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024章——第0025章
  打倒所有僵尸,关横和蜘蛛侠相视大笑!“彼得,你小子成熟了!这个蜘蛛侠当得似模似样的!”关横擦着笑出的眼泪,拍着对方的肩膀:“你真的变厉害了!”

  蜘蛛侠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其实最先看见绿魔那家伙时,我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没想到是否应在第一时间冲出去!可是因为那家伙的炸弹,玛丽险些受伤,我一生气,什么也没想就换上蜘蛛服冲出来了!”

  关横笑道:“男人最强的动力,永远都是心中的女神身陷危险那一刻!”心中想:“应该再趁热打铁,鼓励他去表白,免得错过真爱,追悔莫及!”

  于是关横又说道:“彼得,我觉得玛丽简对你有意思,只是你这个愣小子没什么信心,依着我说,你赶紧去向她表白吧,如果迟了,她对你失去耐心,投入别人怀抱!到时后悔就晚了!”

  彼得.帕克沉吟半晌,低声道:“也许你说的对,关横。■我应该去吐露自己的心声了,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坦然面对!再见!”说着,向关横挥挥手,抬腕吐丝,扬长而去!

  关横看着他凌空而去的背影,笑道:“祝你成功,哥们!有空带着弟妹来找我玩!”

  趁现在,关横拍拍新夺到的储尸袋,对着地上四具尸兵进行回收实验,结果其中三具被成功收进尸袋,关横心中暗喜:“这个储尸袋比之前那个强一些,起码可以收三个!也就是说除了僵大宝,我以后还可以再抓两个级僵尸!”

  心念一动,把那三具普通尸兵扔了出来,这种次货,现在关横看不上眼,他敲掉四具僵尸的獠牙和指甲,这下僵尸都废了,再也不能咬人抓人!

  此时神盾局的车已经开到嘉年华会场!

  “关横特工!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吩咐吗?”其中一个黑衣黑墨镜的探员出现,毕恭毕敬地询问关横,他知道关横是对付僵尸的专家,故有此一问。◆◆

  “喔,你们来的正好,把这些僵尸回收,用高温焚烧吧!他们现在没牙没爪子,比较安全!”关横仔细吩咐其他探员,“另外调查一下,有没有遭到僵尸袭击,因此受伤的普通民众,希尔特工那里有尸毒的解毒剂,去找他要就行了!”

  嘱咐完一切相关事宜,关横跨上摩托车,说了句“拜拜”之后扬长而去!

  他此时赶往自己所住的公寓,进门之后直奔自己房间,锁好门,把今天得到的僵尸牙、僵尸指甲全部研磨成粉,然后妥善保存起来,嘴里呐呐道:“起码在合金装备到手之前,僵尸牙和指甲研粉,能解毒的方法不能让弗瑞知道!东西到手,告诉他也就无所谓了!”

  刚刚走出自己房门,看见西蒙垂头丧气地回家,手里的一束红玫瑰,花瓣掉的七零八落!

  “这人和花一样颓废!”关横摸摸下巴,“不用说,西蒙去和那个什么电视台主持人告白,一定失败了!可怜的哥们!”“嘿,西蒙!情况怎么样了?”出于关心和八卦,关横向他打着招呼问道。

  “嗯?唉……别提了!最开始我们聊得很顺利,但是说到食物的口感话题!”西蒙摸摸脑袋,苦笑着说:“我表了一些小小的谬论,可能惹她不开心,最后人家把一盘意大利面拍在了我的脸上……”

  “可怜的兄弟!”关横过去抱了他一下,然后端出一个盘子:“你一定饿了吧?来,化悲愤为食量!赶紧把这个三明治吃了!”

  “这……这两片面包里夹的是什么?!”西蒙看着面包里绿油油的手指,满脸愕然地问关横。◆▼“别问得太仔细,否则你更不敢吃了!”关横小声嘀咕,随即提高声音:“来吧兄弟,也就是帮哥一个小忙,就咬一小口,我想知道这手指的主人最近去过哪里?快快!”

  西蒙知道拒绝也没用,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霎时间,食灵者对食物的倒溯功能启动,西蒙脑袋沉,他喃喃道:“我、我看见有一个浑身绿色的怪人,笑声好渗人,他正在和人做交易,递给对方,那是个光头大汉,满满一箱子钱……”

  关横赶紧问:“附近有什么明显特征吗?能看清是什么地方吗?”

