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144章 出手相助(第五更爆发)
  十七王子气得直跺脚,自己又害怕诺顿的勇猛,不敢上前亲自搦战,真是进退两难,此时这位王子的脸,憋得就像紫茄子一个模样!

  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破锣嗓子突然响起来:“王子殿下,您真是让我好找,原来在这里!”

  “啊,卡萨雷老师,你来了?!”十七王子听见这个人说话,知道是自己的私人武技老师到了,虽然他自己没个这个人学到什么本事,但这个卡萨雷手底下的确有几分实力,十七王子立刻喜出望外:“老师,您快过来,这里有人欺负我!”

  周围众人心里不住的咒骂:“这个十七王子真是不要脸,明明是你先推倒人家小姑娘耍蛮横,现在又成了自己被人欺负,呸!脸皮真厚!”

  此时此刻,一个勾鼻秃顶的小老头分开人群,迈着大步走到了王子面前,此人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说道:“什么人竟然敢欺负您?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夫替你教训他!”

  “就是前面那个臭小子!”十七王子一指几米外的诺顿,他眼中流露出怨毒之色:“这小子自称是凯隆元帅之子,也不知是不是冒充的!”

  “哼,管他是真是假,胆敢冒犯喀乌鲁王室贵胄,凭这一点老夫就可以教训他!”

  这秃顶勾鼻的小老头,是王室新近招揽的高手,对凯隆元帅的威名本来就带着几分不服气,再加上如今凯隆领兵在边境与兽人族开战,根本就不在王城!

  综合这几点,勾鼻老头认为自己就算是对诺顿小惩大诫,也不会有人出来阻止,这样正好在王室贵胄面前大大的露脸!

  而且王室与凯隆的关系一直都比较紧张,勾鼻老头自己正好是端着王室的饭碗,讨好主子、教训元帅府的人,一举两得!

  “小子,要怨就怨你是凯隆之子,老夫今天就要拿你开刀,在这里扬名立万了!”勾鼻老头周身陡忽肌肉膨胀起来,原来他也是一名战士,而且等级不低,实力肯定远超小小年纪的诺顿!

  诺顿此时面色凝重,他心知对方肯定要以大欺小,但是既然身为元帅之子,面对敌人,就绝对不能有半分后退胆怯的意思,因为那样会丢自己父亲的脸,而且身后有两个妹妹需要诺顿保护!

  勾鼻老头的炼体术,显然是着重锻炼双臂和双拳,因为在他的身体上,那两个部位运起炼体术的时候,肌肉膨胀的最厉害!

  “嘿嘿,臭小子,只要一击就够了,把你打到骨折呕血,从今往后十七王子和国王陛下就会更加倚重我!”勾鼻老头心中打着如意算盘,倏忽一下扑向前面的诺顿,肌肉绷紧蓄劲的右拳,呼的一下轰向诺顿的小腹!

  “天呐!居然对一个小孩子下这样的毒手!”旁边围观的众人看得胆战心惊:“这勾鼻老头实在是意狠心毒,太残忍了!”

  “哥哥!”一旁的尤丽嘉、朱蒂紧张的双眸眼泪打转,都在为诺顿的安危担心。

  就在这时,两个声音几乎不约而同的响起:“住手!”

  一个声音的主人离得较远,无法及时赶到;另一声呼喊,却是恰巧路过的关横所发出,他眼见对方出拳狠毒,诺顿危在旦夕,自己倏地疾窜过去,砰的一拳打出,硬生生和勾鼻老头对撞在一起!

  “噗!”猝不及防之下,被对方陡然轰出的大力反震拳劲,勾鼻老头仰面喷出一口红雾,伤得好重!

  本来想对十七王子拍拍马屁,随手打伤诺顿,这老头怎么会想到事情横生枝节,也不知从哪里跑出一个硬茬子,突然让自己吃了个大亏,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啦!

  “你……是什么人?”勾鼻老头临昏厥过去时,颤抖着指向关横低声问了一句。

  “哼,连我都不认识,你真是孤陋寡闻兼脑子进水,我就是凯隆元帅府里,这几位公子、小姐的家庭教师!”为了忽悠对方,关横随口给自己编了个身份,说完这一番话,他拉起诺顿、尤丽嘉和朱蒂转身就走。

  “元帅府的家庭教师?可恶!我已经记住你了,等着瞧吧,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在他们身背后,是暴跳如雷、咬牙切齿的十七王子,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命人把重伤的勾鼻老头抬上,和自己悻悻的离开了城守府,关横可不知道,自己和这位十七王子以及喀乌鲁王室的恩怨,算是就此结下了!

  走在半路上,诺顿忍不住问道:“关横大哥,你真的想当我们的家庭教师吗?”

  “傻小子!”关横笑着拍了诺顿脑袋一下:“我刚才是逗那些人玩儿的,这些话怎么能够当真呢?”

  “嗯嗯!我就想让关横哥哥当我们的家庭教师!”最小的朱蒂嘟着嘴说道:“回去我就和妈妈讲,一定让你答应!”

  “呃,这孩子……我哪有空给你们当家教啊!”关横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后脑勺,他心中暗忖:“啧,糟糕啦,一时胡编的谎话,让这三个孩子当真了,可怎么办好呢?”

  “关横哥哥,你不如就留在元帅府好不好?”尤丽嘉这时也劝道:“我和哥哥、妹妹都想你留下!”

  与此同时,刚才发生争斗的现场,与关横同时叫出“住手”的,正是那位青袍老者,他带着美露匆匆赶到的时候,关横已经打伤勾鼻老头,领着三个孩子扬长而去。

  但是四个人离去时,无巧不巧的,正好从青袍老者和美露的侧面擦肩走过!

  “咦,这个人的背影好熟悉啊!”美露扭头的时候,正好看见关横的侧脸和背影,她心中暗叫奇怪:“此人怎么和那个在王城中心大街,从失控的我身上吸走狂躁火元素,接着急匆匆离开那个人有几分相像呢?”

  “啊!好像就是他!”美露倏地一拽青袍老者的胳膊,她面带焦急地喊道:“老、老师,就是那个‘福星’,我看见他啦!”

  “美露,你冷静一点,没头没脑的嚷嚷什么?”青袍老者有些莫名奇妙地问道:“什么福星?你看见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