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121章 惩戒
  这一群人带着美露离开的时候,青袍老者心中还在纳闷:“到底是谁让美露停止了火焰暴走呢?而且,这孩子的身体里蕴含的那种特殊火元素,好像流逝了将近四分之一,奇怪,真奇怪!”

  ……

  此时此刻,关横依然逗留在峡谷内,他走到一处天然的岩石凹洞前面,摘下背上的邪瞳怪剑,呼的一下扔进了石洞里!

  “唰唰唰!”双掌陡忽聚集炽烈的火元素,它们迅速凝成烈焰,被关横振臂投入了放置邪瞳怪剑的石洞!

  “咔吱吱,噼啪、噼啪!”这暴戾之焰不同跃动,反复烧灼着剑身,发出一连串怪响!

  “哼,光是这些惩罚还不够!”关横抱着肩膀冷冷说道:“分身!给我狠狠的咬它!”

  “嗷!!”剑脊上的吞鬼兽一阖血盆大口,咬得那只怪眼顿时咯吱吱作响!

  邪瞳怪眼此时此刻,被那种特殊的烈焰灼烤,又遭到吞鬼兽的噬咬,早就疼得死去活来,剑身哗啦啦颤抖,眼看就有溃散崩毁的迹象!

  然而关横对这一切却视若无睹,他自顾自说道:“怪眼,你这个混账东西,我本来放过你一次,让尔为我所用,但你却忘恩负义,趁着刚才本少爷一时未察觉,竟然想造反!”

  “我看,为了防止以后发生类似忤逆叛上的情况,索性就把这柄剑和你一起毁去算了!”

  闻听此言,邪瞳怪眼挣扎得越来越强烈,它眼看就要承受不住了!

  “你是想从此消失湮灭于天地间?还是想彻底臣服于我?”关横冷笑着问道:“如果选择前者,那么我现在就毁了你,一点也不会觉得可惜!”

  “如果你选择后者,最好拿出一些诚意来,否则的话……”关横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厉,没说出那半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吱吱吱……”那只怪眼发出怪声,它虽然没有能说话的嘴,却有一种可以和别人脑中精神力沟通的特殊能力,为了生存下去,它猛然间把自己储存的,一些之前没有让关横知晓的秘密记忆,缓缓灌输到了关横脑中!

  在这些记忆片段中,关横看见年轻模样的朵力斯德,他和几个人冒着漫天冰雪,来到了一处极寒之地的破旧神庙!

  从神庙祭坛上,朵力斯德拿到了这柄生有邪瞳怪眼的剑,而别人则拿走了祭坛里的其他东西!

  自此朵力斯德全仗此剑战无不胜,加入喀乌鲁王国的军队,四处征伐立下不世功勋,而后终于被擢升为大元帅……

  但是,这柄邪瞳怪剑并不十分安分,它也曾经产生过异象,屡次想把朵力斯德控制、吞噬,后来朵力斯德前往一处建筑,向一位青袍老者讨得了一样东西,借此成功镇压了怪剑的邪性!

  从那之后十几年,邪瞳怪剑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悖逆反噬的现象!

  邪瞳怪剑灌输给关横的记忆碎片,到此就结束了,关横此时此刻倏地一皱眉,他冷冷对邪瞳怪剑说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个青袍老者送给朵力斯德的东西,就是压制你的克星对吧?”

  剑身微颤,邪瞳怪眼缓缓眨了眨,表示就是这个意思,它为了此时此刻不毁在关横手里,只好老老实实交代出自己的弱点。

  关横点了点头,随即冷笑着打个响指,岩石凹洞中的火焰倏忽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大片火元素被他吸纳回了体内!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关横冷哼道:“分身,反复将这怪眼狠狠的咬噬五分钟,让它长点记性,彻底知道意图造反的后果!”

  “咯咯咯!”剑脊上的吞鬼兽分身毫不客气,它的血盆大口反复开阖,倒了大霉的怪眼依然是疼得死去活来!

  “嗯,这怪眼灌输给我的记忆中,那个青袍老者是个至关重要的人物!”此时此刻,关横摸着下巴暗想:“要彻底绝了邪瞳怪眼的反叛心,必须找到那个青袍老者,从他那里取到镇压怪眼之物!”

  ……

  片刻之后,关横在峡谷外找到了正在啃食青草的坐骑,骑着它返回了喀乌鲁王都!

  城门口,凯隆元帅府的卫队长——霍德利,正站在那里焦急的观望等待着!

  “奇怪,他到底去哪儿了?”霍德利嘴里不停的嘀咕着,脸上的汗也冒了出来:“关横纵马出城,也不知是干什么去了?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向辛迪娅夫人交代!”

  原来,刚才霍德利和辛尔慌不择路躲到远处的时候,只发现了跟过去的定春,关横却已经踪迹皆无了!

  辛尔带着几个手下的侍卫,连个屁也没放,就直接狼狈逃回冈狄乌斯元帅府去了!

  可是霍德利不能扔下关横不管,他抱着懒洋洋的定春问了半天,这小白狮子又不会说话,自然也不知道关横去了哪里!

  最后还是一个好心的路人告诉了霍德利,看见那个本来在街上和烈焰妖姬美露对峙的年轻小伙子,在给了那姑娘一个熊抱之后,突然骑上马一溜烟往城外跑去了!

  “呃,一个熊抱?!”霍德利额头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流出来了:“关横!你真是不要命了!烈焰妖姬也敢抱,可是你居然没被烧成灰烬,反而骑着马出城了?!”

  “这也太奇怪了!”霍德利焦急地向城外的方向张望,他心中暗忖:“唉,实在不行,我只能出城去找关横了!”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哒哒哒急促的马蹄奔跑之声,霍德利抬头一看,立刻惊喜交加:“臭小子,你跑到哪里去了?差点吓死我知道吗?”

  “吁……”疾驰而来的正是关横,他一勒马缰绳让坐骑缓步停下,嘴里笑道:“你还好意思说,不知是谁看见那个烈焰相伴的姑娘之后,跑得比兔子还快,你可曾带着我一起走啊?”

  “这个……他……我……”一张大脸羞得通红,霍德利支支吾吾半晌,这才开口说道:“关横,你也不能怪我,现在王都之内,谁也不敢惹怒魔武学院那个叫美露的小丫头,她可是比魔兽狂潮更恐怖的存在,我只是下意识的,按照惯例逃跑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