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295章 穴居兽人(第一更)
  “老大,一切小心啊。”夏妮道:“就像你说的,最近我有些心神不宁的,总觉得这个小镇上将掀起大风浪来了。

  “知道啦,你和金眼雀还有定春,全部留在盗贼公会分部就行了,保护好海因茨这个老头儿,最起码,让他把我的面具修好之前平安无事吧。”关横半开玩笑的说道:“那我现在就去了。”

  片刻之后,伽夏小镇向南五十余公里之外的一个山洞处。

  关横在鬼面甲武士呃藏身处翻了半天,只找到了几个短程空间转移卷轴,还有四、五块通讯用的魔法水晶。

  “这鬼面甲武士法多真是个穷鬼。”一边在山洞里继续翻找,关横一边抱怨着:“就收获这么点东西,岂不是让我白白跑过来一趟吗?”

  就在关横以为再也找不着什么有用的东西的时候,他手里一块魔法通讯水晶突然发出了“吱吱吱、呲啦……呲啦”的声音。

  “嗯,现在居然有人联系鬼面甲武士法多?!”关横心中暗忖道:“说不定能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这种通讯魔法水晶的使用方法,关横已经从法多的记忆中搜到了,只要将精神力缓缓的输入进去,就能和对面的一方通话或者进行文字方面的交流,对方发过来的是一段文字的信息,于是,关横仔细将它们读了一遍。

  通讯水晶上仅仅有几句话,上面说的是:尊贵的客人,你让我们调查的事情现在已经有了眉目,那块六角形的金属碎片,就在德玛奇公国的边境位置,向南一百二十公里的殷泽凯特高原。

  那里住着一批穴居兽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在很多年之前,穴居兽人的祖先捡到了那块金属碎片,意外发现了此物有些异能,于是把它当做神赐之物供奉了起来。

  既然你付了报酬让我们替你寻找这个六角形的金属碎片,那么我们现在就把具体的位置和坐标告诉你,现在交易完成了,希望您还能再次光顾我们的情报组织,黑羽之鸦将为阁下再次服务。

  “黑羽之鸦……”关横心中暗想:“我好像听说过这个组织,似乎是势力遍布艾什顿大陆的一个情报联盟。”

  “不过看来我的运气还真是不错,既然能在这里得到另一块魔星盘碎片的线索。”关横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那么现在就去穴居兽人的地盘看看,说不定能拿回那块碎片呢。”

  跑出山洞,关横取出金属圆筒放出了飞翼毒龙,“嗨,伙计,我们要做一次长途旅行啦!”关红笑着说道:“目标,殷泽凯特高原。”

  “嗷呜!”飞翼毒龙低吼一声,驮着关横振翅展翼,迅速飞向了半空。

  半个小时后,殷泽凯特高原。

  这里是一望无迹的半丘陵平原地带,要找到穴居兽人的住处很容易,因为这里极少有外人的踪迹。

  所谓的穴居兽人,是兽人族的一个分支,他们天性胆小怕事,经常被其他兽人族歧视、奴役,因此只能生活在简陋的洞穴之中,穴居兽人身材高大,气力不凡,但是却不敢反抗三大兽人皇族。

  因为很多不堪忍受压榨的穴居兽人,在兽人族的本土生活不下去,所以在很多年前,它们,他们就已经迁徙到了人族的地盘边缘,族落分布的很广。

  在狮狼虎三大兽人皇族的眼中,穴居兽人只不过是比鼠族、豹族,这些同族少人更廉价的奴隶而已。

  千百年来,有很多受不了三大皇族压迫的穴居兽人,移居到了人族领地的边缘,他们掘地为穴,苟延残喘的生存在那里,这才有今天的众多族落。

  至于人族领地的原住民,倒是对外迁者没什么反感,因为这些穴居兽人胆小怕事,对人族也构不成什么威胁,以前甚至有人族劫掠这些穴居兽人作为奴隶,甚至试图把他们培养成私兵。

  可是后来因为穴居人智能低下,领悟力其差无比,食量又大,竟然让那些人族放弃了把他们继续当了奴隶的想法,就让穴居兽人在自己的领地附近就这样生存下来。

  只能够勉强维持温饱的穴居兽人,有一个特殊的爱好,那就是崇拜图腾和神明,并且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他们用鲜血,甚至是用自己族人的生命来来祭祀自己的崇拜之物,显得极度愚昧和虔诚。

  很长时间以来,穴居兽人都会认为这些崇拜之物会为自己带来好运,只要认真地供奉下去,总有一天会得到回报的。

  在一处水源附近,关恒发现了穴居兽人的踪迹,这是两个生得矮壮的穴居兽人,他们扛着大棒,正在水边汲水。

  其中一个穴居兽人说道:“族长让我们严守秘密,但是那个人族领主迟早知道我们手中有宝贝的,这可怎么办是好?”

  另一个兽人回答道:“这个人族领主在我们身上已经压榨了很多年,他手里有士兵和强大的势力,宝贝就算被他抢走,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可是那块金属碎片,是我们的族民供奉了很多年的神赐之物,我有些舍不得。”先开口的兽人说道。

  “要我说,还是保住自己性命更重要,听说北边的同族因为反抗那位人族领主,而且上交的贡品少了一些,结果没多久就被灭族了。”另一个穴居兽人有些心惊胆战的说道:“咱们族中老幼妇孺众多,反抗那个人族领主无疑是找死。”

  这兽人接着说道:“只有族长那个糊涂虫,才会觉得保有神赐之物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我们只是想保命而已。”

  “喂喂喂,你怎么可以在背后胡乱议论族长的决定了,她可是族长。”

  “族长?她只不过是个黄毛丫头而已,如果她不是前任族长血亲的话,谁会允许这个女人出来做我们的族长?!”

  有些怨言的穴居兽人说道:“反正她是一个愚蠢的女人,与其跟随她,徒劳反抗人族领主的话,我宁可现在就逃离这个地方,总好过慢慢等死要强得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