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七八章 托孙
  因为有南帝的大力支持,所以,沐晚到任之后,压根就没有碰到什么阻碍,顺利的全盘接过了破虏界守备城。

  而此时的她,也不是当年那个身单势薄的从七品小护军。光是带去的校尉以上亲信,就有十几号人。

  人多好办事。不出两个月,她已然完全掌控了守备城。魔劫界以及其辖区之内的五个界面,皆被她打理得有如铁桶一只。

  两个月前,南帝和往常一样,率众巡边。

  她做了守备大人,自然是要作陪的。

  守备城辖下的五子界,位于仙界边境的最前沿。过了这个界面,就是魔界的边境。

  南帝直接点了五子界。

  于是,巡视团的舰队只在魔劫界的上空停了不到半刻钟,便又全速驶向五子界。

  到了五子界之后,南帝带着人,熟门熟路的转了一大圈。至始至终,他的嘴角都是向上翘着的。

  视察完了,他破天荒的没有在五子界赐宴,而是下令返回魔劫界摆饭。

  因为南帝发了话,这是私宴。所以,酒宴摆在沐晚的将军府正院——以沐晚现在的军阶,除了在守备城的军营里有大帐,在对面的军城里,亦有一处将军府。前者,是她处理公务之处。后者则是她的私人官邸,安置家眷、驻扎亲兵之所。

  看得住,南帝的心情很好。他不但赐宴魔劫界偏将军以上的高级军官,而且,在席间喝得微醺。

  更令将军们受宠若惊的是,南帝大人还乘着酒兴,离席起舞。

  还别说,数十万年的老天仙,和着拍子,哪怕是即兴的挥手、跺脚,也非比寻常。那些简单、粗犷的动作,南帝使出来,无一处不透着道韵。

  可把一干将军们看呆了。

  当然,有两个人例外。

  一个就是南帝的亲卫长。

  这样的场合,他通常都是做隐形人的,默声不响的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自酌自饮。

  南帝起舞时,他也只是抬起眼皮子,多瞅了两眼。

  将军们都沉浸在南帝的道境之中,但是,他的眼底却飞快的闪过一道黯然。

  还有一个就是沐晚。

  刚开始时,她也是被南帝的舞姿深深的吸引住了。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很快,她看出来了,南帝的道境比她的要高。按理说,她是看不破南帝的具体道境的。但是,谁让她有真龙血脉呢?

  一时好奇心大盛,她调用真龙血脉,暗中在双眸之中凝出“破妄之眼”。

  于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南帝的道境——我道境界之大圆满。

  联想到南帝是个数十万的老天仙,她心中冒出一个猜测:难道南帝是要证道了?

  这样的话,南帝回归之后的种种举措,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天帝也没有证道,其道行极有可能还不如南帝。如此一来,南帝岂能容其明里暗里的算计?无论换成是谁,那都必须是针尖对麦芒啊。

  迄今为止,南帝是沐晚碰到的道行最深的人。本着“不看白不看”的精神,她忍不住又看了第二眼。

  不想,这一回她险些惊呼出口——她愕然的看到,南帝的道境竟然呈摇摇欲坠之势!

  这是道基有损的表象!

  怎么回事?

  沐晚有些懵了。

  可是,以她现在的修为,每次凝出的“破妄之眼”最多只能看上两眼。

  而再要凝出“破妄之眼”,起码要过十二个时辰。

  两眼之后,脑门上立时象是被针扎过一样,隐隐作痛。

  沐晚眨了眨眼睛,散去“破妄之眼”。

  再抬眼看向即兴起舞的南帝,面上不显,她的心思却转得飞快:莫非南帝是在仙人冢里坐黑牢时,伤到了道基?

  正在思量时,南帝已经尽兴而回。

  “好!”将军们回过神来,大声喝彩,捧着酒碗,亢奋的涌上来敬酒。

  南帝的酒兴不减,端起酒碗,来者不拒。

  一时之间,澳门赌博网站:酒宴的气氛达到了沸点。

  这一次,南帝大醉。

  没有南帝下令,巡视舰队不敢擅动。于是,他们在魔劫界暂停,起码得等南帝酒醒之后,方能再起程。

  神仙醉卧,通常是没个准数的。有可能就是打个盹,也有可能是一睡数年。

  一时之间,不论是巡视的随从们,还是魔劫界的将士们,心里都是各有各的愁,一个个嘴里跟嚼着黄连一般。好吧,面上还不能显出来。

  与部将不同,沐晚倒是淡定得很——不小心喝醉了?呵呵,身为帝君,尤其还是例行巡检,行事怎么可能如此率性?南帝此举,定有深意。

  想了想,她还是伸出右手,飞快的掐指推演起来——此番,她推演的是南帝的运道。

  在刚刚发现南帝的秘密之时,她是有替其推演一把的冲动。不过,很快她就生生的按住了。

  一是,当时是在酒宴之上,不好当众行推演之术;二是,南帝是帝君、数十万年的老天仙。以他的道行,自己的运道,岂能不自知?何须她来多手多脚,多此一举!

