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勇敢者的世界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仙侠画风
  勇敢者的世界有仙侠背景的副本存在并不算什么大新闻,澳门赌博网站:哪怕不算离离原上草这个活生生的例子,论坛上也有人晒出来过自己在这类副本中冒险的经历。连安一指手里都有一本相当仙侠的‘山河社稷图’,何况以前杰斯柯德还曾经提起过他年轻是曾经跑去跟修真者论道。

  但总的来说,遇到此类副本的概率非常低,安一指也是头一次来。

  但画风……

  怎么说呢,真有种和杰斯柯德他们异曲同工之妙的感觉。

  ——高级npc都是逗比这点非常合拍……

  那个齐师伯也伸手在脸上一抹,原本那张中年糙汉子瞬间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看上去比勇者无敌还小两岁的年轻人,不过修士的寿命极长,从外貌分辨对方的实力显然不科学。

  事实也确实如此,别看他面相年轻,凭他的实力吊打安一指他们四个毫无压力。

  “齐师伯,您跑这儿来干嘛?”

  “路过而已。”

  他摸出个白玉烟杆,也不见点火就能吧嗒吧嗒的冒着烟

  “我看你在下面闲逛,于是弄了个比武招亲玩玩。”

  “……”

  看吧,高级npc都是逗比这点简直不要太合拍。

  “哈,你还真信了,这认真劲儿跟你师父一个德行,真没意思。”

  “……”

  离离原上草好心塞。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

  齐师伯面容一收,稍微正经了点,他扫了众人一眼,看着离离原上草说

  “用你们常说的…哦对,副本。”

  得,又是个特殊npc。

  “这个副本是你神符门的掌门给你安排的,他最近去了趟西方,跟那什么杰斯柯德?好像是这个名字。跟他聊了聊怎么教育学徒的事,听说他特别喜欢弄个试炼什么的,也起了心思,所以你就成了试验品。”

  离离原上草扶额,掌门师伯也确实是个逗比……

  安一指表示这都是标准操作,他也被杰斯柯德这么玩过好几次了。

  “再多我就不能透露了,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不过是路过而已。”

  轻笑一声,齐师伯的身影渐渐变淡,直到完全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句

  “好好玩,我去别处潇洒了。”

  –‐‐——–‐‐——

  四人重新汇合是一个好事,但安一指他们听的一头雾水,非常需要熟悉这个副本世界的离离原上草好好解释一下。

  于是众人出了小巷,来到一家客栈的客房,离离原上草就是在这儿进入副本的。

  房间的装饰自然和安一指熟悉的那种风格不同,八仙桌,带顶棚的床,陶瓷枕头,等等物件看上去真的很像历史剧里的布景,勇者无敌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正在房间里乱转,看什么都新鲜。

  “大致说说这个副本咋回事吧。”

  从茶壶里倒了杯茶,据说这玩意儿还是什么极品银针,反正安一指是不懂品茶,他喝茶就喜欢喝茉莉花茶,抓一把丢太空杯里,边喝边翘着腿打游戏。

  不过这茶水确实香就是了……

  “安哥你们都没来过类似的副本吗?”

  安一指几乎不出去练级,也很少玩pvp副本,离离原上草还以为安一指早就来过。

  不过也正常,毕竟这种副本的概率很低,离离原上草想了一下说

  “e……那我就从头说吧。”

  他放下茶杯道

  “这个副本最强的力量是修士,也就是修真者,这片土地叫做东神州,听说如果有办法渡过无尽之海就能到达西方,那边都是魔法师什么的。”

  这么一说,安一指想起海拉曾经提起过关于1300年前十大杰出法师的事。

  约翰的老祖宗,那位姓库克斯的女英雄法师的后人就东渡移民去了东神州,现在的库克斯家其实是旁支组成的。

  这么说……这个副本世界其实跟星辰高塔是在同一个位面?

  离离原上草继续道

  “我是神符门的三代弟子,神符门是十大修真圣地之一。”

  又是十大……这设定真土。

  “除了十大外,还有很多中小型门派散落与东神州各处,绝大多数修士都出身门派,少有散修得道,所以十大就相当于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基本上有什么大事都是他们研究拍板。”

  这设定,感觉更土了……

  “刚刚那是你师伯?”

