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189章 心脏隐疾(第五更爆发)
  “吱吱吱!”六目魔蝎闻听此言,立刻昂首疾吐,大片腐蚀溶液顿时将山壁不断融化,可是这里实在是太厚了,六目魔蝎足足忙活了五分钟,这才将山壁彻底开通!

  漆黑石壁的后面,是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石室,关横和夏妮带着黄金盗鼠、青黑猩猩,走进去时,这里的场景立刻一目了然!

  靠左边的角落,是一具身穿斗篷的骸骨,看样子死得很突然,这骸骨半跪在角落,一只手按住石壁,另一只手捂住心口的位置,看骸骨风化的程度,少说也有几十年的时间了!

  但是这不是唯一的骸骨,因为另一具倒在距离它不远的位置,这具骸骨也是身穿斗篷,一个粗木拐杖倒在旁边,看来此人生前腿脚有些不方便!

  夏妮看见这两具骸骨所穿的斗篷,立刻说道:“这些斗篷都是我们盗贼公会的专用服饰,所以他们一定是我的前辈!”

  关横走到角落的骸骨前面,伸手掀开那件斗篷的下摆:“我记得你说过,公会斗篷的这个位置,一般都会绣着自己的名字!”

  “瞧!上面写的是‘科菲’!”关横低声说道:“看样子,这人就是肯特兄弟的四弟!”

  “我这里也有发现!”夏妮掀开另一具骸骨的斗篷,接着说:“上面写的是‘弗兰森’……”

  “这就是著名盗贼肯特兄弟的大哥——弗兰森!”夏妮站起身,恭恭敬敬对这骸骨鞠了一躬,然后对关横说道:“终于找到他们了,可是为何这两个人会亡故在同一间石室呢?”

  “我觉得他们不是同时死在石室里的!”关横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有个先来后到,先死的一定是科菲肯特,它的骸骨、斗篷等衣着的风化程度,明显比弗兰森先生时间要久远一些!”

  “是这样啊!”夏妮低头沉吟不语,此时两只黄金盗鼠都趴伏在弗兰森骸骨周围,低声哀鸣着,似乎是对老主人的离世感到无比悲恸!

  “唉!就是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死因!”夏妮凝神想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此时不免有些头疼。

  “嗯……等等!”关横突然看了几眼那具半跪于角落的科菲骸骨:“一手撑着石壁,一手捂住心口,这种临死的姿势,好像是……”

  “夏妮!”关横扭头对女盗贼说道:“赶紧把那本弗兰森先生的笔记手札拿出来,给我瞧一瞧,我似乎推测到了这两个人亡故的缘由!”

  “唰啦啦……”关横接过夏妮递过的笔记手札,迅速翻了起来,十几秒后关横突然叫道:“找到了,就是这里,弗兰森在笔记中提到,他的二弟劳恩、三弟加尔法,都是死于家族遗传的心脏隐疾!”

  “我明白了!”夏妮这才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说,这兄弟二人也是因为隐疾发作,才突然病故在了这间石室里!”

  “嗯,我想当时的情形应该是这样的……”关横仔细分析道:“当时四弟科菲因为某种原因,登上这座岛屿冒险,最后来到这间石室探查时,不慎引发旧患,于是殒命于此!”

  “然后过了很长时间,他的兄长弗兰森先生再次找到这里,看见兄弟的骸骨时,情绪激动下,再加上年纪大了,也因为心脏隐疾,突然病故在了这里!”

  关横刚刚说到这里,黄金盗鼠小胖突然有所发现,它匆匆爬起身,跑到弗兰森的骸骨一侧,费劲的从里面叼出一样东西来!

  “吱吱吱!”小胖用爪子拍着自己找到的东西,引起了关横和夏妮的注意。

  关横走上前拿起来一看,却是一个用防潮油纸包好的东西,“唰啦!”顺手拆开,发现里面是一个羊皮纸的书册!

  关横和夏妮翻看之下才知道,这本羊皮书册,是弗兰森在岩窟甬道中一路寻找自己兄弟的时候,亲手绘制的甬道地图!

  手绘地图册的最后几页,还记载着弗兰森写下的话:“我终于找到了科菲,虽然他已经过身,但是我可以在垂暮之年见到自己失踪的兄弟,纵是死也无憾了,这一刻……我的心隐隐作痛,看来家族遗传的隐疾,已经让我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肯特家族,世代都是盗贼公会的成员,我们的祖先曾经追随初代会长——半神盗贼鲁塔先生,为公会立下过不少功勋,可惜我们四兄弟没有子嗣,一身本领无人继承!”

  “我们的四弟科菲,天赋最好,本领最强,可惜他桀骜不驯,不喜欢受到拘束和制约,所以拒绝加入盗贼公会,选择了在艾什顿大陆上四处流浪的生活,虽然这有违祖训,然而他却得到了我们其他三兄弟未曾拥有的可贵自由!”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科菲替我们活出了不一样的人生,他崇尚自由的勇气与精神,让我们钦羡不已,我,弗兰森身为肯特家族的长兄,以拥有如此优秀的兄弟为荣!”

  “我将自己关于盗术以及机关锁的研究,都留在了曾经居住过的茅草屋中那道暗门之后,希望那本笔记手札能被合适的人发现,使我们肯特家族对盗贼公会的贡献,能够延续下去……”

  “如果有缘人能发现我与四弟科菲的骸骨,请将我们安葬……我以肯特家族历代相传的的宝物,黑铁……相赠……”

  “手绘地图册的最后,字迹实在是模糊不清,看来那时弗兰森隐疾濒临发作,已经快坚持不住了!”关横对夏妮说道:“所以他才匆匆将地图册包好,避免遭到风化或是虫类噬咬,这些话应该就是他的遗言了!”

  “嗯,最后几句话太含糊其辞了,所以也不知道弗兰森先生说的宝物是什么东西!”

  说到这里,夏妮看了一眼在身边呆立的青黑猩猩,她嘻嘻笑道:“不过咱们也不是为了贪图什么宝物,既然一番搜索找到这里来,我又拿了他的盗术笔记,将他们安葬也是应该的!”

  “猩猩,快在这里挖一个坑出来!”夏妮笑呵呵的说道:“因为我可是没有这份力气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