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224章 意外(第五更爆发)
  片刻之后,因为听到巨大响动,而闻声赶来的坦兰嬷嬷和管家萨特,急匆匆的赶到了地下室。

  坦兰嬷嬷气急败坏的把普朗骂了一顿,说他背着自己不知道,竟然又开始在图书馆的地下室做危险实验,紧接着,这位男爵的保姆揪着普朗的耳朵,把他拽回了大宅房间!

  普朗和坦兰嬷嬷的关系,与亲生母子无异,皆因为这位保姆从小照顾无父无母的他,二人如同相依为命差不多了,所以普朗不敢对坦兰嬷嬷有半点违拗,他也知道嬷嬷是为了自己好,生怕自己出危险!

  “呃,我现在被嬷嬷禁足了,看来暂时只能在这间大宅里走动,连图书馆都没办法去了!”

  “嘿嘿,这也是你平日里常做危险的实验,已经劣迹斑斑了!”关横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修养一阵子吧,要不然,就算自己没事,也会把坦兰嬷嬷和管家吓出病来!”

  此时此刻,普朗正坐在卧室的安乐椅上,他悠闲地对关横说道:“不过呢,这样也好,最近我也不打算再做别的试验了,就此安心为你准备那个虫卵催生的魔法阵,我那些资料和试验用具,不是都在你的空间戒指里吗?”

  “对,哗啦——”关横把黑曜石戒指中,所有从异空间区域收集回来的典籍、瓶瓶罐罐等器皿,全部倒在了卧室的床上,他对普朗说道:“我走了以后,你就安心在这里准备魔法阵吧!”

  “我接下来的行程,是要前往喀乌鲁以北的平原地带!”微微一笑,关横继续说道:“有什么风土特产,我会捎回来给你做礼物的!”

  “嗯,呵呵,记得回来的时候,再给我准备一些晶核!”普朗嬉皮笑脸的说道:“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可是多多益善!”

  “我说男爵阁下,你可真是穷疯了!”关横揉了揉发胀的额头:“好吧,不过是晶核而已,你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

  二人闲扯了一阵,又商量了不少关于魔法阵布置的细节,直至午夜时分,而后关横告别了普朗,他便直接回到了自己在贫民窟的住处——那间小型图书馆。

  “什么?!你也要和我一起去?”关横看了一眼满脸讨好谄媚、吐着舌头的定春,他有些无奈的说道:“春儿哎,枯燥的旅行中风餐露宿,又没有什么好吃的,我本来不打算带你去,而是把你寄养在凯隆元帅府!”

  “诺顿、尤丽嘉和朱蒂那三个小家伙,都很喜欢你,一定会拿出好多好多美食款待你的!”关横对定春说道:“你不如就在元帅府等我回来如何?”

  “嗷呜呜!”定春听完关横说的话之后大摇其头,它啪的一下张嘴咬住关横的衣角,那意思是说:“你不带我去,我就死咬住不放啦!”

  “这个淘气鬼,快松、松嘴!”关横伸手在定春头上拍了一巴掌:“别再咬了,衣服都给你扯破了!我带你去还不成吗?”

  和小白狮子纠缠了半天,关横总算是把它安抚了下来,这时候,关横心中暗忖:“本来想着和夏妮轻装简骑,直接去平原一带,这下要是再加上定春的话,就得把单人骑乘的马匹改成马车了,唉,小家伙真缠人,带上就带上吧!”

  第二天一早,喀乌鲁王都的北城门口。

  “喂!关横!”远处跑过来的正是气喘吁吁的夏妮,关横看了她一眼,随口问道:“怎么样?你师妹唐吉拉的问题解决了吗?”

  “嗯,事情办得很顺利,所以我就急匆匆赶回来了,生怕耽搁了咱们汇合的时间!”此时此刻,夏妮口渴的厉害,她一把抓过关横手里的水囊,咕嘟咕嘟喝了两大口,这才舒了一口气:“唐吉拉现在还留在狄贡呢,有些收尾工作正需要她去办!”

  “是吗?你们都平安无事就好!”关横闻听此言微微颌首:“这样我就放心了!”

  “咦,那两只黄金盗鼠跑到哪里去了?”关横看到夏妮身边空空如也,于是开口问道:“怎么不见它们跟着你?”

  “呃,卷毛和小胖自从离开那座岛之后,显得有些萎靡不振,也打不起精神了!”夏妮皱着眉说道:“所以我把它们留在了唐吉拉身边,让唐吉拉完成任务以后带它们去盗贼公会总部,那里有专门的医师可以听魔兽诊病!”

  “哦,原来是这样……”关横听了之后若有所思,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喏,金眼雀的圆筒还给你,它可真是一只行动快捷方便的飞行魔兽!”夏妮把金属圆筒递给关横,马上又对蹲坐在关横身边的小白狮子来了兴趣:“哟,这不是定春吗?才几天不见,你怎的长得这么大了?”

  “呵呵,这鬃毛好白、好暖和,呵呵,个头是变大了,可依然是这么可爱……”说着,夏妮抚了抚定春的白鬃。

  “嗷呜……”被夏妮一夸奖,定春也显得很高兴,小白狮子歪着脑袋,用鬃毛蹭了蹭夏妮的脸颊,后者咯咯直笑:“好痒啊!”

  “喂,你们两个先别玩儿了!”关横抱着肩膀说道:“咱们要到喀乌鲁王都以北平原的路程可不近,因为定春也要跟着去,所以我准备好了马车,现在跟我去采购干粮和帐篷那些需要准备的东西吧!”

  “是,走吧定春!姐姐给你买好吃的!”夏妮笑着对定春勾了勾手指,小白狮子屁颠屁颠跟着二人走向王都的中心大街。

  片刻之后,采购的物品已经堆满了半辆马车,“呼——啪!”关横把最后一袋干粮扔到车上,然后拍了拍手,自言自语说道:“这已经是采买的最后一部分了!”

  “奇怪……”此时此刻,关横回头看了看:“夏妮这丫头,说是带着定春去买一些小家伙爱吃的肉干肉脯,走了十几分钟,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关横!哒哒哒……”远处传来夏妮略带惶急的呼喊和急促的脚步声,关横看到她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于是开口问道:“怎么了,夏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