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张彩票开始的故事 > 第四十三章 魑魅魍魉
  红橙黄绿青蓝紫7女第二天一早就去继续执行王强安排,澳门赌博网站:秦梦出门继续她隐秘的调查。

  王强独自前往香山路会所,黄藜已经在门口等候。

  所有的门卫都对王强熟悉的不得了,敢给黄宗摆脸色的年轻人,他是独一个。

  “梦姐姐怎么没来呢?”看来黄藜彻底被秦梦俘虏了,居然没有先向王强问好。

  王强自己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便说道“她有些事情调查去了,在忙。”

  黄藜哦了一声,想要抱着王强的手臂,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又觉得害羞,一转身,像蝴蝶一般进入会所内部。

  今天没有见到黄宗,老猫独自等着他。

  “猫叔,怎么没见到黄总,他就这么不待见我?”王强嬉皮笑脸的说。

  黄藜从背后轻轻的掐了一下他,说“老豆才没那么小气,今天跟一个著名的老中医约好了,给老豆把脉。”

  “这样啊,猫叔,那我们这就开始?”王强询问老猫。

  话音未落,老猫故技重施,一个鞭腿战斧一般砸来,王强猝不及防,两手交叉举到头顶,运功想要阻挡,结果,马步没有扎好,腿一软,整个人噗通就跪了下来。

  黄藜在旁边捂着嘴,被老猫的残暴惊呆了。老猫双手背在身后,一脸不屑。

  王强撑手自身,老猫一个鞭腿又砸下,再次跪地。

  连续十几次都是如此,次数越多,老猫原本冰冷的眼神就逐渐暖了起来。

  若不是知道老猫真的是在捶打王强,看到他这般凄惨的模样,黄藜都要上前阻拦了。

  眼睛已经血红一片的王强,再一次撑着手站了起来,喘着粗气,双腿已经磨破,鲜血渗了出来,浸透厚厚的牛仔裤。

  低吼一声“猫叔,再来!”又是一记鞭腿砸了下来,毫不客气,王强这次没有抵抗,仍由铁腿攻击右肩,就在攻击刚至时,左边身躯一个侧身,身躯由下而上,左肩猛的发力。

  贴山靠!

  出乎意料的老猫,却并没被王强突然的攻势击到,力未进身,直接一个翻身,腰部一拧,整个人翩然落地,潇洒非凡。

  落地后的老猫笑了“小子,心性坚定,天生适合练武。”

  王强并没有觉得这是夸奖,明白是自己一次次的坚持得到了老猫的一丝丝认可,同时也深刻感觉到两人的天地之差,纵然对方让了自己双手,只用了不到6成力量,自己仍然被如此惨烈的蹂躏,还是太弱了啊。

  “黄藜,猫叔用的什么功夫?”王强觉得以后功夫上的事情直接问黄藜就好,简单快捷,还不会遭受白眼。

  “猫叔腿上的功夫是72路谭腿,修炼者需要在双腿上不眠不休的绑上各20斤沙袋,直到没有感觉,才登堂入室,猫叔练到极致,现在两腿上还各绑着50斤铅块呢,最后那个轻身功夫就是梯云纵。”黄藜如数家珍。

  朝老猫腿上看去,黑色的裤子上,果真缠着几条黑色绑带,如果不细看还看出来,应该就是黄藜说的铅块了,顿时,王强更受打击。

  老猫安慰他“毕竟你才练了两个月,算可以了,争取三年以后不挨揍吧。对了,八极拳是谁教你的?”

  “一个朋友随便教了几手,练着瞎玩。”王强可没打算告诉老猫自己打算玩命的练八极拳,尤其是在刚才差点得手的情况。

  老猫平时本来话就少,看着黄藜跟王强腻腻歪歪,觉得无趣,便打算离开。

  “猫叔,问您个事。”王强赶紧的叫住了老猫。

  老猫疑惑的转头。

  “您对白家熟悉么,黄家跟白家有没有什么梁子没有解开?”王强直接了当的问。

  老猫道“为什么这么问?”

