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104章 冥蛇教(第五更爆发)
  “呃啊!!噗通!”就算勉强避过灰袍壮汉正面的攻势,但是拳风扫荡之下,他的肋骨已然出现了裂痕,此时,已经疼得他跌到在地!

  “什么人!?”灰袍巨汉,是教长手下的近身卫队长,实力还算不错,然而他却没有感觉到,此时有人悄无声息的到了自己背后,这如何不叫灰袍巨汉心中凛然一惊呢?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下地牢阶梯,指点诺顿躲过凶狠的一拳,此时此刻关横掌中的单手剑,倏忽一刺一点,灰袍巨汉身后仅剩的两个同伴,顿觉自己的眉心和颈嗓一凉,同时中剑栽倒!

  “唰!”关横将单手剑收回鞘内,他满脸寒意走到灰袍壮汉面前,冷厉说道:“你很喜欢欺负弱小吗?好得很,现在轮到我欺负你了!”

  眼见关横两剑解决了自己的同伴,灰袍巨汉明知对方不好惹,只得硬着头皮大喝一声:“杀!!”随着炼体术气势爆发,澳门赌博网站:他左拳挟裹无匹劲风急轰而至关横面门!

  脸上只有一丝冷酷的微笑,关横这一次出奇的竟然没有与对方拼拳硬撼,倏地,他双手高举过头猛地合握,轰然砸在了灰袍巨汉的小臂之上!

  “砰!咔嚓!”对方的臂骨,被彻底毁得粉碎!

  “你敢用那只手欺负一个孩子,我就毁了它,让你今后再没有逞凶的工具!”

  这,就是关横的心思!

  电光火石之间,关横一拳又凿在灰袍巨汉的下颌上,这拳劲直接打碎对方整副下颌骨,让他叫不出声来!

  “小子,把你妹妹的眼睛捂上,别让她看到!”关横冷冷吩咐了一声,早已挣扎起身,护在妹妹旁边的诺顿,闻听此言赶紧用手挡住了朱蒂的眼睛!

  “砰!啪!”关横两拳轰在壮汉头上,不用看也知道此贼已经绝气!

  迅速抱起朱蒂,关横随手把一件灰袍扔给诺顿:“穿上!咱们要抓紧时间跑出去!”

  几分钟后,关横已经带着身披灰袍、带着妹妹的诺顿跑回了自己开凿的那条水道通路里!

  “听着,诺顿!”此时此刻,关横已经知道了两个孩子的名字,他拍着男孩的肩膀说道:“我现在要返回那座教堂调查情况,这里很隐秘,你和朱蒂躲在此处绝对安全,一两个小时内,我一定会回来带你们走!”

  “知道了!关横大哥!”诺顿点了点头,男孩都有崇拜强者的情结,诺顿也不例外,他看见关横出手营救自己和妹妹,心中更是敬佩的不得了,所以无论关横说什么,诺顿都会老老实实遵照吩咐的!

  “老蝎出来!”关横低喝一声,六目魔蝎随即爬出他的衣袖,关横吩咐道:“你隐藏在附近保护这两个孩子,一旦有灰袍人的同党过来,别跟他们客气,全部蛰倒了事!”

  “吱吱!”六目魔蝎微微一颤身躯,表示会意,它嗖的一下突然变到半通明化,而后隐匿到了附近灌木丛中!

  而此时,女孩朱蒂因为连番惊吓,在极度疲劳之下,已经昏昏睡去,关横看了看她的情况,知道不要紧,这才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关横又用碎石、荒草将洞口附近做了伪装,让一般人都看不出破绽,当他做完这一切安排,自己才转身再次前往大教堂方向。

  片刻之后,关横已经悄然混入了满是灰袍人的教堂大厅,此时众人都在虔诚的大厅高台上一座巨大的石头雕像膜拜,一个站在雕像旁边的灰袍人,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首先此人灰袍的衣襟镶满了金丝,而且衣袍背上有一条惟妙惟肖的狰狞巨蛇,这巨蛇,和所有灰袍人正在参拜的石头雕像一模一样!

  “诸位冥蛇教的信众,我的兄弟们!”身穿巨蛇灰袍的,这是这一群人嘴中的“教长”,他提高声音喊道:“经过我们的多年努力经营,冥蛇陛下的信徒才越来越多,这其中不乏住在喀乌鲁王都的皇亲贵胄和高官!”

  “由于他们的加入,所以我们得到的供奉和支持变得多了,也因为如此才能和**的光明教会分庭抗礼!”

  “但是……却偏偏有不识好歹的家伙,将我们视为异端,在国王面前说尽了我们的坏话,在他的怂恿和挑拨下,势单力孤的我们被国王赶出了王都,只剩下几十人,被迫来到了这贫瘠荒芜的破旧城塞!”

  说到这里,灰袍教长倏忽对信众们大吼道:“大家告诉我!我们冥蛇教最大的敌人、光明教廷的帮凶,是谁?”

  “是凯隆!!是喀乌鲁的大元帅——凯隆!”

  “没错,就是凯隆这个胆敢冒犯冥蛇陛下的混账东西!”灰袍教长森然说道:“所以,今日我特意为冥蛇陛下准备的活祭品,就是凯隆的一双儿女!”

  挥舞着手中的蛇首拐杖,教长疯狂喊道:“喀乌鲁的大元帅又怎么样?凯隆必须为自己冒犯冥蛇陛下,付出惨重的代价!”

  “对对对!让凯隆付出代价!”灰袍信众们眼中透露着疯狂,一个个振臂高呼,他们早就在多年的潜移默化下,被教长舌灿莲花的言论洗了脑,变成了只会拥护邪恶冥蛇的傀儡信徒!

  “真是一群疯子!”关横暗中厌恶的摇了摇头,就在这时,突然有个灰袍信众跌跌撞撞的闯入了大厅:“不好啦——教长大人!那两个小鬼被人救走了!”

  “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教长闻听此言,顿时勃然大怒:“我不是叫你们严加看管吗?一群废物!近卫队的队长呢,叫他赶紧滚过来见我!”

  “卫队长、卫队长也被杀了……”来报讯的灰袍信众被教长一吼,顿时吓得噗通匍匐在地,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此外还有三、四个兄弟都遭了不幸!”

  “咚咚咚!”火冒三丈,灰袍教长气得不停用蛇杖顿地:“混账东西!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这个嘛……依属下看……”报讯的人结结巴巴说道:“应、应该在不久之前,因为牢房地面的血迹还没有干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