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111章 狰狞怪眼
  “嗯?留下一些吧!”关横微微一笑,用掌中的单手剑一割一划,翘起一大块掘土地蜥的肉,包好负在了背上,他知道这种魔兽的肉,对治疗某些顽疾有疗效,所以随手保存一点带在身上!

  “算是有备无患!”关横喃喃自语道:“好了,现在就剩下一件事,那就是前去巨大书房的地下室探个究竟!”

  片刻之后,关横再次返回那堵碎裂石墙后面的密室,重新用钥匙打开地上的铁门,吱呀呀一声,铁门开放,关横手上聚集微弱的火元素照亮通路,顺着阶梯,径直走了下去!

  这巨大书房的更下层密室,其实是个不大的空间,面积也就在十七、八平方米,关横走下阶梯之时,已经把里面的场景摆设,看了个一目了然!

  这房间内只有几样东西:小桌子上是一片布置了红、黄旗子的沙盘。以及一个约莫四尺长左右的金属匣子,匣子上还放着一张羊皮卷轴,这就是此处小房间内摆放的一切物品!

  “哦,看这个沙盘……应该是演练行军布阵的东西,是元帅朵力斯德用的!”关横扫视了一眼沙盘,并不在意,他径直走到小桌子前面。

  “唰!”关横伸手抓起那个小小的羊皮卷轴,哗啦啦展开一看!

  只见卷轴之上,赫然绘制着一幅详细的城市平面图,右上角还有几个字:喀乌鲁王都秘要通道图!

  心中凛然一惊,关横拿着图仔细一看,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红黑名称和各种简介小字,这些全是喀乌鲁王都里,被人秘密打通的各处暗道,通往王都各处官衙、以及王室贵胄的府邸,甚至是王室宫殿的地下都被秘密挖掘了数条隧道!

  “这张平面图,代表的可是要造反的节奏啊!”

  关横缓缓合上这张羊皮卷轴,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二十年前,王室内部有人要陷害大元帅朵力斯德,可是这位元帅也没闲着,自己屯兵积粮、铸造武具甲胄,而且还派人在王都当起了打地洞的老鼠!”

  “眼看这些在喀乌鲁王城地下的隧道全部打通,只要朵力斯德一声令下,无数奇兵就会杀进皇城,或是清君侧,或是取而代之!”

  此时此刻,关横心中暗自分析:“只可惜他的敌人抢先一步,引来兽人族战士,借刀杀人攻陷廓因堡,朵力斯德也战死了,真是出师未捷,呵呵……”

  “无度的权力争夺倾轧,可怕,也可悲!”关横微微摇头:“不过这些也不关我的事,但是这王城地图上,倒是有我想要找的地方!”

  原来在这张王都平面图上,不但标绘着朵力斯德暗中派人挖掘的地道,而且还有他建造的一些秘密房舍的位置。

  朵力斯德文武双全,为人颇嗜博览全书,而且喜欢收集大陆上的各种珍贵书籍,当年他避居廓因堡的时候,曾经把自己搜集到的书册、历年各国战役的记载资料都带到了廓因堡!

  但是朵力斯德知道自己不会在廓因堡久留,所以在派人返回王都挖掘隧道的时候,命令他们在王城内的街道盖建了几间隐秘房舍,以此作为不被人知的图书馆,将自己所有的藏书分批运回了王都存入了图书馆!

  现而今,这些秘密图书馆大多数分部在王都的各处角落,地处偏僻,更不容易被人察觉!

  “呵呵呵,终于找到那些藏书的下落了!”关横此时长长松了一口气,他心想:“等到了喀乌鲁的王都,抽空一定去这些图书馆转转,这些知识储备对我大有用处!”

  “啪!”收起羊皮卷轴的关横,伸手掀开了那个长方形的金属匣子,下一刻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柄约有四尺的长剑!

  令关横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这柄剑的外表破旧不堪、锈迹斑斑,毫不起眼,然而此时骤变忽生,关横身上的单手剑,倏忽震颤了起来!

  “这里竟然有魔域黑气的反应!!”

  “锵呛!!嗡嗡嗡嗡——”电光火石之间,关横迅速拔剑在手,只见自己掌中的兵器还在不住的微微震颤,那一丝巫族大巫师用秘法封入剑身的魔域黑气,在剑脊上不住的扭窜,似乎是想冲出来!

  这是以往遇到附近有魔域黑气时,单手剑会出现的反应,但是却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吸引这股黑气的目标,正是金属匣子内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

  “此物诡异非常,为了以防万一,必须毁掉!”这个念头突然浮现在关横的脑海,便一发不可收拾!

  “唰!”关横一振掌中的单手剑,只见一层炽热的暗红倏忽笼罩剑身,正是聚集周身大部分火元素的炽烈斗气!

  “呀呀呀!”厉吼声中,关横挥起一剑挟裹自己最强的斗气直劈而下,势要一击将金属匣子和那柄锈剑轰碎!

  “砰!”单手剑恶狠狠斩在金属匣子上,噼啪的火星迸射间发出轰然爆响,然而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似乎也是感应到了魔域黑气的存在,陡然发生了异变!

  “唰!”锈迹长剑的握柄附近,骤然睁开了一只诡异狰狞、充满血丝的怪眼。

  怪眼甫睁的那一瞬间,关横掌中的单手剑,陡忽发出咯剌剌一阵脆响,“砰!咔嚓!”单手剑的精钢剑刃顿时震裂成了数截!

  “啊?!怎么回事?”此时手中只剩下剑柄,关横顿时凛然一惊,再看金属匣子内睁开怪眼的锈迹长剑,登时发出一股吸力,将震得粉碎的单手剑中那一丝魔域黑气,唰的一下吸入了自己的眼中!

  “嗡嗡!唰啦——”吸入黑气的锈迹长剑,好像得到了一丝大补之物,倏地脱离金属匣内自己飞上半空!

  “啪、咔嚓、咔嚓!”剑身锈迹不断脱落,这柄悬浮半空的长剑正在绽放着几分微弱的诡异寒芒,只是那一丝黑气的能量似乎太小,锈迹仅仅脱落了几片就已经停止!

  剑柄附近的狰狞怪眼,一开一阖,刹那间,它已经把关横当做了平生大敌,操控这柄怪剑,剑锋直指关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