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289章 鬼甲来历(第五更爆发)
  “啪嗒!”落在泥沼之外的鬼面甲武士,倏忽一声暴喝:“海因茨,老子宰了你!别跑——”

  “呃?你也认识我?”海因茨的脸色一下黑了起来:“乖乖不得了,我先走一步!”还没等鬼面甲窜过去追杀海因茨,他的身后陡忽传来一声冷哼:“还是先顾你自己的死活吧!”

  关横话音刚落,掌中的邪瞳怪剑倏地脱手掷出,“噌——咔嚓!!”剑锋不偏不倚贯穿鬼面甲正中位置。

  “唰!”剑上的怪眼陡忽圆睁,它已然感觉到了鬼甲内有无数精纯的魔域黑气存在,霎时间,邪瞳怪剑产生了强大的抽取之力,“呼呼呼——”将鬼甲内的黑气不停拽进自己的剑锋内!

  “啊啊啊!!”鬼面甲武士突然发出凄厉的惨叫,这声音和原先他说话的语气腔调完全不一样:“臭小子,你毁我分身,夺我护体魔气,翌日魔域大军再次降临艾什顿大陆,我一定将你万——剐——凌——迟!”

  “砰!!当啷啷!”失去魔气之撑,这副漆黑颜色的鬼面战甲,陡然塌成一堆破烂的甲片,而邪瞳怪剑就斜斜插在上面!

  “什么?里面竟然有……”关横瞧得非常清楚,他原本以为这诡异铠甲中,只有魔域黑气,但没想到里面居然有一个浑身瘦成皮包骨的高大活人。

  此时此刻,铠甲内的活人已然断气,只听呼呼一阵阴森冷风刮起,死人额头的位置陡忽窜出一团诡异黑气,正是这家伙的鬼魂亡灵!

  “哼,既然你能凝聚出亡灵魂体,那就不要走了。”关横嘿然冷笑,倏忽伸出手背,唤出吞鬼兽:“给我收——”吞鬼兽威能陡现,大嘴甫张之时,已经这鬼魂吸进了奇异空间。

  接着就是调查鬼面甲武士的生前记忆,刹那间,关横将这家伙的记忆搜了个遍:此人原来是喀乌鲁王国过去的元帅朵力斯德年轻时的好友,法多。

  几十年前,法多在和朵力斯德,以及几个朋友前往艾什顿大陆北方冰域探险的时候,无意中在一个古老神庙发现了一些怪异的东西,其中包括鬼面铠甲、邪瞳怪剑和几块六角形的金属碎片。

  当初探险的人当中,朵力斯德拿到了剑,法多拿到了鬼面铠甲,其他几个人则是将金属碎片各自分了……

  记忆到这里时,变得有些模糊不清,那几个人的名字,法多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在得到鬼面甲的最初几年,法多依仗着鬼甲威力,返回家乡闯下了极大名气,战胜了数之不尽的强敌,甚至有了“圣阶之下第一强者”的称号。

  但是鬼甲中产生的黑气也渐渐的侵入了法多的体内,没过几年,法多这个人类,彻底沦为了鬼面怪甲的傀儡,这时候他才知道,留在北方冰域神庙中的剑和鬼甲,都属于一个魔域深渊的领主。

  这位领主在魔域深渊中属于中层魔族阶级,他当年曾经随着魔域大军远征艾什顿大陆,一起强袭五大主神的神宫!

  尽管魔域深渊的大军,用偷袭的手段一下子攻下了神宫的大片地盘,但是之后,骁勇善战的兽神哥彼努斯,以及光明神达拉肯德同时出手,堪堪拖住了魔域大军的步伐,直到无数神兵、神官赶来增援,紧接着,魔域与神宫的恶战,终于爆发了!

  鏖战中,魔域领主很悲催的被大批神官、神兵围攻,成为了魔域中率先阵亡的先锋官之一,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因为这只是他的分身而已,本体还在魔域深渊,所以就算是被灭杀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领主的分身化作精纯魔域黑气,藏在了鬼面甲之中,慢慢在艾什顿大陆上潜伏了下来,直到千年之后,遇到了前来神庙探险的法多、朵力斯德一行人。

  像法多这样被魔域领主、邪神分身黑气控制的人,在艾什顿大陆上最少还有十几个人之多。

  不知用了多长时间,这些家伙已经结成了一个隐秘的同盟,魔域同盟中的成员,有很大一部分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不被暴露,只用通讯魔水晶联系,并没有见过彼此,至于同盟者之间如何相认,那太简单了,因为随身携带的魔域黑气就足以证明大家是同类。

  魔域同盟者,在艾什顿大陆上搅风搅雨,其实归根到底只有两个目的,第一,趁着五大主神重伤未愈,还在沉睡期间,竭尽全力找到他们沉睡的地点,一个字:杀!!

  至于第二个目的,这些魔域走狗手里掌握了不少魔星盘碎片,他们打算利用这东西收集大量生命转换的信仰之力,源源不断传送回魔域,以便唤醒自己沉睡的主人。

  鬼面甲武士——法多,之所以到伽夏小镇来找海因茨的晦气,实际上是想生擒这位盗贼公会分部的长老,逼问一些情报,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情,法多还不知道,因为这次任务的发起者另有其人,一切要等生擒海因茨以后才清楚。

  就这样,鬼面甲武士法多,用通讯魔水晶和其他三个没见过面的同伙约定,在一天之后杀入伽夏小镇的盗贼公会分部,强掳海因茨先生……

  “原来他是打算和同伙去小镇上捉拿海因茨老头。”关横摸着下巴沉思:“这个法多路过这里,没想到遇到了我,丢了自己的小命。”

  想着想着,关横突然听见身边传来悉悉索索翻找东西的声音,他扭头一看,顿时哭笑不得:“海因茨,你在干什么?”

  原来这个白胡子老头正在鬼面甲武士那一堆散落的甲片里翻东西,海因茨稀里哗啦的翻着,一边说道:“当然是收集战利品了,我刚才出手耗费了一张泥沼术的卷轴,现在不找回一些补偿,那岂不是吃大亏了?”

  “呃?!”听完这话,关横差点没栽倒在地:“海大爷,你这老东西也太爱贪小便宜了吧?”

  “哈哈,有收获!”海因茨从那堆碎甲片里翻出一个卷轴,他得意的在关横眼前晃了晃:“小子,看见没有?短程空间移动卷轴,这可是最少价值两千个金币的好东西,而且有价无市,眼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