  然后在王强的提议下,三人坐在茶室内打开了黄宗平日都舍不得喝的极品乌龙,惬意的品茗聊天,老猫喝的最多。

  期间,王强长话短说的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猫,老猫眉头紧锁,也觉得事情反常,招呼属下去查了下近期白家的动向,无论大事小事,全部将资料送过来。

  三人针对厚厚几本资料翻了半天,发现这两年白家崛起的异常突兀,家中药厂生意与主要人员的武功境界也突破明显,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急迫的想要与胡黄两家掰掰手腕,还是说王强老猫会意错了。

  这时,黄宗回来了,清清楚楚的看着老猫将紫砂壶中的茶叶倒出,正准备换新茶,自己的一两极品乌龙,已经肉眼可见,少了许多。

  “老猫,你小子学会吃里扒外了哈。”黄宗阴损的说着。

  老猫双手一摊,继续泡茶,完事后惬意的喝了一口,指着王强说“哎,我有什么办法,都是这小子偷出来的,我就是怕他们浪费,随便喝两口,来来来,大哥,你坐。”

  说完,端着茶杯,站立一边,时不时的喝一口。

  王强

  在黄藜的撒娇攻势下,黄宗很快就平静下来。

  然后,王强将事情再次陈述一边,听完之后,黄宗说“那些资料不用翻了,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白家当家人白头翁随着年纪增长,修为不降反升。他们白家的药厂经过这一两年的运作,已经在市场上独占鳌头。财力武力都变得雄厚,能安静下来才不正常。”

  “黄总的意思是白头翁达到无敌境了?”王强问道。

  黄总白了王强一眼“白头翁是你叫的么,你要叫白总或者白老太爷,没大没小!”

  看到王强勉强抽动着脸皮算是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无敌境是那么好进的么,我们几个老家伙都是从练神上面往下跌,他是从炼神往上爬,也许,真的有一天,他可能爬上去。”

  “您的意思是,白家搞我是想探探你们的态度,所以我充其量就算是个炮灰呗?”王强委屈的说。

  “炮灰?你也太高看自己了。”黄宗边说边摇头,然后又补了一句“小辈打架,只要不出人命,大人是不会插手的。”

  听完,王强眼睛一亮,嘿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就怕是故意搞我,炮灰也好,试探也罢,至少不会真的伤筋动骨,大人不会插手是吧,白铭展,你给老子等着,不恶心死你不罢休。

  看到走进房间的黄宗,似乎整个人精气神越来越差,王强有些不好的预感。

  当晚回到家中,王强首次将“命运”化作轮盘,依据千门惯例,焚香沐浴,而后这才端起神物,将意念投入其中,顿时,青铜轮盘飞快的转动,月光像是被轮盘吸收一般,令轮盘闪着金属光芒。

  几息时间,异象停止,轮盘显示出两个小篆——蛊毒。

  果真跟王强的猜测一样,之前跟黄藜聊天的时候,她说过,黄宗之前本就习武,体质惊人,也就是这两年时间,身体忽然跨了下来,毫无征兆的就得了心脏病,去到很多医院拍片治疗,都说是血管堵塞,情况太危险,不能够手术治疗,只能够保守治疗。

  刚刚在黄宗会所里,王强已经冥冥中感觉不对,看到黄宗落寞的背影才想起来,是否预感跟他的病情有关,一试之下,得出这个让自己完全没有想到的答案。

  连夜,王强再次赶到香山路会所,也不理黄家人的埋怨,直接告诉黄宗“黄总,我觉得您的心脏病有些蹊跷,不妨找人确认一下。”

  黄宗深深的看了王强一眼,表现出一个上位者应有的风范,没有惊讶,没有意外,淡定的问他“有把握?”

  看了一眼黄宗、黄太还有捂着嘴的黄藜,王强深吸一口气,道“十足把握,相信您一定有认识的江湖异人,对蛊虫熟悉,叫来便知”

  黄宗没有问王强是怎么知道自己中蛊的事情,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担心父亲的黄藜难得也没有多说什么,一家人静静的等候蛊师到来。

  过了几个钟头,后院响起了直升飞机的声音,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提着一个大大的箱子走了进来,也不跟大家打招呼,直接握起黄宗的手,用银针刺破他的食指,鲜血滴入一个装着恶心蛊虫的白色罐子里面。

  一接触血液,蛊虫像是碰到同类一般欢快,在罐子内不停的游走。

  中年人神色严峻,对着黄宗说“大哥,的确是蛊。”

  王强知道以黄宗的能力,短时间内找到一个懂蛊的人不难,却没有想到,他麾下居然有这样的能人。

  “可有救?”黄宗询问对方,涉及生死,却已然像是在讲家常琐事。

  对方没有立即回答,谨慎的重新把脉,然后又让黄宗脱掉外衣,用听诊器在他心口听了很久,再次挤出几滴他血液让蛊虫吸食。

  良久之后,才长出一口气,说道“大哥放心,能治!”

  此言一出,一直提着心的黄家母女这才像是脱力一般,坐了下来,相拥而泣。

  拍了拍王强的肩膀,黄宗说道“小子,第二条命,我记下了。”王强笑容还没展露出来,他接着说“不过,这跟我女儿的事情不相干。”

  中年人住下了,王强却要离去,只是离开的时候,他听到黄宗打了个电话“通知白家,我心脏病复发,明天的活动我就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