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八二章 姜辣的差事(下)
  就知道会有这么一问。姜辣昨晚琢磨了大半宿,专门设想虎子会怎么问他。

  他答道:“我会布阵。”

  虎子呵呵:“还有其他的吗?”

  他知道姜辣是生而为仙,在阵道之上的天赋过人。让他在府里教教小妖们,当然没问题。但是,将军府的阵法布防,那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系统,为主上亲自布设的。怎么可能他一个才凝出仙种的幼仙沾手?

  姜辣摇头:“其他的,都很平常,谈不上擅长。”

  小芦问道:“那你有什么喜好呢?”

  姜辣笑道:“我喜欢摆弄药材。”其实,他更喜欢的是侍弄花花草草。

  在南帝府时,他就自己偷偷的淘换到了一个随身花圃,种了一些寻常的花草那时,他和母亲困居偏院。母亲又向来不喜欢他侍弄花花草草,说是玩物丧志。所以,他也只能搞到这些寻常的花草。也多亏有了这些花草的陪伴,让灰败的生活多了些许亮色。

  不过,他不准备说这个喜好。因为府里的花草都是按片分给了小妖们侍弄的。

  小芦闻言,眼前一亮,喜道:“你真的喜欢打理药材?”

  姜辣很肯定的点头:“嗯,是的。”

  小芦看着虎子,说道:“前几天,我听我哥说,先生让他在府里寻一个药童,帮忙打理药庐里的药材。这段时间,药帐那边忙得很。我哥一直没空回府。他让我回府后替他物色一个。”

  虎子明白了,看向姜辣:“你想让辣哥儿去试试?”

  “他不正是在找差事吗?恰好又喜欢摆弄药材。”小芦答道。

  姜辣没有做声。小芦的哥哥,叫大葫,丹修,是银子的偶像。他时常把这个名字挂在嘴边。故而,他知道。但是,“先生”是何许人也,他不知道。还有,药庐在哪里?他也完全不知情。说句老实话,如果药庐在府外的话,他是不想去的。

  虎子想了想,问道:“辣哥儿,你想不想当一个药童?”

  姜辣决定实话实说:“虎子哥,我不知道药庐在哪里。要是在府外的话,我有些怕,不敢去。”

  虎子笑道:“连药庐在哪里都不知道,看来这些天,你的功课没有做扎实。”

  小芦更是一脸坏笑。

  银子奶声奶气的告诉他:“辣哥哥,药庐就是南正院啊。这段时间,先生一直在丹帐里忙活,没有时间回府。所以,院门是关闭的。”

  原来是这样啊。姜辣欢喜的点头:“那我想去试一试。”听他们话里的意思,“先生”应该是位丹仙。能够在丹仙身边当一名药童,他当然是乐意的。南帝府也有丹仙供奉,并且还是好几位。但是,他们矜持得很,只认祖父的令牌,不认人。因为他们炼出来的丹都是一等一的好,所以,就连祖母管家时也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继续依着祖父以前定下的规矩,好好的供奉他们。母亲管家后,在他们面前亦是恭敬的执晚辈礼。而他身为孙少君,如果没有祖父的令牌,连他们的院子都进不得,更不用说去看他们炼丹。

  “既然已经拿了主意,你就去找大红姐把差事定下来。”虎子提点道。

  “嗯,谢谢虎子哥,谢谢小芦哥。”姜辣起身道谢。

  这时,小芦也站了起来:“我和你一道去。大红姐那里,我还没有跟她说。你这样去,是接不到差事的。”

  虎子伸了个懒腰:“行,你们去吧。我要好好的泡个澡,然后再美美的睡他个昏天黑地!啊,感觉好久没有睡懒觉了!”

  花妖泡澡?还喜欢睡懒觉?又是大开眼界啊。姜辣脚下一绊,打了个踉跄。

  银子眼明手快,赶紧的扶了他一把。

  小芦翻了个怪眼:“看你张开那血盆大口的样子,险些吓到了辣哥儿。”

  虎子连忙捂着嘴:“有嘛?我又不是大红姐,哪来的血盆大口?”话音刚落,身形一晃,刷的没影了。

  这是逃了么?

  不过,姜辣的注意点眼下可不在他身上。听了虎子的话,他不由瞪大了眼睛大红姐的嘴巴明明小小的,是最正宗不过的樱桃小嘴,好不好!

  银子用胖胳膊肘碰了碰他,一脸八卦的向他挤眉弄眼:“大红姐的本体是霸王花。”

  霸王花,上品仙植,俗名食人花……姜辣不由打了一个哆嗦。他没有想到,看上去娇小、温婉的大红姐居然是一朵仙界公认的凶花。呜呜呜,太毁三观了!

