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御鬼者传奇 > 第0004章——第0005章
  骨头镇警局,局长办公室!大腹便便的局长克尔正在打电话:“是是,我们的警员的确逮捕了一个没出现过的能力者!希望你们赶紧过来确认一下!”

  啪,狠狠放下电话听筒,克尔局长满脸不悦:“如今我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上帝却偏偏往我肩上的重担加石头!这个关横可是个不定时的炸弹!真希望赶紧来个什么人,把他带走得了!”

  骨头镇警局关押嫌犯的地方,是个一面朝向办公大厅,一面是墙壁的开阔式铁笼子!这里面现在只有一个人被关着,当然就是关横!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对自己视若无睹,关横只好没话找话:“喂喂,这位警察大哥!什么时候放我出去?别走啊!擦!那一位英明神武的探长,聊一会怎么样?”

  这时一个卷曲金,湖碧色双眸的高挑女警走了过来,关横登时眼睛一亮:“这位美女警花,请留步!和我说说话吧!就十句……五句也行!”

  金警花哼了一声,沉着脸对关横说:“你最好放老实一点!不要打什么歪主意!告诉你,这里不欢迎能力者和变种人!要不了多久,你就会被其他官方组织的人领走!”说到这,警花倏忽诡笑:“那些实验室的变态佬会把你脱光光,浑身上下插满管子做实验,说不定还会被爆菊喔!哈哈!”说着就满脸戏谑地扬长而去!

  关横冷汗都冒出来了:“这尼玛不会是真的吧?姐姐,你肯定是危言耸听!我、我是良好市民,只是帮忙对付个坏蛋,你们就冤枉我,没天理啊啊啊——”大厅里的警察都埋工作,谁都不理会关横的叫嚷!

  飞起一脚踹在铁门上,“真见鬼了!”关横气呼呼坐在牢房的小床上,过了一会,他本是随遇而安的性格,竟然在床上打起了呼噜,就这么睡着了!

  约莫到了傍晚时分,睡得迷迷糊糊的关横,突然被一阵嘈杂的喧嚣声吵醒:“快!抬到里面去!这是怎么回事?已经被咬伤三个人了!”

  有人回答道:“不太清楚!只知道镇西酒吧里突然闯进了两个长着獠牙的小子,开始有人以为是他们刚从化装舞会回来,还上前打趣,结果一下子就被咬了,估计那俩人是从疯人病院跑出来的!”

  “已经给大城市的医院打了电话!镇上的医院现在停电,他们没有急救设施,局长让我们把伤者抬过来,暂时安置在大厅!”

  睁开眼翻身坐起,关横向牢房外观望,只见警局大厅里放着好几具担架,上面都是满脸痛苦、哀叫连连的伤者!

  “呃!疼死我了!为什么我哥哥会突然长出獠牙,还咬伤我的胳膊!他现在在哪里?”一个伤者神志不清地喊着!

  “杰夫?!不!放开我的孩子!别咬!”一个女性伤者连哭带闹,在昏迷中乱嚷乱叫!

  紧盯着伤者身上被咬的牙洞观看,关横大吃一惊,他双手抓住铁栅栏狠命摇晃:“喂!快放我出来!你们现在所有人都有危险知道吗?快放我出来!”

  一根警棍倏然砸在铁笼子上,“闭嘴小子!现在大家忙得四脚朝天!你再找事添乱,我就揍你!”正在一旁的某警员,挥舞着手里警棍威胁道。◆◆●◆

  “见鬼!你们这些家伙!不会作死就不会死!知道吗?”关横看过被咬者的伤处,那明明是僵尸的獠牙造成的!他心中暗忖:“被抬进来的三个伤者已经尸毒攻心了!要不了一时三刻就会变僵尸!到时候看你们这些二货怎么办!”

  转回身抱着肩膀坐在铁架子床上,关横就此冷眼旁观!

  没过半个小时,只见担架上的人一个个由脸色青转向惨白,眼眶乌黑,两腮紧缩,十指的指甲渐渐增长变尖,唇边赫然有两颗獠牙凸出!

  “吼呜——”第一个伤者倏然翻身跃起,横起双臂狠狠给了身边的警员一下,后者哎呀一声,身子倒飞出去!一直撞到墙上!

  “怎么回事?天呐!这、这是什么怪物?”众警察虽然慌乱,但是没忘掏出配枪对准扎牙舞爪的僵尸甲:“不许动!不然我们开枪了!”

  喝止无效,面对接二连三被怪力僵尸打飞的同伴,警员们果断开火,砰砰砰!僵尸的身子连晃几下,几乎是毫无损,但是却被这种攻击惹怒了!厉叫一声,探双臂抓住了一个离得最近的男警员,张嘴就往他脖子上咬去!

