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100章 途中有事(第一更)
  “呼,我饿的简直能吞下一头牛!”现在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终于变得轻松了一些,于是关横微微晃了晃脑袋,随即问道:“夫人,您想好什么时候启程了吗?”

  辛迪娅点了点头:“嗯,等吃完晚饭,我正要和你商量这件事!”

  ……

  “啪、啪、啪……”

  餐桌上,关横和暴龙侍女薇妲,同时争夺着盘子里的那条鱼,他随口说道:“咦?!这么说,你打算和我们一起前往喀乌鲁的王都喽?”

  “那是当然啦!”得意洋洋的薇妲凭着强悍的蛮力,终于用餐叉夺走了大半条鱼:“辛迪娅夫人母女可是元帅的家眷,你知道那是什么概念吗?”

  薇妲说到这里的时候,两眼都是贪财的小星星:“就是满手的荣华富贵啊!我打算去给夫人母女做贴身侍女,只要干上两年,就可以当地买所房子,然后接我老爹去王都享清福啦!”

  “真是孝顺的好女儿!”听了这番话,老樵夫欢喜的哈哈大笑着,他把一块鲜美烤肉挪到薇妲的餐盘里:“喏,老爹奖励你的!”

  “嗯嗯,如果夫人同意的话,我举双手加双脚赞成!”关横莞尔一笑:“毕竟,薇妲可是迪阿城最优秀(当然也是最能打)的侍女,她可比一整队佣兵保镖顶用多了!”

  “呵呵呵……”听了听了关横的话,辛迪娅和尤丽嘉两母女都笑了起来。

  用完晚餐,尤丽嘉因为玩了一天,满脸都是困倦之意,她于是抱着还在睡觉的定春,和薇妲一起回到她们的房间睡了。

  而关横,则是在则在火炉边,与辛迪娅、老樵夫聊了起来。

  “除了在迪阿城遭遇的危险,相信咱们前往王都这一路,沿途都不会平静!”

  关横面色凝重的说道:“我在将军府营救夫人的时候,听到佣兵守卫说了,那个守备将军卡逊,是接到了王都方面的某位贵人命令,才会对夫人和尤丽嘉下手的!”

  搓了搓手,关横看着辛迪娅开口说道:“可惜我在审问卡逊,想知道谁是幕后主使的时候,这小子狗急跳墙逃跑,宁可坠崖也没让我问明情报!”

  “唉,有劳你费心了!”辛迪娅揉了揉额头,带着几分黯然低声说道:“我想,应该是我丈夫的一些朝政敌人,挟私报复才会为难我们母女的!”

  “嘿,辛迪娅夫人说的话,只怕也说得不尽不实的地方!”

  自己脸上神态如常,保持不动声色,关横心中却暗忖道:“我在将军府听到的消息,说是王都元帅府邸里,有很多大夫人、二夫人培养的亲信,都很不服气辛迪娅母女即将到来元帅府,以三夫人和小姐的身份踩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

  “这些官宦人家的内部倾轧,我是不太愿意不想掺和进去的!”关横转念一想:“不过,如果能借着保护元帅夫人和小姐的名义,打进王都内的贵族圈子,从而接近喀乌鲁的国王,就有机会搞到进入精灵森林的引介信了!”

  “再说,辛迪娅母女如今就像暴风雨中飘摆的小舟,随时有倾覆的危险!”关横此时打定主意:等结束了这段旅行,到了喀乌鲁的王都之后,我还是先保护她们一阵子再说吧!“

  辛迪娅发现对方望着炉火若有所思,于是问道:“关横,想什么呢?”

  “夫人,我在想,很有可能还有一批人盯上了你们的行踪!”关横拈起一根木柴,轻轻拨弄着篝火:“就像我在迪阿城外大道,告诉尤丽嘉的那样,约莫有十几个人的样子,都带着兵器!”

  “噢,原来是这样子吗,我好像有些印象了……”辛迪娅紧缩双眉,她轻轻说道:“对于这些紧盯着我们不放的人,还真是不好处理,要是依我的意思,最好避开他们的锋芒,甩掉这些人!”

  “嗯,如此看来,辛迪娅是不打算替她丈夫和元帅府树敌太多,所以才会选择回避!也罢,不出手伤人也无所谓!”

  有感于这位元帅府未来的三夫人心思缜密,刚中带柔的性情,关横暗暗点头称赞,他随即问身边坐着,都要打盹的老樵夫:“您知道通往王都的道路,有哪些比较隐秘僻静吗?最好是没什么人知道的,又可以让马车通行的捷径!”

  “有有,我记得很清楚呢!”惬意的老樵夫,在安乐椅上吱呀吱呀晃着,他眯缝着眼睛说道:“能够这样避开大路,前往王都的捷径并不多,正好迪阿城附近有三条,我和女儿薇妲都知道!”

  于是老樵夫把这三条路的走向,全部交代给了关横和辛迪娅。

  二人经过再三商议之后,选了一条比较合适的捷径,能通行马车的平坦道路,相对比较隐秘,这些条件都符合,但是,只是有些绕远,要穿过一座叫“廓因堡”的废弃要塞,从那里出来,才能到达王都近郊的区域!

  第二天,告别了老樵夫,薇妲驱赶着马车,载上辛迪娅和尤丽嘉母女,关横骑着马随护在一侧,一行人开始向着喀乌鲁的王都方向前进了!

  一开始,路上还算平静,因为关横和辛迪娅商议之后,选择的这一条隐秘通路,基本上没什么人知道!

  这条路只有长年累月打柴的老樵夫和她女儿薇妲,才了解如何在不至于迷失方向的前提下,七拐八绕的行进!

  可就在马车走出一天一夜之后,却出现了意外!

  最开始,马车里的尤丽嘉一声惊叫,关横策马过去一看,原来是小白狮子定春终于睡醒了!

  既然醒了,就有了下一步行动,谁也没料到,定春这小家伙个头不大,饭量却是着实不小!

  短短十几分钟,肉干、干粮、水果和零食,车上能吃的东西全进了定春的肚子,可它还是有些不满意,似乎因为没吃饱。

  呜呜低鸣着,定春此时,正有气无力的趴在尤丽嘉膝盖上。

  尤丽嘉看着小家伙有些可怜,于是又开口问道:“关横哥哥,咱们还有吃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