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141章 遗愿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虚弱的鬼魂亡灵,竟然自己开始和关横对话了!

  “陌生人啊……感谢你,让我在死后,还能享受全力战斗的乐趣,这次是我辈驰骋沙场,英勇好战的兽人族应得的死法……”

  “吾名凯撒,是兽人皇族,勇气之神——哥彼努斯的后裔,被喀乌鲁王室的奸佞施诡计擒拿,囚禁于此,以至于受尽煎熬而死!”

  “我的鬼魂亡灵,在此徘徊了无尽岁月,我,想回家!陌生人,我请求你,带着我的金色灵骨返回兽人族,将我葬于王陵!我凯撒,愿意用一生所学的精湛炼体术和皇族战技相赠为酬,请满足一个战士的最后遗愿吧……”

  “唰!”兽人族战士凯撒的鬼魂亡灵,断断续续将遗言说到此处,终于承受不住虚弱,魂团粉碎成齑粉,彻底消失在了这个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就在凯撒的亡灵消失的一瞬间,一切有关于这位兽人族战士的记忆,全部到灌入关横的脑中:一个年轻的兽人王族,不喜欢战争杀戮,却喜欢凭借个人强横实力,游历大陆,到处寻找势均力敌的好对手切磋、比武。

  然而,当凯撒旅行到喀乌鲁王国的时候,确认识了一生最大的强敌——王国元帅朵力斯德,二人屡次交锋,都以不分胜负收场,男人的友情总是会在战斗中萌芽,于是凯撒和朵力斯德因为互相钦佩对方,遂成一生的挚友。

  但是这段友情,却被敌对的兽人皇族和喀乌鲁王室所不能容忍,澳门赌博网站:于是,一起针对二人的惊天阴谋就此展开了!

  在告别朵力斯德,前往别处旅行的途中,凯撒遭到喀乌鲁王室高手和一些不明势力的伏击,他在苦战力竭之后被对方活擒,就被囚禁此处。

  在饱受折磨之后,一个看守凯撒的神秘人告诉他,因为凯撒是兽人皇族的特殊身份,他在喀乌鲁境内失踪后,已经引起两国紧张局面!

  喀乌鲁王室借此机会罢免了朵力斯德的元帅职位,并把他驱逐到偏僻的廓因堡,并暗中通知兽人族精锐,谎称朵力斯德是谋害凯撒的凶手!就这样,被陷害的朵力斯德在廓因堡战死,而凯撒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也在囚禁自己的石室郁郁压抑而终!

  “啧……同时陷害兽人皇族和喀乌鲁王国的元帅?”关横读完凯撒的记忆,把这些日子经历的事,再连贯起来想了一遍,他的心里暗想:“到底是哪一方势力有这么大手笔,谁是这起惊天阴谋最大受益人呢?”

  凯撒的记忆中,还有他的炼体术修炼方法和一套斧法战技,兽人族的炼体术,一般人族限于体质较弱,根本无法学习。

  可是关横身负“巨灵神族”的仙骨髓脉,本就拥有异于常人的强大膂力和体魄,学习兽人族的顶级炼体术丝毫没有阻滞和不适。(关于巨灵神族之事,请参阅拙作第一卷,第0534章内容)

  至于那套斧法战技,据说是兽人族始祖、勇气之神——哥彼努斯亲自传授给自己皇族后裔的绝学!

  这斧法战技的精髓,没有任何招式、口诀,完全就体现在一个“勇”字上面,只要心中有不惧强敌、一往直前的无匹勇气,自然能发挥这套斧法战技的精髓!

  “嗯,现在可不是学习新技能的时候!还有其他事要办呢!”关横晃了晃脑袋,看向那地上一堆碎骨,中间的确有一块胸椎碎片还闪烁着亮金光芒!

  据凯撒的鬼魂亡灵自称,这块胸椎碎片是叫做‘金色灵骨’的东西,这上面闪动的光晕,代表了他是哥彼努斯直系后裔的证明,带着这块胸椎碎片前往兽人族王陵安葬,让这位勇猛的战士回到家乡故土,就是他的遗愿!

  “呼,看来还要找机会去一下兽人族的领地!”关横小心翼翼收起那块金色的胸椎碎片,出于对兽人战士凯撒的尊敬,再加上自己收下了他的炼体术口诀、斧法战技,自然要遵从他的遗愿!

  ……

  “喂,夏妮!”关横一边帮助女盗贼清理包扎伤口,将其骨折的手腕复位,一边问道:“你好些了没有?头还晕吗?”

  “呃,好多了,不过我的脸比骨折的手腕还疼,就好像被人打了一耳光似的……”夏妮揉着额头问道:“刚才我晕过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怎的什么都没听见就结束了……”

  “呃,那个,脸疼的事就不要太在意了……哈哈,刚才发生的都是些不起眼的小事!”关横故作轻松的笑道:“好啦,伤口包好了,咱们走吧!”

  ……

  漆黑之夜,东区城守府此时却是灯火辉煌,人声鼎沸,因为在城守府庭院中正在举行盛大的酒会。

  今天是东区城守哈桑的生日,一向喜欢豪奢无度、尽情铺张的哈桑,自然把这酒会搞得热闹非凡,再加上遍洒请柬,喀乌鲁王都城内的高官显贵、豪绅富贾着实来了不少!

  侍者和女仆不停穿梭在餐桌旁,流水般把各种吃食酒水摆放,客人们高谈阔论,谈笑风生,但奇怪的是,却始终不见本宅主人、东区城守老爷哈桑那肥胖臃肿的身影!

  “哼,今天还真是热闹!”此时此刻,本应该在贵客人群中招呼大家的城守哈桑,却在宅邸二楼一个不起眼房间的窗前,倒背双手打量着楼下那群大吃大喝的贵族和富商:“可惜啊,我没时间应付你们,因为,那位大人随时都会召唤我……”

  “唰!”一个黑袍人倏忽出现在了哈桑身后的安乐椅上。

  “哈桑……”听到这个冰冷异常、毫无生气的森然声音,肥胖的东区城守,立刻面露惶恐之色,猛然转身扑通跪趴在地:“主、主人,您来啦!小的已经恭候多时了!”

  “哼哼,不错嘛,自从你顶替真的‘哈桑’已经过去五年了!”

  黑袍人的食指轻轻敲着安乐椅的扶手:“这些年你的表现的确不错,喀乌鲁的军事情报也按照原先计划的那样,不断传播给其他两大强国和兽人族,我们的‘生意’相当红火,你也算是劳苦功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