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283章 找人之旅
  “嗯?是夏妮啊。”老者伯曼顿了顿手里的拐杖,澳门赌博网站:随即说道:“自从上次你和唐古拉离开伽夏小镇,已经过去很久了,怎么突然想起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来?”

  “呃,我带老大,也就是我义兄关横,来找海因茨长老有些事情。”夏妮说明来意,又问道:“伯曼爷爷,海因茨先生此时可在小镇里?”

  “嘿,你们来得太不巧了,海因茨又出门了。”老者伯曼乜斜了一眼关横,心想夏妮怎么找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义兄,眼光也太差了。

  “咳咳。”清了清嗓子,伯曼接着说道:“海因茨先生这个人你是了解的,他一旦知道哪里有珍贵的矿石,或者铸造器具的原材料,就会马上赶去开采挖掘,完全把公会这一摊子事都扔给我这个副长老,我现在忙得要死,可是却找不到他的人,真是的。”

  “哈哈,海因茨先生又跑出去了。”夏妮心里想道:“难怪伯曼爷爷如此暴躁,原来是工作压力太大了。”

  “老大,现在怎么办?”夏妮转过身,低声和关横商量:“鬼面甲武士那张羊皮卷上说,要在十天之内,对盗贼公会分部不利,眼看日子还有一天就要到了,可是海因茨长老又出门了,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看这样吧。”关横说道:“先问问这位老先生,海因茨先生去了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能回来,或者咱们可以去找他。”

  “伯曼爷爷,海因茨先生去了哪里?”夏妮按照关横的指点,向伯曼打听:“是不是附近什么山区和树林?”

  “我想想……唉,年纪大了,这个记性不太好。”

  伯曼拄着拐杖在原地踱了两圈,极力回忆着,过了几十秒,他才开口说道:“嗯,想起来了,三天前,海因茨离开的时候,好像曾经说过,自己会顺着小镇外面的伽夏河一直往上游逗留一阵子。”

  “据他自己说是要去寻找什么‘碎金’之类的矿藏,或者是石头。”伯曼接着说道:“海因茨这个老东西,说走就走,只留下这些让我听不懂,琢磨不清楚的话,真是麻烦。”

  “老大,你听见了吗?”夏妮对关横说道:“海因茨先生沿着镇外的小河,去上游山区采矿了。”

  “嗯,看来需要有人去把这位海因茨先生找回来。”关横摸着下巴说道:“既然如此,只能我去跑一趟了。”

  “啧,老大,你要亲自去吗?”夏妮皱着眉头说道:“万一公会这边出事,此处除了我,可就剩下伯曼爷爷了,我担心坏人会袭击这里。”

  “放心,我把金眼雀和定春留下。”关横对夏妮说道:“先不说定春有一种血脉天赋狮吼,可以破邪伤敌,就连金眼雀如今也是实力大增,足够做你们的保镖了,就算打不过鬼面甲武士那一类的敌人,也能带着你和伯曼从空中撤退。”

  “我明白了,那老大你就去吧。”夏妮说道:“为了保险起见,我把与海因茨先生有关的‘图像’画出来给你,你照着寻找,肯定可以找到。”

  “对了,六目魔蝎现在还处于昏睡休眠。”关横从怀里取出老蝎,把它交给夏妮:“你替我照顾它,如果这家伙醒过来,也能帮上忙的,记住一点,情况不对劲的话,立刻撤退,你们的生命安全要放在第一位!”

  夏妮点了点头,连忙说道:“嗯嗯,老大你就放心吧。”

  ……

  片刻之后,伽夏河上空,关横骑着飞翼毒龙往上游山区方向前进,他看着手里的画像,一个劲儿皱眉头。

  “呃,夏妮这丫头……实在没有什么绘画的天分。”关横扶额苦叹:“唉,这明明就是一个大圆圈,里面三个小圆圈,大概是代表双眼和嘴,可是连鼻子、耳朵和眉毛都没有,大小姐啊,你让我怎么找?”

  关横脑海中,回想起刚才夏妮的表情、说过的话:“老大,你看,我平生第一次的画作,应该可以给个及格分数吧……”

  接过这‘奇异’画像的关横,本想破口大骂,但是看到夏妮殷切诚恳的眼神,他嘴里愣是蹦出四个字:“画得不错……”最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呃啊啊——”关横此时在毒龙背上抱着脑袋哀嚎:“早知道,就不对她那么心软了,我应该狠狠骂夏妮这个死丫头,说她画得简直是、是无可救药的垃圾!”

  然而现在后悔也晚了,关横只好硬着头皮,决定用瞎猫碰到死老鼠的方式来寻找海因茨了。

  伽夏河上游人烟稀少,可不代表没有人居住,没过多久就有了发现,关横让飞翼毒龙降落之后,将其收进金属圆筒,关横这时走到一处砍柴樵夫住宿的小屋,伸出手来正准备敲门。

  就在此刻,有人怒气冲冲的一把拉开木门,这位嘴里还怒吼着:“该死的家伙,今天我一定要宰了你!”

  “哇!”突然看到对方站在自己面前,关横和开门的人不约而同惊叫了一声,他看对面这人,腰里掖着板斧,背上负着长弓,双手各拿着一根大棍,气势汹汹的不知要找谁拼命,关横横忍不住问了一句:“樵夫,你转职当猎人了吗?”

  “哼,我的饭碗都要被砸了,实在不行真的要改行当猎人啦!”樵夫看着关横问道:“你,有事吗?”

  “呃,我来打听打听进山的路径,顺便找个人。”关横怀着忐忑不安拿出夏妮手绘的图像,心中暗道:“不知他认得不认得,夏妮这奇葩画的海因茨先生……”

  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樵夫只看了一眼画像,立刻肯定地说道:“哦,你要找的是盗贼公会分部的海因茨长老!”

  “有没有搞错?!”关横眼前一黑差点栽倒:“我勒个去!画成这样你居然认得出来?!”

  “当然了,海因茨先生经常进山采矿或者寻找新奇的植物,隔三差五就在我这里投宿过夜。”樵夫满不在乎的说道,此时他把关横引进木屋,顺便给对方倒了一杯水:“喏,你这张纸上画的,就是海因茨先生袍子上的图案,这个很好认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