉殒。

  再回广陵城,想对日照神镜探个明了的好奇心是有,借此散散之意也足。

  仿佛身在他这个位子,一些个人的情感和私事也只能压着。

  两诸侯和两位主将生死未卜,而此刻又生变停战,救出圣妃的愿望无奈被搁置——且先不管乌龙山在逍遥子的领导下会否导致自己受到敌国掣肘,也暂且压置一些个人甚至关乎宗门之事,光如今吃了一堑的尤泰尔接下来的动作也势必会更诡异或致命?

  己方的一些设想和布局,会与之相对应上么?

  你不得不去想象,这便是戚凡在见到数十颗星星之时——瞬间所转念到的核心事情。

  “前方之人可是凡帝?”忽然,戚凡身后传来一声问话,竟是掣空而来的卧龙居士?

  “正是本帝,居士此来也是赶这天神降临的热闹吧?”见来人是卧龙居士,戚凡随即落地拱手一笑。

  对于这个居士,至少在“道义”上,他个人是认同的,虽说因为自己必会参与统军御敌之战,某些思量便也无法和身外之人保持同一角度,总之,戚凡在心里敬重这位卧龙居士。

  “何尝不是如此?想小道本在天台观测天象,不料因此引起天上群星降落,这便过来看看。”

  卧龙居士停落在戚凡身旁,深深看了他一眼,说道:“自那日道场之后,小道心里一直有些话想对凡帝说,可又不知该如何说起啊”

  “是么,不想居士竟和本帝想到一块儿了,这段时间以来,本帝心中甚为郁结。”

  戚凡开怀一笑,诚色道:“至于居士身后背景何为,本帝一概不想知道,还望居士能将本帝当作谈心的朋友才好啊~”

  卧龙居士微笑道:“凡帝多虑,此际凡帝正患国忧民,其间个中滋味,小道尚可理解,不过眼下这些天神”

  说罢,卧龙居士指了指谷内低空的群星,言下之意分明。

  谈心聊天都可以,但现在更需要搞清楚这些从天而降的天神是何来股故?

  戚凡点头笑道:“敢问居士,以居士之见可否知晓这些天神来历或能察觉到什么?”

  卧龙居士望向谷内,稍作沉吟道:“说来也巧,依据这些天神的座驾和装扮,小道倒是能想起一些事情,却又不敢确定?”

  戚凡暗惊又喜道:“但请居士说来听听?”

  卧龙居士忽然严肃了起来,神色深虑道:“小道想起了一个比星煞宫更隐秘的古老宗门,梵星宫。”

  在东元世界,关乎梵星宫的资料少之又少,传言那是一个很古老的隐宗。

  传言也说那个隐宗住在天外天。

  这个世界里诸多的古老神话故事片段,无不是在说明一个事实,比之朝天宫或无量山这样的修仙名宗,那些隐宗才更具神秘和探索性。

  人间世界力量,澳门赌博网站:仿佛与之总有着某些藕断丝连的牵头?

  隐宗出世,必有要因。

  尽管卧龙居士有些避重就轻,他也尽量不将一些关联扯到自己身上,这也令戚凡听得是一头雾水。

  但卧龙居士几乎可以肯定一点,不论是星煞宫还是梵星宫的面世,必和日照神镜有关。

  “这样么?”听着卧龙居士一番叙说后,眉头一皱,神色越发凝重。

  ------

  说从天降临的天神身穿类似太空服?不,那是戚凡主观上的错觉。

  他们服饰确实统一,但都是白服裹身,和人类并无太多异样,仅为他们身上白服的材料质地有所不同。

  他们长得倒更像大妖国人士,眉目狭长,面容邪魅。

  当游子望近似颤颤巍巍地来到这群天神跟前时,竟差点忍不住想要下跪?

  这种心理太过强盛。

  “你倒是还记得十年之约?”一白服男子朝着游子望邪魅一笑,显得很自然。

  “小人自然记得,一刻也不曾忘记,小人依照您等天神意愿,终于建成了这座五边形巨城”见对方一语明显有点破来因,游子望心里一喜。

  他本想借此邀点功,哪知对方似乎明了自己的心思,一话打断:“你不必多想,吾等曾允诺的必将兑现,接下来,你需要”

  对方那人似乎是个头领,一番轻语后一眼盯着游子望,神色甚是诡异。

  似是审视,又好像有点威慑。

  “小人必会一一照办,对了,敢问天神名讳”游子望听言一番,心中很是怪异,但又不敢多问,却不忘表忠。

  “吾名梵行天。”那样子邪魅的头领男子,傲然扬眉道。

  ------

  数万城民远远看着自家城主和那群天神絮叨了好半天,却也没见个什么异样,忽而感到无趣,纷纷回城。

  他们刚一走,一片星光闪耀掠起,数十颗星星齐齐飞天而上,很快便消失在了深空。

  这一幕也落在了星煞宫两姐妹眼中,对此,她们并未多说什么,好像心有灵犀。

  可她们怎么也弄不明白,原本来广陵城盗取日照镜的持有人卧龙居士,竟然和那个凡帝一道回城,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仿佛多年至交?

  “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且先看看,兴许这凡帝想智取?”

  “就他智取?”

  “莫要门缝里看人,人家年纪好歹不比你我大,但却已称帝!”

  “那便先看看再说姐姐你变了,每次说及到这个凡帝,姐姐的反应好大”

  “你瞎说什么呢?”

  戚凡的确和卧龙居士一道回了广陵城,还住进了卧龙居所,也被卧龙居士视为了上宾。

  因为此番之行和军务无关,故戚凡也就没打算去星府兵校,也没有召见游子望。

  不过不久前山谷一幕,众目睽睽,游子望有些名堂。

  在卧龙居士的邀请下,他顺水搭船,应了下来。

  在卧龙居所,两人就着一些清酒和几盘果子,促膝夜谈,论道谈局势,酣浓之处,两人都大有结拜之意愿。

  卧龙居士不曾想到戚凡年纪轻轻竟然知晓如此之多奇闻异录,甚至还有一些天方怪谈,简直是闻所未闻。

  而戚凡也被卧龙居士的心胸道义感染,对他越发尊敬,尽管双方之间依旧有一层隔膜没有捅破。

  “若不是因为凡帝身份显赫,小道真想与你结拜?”

  “居士胸怀仁厚博广,本帝佩服,若不嫌弃——本帝有这个荣幸么?”

  “这凡帝海纳百川小道有一事想说。”

  “居士但说无妨,本帝且只听听。”

  “实不相瞒,眼下小道以及六个弟子极可能面临一场劫难,故小道不忍凡帝一番厚谊”支支吾吾,卧龙居士欲言又止,显然所忧甚广。

  “如此这般,便不似居士之为人了,何事如此深忧,何至如此为难?”戚凡洞悉一笑,神俊不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