  银子用一双胖爪子捂住嘴巴,嘻嘻笑道:“辣哥哥,你放心。大红姐最喜欢吃的是烤得外焦内嫩的熟肉,而且胃口大得很,一气能吃好几百串,但是,大红姐真的不吃人。”

  “扑哧”,头顶也传来笑声。小芦握拳,一通闷笑:“好啊,你们两个小鬼头,当着大红姐的面,澳门赌博网站:一口一个大红姐,叫得倍儿甜。背地里却笑话大红姐吃得多。我要去大红姐面前揭发你们两个。”

  “小芦哥,我们哪有!”银子的一双胖手都快摆成了蒲扇。

  “嗯,我们真的没有。”姜辣也很认真的辩解。

  小芦翻眼望天,抱着膀子,咂巴着嘴巴,说道:“唔,好久没有吃过银月参果了……”

  “小芦哥,知道你今天沐休,我早就给你备下了。”银子哗的亮出一只下品储物袋,双手奉上。

  小芦接过去,掂了掂,满意的点头:“骗你们两个小鬼头的。刚刚我什么也没有听到。唔,我去找大红姐泡参果酒,随便说说药童的事。你们自个儿过去。”说着,化做一道淡紫色的遁光,转眼也不见了。

  哗啦……,姜辣的三观又碎了一地。

  “对不起,银子,连累到了你。”他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一只下品储物袋里的银月参果肯定不是一个小数目。他怎么能让银子破费呢?心里想着,要拿件什么宝物补偿才好。

  “不是啦!”银子却笑得眉眼弯弯,“那些银月参果真的是我特意给小芦哥备下的。每次都是这样,他先从我这里拿了果子,然后去找大红姐酿参果酒。等酒好了,小芦哥都会分一半给我的。但是,我去找大红姐酿参果酒。大红姐总是说我还小,不能喝太多的酒,所以,从来都不给我酿。这是我和小芦哥的秘密哦,你不要告诉别人。三七二十一天之后,参果酒酿好了,我请你尝新酒。唔,再配点洒了椒盐的烤肉串,那简直是无上的美味!”

  呵呵,满满的都是套路!你们真会玩!姜辣吐出一口浊气。酒了椒盐的烤肉串参果新酒,貌似挺不错哦。

  两人一起向大红的院子走去。

  一路上,银子向他科普了小芦的相关资料:“小芦哥也是很不起的呢。他是黑夜陛下的记名弟子,走的是器修一道。”

  “黑夜陛下?是谁啊?”又是一个从未没有听说过的人。姜辣发现正如虎子哥所言,这些天,他的功课确实没做扎实。

  银子笑得五官都缩成了一团,要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黑夜陛下就是我们陛下的情哥哥。他们将来是要结成双修仙侣的。我跟你说啊,他们都说后院的那只红毛鸟是什么凤族第一公子,长得怎么怎么好看。但是,就他副丑样,连黑夜陛下的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

  “啊,真的这么俊?我好想看看哦。”姜辣继续打听,心道:姑姑身边的能人可真多。

  “哦,你现在见不到黑夜陛下。”银子掰着手指头说道,“我们陛下,黑夜陛下,还有常龙陛下,他们都在外面挣钱。我们这么多人,每天要吃好多好多的烤肉。那是一大笔花费。所以,三位陛下带着阿铁哥、阿一哥他们,在外面挣大钱呢。”

  姑姑身边光是妖王就有三位!祖父根本就没有提及。姜辣深吸一口气:三位妖王都放出去了,几乎没有人知道……姑姑,好厉害!

  说话间,他们来到了大红的院子外面。

  门口,有一个叫做紫苏的小花妖坐在一尺高的朱漆门坎上。看到他们俩,她站起来,咧嘴笑道:“大红姐让我在这里等着你们俩,说,要是你们来了,直接进屋里去。”

  “谢谢你,紫苏妹妹。”银子拉着姜辣的手,一同跨过院门。

  正屋的客厅里,大红在和小芦说话。看到他们俩,她笑盈盈的招手:“进来坐。”

  她的笑容和声音还是象平常一样的温柔。但是,姜辣一想到她的本体,心底就生出一股子违和感来。

  面上不显,他和银子手拉着手走进屋里,给两人见了礼。

  在客位上坐好后,姜辣开门见山的说出来意。

  “行。刚刚小芦都跟我说了。不过,这事儿,我说了不算。要等先生回来之后,亲自定夺。我只能暂且帮你记下来。要是先生有更好的人选,你还得再重新再报一次差事。”大红说着,翻开手边的一本黑皮簿子,提起笔刷刷的记了下来。

  “是,我明白了。”对此,姜辣在心里表示可以理解。丹仙都是很傲气的,往往目高于顶。

  等两个小家伙走了后,大红松了一口气,对小芦说道:“总算把辣哥儿送到先生的身边去了。我去向主上复命。”

  小芦笑道:“我也要走了。”

  东正院。

  沐晚听完大红的禀报,微微颌首:“辣哥儿的安全是第一要紧的。盯着我的人,太多。他跟在师叔身边,更安全一些。还有,师叔心细,又很懂得照顾小孩子。辣哥儿由他带着,最合适不过。”

  她就是师叔手把手领上仙道的。呵呵,事实证明,师叔专治各种小孩老成。

  最主要的是,三界大乱在即。连南帝都做出了托孙之举。她自然也要计划一下将来,以防万一。

  她最放心不下的是师叔。师叔是个战斗渣。将来,她若是不在了,师叔得另有倚仗才行。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冉听花开声音的月票,谢谢!

  另,月票逢百,所以,明天中午有加更。某峰再次感谢亲们的大力支持与厚爱,欢迎亲们围观、指正。

  第三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