  就听惊天动地轰隆一响,整个牢房的铁门被关横用炽热铁拳打飞,他抢前五六步,顺手抄起桌上一把咖啡壶:“魂淡!你啃这个吧!”

  咔嚓一声,僵尸的獠牙在金属咖啡壶上留下大洞!关横趁此机会,斜掌手刀劈在僵尸臂膀,他手一松登时放开警员!

  “滚一边去!”关横拎起警员身子,随手后甩,“这么没用刚才还用警棍吓唬我!”警员虽被摔得七荤八素,可是却也逃了性命,忙不迭钻到了桌子底下!

  这时其他两个伤者也转化成了僵尸,三尸会审直扑关横!“我擦!手里连个家伙都没有……”此时正好瞥了一眼墙角,自己的承影剑正好立在那里!

  飞起一脚蹬开左面的僵尸,关横一个前滚翻陡然落在墙角,随手抄起承影:“虽然拔不出来,好歹也能比划两下!”

  两只僵尸分左右扑上,关横双手捧剑向上一撩,砰的架开四只利爪,袖子里倏忽落下两张符咒,啪啪贴在僵尸脸上!

  满以为在控尸符作用下,他俩会就此不动!谁知依然是微微颤抖,大有不受控制的意思!

  关横面沉似水:“擦!这些僵尸!真难缠!”没柰何,只好咬破食中两指,在僵尸头顶的符咒点了血手印:“灵血借法,镇!”终于,这回彻底不动了!

  还有一只!关横回身,剩下那僵尸正追着金警花跑呢!“呀!别过来!砰砰——”枪膛里子弹射光,不见僵尸后退,警花吓得腿都软了,缩在墙角几乎骇晕过去!就在这时,一只手伸到僵尸面前,把符咒贴在了脸上!

  “美女!你已经安全啦!”关横从僵尸身后露出脑袋,“嘿嘿,第一次被僵尸追求的滋味不错吧?”三个僵尸都被关横制住后,众警员才哆哆嗦嗦从桌底地下、门后钻出来!

  “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华夏人贴了一张纸,怪物就不动了?”

  警员们惊疑不定,议论纷纷,“太神奇了!我听说华夏人都会神奇的法术,原来是真的!”

  更有大胆者,以为已经没了危险,这时想揭开那张纸仔细看看,关横冷冷说道:“他们可没有死呢!你要想被抓被咬,就尽管试试!”那人吓得一哆嗦,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这时关横耸耸肩:“好了,危险解除了!我也回去蹲牢房了!”说着旁若无人地走回了铁笼子里,顺便单手把铁门严丝合缝地卡在了门框上!

  ——【第ooo5章再生版~\(≧▽≦)/~啦啦啦o(n_n)o哈!】——

  开玩笑!这种时候,谁还会让关横蹲监坐狱?警吅局大厅还杵着三个怪物呢!那可是只有关横才能有办法摆平的东西!局吅长满脸堆笑,赶紧把关横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呃!关先生!鉴于你刚才的英勇表现喝酒祝大家的义举,我决定‘暂时’解除对您的拘吅留!因为我没有权限释放您!”局吅长抱歉的一摊手,“这个……鉴于您拥有乎旁人的能力,嘿嘿,请体谅我的难处!不过您可以在警吅局内随意走动,这不在禁止之列!”

  关横苦涩一笑,心中暗道:“看来,普通人对能力者还是忌惮得很!我大概也能了解了!”于是说道:“放心!我不会跟您添麻烦的,局吅长先生!”

  一个警员带着满脸为难,进门找局吅长:“抱歉,请您出来一下!有急事!”

  局吅长对关横先说了句:“我先失陪一下!”匆匆和警员出去了!

  就在此刻,金女警花端着一杯热咖啡,进门来到关横的座位前,放下杯子:“请用,关横先生!”

  关横微笑道:“谢谢美吅女,还没请教你的芳名是?”

  金警花有些脸红:“我叫玛莎,对之前的无礼言语,对您表示衷心的歉意,谢谢您救了我和大家的性命!”

  关横起身做了个很绅士的动作,“我接受您的道歉,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关横,来自遥远的华夏,到此来寻找生命的意义!”

  警花被逗得莞尔一笑,关横正想要和她好好攀谈,问问“您的芳龄几何、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话题!可惜就在这时,局吅长不合时宜地冲进办公室!

  他焦急地喊道:“关先生!我需要你的帮助!”

  “这是最初咬人的两个怪物!”局吅长指着被绳捆索绑、嘴被堵得严严实实的两个僵尸说道:“我们的人好不容易把他俩引进了陷阱,费劲抓吅住!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关横看着他们,皱着眉掏出两张控尸符贴在二尸脸上,然后问局吅长:“还有被咬伤的人吗?”

  局吅长摇摇头:“应该没有!”接着又说:“不过抓吅捕时有几名警员被怪物的指甲划伤,我想没什么大碍吧?已经送到医务室上药消毒了!”