  西蒙捂着脑袋,额头的青筋都快蹦出来了:“是一间总统套房!露天阳台上能看见海景的套房,那个绿怪人去拧门把手,把手上有一个雄狮型的雕饰……就这些,啊啊啊——头好疼,疼死我了!”

  头疼欲裂的西蒙,突然倒地翻滚,关横吓了一跳,虽然西蒙以前启动食灵时也头疼,可从来没这么剧烈过,关横当机立断,立刻把西蒙送往了医院!

  “嗯,经过检查结果显示!西蒙先生是因为用脑过度导致的头疼!”医院的医生给西蒙做了全面检查,然后对关横叙述:“只要让他多加休息,减少用脑就行了!”

  对于害得西蒙出现这种严重情况,关横显得格外后悔,虽然西蒙的食灵者功能对调查事件很有帮助,但不意味着关横就可以不顾西蒙的死活,继续让他头疼工作!

  站在西蒙的病床前,关横叹着气:“对不起西蒙,我不该屡次利用你的能力,害得你头疼,实在抱歉!”

  床上的西蒙微微一笑:“好了哥们,你不是也经常劝我打起精神么?垂头丧气可不是你的风格,能帮助你一点小忙,我已经很高兴了!你知道我朋友少,你是不多的几个之一,我知道,你威胁我那些话都是吓唬人,从来没当真过!而且你还送了我好多模型和写真集呢!从小到大我也没收到过这么多礼物!”

  “还有,我知道有一次,你为了替我抢那个航母的绝版模型,差一点就和人打起来了!非常谢谢你!”西蒙的语气相当诚恳。●.ww.●

  “总而言之,你这个能力的后遗症还是太危险了!为了避免副作用的生,以后千万要少用!”关横沉吟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麻烦你!”

  ——【第oo25章从此处开始观看↖(^^)↗↖(^^)↗↖(^^)↗】——

  离开了医院的病房,关横叹了一口气:“真没想到滥用西蒙的技能,会给他带来负吅面影响!算了,以后要斟酌了,不过这次嘛,已经得到了一些有用线索!”

  骑着摩托车去了神盾局,关横在资料时的电脑里不停寻找,查了纽市所有的能看到海景的酒店,当然是那些有总统套房的!另外他把西蒙描述的,门把手的雄狮雕饰画了出来,扫描进电脑搜寻。

  直到一个多小时后。

  啪!关横一拳捶在桌上:“哈!就是它了!帕图皇冠酒店的总统套房!3o15号,能看见海景、门把手是雄狮雕饰!特征完全符合!”

  “西蒙,我绝不会让你这次头疼的痛苦白白浪费的!”关横低声道,即可着手准备,把自己应用的东西、以及承影剑全部带上!

  夜晚九时以后,帕图皇冠大酒店,顶楼3o15号吅房间。▼

  “见鬼!刚才还问了前台经理和侍应生!人已经在三个小时前退房走了!”关横叉着腰在房间里暗骂晦气,此时房间没开灯,他是秘密潜入,不想惊动任何人,甚至是神盾局和警吅察!

  “难道就这么白来一趟?”关横沉着脸,正打算打开一盏灯继续搜索一番,猛听见门口传来脚步和男人说话的声音!

  房门开启的一刹那,关横敏捷地一骨碌身吅子,直接翻进了卧室床底下。

  有两个男人进到了总统套房,开灯以后四处翻找东西。

  “真是活见鬼!这个萨姆先生昨天晚上又喝醉了!”其中一个男人抱怨道,“他自己搞丢吅了东西,却让我们回来寻找,真是麻烦!为了进来,我还付给侍应生五十美刀小费!”

  “别抱怨了,伙计!”另一男人劝道:“赶紧把东西找到,咱们好返回基吅地,萨姆先生脾气暴躁,别让他找机会火!”接着他又说:“那东西是组吅织的重要标志,可不能搞丢吅了,赶紧找吧!”

  听到这两个人谈话,关横突然觉得自己所处的位置,身下有东西咯得慌,伸手仔细在上面摸索,原来是一个上面有骷髅下面有蛇足的徽章,他猛然想起某个组吅织的经典口号:“砍掉一个头,再长出两个头!”