  “严格的说并不是,齐师伯是另一个门派灵符宗的长老,不过由于灵符宗跟神符门走的很近,所以两派不管是高层还是弟子之间关系都很好。”

  “就是有点逗比是吧。”

  “……是。”

  准确的说,修士中不逗比的很少,离离原上草的师傅就是不逗比的那一类,所以被齐师伯评价为真没趣。

  “和魔幻背景中掌握超自然力量的人不同,修士很少干涉或参与凡间事物,就算出来游历也都是隐姓埋名。”

  这确实和法师们不同,就拿恩底弥翁来说,他可是国王,而修士别说国王,跑去当官都没有。

  “不过修士会干涉凡间的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其他超自然的东西干涉了凡人,比如鬼怪妖精之类的。”

  “说起妖精,我们进城前碰到了个被野狼包围的商队。”

  安一指把之前得到的情报说了一边,本以为这次的副本就是打妖怪而已,谁知离离原上草却说

  “这不可能,如果是鬼怪差不多,但妖怪作祟的概率非常低。”

  “为啥?”

  离离原上草一摊手

  “因为但凡在外野生的妖怪都必须要有身份证,当地门派签发的土地产权证,妖灵权益保护协会签发的人畜无害证,卫生许可证等等一系列证件,并且需要交纳巨额事故保证金。”

  “……”

  我看过的仙侠小说可能是假的……

  “所有的妖怪都被纳入妖灵保护协会的范畴,没有这些证件他们无法在野外修行,只能跑到修士门派的仙山求包养,而成妖时间不长的小妖,虽然并不知道这些,也没有证件。但他战斗力恐怕也就相当于一般野兽,作为30多级多人副本的boss显然不合适。”

  “那为什么会让我们得到翠湖镇有妖怪出没的消息?”

  林灵琳奇怪道。

  妖怪几乎不可能作祟,这是这个副本世界中修士的常识。而带他们进城的商队又说翠湖镇有妖怪,明显矛盾。

  “或许,矛盾才是系统想提示玩家的。”

  安一指捏着下巴说

  “咱们三个出现在城外得到‘有妖怪作祟’的情报,而草在城内,且汇合起来并不麻烦,只要汇合就不难从熟悉这个副本世界的人嘴里得出这条情报有问题的结论,我觉得系统是故意让咱们知道这个矛盾。”

  “为什么?”

  “草啊,你说比妖怪更可怕的是什么?”

  离离原上草一愣,安一指则笑了笑,故作神秘道

  “是人心啊。”

  有妖怪作祟的情报是有人故意放出去的,明显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这一目的具体是什么暂时猜不出来,但这里面有个阴谋还是显而易见的。

  不过还是因为情报太少,安一指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凭借这么点线索就开始行动,再说他们到现在为止连主线任务都没有激活。

  这个副本虽然是以东方仙侠为背景,但和西方魔幻有很大不同,也与安一指经历过的很多见面就怼的副本也不一样。

  尽管现在只得到只言片语的情报,却给安一指一种‘老子在玩临时副本’的感觉,与其说战斗力重要更像是脑力更重要。

  当然,并不是说这么副本就没有战斗,毕竟不是纯粹的解谜副本,早早下定论很容易打脸。

  但不管是解谜,还是平时副本的那种套路,情报是多多益善的。

  由于尼古来从没有来过东神州,海拉对这边自然也是一问三不知。这也代表往常收集情报的那些手段都用不上了。

  魔幻背景下,冒险者跟酒馆是密不可分的,很多支线任务也都可以在酒馆之类的地方激活,可这个副本里的客栈中虽然依旧热闹,但众人侧耳倾听了一阵依旧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可谓是白费时间。

  不过要说线索,系统还是给了点。

  离离原上草出现在客栈客房内,桌上有一张烫金请柬,邀请神符门人去参加翠湖王家儿孙的满月酒。

  但问过离离原上草,他并不知道神符门跟什么翠湖王家有太亲密的关系,可他也不敢肯定。

  哪怕是作为神符门弟子的离离原上草,跑到这种背景的副本次数也不多,而且活动范围仅限神符门所在的神符山,以及山下的神符镇,再远的地方他也没去过,更不要说神符门跟多少门派有亲密的关系。

  他知道灵符宗,因为灵符宗的掌门经常带人跑来神符门互相切磋。

  当然,切磋的方式肯定不是比武或比谁的符箓好,具体项目……

  看离离原上草一脸的不堪回首和三观尽碎,安一指也就识趣的没问。

  这张请柬是一个线索,但满月酒开席的时间是午时,而现在副本时间显示的是早上刚过七点左右,好几个小时的空白肯定不是白给的。

  按照以往的套路判断,这点时间应该是留给玩家收集情报或是做一些支线任务的时间,等拿着请柬去那王家,八成就是主线任务开始的剧情了。

  所以当务之急依旧是出门收集情报,只是……

  他们需要换一身衣服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