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玉剑录 > 第88章 煮豆燃萁
  “子时······”东方林看着他的二师弟,澳门赌博网站:一时间竟无语凝噎,如今游子时的外貌已和分离之前大不相同。他一脸憔悴之意,在眉宇之间仿佛还缠绕着几丝骇人的邪气。

  二人各自走出了自己的队伍,缓步来到了归魂大殿广场的中间。

  “子时,回来吧。我知道归魂殿地处西南,这里的虫子很多,你住得一定不舒服。江湖上的人们还都在传你带人灭了瞬剑门,那是他们罪有应得师兄并不怪你,但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趁现在还不算晚,快转身回来吧!”

  面对东方林的恳求,游子时闭上了双眼淡淡说道:“师兄····在小斯闭上双眼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回不去了。我再也不愿意进门的时候让人家拦下来,我再也不愿意看到人家看不起我的眼神,我再也不愿意付出比谁都多的努力后却仍得不到那点可怜的认同,我更不愿意再眼睁睁地看着心爱之人在我面前死去······”

  “子时······”

  “将吾之魂,归于圣殿。白渐穹说的对,能战胜黑暗的只有比黑暗更加黑暗的黑暗,只可惜在灭掉瞬剑门后我才明白了这个道理。只有拥有绝对的力量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才能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游子时说着说着,脸上的黯然神情渐渐被一股不详的戾气所代替,“哼,呵呵呵,我恨我的人生,我恨我的全部。为什么像孙羽那样的富家公子就可以任意夺去别人的性命,为什么像小斯那样的无辜女孩却要成为这一切的牺牲品!这都是因为这个江湖,这个丑陋不堪的江湖!我要协助白渐穹创造一个没有痛楚,没有死亡的世界,所以我是绝不会回首的!你是我的师兄,我不会对你出剑,你也不要逼我,快带着彩儿离开这里吧。”

  “哼,你们说完了没有。”在君玉门二人交谈之间,池正则发出了一声不悦的声响。在归魂殿中,白渐穹对游子时还算欣赏,但脾气暴躁的池正则却对这个背叛师门的年轻人没有什么好感。

  站在正道人群中的彩儿焦急地注视着前方情况,当她看到东方林一脸失望表情重新转身走回来时,她已明白单凭口舌相劝只能是一场徒劳。

  眼见大战终于要来临,屠家兄弟怒吼道:“魔殿妖人你们为祸武林多年,咱们这些年来的恩怨该在今日了结了!”

  鹰扬说:“哼,战就战,何必说这些虚伪可笑的废话。”

  “无需和魔殿妖人逞口舌之争,除魔卫道!大伙冲啊!”

  “哈哈哈,来得好,咱们这就给藤宇尊使报仇,敢踏进圣殿的人都得死!”

  “杀,杀!!”

  战端一开,双方人马正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挥舞着自己的兵器向敌人杀去。

  在正道中,云中派弟子乃是除了原先的瞬剑门外实力最为强悍的,在战斗一开始宇文望便带人只取“黄沙弯刀”。

  “你这蛮夷,纳命来!”

  宇文望挥动手中判官笔连点景图几处要命穴位,双方的拼斗在一开始便陷入高潮。景图原本并不将这个小娃放在眼里,但宇文望一招一式之间极有威胁,其中有一笔就险些点在他的胸口上,景图费力躲过,喘着粗气道:“好小子竟有这般实力!”

  除云中派外,易湍,萧晓,张南,彩儿,屠家兄弟等人也带领着手下分别向前冲去,一时间刀光四起,剑声齐鸣。

  在距离宇文望不远的位置,带领大伙前来的东方林并未和其他人一样主动上前与魔殿中人纠缠在一起,他用力一跃拦下了他的二师弟游子时。因为东方林知道前不久游子时的手上已沾满了瞬剑门人的血,虽然对于那个门派东方林并不同情,但若是还想让游子时有回头的机会就绝不能再让他的袖口染上其他正道门派的鲜血,否则他就要变成全江湖的公敌,届时才是真正的万劫不复。

  “师兄,别阻挡我的道路,我不想对你出剑!”

  “子时,你既叫我一声师兄,我就绝不能看着你一错再错。”

  “东方林,算我求你了!从我身前让开吧!”

  “既然如此···子时,出剑吧,也许只有在剑影之中才能让你迷途知返。”

  “······”

  一阵刺骨的秋风吹过,将一青一墨两块玉佩微微吹起,乱风同时迷住了佩玉主人的眼睛,就在风停之时二人同时开眼,他们低吼一声向前快速掠去。在距离对方十步之遥的时候,二人又同时跃起,这是“君玉五式”中的“海上明月”,顿时一短一长两柄利剑在空中重重击在一起,蹦出许多火花。

  很快,东方林与游子时从空中落下。这时几名坎水堂的堂众趁东方林立足未稳果断掷来一片飞石,不远处的唐玫见状亦向游子时丢出多枚暗器。

  二人在慌忙见分别使出了“君玉五式”中的“空里流霜”,他们双脚弹动,身体再次跃起,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令飞来的暗器纷纷擦身而过。

