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278章 狂奔兽群
  “明白,澳门赌博网站:保护叶捷琳娜的事情就交给我吧!”说完这句话,雷巴萨手持多弦弩,转身朝着马车方向,一阵风似的疾奔而去。

  “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妮从远处跑来,还没来得及和雷巴萨打招呼,对方就已经跑远了,夏妮看着关横问道:“我好像听到了地面震动的声音,这是……”

  “狂奔兽潮来了,而且数量似乎不少!”关横表情凝重的说道:“你马上去通知艾萨克,让他带着车队所有的人马,赶紧躲到地势高的位置上去,万一遭到兽群冲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大家都会丧命的!”

  “明白了。”夏妮答应一声,她随即问道:“那你呢?”

  “我把金眼雀留下,让它保护你们。”关横略一思索说道:“而我,就和飞翼毒龙去兽群那里看看情况,看样子它们还在十几里外,声势相当浩大,我得试试能不能阻止兽群前进,或是让它们改道,避免咱们的车队相遇。”

  嘱咐了夏妮一切事宜,关横放出金眼雀让它跟在夏妮身边守候,自己则唤出飞翼毒龙,噌的一下跳上了它的背部:“毒龙,狂奔兽群要来了,赶紧带我过去查看情况!”

  “呼!”飞翼毒龙一扇翅膀,带着关横径直去向峡谷西南的山道,那个位置,正是十几里外兽群狂奔的地方。

  骑着飞翼毒龙在半空眺望,就听见“咚咚咚”的沉重的脚步声不绝于耳,这些兽群浩浩荡荡的狂奔着,关横嘀咕了一句:“看来少说也有上千头魔兽啊。”

  可就在这时,关横双眸倏忽一凝,他居然看见有几匹马正跑在距离兽群千米之外的正前方,马上的骑士惶急如丧家之犬,他们不停挥舞马鞭抽打坐骑,可是任凭这些马跑得口泛白沫,硬是无法摆脱身后越追越紧的兽群!

  “嗯?!这些是……兽人族!”关横这回瞧得仔细,只见马上的骑士,一个个头脸上都是兽毛,面色狰狞,獠牙凸于唇外,很显然都是兽人族的特征。

  就在这时,有一匹马终于撑不住了,“扑通!”一双前蹄跪倒在地,这时马上的骑士翻滚落地,他一声惨叫:“姐姐,救我!”听喊声,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嗓音。

  闻听兽人少年呼救,这几匹马上的骑士全都毫不犹豫的调转马头,以最快的速度前去救援!

  可是兽群无情的铁蹄,已经奔到了距离他们不及三、四十米的地方,眨眼间就能把这些兽人的马匹踏碎,一匹枣红马速度奇快,马上骑士俯身探臂,啪的一下抓住了坠地少年的手,转瞬间把他拉上了自己的马背!

  霎时间,枣红马咴咴嘶鸣,撩开四蹄转身便跑,其实只要能卯足劲窜出一箭之地,二人便可以转危为安,可是这匹马经过长途跋涉实在太累了,此时驼上两人顿时身躯打晃!

  “糟了!”挽住马缰绳的兽女心头一沉:“这匹马要是现在瘫倒当场,我和兄弟都会被兽群淹没的……”

  “毒龙,用雾气阻挡兽群!”半空中陡然响起一声呼喝,飞翼毒龙低吼声中,喷出一大片挟裹着急冻气息的毒雾顿时弥漫开了,倏忽席卷数十米外的兽群!

  “咔咔咔……”这急冻毒雾霎时间冻住了不少疾奔魔兽的脚,毒性也让部分兽群口泛白沫,面带青紫,那些魔兽在狂跑中马失前蹄,竟和后面的同伴撞在了一起,登时将兽群的来势一阻!

  “喂!”关横在飞翼毒龙背上对几个兽人骑士喊道:“快往山坡上跑,先避过兽群再说!”

  闻听此言,几个兽人族骑士不敢怠慢,在那个兽女的带领下,一口气纵马上了北面高坡!

  真是千钧一发,就在兽人族骑士跑上山坡的时候,狂奔的兽群已经把那些被冻住蹄子的同伴踏碎,直接冲过了山道,如果不是关横让毒龙吐出急冻之雾稍微阻挡一下,现在被踏碎的恐怕就是那几个骑士了。

  此时关横让飞翼毒龙在坡上稍做停留,兽女摘下罩住脑袋的兜帽,赶紧走到他面前说道:“多谢阁下救命之恩,请问您是?”

  关横看了一眼这个兽女,身材与普通人族无疑,就是头脸兽毛偏重,有些龅牙,他心中暗想:“原来是个鼠族兽人……”

  兽人族中,虎族、狮族和狼族是皇族,其他类似豹、犬、鼠、兔诸族都是三大皇族的附庸,地位低下,尤其是鼠族兽人最受歧视,甚至被三大皇族当做奴隶使唤。

  “我是谁,你们就不用问了。”关横对这鼠族女说道:“救你们不过是顺手为之,这里属于人族领地,而且时常有兽群出没,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是,恩人说的有道理,我叫岚伊,这是我兄弟疏勒。”鼠族女岚伊匆匆报出名姓,惶急跃上马背,她说道:“今日救命之恩,我等必然铭记于心,恩人不愿意透露姓名,但是您的相貌和这头飞翼毒龙,我们都记下了。”

  几个兽人族纵马而去,这只是关横在遭遇狂奔兽群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关横此时又骑上飞翼毒龙,继续追踪兽群,他要确定这些兽群的走向,看看会不会和送亲的车队正面遇上。

  兽群,果然是径直冲着送亲车队所在的方向疾奔去的,尽管关横在来的时候。和毒龙用蛮力打塌了几处山道上方的岩石层,将道路堵住阻挡兽群,可是以这群疯狂魔兽的力量来说,突破那些小小阻碍只是短时间的事情。

  看着下方涌动如洪水般的兽群不停撞击挡路岩石,轰隆隆作响,关横此时的表情异常凝重,他心中暗忖:“我弄塌的岩石层,顶多阻挡道路七、八分钟,之后兽群便会朝着车队方向席卷而去,必须想个什么办法,硬是阻挡怕是不可能了。”

  “为今之计,就只有让兽群彻底‘改道’这一条路了!”关横想到这里,马上观察四下的环境,这时,他突然注意到前方千米的地方,用一条极细的溪流,正绕过高高的山梁,缓缓向下流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