  “这两个家伙原来是九头蛇的爪牙!”关横心中不惊反喜,他本来就是独自来寻找九头蛇的线索,本以为白跑一趟,没想到猫虽然走了,却给自己留下两只老鼠带路!

  趁着外面的两个人毫无察觉,轻轻将徽章从床下推出去,自己却往里面挤了挤。

  果然,仅过了十几秒,有人喊道:“太好了,终于找到了!”说罢捡起徽章,还擦了擦,“没错,是萨姆先生的徽章!”

  “好了,既然东西找到了,咱们赶紧回基吅地吧!”另一个人说道,“想起萨姆先生火的样子我就打寒战,要知道,他对自己的手下和敌人一样凶狠残吅忍!我可不想吃苦头!”

  这两个人收起徽章,转身出门,却没想到关横已经暗中跟上了他们!

  出了酒店,二人动一辆黑色的轿车,径直朝东南驶去,关横骑上摩托车,不紧不慢地尾随其后。

  黑色轿车出了市区,在高盘山公路上七拐八绕,到了一片广袤之地,关横远远看着,四周都是墓碑和十吅字吅架,原来是一座废弃已久的老式公墓!

  此时前面的两人已经下车,朝着公墓尽头行进,关横藏起摩托车,猫着腰紧随其后,这里虽然鬼气森森,煞是吓人,但关横身为驱魔道吅士,根本不怕这种邪门地方!

  前面的两人向前走着,虽然这里他们常来常往,但是现在阵阵阴风吹过,还是忍不住一个寒颤接一个寒颤打着。

  “真是的!搞不懂上头为什么选这种地方做据点,这地方太瘆人了!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其中一人满嘴抱怨。

  另一个人说道:“因为选这里没人察觉,隐秘僻静!就连我们住在这里都吓得不轻,何况是旁人,他们都不敢接近了!”关横在二人身后跟着,越贴越近,他屏住气息,脚步轻如狸猫,对方根本就没有察觉!

  前面的人终于停住脚步,面前是一座一人多高的墓碑,他们扭吅动机吅关,墓碑吱呀呀缓缓移开,露吅出了向下走的地宫楼梯!

  提着手里的油灯,仔细照路,二人向下慢慢行进,谁知地宫中一股疾风吹过,打灭了油灯里的蜡烛。

  其中一人低声咒骂着:“要不是手电坏了,真不想用这破玩意!”用打火机点着蜡烛,谁也没留神,此时关横悄无声息地跟着也钻进了楼梯口!数百阶楼梯走完,那俩人踏到平地,迎面正好遇到一个赤膊大汉,对方身材高大,澳门赌博网站:浑身爆棚隆吅起的肌肉,一脸凶神恶煞之相!

  “乔、艾坦,你们两个人找到我的徽章了吗?”赤膊大汉问道。

  “在这里,萨姆先生!”乔恭恭敬敬递过徽章,“小的幸不辱命,和艾坦一起,在总统套房帮您寻回来了!”

  “干得好!我会好好奖励你们,先下去吧!”赤膊大汉萨姆夸奖了他俩两句,挥手让其退下。

  萨姆似乎就是这个基吅地的小头吅目,他正在指挥七、八个手下,在搬运一口特制的金属箱子往前走!

  突然有人脚底一滑,险些连累别人摔倒,箱子也晃动了一下,所有人赶紧停步驻足,一起伸手稳住箱子!

  萨姆怒吼道:“轻一点!你们这些笨手笨脚的废物!难道不知箱子里的实验体有多宝贵吗?”他随即一挥手,“赶紧把箱子打开,看看她有没有苏醒的迹象,现不对马上再打一针!我警告你们,她的分吅子穿行能力一动,就是结构再密集的容器,也有可能被她钻出来!再逃跑就抓不住了!”

  众人一阵慌乱,显然是把萨姆的话吓得不轻,他们赶紧打开箱子,关横在附近阴暗角落观察,只见箱子里原来是个褐色长女孩,不过可不是普通人,她那惨白的脸色,突出唇外的獠牙及长指甲,都已经暴吅露了她是僵尸的身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