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102章 城塞往事(第三更)
  估计着自己现在攀墙的位置,大概距离那个水道通路的入口,约莫有个三、四米!关横正要慢慢爬过去,却发现自己头顶附近,十几米的上方之处,人影晃动,似乎是出现了在城头巡逻的灰袍人!

  关横的心怦然一跳,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可以说是毫无遮拦,万一被上面的人发现,投掷长矛或者射箭,那可是躲也没处躲的危险情况!

  “看来只有搏一下运气了,趁他们没走过来,我要抢先扑进那里面去!”倏地深吸一口气,关横双手双足陡然同时用力,“噌噌噌!”就此横向在城墙上疾爬而过,那迅捷无伦的程度,好似一只活脱脱的游墙壁虎!

  “哧溜!”千钧一发之际,关横的身体倏忽脱离城墙,迅速径直前跃,呼的一下窜入了水道通路!

  “哈哈!终于进来了!”关横在洞中翻滚了数米,终于稳住了身形,唰的一下半跪在地!

  “嗯……这里似乎因为长年废置不用,通道前往城塞内侧的入口,已经坍塌堵死了!”关横摸着下巴微微一笑:“此处虽然会让别人望而止步,毫无办法,可是……我有它!!”

  “老蝎!”关横陡然一扬手腕,六目魔蝎好似一道漆黑的厉闪,嗤的一下,从他袖子里疾扑出来!

  “吱吱……”六目魔蝎趴在关横手背上,欢快地叫了两声,自从被大神官的魂体寄宿之后,关横还没有什么用到它的地方,这让能力大增的魔蝎显得有些憋闷,几天里一直摩拳擦掌似的跃跃欲试。

  这时听见自己的主人呼唤,魔蝎立刻忙不迭的窜了出来,它急不可耐的想要一显身手呢!

  “咳咳,老蝎,你最近不是特别喜欢在岩石上打洞吗?”关横微微一笑说道:“现在就是个好机会,前方这条水道的通路已经被乱石堵死了,我命令你,立刻往前冲,打钻出一条能过人的通路来!”

  “吱吱吱!”听到了关横的命令,六目魔蝎的精神振奋异常,它一阵尖叫噌的蹿下关横手背,毫不犹豫的,“咚!!”一头撞在了前方的石层上!

  魔蝎此时经过多番进化,周身上下的坚硬程度,早已超过了精钢,它猛力撞在石层上的时候,只听哗啦啦啦,石块碎片不停崩飞、烟尘随即四起飘扬,那石层已经被撞出龟裂深坑!

  “唰唰唰唰!”魔蝎挥舞着一双漆黑的双螯,不停打碎前方石块,挖掘着通路,没到五分钟的时间,动作迅捷无伦的它,已经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打通了一条十来米长的过人通道!

  通道已开,关横挥手收回魔蝎,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这条下水道通路的尽头,曲曲折折的,正好延伸到廓因堡内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那里荒草丛生,倒是便于隐蔽,他看看左右无人,屈身一纵直接钻了进去!

  一阵轻风倏忽吹过,四处横生的荆棘灌木间,浮出了不少已经被黄沙浮尘浅埋、半掩半现的森白骸骨。

  关横双眼一扫,此处竟然有一些在半空漂浮的鬼魂亡灵,这些魂团,应该属于一些原先在廓因堡驻扎的兵士,他们在与兽人族的恶仗中,力竭阵亡,是在侥幸的情况下凝聚形成的,这些年,依靠着此地阴森之气不见阳光和强风,才得以没有在短时间内溃散!

  “正好,摄取这些鬼魂亡灵,搜寻一下廓因堡内的信息!”面露欣喜之色,关横赶忙掀开手甲护腕,露出手背上的吞鬼兽:“吸!!”

  “呼、呼、呼!”一些散碎、不完整的残缺鬼魂,倏地被吞鬼兽收入自己的奇异空间!

  关横搜索着这些鬼魂生前的记忆,脑中掠过的,都是这些兵士如何与杀进堡内的兽人族交战,双方不断有人倒下,情景异常惨烈!

  最终,一个身披重甲的人族守将,被兽人族的巨汉挥动斧子,唰地一下斩断了手中的剑刃,这位将军的身躯,不住在凛冽寒风中摇晃,但是兀自手拄断剑半跪在原处,那死战不屈的遗貌,端的是威风凛凛!

  “噢噢噢——本王胜利啦!人族的朵力斯德死了!”浑身浴血,高举战斧的兽人族壮汉,声嘶力竭的吼叫着:“我杀了喀乌鲁的不败战神、大元帅朵力斯德!”

  “兽人之王万岁!”兽人族的战士全都在欢呼,而廓因堡的兵士脸上在流泪,心头在滴血,他们的元帅朵力斯德,在斩杀上百兽人族最强战士之后,终于力竭断剑,就此凄然战死……

  “这就是二十多年前,那些战死的廓因堡兵士化作鬼魂亡灵,所剩下最后的讯息!”

  关横读取完鬼魂亡灵的记忆,将它们全部释放了,他随即暗忖道:“二十年前,强国喀乌鲁的大元帅,竟然莫名其妙的,战死在小小的军事要塞——廓因堡,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隐情呢?”

  不过关横更在意的是,那些死去兵士亡灵的一个小小记忆片段:兵士们经常在私下里议论,他们骁勇无敌的大元帅朵力斯德,之所以能够在战场上百战不败,横扫艾什顿大陆各国,是因为他手中那柄附魔神兵实在太厉害的缘故!

  只可惜,谁也不知道朵力斯德那柄神兵是在什么地方得到的,就算是现今再有名的附魔道具鉴定师,也无法分辨这件东西来自何方,有人传说,只有数百年前的鉴定之术创始人,博学的大鉴定师恰卡恩才能认出此剑的来历!

  那柄神兵在廓因堡保卫战时,与兽人族内十几件最顶尖的附魔兵器对拼、硬撼不下三天三夜,最终出现无数龟裂之痕,结果被兽人皇者的王族战斧斩断!

  喀乌鲁的大元帅朵力斯德也在那时战死,断成两截的神兵,也诡异般的失踪了!

  “嘿,那柄附魔之剑倒是一件不错的好装备!”关横轻轻叹了一口气,就不再想这些事了,反正他已经在亡灵的记忆中,掌握了廓因堡内部所有的地理构造、房间布置,并将之都印在了脑子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