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212章 血脉天赋(第三更)
  “呜呜呜……”那个叫埃塔伦的邪灵此时哀嚎连连,它算是倒大霉了,在塔娜的身体里,这家伙就像是坐了无数遍过山车一样,险些连魂体都被震散!

  就在这时,埃塔伦对这副身躯的掌控力陡忽渐弱,它的鬼脸腾地一下浮现到了塔娜的额头上!

  “哼!吞鬼兽,现——”关横倏忽伸出手背,吞鬼兽刺青骤然出现,关横一声低吼:“破邪双眼,开!强力镇压!!”

  “呼!”吞鬼兽的一双恶目陡忽圆睁,两道胜似厉闪的破邪之光,啪的一下照在了塔娜的头顶上!

  “呃啊啊啊——”凄厉的惨嚎一声接一声,此时附身塔娜的邪灵,埃塔伦真是痛苦万分,它本属邪物,在吞鬼兽面前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若不是关横想生擒埃塔伦,打算用鬼魂同化术的搜魂之法,探查它的记忆资料,此时埃塔伦早就被破邪双眼的威能震散凝聚的魂体,继而灰飞湮灭了!

  “好,它已经没什么反抗力了,用吞鬼兽的奇异空间生擒吧!”关横想到这里,刚要动手实施捕捉,就在这时,骤变忽生!

  蹲坐在门口的定春,本来是一直老老实实的,可是关横用吞鬼兽破邪双眼镇压住邪灵的时候,这小白狮子的一双眼睛,突然就死死盯住了邪灵埃塔伦!

  此时此刻,定春体内的神兽血脉陡忽沸腾起来,那种面对一切邪恶的存在,都要将之毁灭的万丈雄心骤然升腾,定春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体内涌动,这股力量在心中凝聚,倏地窜到了自己的喉咙处,不吐不快!

  “嗷呜呜!吼!!!”一声惊天动地的狮吼,陡忽席卷整座小楼,然而,这声音普通人却听不见,只有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强者,才会被这种声音震撼、感到心悸,再有就是——一切的邪恶,被这种狮吼声席卷而过,都将不复存在!

  “春儿?!”就算是关横,也被这凌厉无比的狮吼声狠狠震撼了一把,关横心中凛然一惊:“这是……血脉天赋的觉醒吗?”

  “糟了个糕!”关横这时顿时哭丧了脸:“这小家伙真会坏事,我是要打算生擒邪灵搜取情报的,你……”

  再看那个附身塔娜的邪灵埃塔伦,直接被狮吼声震撼,如同挨了重槌撞击一般,轰然被倒跌出塔娜的身躯!

  “嘎啊啊啊!”邪灵埃塔伦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周身凝聚的黑色雾气,嘭的全部爆开了!

  只见半空中唰啦一声出现了一柄通体漆黑、庞大的三叉戟虚影,但是在转瞬间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是……那个邪恶组织——诛神之三叉戟的标志!”对于这个三叉戟烙印符号,关横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他屡次与对方的杀手交锋过招!但是到了现在,关横对于“诛神之三叉戟”这个组织,还是没有多少情报了解!

  就在这个时候,喀乌鲁王都的某一处民宅,有个手拄鹰头拐杖的老妪,在房间内的火盆前浑身巨颤,紧接着噗的吐出一口逆血:“呃啊啊!”

  “可恶!竟然有人灭杀了我亲手制作的‘兽魂试验品’,害得我精神力大损,这个仇,老身异日定然会加倍奉还!可是堪布里手中的东西,事关重大,老身势在必得!”

  手拄鹰头杖的老妪,眸中迸射出邪异的寒光:“哪怕是再多灭杀几条性命,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事!”

  鹰头杖陡忽顿地,砰砰作响,“唰!”数道黑影陡然半跪在老妪跟前:“主人有何吩咐?”

  “立刻盯住堪布里城守府中里进出的各种人物,你们应该都认识我想找到的东西!”老妪冷冷的吩咐道:“一有异动,马上跟踪见机行事,记住!我只要东西到手即可,不必留下任何活口!

  ……

  一声厉吼过后,定春的情形有些委顿不振,它才刚刚觉醒血脉天赋,这吼声显然是耗力巨大,不能轻易使用!

  “嗷嗷……”定春的身躯晃悠悠的,倏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它这时茫然地晃了晃满是洁白鬃毛的脑袋,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关横,似乎是不明白刚才自己干了什么事情!

  “真是个笨家伙!”关横看着定春摇了摇头,而后暗忖道:“看来诛神之三叉戟的势力,已经渗进了喀乌鲁王都了,他们和我一直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看来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小心应付这帮杀手!”

  片刻之后,城守大人堪布里让佣人、仆妇把自己的女儿塔娜送到别的房间安置,因为这位小姐自从邪灵被灭之后,一直也是昏迷不醒,不过关横看了以后告诉大家,这不过是塔娜疲惫过度的表现,并无大碍。

  此外被送到房间休息的,还有昏昏入睡的美露,关横那一记黑铁木法杖的敲击,其实没让她昏过去多久,只是这位妹子太过放松,竟然自己优哉游哉的,呼呼睡着了!

  此时此刻,趁着城守府的佣人们忙活收拾残破的房间,关横抓紧机会在花园里和黑袍小伙子史当,以及他兄弟甘逊见面谈话。

  “这么说,你和甘逊真的是巫族的人?”关横抱着肩膀说道:“这还真是巧,我也一直在寻找巫族的族裔!顺便问一句,你们这次到喀乌鲁王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原来关横大哥和我们巫族的人还有渊源?”史当点了点头:“难怪您认得我所跳的镇魂之舞,我和甘逊这次,是奉了族长命令,来寻找本族一个很久都没消息的地窟遗迹,前任族长的兄弟——黑袍大巫师,一直是那个遗迹的统领!”

  “你是说……地窟遗迹?”关横的脸上,立刻露出几分忧喜参半的神情,他苦笑一声:“对我来说这也许是个好消息,告诉你吧,我曾经就去过一个你说的地窟遗迹!”

  “什么?那、那……”史当一时惊奇得说不出话来,最后他努力平复激动的心情,随即问道:“那关横大哥您,有没有看见我族的大巫师阁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