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501章 丁丁历险记(九十)第一更
  “呵呵,根据我综合过往线索的推断!弗朗西斯.阿道克爵士在离开小岛时,最终是把珠宝带上船运回国了!”

  关横摸着下巴分析道:“他本来想把财富留给三个儿子,可又不想让他们不劳而获,于是……”

  “于是爵士别出心裁,为三个儿子设下了动动船模桅杆、羊皮纸卷的暗语等一系列的小花招!”琴儿在旁边笑道:“他的意思是想让兄弟们同心协力,通过动脑筋来找到真正的财富,然而儿子们却没明白他的苦心!”

  “唉,弗朗西斯爵士去世后,他这片庄园——马林斯派克大厅也在经历了几个世纪之后,辗转沦为了他人产业!”关横抱着肩膀轻声说道:“于是独角兽号的秘密就此像石沉大海一样,在时间岁月的流逝中,被人们所淡忘!”

  “直到有一天,我和关横、琴儿在老街市场因为一艘独角兽号得旧船模相遇了……”丁丁笑着看了二人一眼,他由衷地说道:“朋友们,我得郑重感谢你们,是你们俩让我拥有了这一次绝佳的冒险经历!”

  “我们也是一样!”关横和琴儿面带欣喜异常的微笑,异口同声说道。●●◆●.ww.▼

  “等等!船长,你先别对着珠宝流口水了!”关横用手肘撞了撞阿道克船长的腰眼:“教授跑到哪里去了?怎么没看见他?”

  “啊……这个……我想起来了!”阿道克船长伸出袖子,擦了擦唇边的哈喇子才说道:“刚才,我觉得管家内斯特去拿白兰地的时间太久了,就拜托教授去找内斯特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就此……咣当!!”没等关横这句话说完,猛听得破墙之外一阵巨响,地窖门被人突兀踢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歹徒倏地冲到了储藏室里!

  “唰啦——”长枪短枪一起瞄准了关横、琴儿、丁丁和船长等人!

  “哈哈哈——我真是现了天大的喜讯啊!原来本打算只是顺便到这里来,教训一下你们这些坏我好事的小崽子,万万没想到的是,红色拉克姆的财宝居然就这么闷声不响的藏在这里!”

  戴着巴拿马宽沿草帽和单眼镜片的大恶棍——拉普洛斯大摇大摆从歹徒人群中走了出来,他身后还跟着阿兰和伯德老大!

  “哼,没想到我能逃出升天吧?小崽子们!”气势汹汹的伯德老大抢前一步,恶狠狠地对关横等人说道:“我以为自己会因为你们的缘故把牢底坐穿,谁知道拉普洛斯先生在袭击囚车,营救他手下阿兰的时候,顺便也把我带了出来!”

  “这些财宝……啊!真没想到,原来一直就放在我家里!嗬哈哈——”伯德老大看见地球仪里的财宝眼睛都直了,那般琳琅满目,珠光宝气,顿时让他呼吸急促起来:“这些……我已经寻找了很多年啦,它们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哼,是吗?你是这么认为的?!”拉普洛斯的个头本来就不高,他恨恨地看了一眼挡在自己面前,足足高出一头的伯德老大,随即说道:“伯德先生,原来你打算独吞财宝,那么,阁下把我这个救命恩人置于何地呢?”

  “他……我……”刚才不由自主说的那些话,让伯德老大额头上的冷汗,唰啦一下就冒了出来,他心知肚明,眼前这个微微冷笑的大恶棍,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我可不能和拉普洛斯对着干,不然他随时都会翻脸无情!”想到这里,伯德老大一咬牙,他小心翼翼和对方说道:“拉普洛斯先生,您救命的大恩,我伯德一刻都不敢忘,这样吧,这里的财宝,你我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如何?”

  “呵呵,尊驾可别忘了,如果不是我,你现在还被关在苦窑里吃牢饭呢!”带着几分森然杀气,拉普洛斯满脸不屑的看了一眼伯德老大,他接着说道:“更何况,你看看,我还有一大帮子手下要养活,他们也是舍身忘死,才把你从条子手里救出来的,难道不该打赏打赏吗?”

  “拉普洛斯!我干嫩娘亲!你个贪得无厌、臭不要脸的东西!”伯德老大看了一眼拉普洛斯的嚣张嘴脸,恨不得立刻扑过去,几拳把它捣个稀烂,可是人在矮檐下,怎可不低头?

  此时,伯德老大悄悄瞟了一眼拉普洛斯那些荷枪实弹,气势汹汹的手下,似乎只要自己敢说个“不”字,对方就要立刻难把自己宰了!

  “咕噜……”喉头滚动,伯德老大艰难咽了一口唾液,他低头轻声说道:“那……那……咱们四、六分,您看怎么样?”

  “我说伯德老兄,你怎么把我也忘了?”阿兰在一旁皱起了眉头,用转轮枪顶了顶自己大盖帽的帽檐,他随即对伯德冷笑道:“那我呢,我也得分一份,别忘了,我对你可是多有照顾,要不是我替你抵挡一下,逃跑的时候,条子那一枪流弹就把你崩了!”

  “啊?你也要分一份儿?”伯德老大满嘴苦涩,嘴唇哆嗦着都说不出话来了!

  “喂,姓关的!”此时此刻,拉普洛斯突然扭项回头,倏忽一声冷笑:“怎么?你想轻举妄动吗?先看看这帮人是谁!!”

  拉普洛斯冷笑着一侧身,身后的打手们,用枪押着几个人出现了!

  这几个人是管家内斯特、杜邦、杜庞兄弟俩,此外还有卡尔库鲁斯教授!

  “唉,看来是无一漏网,全被这帮孙子抓住了!”关横心中暗暗叫苦:“玛德,此刻更不能轻举妄动了,否则人质的生命安全就无法保证了!”

  “嘿,伯德老兄!”拉普洛斯得意的瞟了一眼投鼠忌器的关横,随即对伯德老大说道:“一口价!九一分账,我九你一,怎么样?”

  拉普洛斯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阴寒笑意。■▲.ww.▼◆心领神会的阿兰和几个拿枪的打手,立刻有意无意把自己手里的火器枪口,向着伯德老大身上瞄了瞄,对方惊骇之下,额角鬓边顿时冷汗哗哗的往下淌!

  ——【12.9第一更,大家早上好,老沙继续拜求点推藏~\(≧▽≦)/~】——

  ——【老沙有一个和读者大大、写手兄弟姐妹互动的小群,欢迎大家多来提宝贵意见:【四七零八四二二四三(47-o84-22-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