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018章——第0019章
  .ww.■和彼得又聊了几句,对方询问自己为什么背着行李。◆●.ww.◆

  “怎么了?突然又要离开?”彼得问道,“这才刚做了邻居几天,以后去哪儿找你啊?”

  关横:“正好和你说一声,千欢被他叔叔接走了!我也要搬到新住处了,有时间带你过去认门,反正以你现在的度,离得多远都是一会就到!”

  彼得一笑:“这倒也是,不和你聊了!我还要赶回家吃午餐,下午还有课呢!再见!”说完彼得匆匆走了。

  “嘿嘿,一个年轻有活力又青涩懵懂的级英雄诞生了!”关横和彼得挥手告别,嘴里轻笑道。

  背着简单的行李,回到了神盾局大厅门口,有一个身材矮小,长相猥琐的年轻人急忙和他打招呼:“你是关横先生吧?我是西蒙.阿列谢克,四级特工,我负责来给您送这些东西!”

  说着,阿列谢克递给关横一本证件和一串门钥匙,关横看着证件表皮上的鹰盾标记,嘴里喃喃自语说了一句:“不许动!你这歹徒,神盾局除灵小组,第六处!”

  西蒙没听清楚:“嗯?什么第六处?关先生,咱们有这个部门吗?我怎么不知道?”

  关横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在意!那只是个主管外星部门的隐性机构,记住保密条例,不该问的不要多问!”

  西蒙赶紧闭紧嘴巴,最后又说道:“那我带您前往住处先安顿一下吧,请随我来!”

  二人上了西蒙的汽车,行进了不到半个小时,正赶上纽市著名的连环大塞车!

  关横等得气闷,再加上肚子饿得咕咕叫,对西蒙说:“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我都快饿死啦!”

  接着二人来到一间餐厅,关横a餐b餐要了一大堆,狼吞虎咽地吃着,却现西蒙没点任何吃的,只是喝了两口自己带的纯净水!

  于是好奇问道:“你怎么不吃东西?没带钱吗?那我请客好了!”

  西蒙连连摆手:“不不不,澳门赌博网站:不是这个原因,实际上,我是不能随便吃东西的!”接着缄口不言,神情有些慌张。▼●◆▲

  关横盯着西蒙的双眼,看得对方有些毛,关横说道:“西蒙,对上司有所隐瞒,可是特工之间的大忌,将来这种表现可是要记录进档案的!”其实他是狗p的上司,根本就是在蒙对方,可西蒙也只是个小菜鸟,全然不了解关横是哪位真神?真以为官大一级压死人!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西蒙低声对关横说:“其实我,是一个食灵者!”

  关横很奇怪地问:“什么叫食灵者?这是什么称呼,有什么特殊技能吗?”

  西蒙说道:“我不能吃任何东西,因为只要我咬食物一口,脑中就会回溯这种食物一生的经历!比如说我咬一口苹果,它如何从幼苗长成苹果树,到被采摘,被汽车运输,被送到市,被付钱买走等等经历,都会在我脑中重现!不过这种回溯出现得太突兀,我的脑袋常因为无法一下子接受那么多信息量,而头疼欲裂!因此我不敢吃大部分食物,只能喝同一个地方出产的纯净水!”

  关横问道:“你真的不吃任何东西?饿了怎么办?光喝水解决不了饥饿感吧?”

  西蒙无可奈何地说道:“我只能吃甜菜头,只有这种东西不会让我脑中产生回溯,说起来很奇怪,但实在不知是什么原因!”

  “啧,真是神奇!”关横心中暗想,“这可是了不起的异能!我要多和这小子接触,日后有什么需要调查等事情,让他咬一口相关的东西,不就一清二楚了?”

  关横立刻换上一副笑眯眯的表情:“西蒙,你住在什么地方?我认为有同事之间,应该多熟悉多走动!有空我要去拜访你!”

  西蒙笑道:“不用那么麻烦,咱俩就住在一栋别墅,因为那里宽敞僻静,而且房间很多,我一个人住有些空荡,所以上面才安排你也住进来!”

  “咱俩住在一起?!那真是太好了!”关横一脸欣喜若狂之色,吓了西蒙一跳。■

  “关、关先生,我可没有那种特殊嗜好!”西蒙低声细语地说道。

  “没关系!因为哥也是直的!”关横干笑了一声,赶紧把高兴的表情恢复正常,“不过我们华夏人都是热情汉子,喜欢交朋友,咱们以后就是哥们了,有困难就和我说!要互相帮助嘛!”说最后一句话时,阴笑的关横内心里几乎蹦出来一个头上长角、手里拿叉的地狱恶魔!

