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208章 始末缘由
  为这个伤患包扎,塔娜完全是出于好心,最后她还取出钱送给对方,以作周济。

  那个老妇人千恩万谢,在离开的时候,硬塞给了塔娜一个晶莹剔透、流光溢彩的蝴蝶别针,说是给善心的小姐留作纪念。

  看出了这个蝴蝶别针价值不菲,塔娜本来不想收下如此贵重东西,谁知这老妇人起身仅仅走出几步,眨眼间就不见了踪迹,这让一旁的普朗男爵和塔娜,都是惊异不已!

  当天黄昏,塔娜和普朗男爵在自家城守府门口分手,二人从那时候开始,各自返回家中筹办婚礼,谁知道,以后一连串的诡异事件,就此揭开了序幕!

  从那之后的每一天夜里,城守府中开始出现大量自动漂浮的物体:锅碗盘碟、桌椅板凳、庭院装饰花盆等等,诡异的在半空中盘桓飞舞,这番情景,直接导致一到夜里,所有的佣人吓得都不敢走出房间半步!

  然而此时,城守堪布里却因为执行紧急公务,离开了自己的府中前往王城之外,他对此事毫不知情,就这样,女儿与男爵婚礼当天,这位堪布里大人才返回了家中,所有的人包括塔娜小姐在内,都对此事讳莫如深,没有对他透露什么信息!

  于是堪布里带着府里的人,为女儿准备嫁妆、婚礼用的华贵服饰,就此迎接普朗男爵来接新娘,可就在普朗男爵踏进城守府的那一刻,塔娜小姐身上突然发生异变!

  那枚晶莹剔透的别针实在太漂亮了,以至于,塔娜身穿着满身婚礼盛装,还不忘将蝴蝶别针装饰在花冠之上,就在众人瞩目的一瞬间,别针突然绽放起漆黑的诡异光芒,将塔娜全身笼罩起来!

  下一刻,塔娜双脚离地,被一种莫名的力量,强行带到了半空中,接着,塔娜张嘴说话却发出男声,声称自己是个叫“埃塔伦”的亡灵,他现在掌控了塔娜的这副身躯,并命令面前的人立刻准备自己需要的东西,否则就要杀光府内的人!

  城守堪布里气得浑身发抖,他命令自己家里的佣人和私兵,想扑上去制服悬浮半空的塔娜,谁知道,“塔娜”信手一挥间,无数物体腾空而起,打得佣人和私兵抱头鼠窜,就连来迎亲的普朗男爵和堪布里头上,也挨了好几只盘子的敲打!

  普朗男爵一气之下,迅速返回自己家中的图书馆,澳门赌博网站:去拿自己的发明的新式武具,试图给那个叫埃塔伦的亡灵一点教训!

  “这么说?你的未婚妻塔娜,现在被那个叫埃塔伦的亡灵附身了?”

  关横皱着眉问普朗男爵,看见后者连连点头,关横心中暗忖:“会附在活人身上的亡灵,可见已经凝成魂体很多年了,这可不比我以往对付的普通鬼魂亡灵,不过在吞鬼兽面前,它没什么威胁!”

  “普朗男爵,我要去城守府看看,尝试对付一下那个附身你未婚妻的亡灵埃塔伦!”关横对男爵说道:“至于阁下你嘛,最好就留在这里,我会让霍德利和辛尔这两位元帅府的侍卫长,留下来帮你善后府里的事情!”

  “谢谢您,关横先生!”普朗男爵面露感激之色:“你可是帮了大忙了,还望多加小心,我觉得那个叫埃塔伦的亡灵不简单!”

  “好了,我会注意的!”关横说完这些话,领着普朗男爵下了图书馆的楼层走出大门,接着他把事情经过对霍德利、辛尔说了一遍,在安抚好男爵之后,关横自己带着定春匆匆赶奔城守府而去!

  此时此刻,城守堪布里家的府门外,已经聚集一些人,他们都是看了告示、或者听到城守的千金塔娜小姐中邪的消息赶来的,毕竟五千金币的赏格是相当诱人!

  这些人都是谁呢?

  其中有喀乌鲁魔武学院的美露,她因为在中心大街购物,突然听到了塔娜中邪的消息,自己作为和塔娜相识了多年的闺蜜,必须来看看!

  另外一个二人组:是黑袍小伙子“史当”和他的弟弟“甘逊”,这两个人身负奇能,如今全却是盘缠路费耗尽,因为急需要一笔钱维系温饱,继续上路旅行,这才为了高额赏金赶到这里来!

  此外还有一些流浪的魔法师、剑士和战士,这些有职业称号的家伙,也是为了赏钱而来!

  目前,众人已经在城守府门口等了将近十五分钟,可还是不见对方有什么人出来招呼大家,于是人群中便开始议论纷纷,甚至还有莽撞的人开始行动了!

  “咚咚咚——开门呐!快开门呐!”有一个等得不耐烦的黄袍魔法师,因为来了许久没人应门,所以开始拍打门扉:“喂喂,城守府贴了告示,召集我们前来千金小姐驱邪,为什么现在倒让我们吃闭门羹?你们是在消遣大爷么?”

  别看一座王都的城守官职不小,其实顶多就是吓唬吓唬老百姓,在这些职业人群当中,却没什么威慑力,故此这个黄袍魔法师在盛怒之下,嘴里就有些没遮拦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城守府的大门突然吱呀一声,拉开了一道缝隙,有个仆从模样的人探头出来,仔细打量这些门口的众人。

  “看什么看?没见过本大爷这样英俊潇洒的魔法师吗?”黄袍魔法师满脸都是惫懒之色,看起来并不像什么好人,他哼声说道:“快把门打开,咱家要去为你家小姐赶跑邪灵,耽误了时间,你负得起责任吗?”

  那个仆人连看都没看黄袍魔法师一眼,只是默默的拉开了大门,这时,从里面突然走出一副两人抬的担架,上面趴着一个鼻青脸肿、昏厥不醒的家伙,他身穿法师袍、虽然处在昏迷中,依然紧攥着半根断折的法杖,一看就是个魔法师!

  “扔出去!”开门的佣人对两个抬担架的同伴喊道:“扔远一点,别脏了府门口的地方!”

  “呼——噗通!!”担架上那个倒霉魔法师,身子陡忽飞起,在空中划出了抛物线,紧接着在十几米外摔了个狗啃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