  摆摆手,关横说:“赶紧带我去看看,他们也是间接中了尸毒,必须马上驱除,时间久了尸毒攻心,会转化成僵尸的!”局吅长吓了一跳,赶紧把受伤的警员和之前被僵尸抓伤的镇民都集吅合起来!

  关横准备了大桶清水,取出几张拔毒符吅咒烧尽,用符灰混进水里,然后对大家说:“每个受伤的人都要喝一大碗,再用这符水冲洗伤口!”

  见有些人迟疑不肯,关横冷哼道:“你们要想变成这种怪物……”伸手一指旁边五个已经被架在木柴上的僵尸,“和这些家伙一样被烧成灰,那就忍住别喝!”

  众人闻听哪里还敢怠慢,一个个争先恐后,又是往肚子里灌,又是冲洗伤口!

  在关横的指挥下,警员们在木柴堆上泼了汽油,扔进火把!霎时间火光冲天,烈焰升腾!

  刚进大厅为伤者检吅查患处的情况没一会,有个警员气喘吁吁跑进来说:“关先生,我们已经用火烧了十几分钟,可那些怪物还在叫唤,而且有想挣脱绳索,试图爬出来的迹象!”刚才幸亏关横让大家把捆僵尸的绳子换成了铁链,否则他们早就从火堆中跳出来了!

  和大家冲到门口的时候,关横还能听见火堆里僵尸的吱吱怪叫,他们似乎要在火堆里挣扎起身,想着围观的众人扑击!

  关横紧锁双眉,沉默无语,掏出身上所有的火符,倏忽一抖扔向火里僵尸,在符吅咒的帮助下,火势刹那间变成了黑红色!

  片刻之后,五具作吅恶的怪物终于被烧成灰烬!人们相拥欢呼:“上帝保佑,总算把他们烧没了!”

  与此同时,趁着人们沉浸在喜悦和放松之中,关横早就拿了自己的东西,悄悄从人群旁边溜走了!

  一边迅疾奔,关横一边想:“趁现在溜走是个正确决定,万一待会什么研究部门把我抓到实验室去,那可就不妙了!一不做二吅不休,索性还是按照原计划,直奔着纽市去吧!”

  经过这次和僵尸交手,关横也了解到了一些这里僵尸的资料,和他那个世界也差不多,大致分为几个等级,今天遭遇的不过是最低级的“尸兵”,由普通市民转化,不过这些家伙异常强悍,比关横在原来世界的尸兵难对付多了,控尸符险些镇吅压不住,普通的火焰也无法烧毁!

  关横喃喃道:“这个世界的僵尸还真不是好对付的!难怪会让钢铁侠他们陷入苦战!看来我也要多加小心!”

  骨头镇警吅局,局吅长听了警员的报告,微微皱眉:“你是说关先生不告而别了?!”对方点头称是,局吅长突然露吅出一丝微笑,示意手下离开,他坐在办公椅上,独自低声道:“这样也好,毕竟是救命恩吅人,我也不好意思在关住你!希望你可以找到好归宿!下次见面,再送你一张好市民奖状吧!亲爱的关横先生!”

  赤日炎炎,骄阳似火!举目抬头,满眼都是荒野戈壁!一望无际的高公路上,关横正在向前行进!

  “该死!一辆能搭顺风车的交通工具也不路过!”关横擦着脸上的汗抱怨道。▼▲■▼

  突然身后有动机引擎声响,由远至近传来!关横回头一看,原来是一辆豪华跑车奔驰而来!

  关横急忙站在路边挥手:“喂,老大!让我搭个顺……”话还没说完,车子已经跑远,关横瞧得清楚,司机搂着一个美吅女,开车掠过时,还嚣张对他竖吅起中指!当下只留下大片车子通吅过激起的沙尘,让关横吃了一嘴!

  关横气得破口大骂:“呸呸呸!尼玛有车了不起啊!等老吅子有了钱,搞辆蝙蝠车撞飞你丫的!”

  又足足走了三个小时,太阳落山了!

  坐在篝火旁边,关横抚吅摸吅着面前这柄古剑.承影,仔细打量观察,心中颇为疑惑不解:“当时在昆仑秘境之洞,这柄剑一下就将僵尸龙斩成两截,那是何等威势!可是吸收了龙心烈焰,却自动包裹了石鞘剑匣,死活都拔不出来!对战丧钟的时候,只能当锤子砸开他的双刀!和僵尸开战也只是挥舞招架!当日屠龙死的惊天一斩,却始终没能再看见!”

  轻轻拍着剑匣,关横呐呐道:“承影啊承影,你何时能出鞘,就像斩杀僵尸龙一样,杀其他僵尸就像斩瓜切菜,那该有多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