  西蒙点点头,见对方只是和自己交朋友,没有取向问题,这才松了口气!他哪里知道面前这位关横,是位披着羊皮的狼先森,倒是不会把你往死里陷害,不过,利用你绝对榨干榨尽……

  吃完午饭,西蒙开着车,来到两个人居住的别墅!

  在房间放下行李,关横四处遛逛,熟悉一下环境,在厨房看见堆积如山、大概有几百盒的甜菜头罐头,嘴里呐呐道:“擦!阿列谢克这小子……说的是真的!”

  深夜的纽市,一边是灯红酒绿,一面是无尽的黑暗。◆●.ww.◆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到近,中年女人抱着襁褓里的婴孩,飞快地跑着!

  她已经跑得吁吁带喘,冷汗湿透了衣衫,滴滴答答随着步伐起落,不停掉在地上!尽管疲于奔命,女人却不敢做丝毫停留,她慌不择路,不管不顾,只想带着孩子向前跑!

  眼前模糊重影,中年女人累得几乎虚脱,谁知身后,哒哒哒……皮靴落地的声音,再次传来!这脚步声,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她,任由女人,忽快忽慢奔逃,就是甩之不掉!

  女人吓得魂飞魄散,惊慌的情绪影响到了怀里的孩子,那婴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哇哇哇的婴啼,激起了母性的坚强!女人一咬牙,继续狂奔,她想起身后那人的恐怖,实在不敢做任何停留,慢一步,对她和孩子,就是万劫不复!

  而后面的脚步声,依然不紧不慢地跟着,似乎是要把女人和孩子逼向绝路!

  ——【第oo19章从这里开始观看↖(^^)↗↖(^^)↗↖(^^)↗】——

  上气不接下气,手扶着墙壁,女人一边喘息一边步履蹒跚往前挪步,突然她抬起头,借着昏暗的路灯看清面前的情景,脸上露吅出了绝望的扭曲,眼前赫然是一条死胡同!

  臭烘烘,阴暗狭窄的陋巷,地上几滩浑浊的污水,旁边是锈迹斑斑的垃吅圾桶!三面不可攀越的陡峭高墙,身后是来路,那逼人绝望、充满残吅忍冷酷和猫戏老鼠意味的脚步声,一点点贴近!

  “啊——”女人一手抓吅住头,出绝望凄厉的叫吅声。孩子依然被惊得大哭,几近声嘶力竭!女人看着怀里的孩子,眼中陡然流露吅出一丝抵吅抗的决意,随手乱吅摸,终于攥吅住了一个铁制垃吅圾桶盖子!

  “别过来!”女人将铁盖子横在面前,尤其是挡住自己的孩子,她的喊声力竭嘶哑!

  哆嗦的手,微微颤吅抖紧吅握铁盖,意图用它为自己找到最后一丝安全感,吓退来人!这是女人最后的挣扎!这是皮靴碰地的声音突然停止,原来是已来到女人面前!

  她从铁盖后,瞥见对方的样子:一个男人高大消瘦的身躯,如同一个水泥管子,他身穿风衣背微驼,是因为两臂奇长;男人目露寒光,风衣领子边上,若隐若现的残酷冷笑:“桀桀桀,捉迷藏的游戏到此结束了,我肚子好饿!不想再等下去,同时也玩腻了!束手就擒吧!”

  女人惊慌绝望的大叫:“你、你!别过来!”单手挥舞着铁盖子,还不忘紧紧搂住孩子!

  瘦高男人依旧出难听的怪笑,他看着眼前受惊无措的猎物,闪着寒光的狭长眼睛充满冷酷疯狂:“女人,我可以饶你一命,这里本来就没你的事!放下小孩子,你就可以滚了!”

  他打量着女人怀里的婴孩,做出馋涎欲滴的样子:“我最喜欢嫩吅嫩的小孩子了,吃起来口感上佳!再说一遍,留下孩子,饶你不死!”

  “不!我绝不放弃我的孩子!你、你简直是个恶吅魔!”女人惊慌尖吅叫,让她放弃自己的亲生骨肉,显然是万分难舍!

  “那你就去死吧!”瘦高男人狞笑着,在原地举起粗吅长手臂就要打杀女人!

  就在这时,他身后有人懒洋洋地叫了一声:“喂,别回头看!”