  攻击并未就此停止待再次落地时,游子时立刻刺出一剑,这一次他是向东方林胸膛刺去,不过他的剑虽指向对方胸口,眼睛却在盯着他的手臂。

  东方林的攻击与他一模一样,二人心中所想亦毫无偏差,这是“君玉五式”中的“庄生梦蝶”。施招者往往先佯攻敌人要害实则是在敌人信以为真时再立刻转变目标,刺向他的双臂。

  就在这两位少年将要被两柄剑锋相互刺穿身躯时,他们又急忙撤招回防,仅一息之间又扬剑而上,你来我往战在一起。

  在他们不远处,打斗的魔殿殿众与正道中人竟已全部看呆,君玉门二人所出的招式从普通剑招再到精妙绝学竟毫无偏差,全部如出一辙,周围的人已看得眼花缭乱,二人却在相斗数十招后仍未分胜负。

  就在东方林与游子时再次挺剑相拼时,忽然有一双利剑从二人身旁迅速刺来,剑风之快竟在瞬息间刺出了七剑,将二人的进攻锋芒各自击退。

  这招将二人拨开的剑式手法分明就是“夜雨流星”,而江湖上会用这招的人也只有他们几个而已。游子时看到这熟悉的一招竟在那一刻发起了呆,东方林更是深知阿诚已死,戚宁还在召龙教,当他看到这一招时神情亦变得恍惚起来。

  二人在诧异间暂时停下了攻势,一起侧脸向身旁看去,此时一个俊美的女孩正气喘吁吁地盯着他俩,她那美丽的长发刚刚还在空中来回晃荡,藏在发中的彩色丝带亦不时飘舞出来。

  “彩儿····”二人异口同声道。

  眼看着东方林与游子时兄弟相残,彩儿再也看不下去,她只能用昔日游子时教她的“夜雨流星”来将二人分开。

  彩儿的目光中充满了无奈与怜惜,道:“东方大哥,游大哥··为什么要这样,你们可是兄弟呀!游大哥,我听人说当初东方大哥在江上失踪时你几天没合眼一直没有放弃寻他,难道你忘了吗?东方大哥,当初游大哥被孙威刺伤,你焦急无比一直守在他床边,难道你也忘了吗?为什么······咱们在牛马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们是那么要好,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副样子!”

  听了彩儿的话,东方林与游子时皆沉默不语,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看着对方。过了许久,游子时的嘴微微打开,道:“彩儿,我······”

  就在他刚说出一个字的时候,忽然从一个方向赶来了三十多名魔殿艮山堂的人,他们舞动拳脚直接冲着东方林杀去。

  “游堂主,我们来助你!”

  “这里无需你们相助,通通给我退下!”这也许是游子时天性孤傲不愿受人相助,也许是他生怕这些人会伤了彩儿与东方林。但是在他发出号令之后,艮山堂的人却并未理会反而是越战越勇,大有不取掉东方林性命誓不罢休的意思。

  这些艮山堂的人其实是受白渐穹之命而来的,那个白衣男子在远处看到了一切,他担心游子时会在关键时刻摇摆不定,于是便在他犹豫之际派来了这些人“助他一臂之力”。

  然而看到此处情况的并不止白渐穹一人,不远处的剪云一直注意着东方林这里的一举一动,他见状果断运起了轻功带着缝雪,吸岩,提风三人赶到了这里。

  剪云与东方林一样,同是一个门派的大师兄,他知道无论是面对游子时怎样的攻击,东方林都不忍心下狠手,他生怕东方林再出些什么意外便替他站在了游子时面前。

  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东方林与剪云死战不退,彩儿在劈倒一个艮山堂众后用余光看向了二人,那一刻她仿佛从东方林和剪云的身上看到了传说中“文武双剑”的身影。

  由于正道联盟的人一路劳师袭远,又在决战之前经历了毒林鬼堂和梦魇之渊,故而眼下与魔殿殿众相拼起来大伙的进攻并不顺利,反而一时间被敌人压了下去,局势极为不利。

  与战场中无数舍命拼杀的人相比,此时却有一人从开战至今一直站着原地连一步也没有动过,他没有加入战斗并不是因为心中害怕,而是因为在他心里早已如一团乱麻纠结不堪。此人正是人称“澄明之镜”的既明,由于他曾经卧底正道的复杂经历,使得他既不忍心去杀正道中人,更不会去对付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归魂殿众。

  既明站在归魂大殿的台阶上看着一切,此时广场中双方的数千人马就像是数千头发了疯的嗜血猛兽。看似勇猛无比的人们却在死亡面前显得脆弱不堪,无数被敌人夺去性命的汉子在咽气之前并未说出什么豪言壮语,代替它们的只是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命的留恋。有一些正道门派的年轻弟子在看到这满地鲜血与尸体后竟忍不住吐了出来。

  既明的手在不断颤抖,面对无数的年轻生命不断倒下,终于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柄抖动的软剑随着他的主人快速掠入了战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