  男人可不是听话乖宝宝,猛然回头,一只拳头已经狠狠轰在他脸上,男人身躯急后飞,砰的撞在围墙上!

  “我就跟你说了别回头!”打瘦高男人的正是关横,他说道:“你小子长得这么难看,晚上就不要出门瞎晃,吓着女人小孩不要紧,大吅爷我不小心看见会恶心的把晚饭吐出来!真是晦气!”

  关横说着顺手把抱着婴孩的妇女拉到身后,女人看见关横一拳打飞恶吅棍的身手,已经不害怕了,甚至还想看看热闹,一解自己沿路奔逃的闷气!

  用小拇指掏着耳朵眼,关横满脸不耐烦:“你小子就是从纽市第五生物研究所逃出来的,那个什么基因变异种实验体对吧?还有四个同吅伙在哪里?赶紧告诉我下落!你要是皮痒,那我就先揍你一顿,然后再问一遍!”

  瘦高男人此时晃着被打疼的脸,从地上爬了起来:“该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啊啊——”

  看见男人迅爬起,好像若无其事,关横略带诧异地点点头:“虽然我只用了半分劲,不过你能扛下,这变异体的身吅子骨倒是蛮结实的!有点意思,不错不错!”

  关横一拳,普通人那里受得了,不骨断筋折已经是奇迹了,一条命也要被打掉八、九成!可眼前这个瘦高家伙,看起来疼得呲牙咧嘴,却没受多大伤害,这身吅体的抗打性已经比普通人强多少倍了!基因改造技术,还真是有些门道!

  随口吩咐身后的妇女:“不想和你的孩子受伤,就躲远一点!”妇女闻言,急忙抱着孩子躲出老远,这时却有人轻轻拍了她肩膀一下!

  此时此刻,瘦高男人双眼呈现赤红色,几乎要滴吅出吅血来!他本来粗吅壮的双臂,倏忽又涨大了一圈,显然具备控吅制双壁肌肉的力量,瘦高男人低吼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把你撕碎!”

  关横嗤之以鼻地笑道:“杀我?估计你这辈子是没可能了!你不如去杀虫吧!”

  瘦高男人暴喝一声,欺身扑上,挥动粗吅大的左臂直吅捣关横胸口,关横伸出手掌轻轻一拨:“嗯,有几分蛮力,可惜就这些还不够看!”说罢,伸手一捋一拉,瘦子脚步趔趄,身吅子不由自主向关横身后跌去!

  砰——他的脸和水泥墙狠狠地亲了一下!随即蹭得墙皮吱吱作响,缓缓滑落摩擦!

  “呃!”瘦高男子捂脸,上面是血肉模糊,鼻梁都被撞断!“可恶!杀!”瘦子再次疾扑关横,挥舞双臂橫抡竖打,势如疯虎一般!

  关横左躲右闪,显得如同柳絮般轻吅盈飘忽,对方连他衣角都碰不到!关横嘀咕道:“太慢了!快一点,你的度比我家大宝可差得太远了,再这样下去我都要睡着了!实在没啥看头!”

  说罢飞起一脚,踹在瘦子腿弯!对方身吅子一晃,颓然跪地跌倒!关横退后两步,抱着肩膀冷冷道:“站起来!就你这水平,我都不用铁拳,轻轻吅松松一个打八个!”

  瘦子双手撑地,身吅子微微颤吅抖,关横轻慢不屑的态度,让他的愤怒已经彻底在沉默中爆,自从拥有了异于常人的力量,何时这样被人奚落戏耍过?想到这里,他全身不自然抖动起来,骨节咔咔作响,消瘦的身躯陡然暴吅涨壮硕!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混吅蛋去死吧!”

  看见瘦子的异动,关横双眼倏忽一眯:“嗯?有点看头,通吅过激怒他,力量竟然暴吅涨了!这次出任务总算能看到一些好东西!没辜负这大好夜晚还跑来跑去的辛苦!”

  瘦子,不,现在应该说高壮怪汉,陡然弓身急冲,瞬间欺身到关横面前,呼呼呼,连出十几拳!度起码比刚才快了五六倍!

  而关横,依旧是不紧不慢地躲闪,享受着拳风刮动的凉意:“嗯,的确比刚才快多了,这才有点吹电扇的感觉,凉爽啊!”

  暴怒!高壮怪汉眼神一历,一记豁尽全力的破空刺拳,直扑关横面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