  而现在,她又在玉府仙殿里,主动推演南帝的运道,主要是南帝的举止太过反常,并且,很明显与她有关。

  良久,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出了玉府仙殿。

  接着,她在书房里召集偏将军以上将军开会,吩咐他们,不用顾忌君上,一切照常即可。

  她是众将的主心骨。于是,守备城有些浮躁的军心,迅速稳定下来。

  南帝睡了三天三夜。

  第四天清晨,他在将军府前院的东次小花厅里召见了沐晚。

  南帝环视屋里屋外的繁花似锦,心情格外舒畅,颌首赞道:“沐丫头,你的将军府布置得很不错。所谓神仙窝,就是这样的啊。”

  那必须是。按例,将军府是她在任上时,天庭分配的官邸,主要用于安置家眷,以及豢养亲兵。

  她哪里有什么家眷?所以,这座将军府就成了妖军的大本营。对于草木灵族来说,布置园林,简直就是他们的天赋啊。

  这不,才短短的两个多月,将军府就完全变了样。现在,就算是前一任守备大人再故地重游,肯定也认不出这里是他曾经住了上百年的地方。

  沐晚闻言,笑了笑:“府里都是末将的亲兵们在打理。末将于园艺一道,知之甚少。”

  南帝哈哈大笑,摸着胡子说道:“金无赤足,你也不可能样样都精通吧?本君也不懂内院之道。”

  呃,君上大人偷换概念,有所指哦。沐晚只是笑,没有接话。

  南帝低头看着手边高几上开得正盛的珍珠瑾盆景,象是自言自语道:“洲儿,打小就喜欢这些花花草草。他肯定会喜欢这里。”

  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沐晚也不好再装糊涂。

  “洲儿?”她故做不知,“君上,是哪个啊?”

  南帝抬眸,眼里是难得的柔软:“哦,你没见过。洲儿是我的嫡长孙。臭小子还行。今年刚满四百岁,已于去年凝出了仙种。”

  提起孙子,堂堂的帝君,与寻常人家的祖父没有两样。连自称都换成了“我”。

  “哦,这么说,渊公子是天生的仙人!以四百岁之稚龄,便已成就仙种,定是金仙之材。”沐晚抱拳笑道,“恭喜君上!”

  好吧,这就是一句场面话,当不得真的!

  因为她的前世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

  天生的仙人,其实就是生而为仙的仙族。在上界是上等之资。风茜便是如此。

  不过,风茜可比不上人家秦洲。她是六百多岁时,方才凝出仙种。在天生的仙族里,算是比较晚的了。

  相比之下,风丽姬比她年岁小,资质也只是人族之资,却已长得亭亭玉立,身怀元婴初期的修为。

  呃,这也是天生的仙人们比较苦逼的地方——相比于人族之资,他们长得真心慢。当年,风茜六百岁的时候,身量和容颜看上去跟个七岁的女娃儿没什么两样。好吧,她的个头,在同龄天生的仙人之中,还算是比较高挑的。

  现在想来,一个是个五短身材的小豆丁,一个是二八年华的豆蔻少女,也难怪陆威会先看上风丽姬。

  这个秦洲才刚满四百岁,其身量最多也就是六岁奶娃的样子。

  沐晚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好笑的画面:一个六岁的男娃娃,短胳膊短腿的,背负着双手,一脸的老神在在,目光深邃……

  哈哈,太逗了!

  清咳一声,她好不容易才没笑出声来。

  南帝瞅了她一眼,说道:“沐丫头,我想把洲儿送到你这里来历练几年,你没意见吧?”

  您不是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吗?为了考察我的府上,还特意“醉了”三天三夜。沐晚起身,抱拳领命:“诺!”且不说,南帝当年为了营救父君,无端坐了十万年的黑牢,就说这些年,南帝对她和阿哥也是照拂有加。所以,不用南帝多说,她也会尽自己的能力多多照顾秦洲的。更何况,天生的仙人凝出仙种,其修为境界已与人族修士的化虚境初期相当。除了外形是个奶娃娃,秦洲完全可以在她的手下当个大头兵了。

  见她如此爽快的应下,南帝甚感欣慰,从心底里笑了出来。话锋一转,他笑盈盈的问道:“你府上的后院是怎么一回事?”他看得很清楚,后院被整个儿封了起来。偌大的后院,仅住着一个人,就是前不久被凤族除族的莫离公子。本来,这是沐丫头的家务事,他是不想多管的。不过,这回,自家的大孙子要搬过来住,他不得不操心一二。免得自家大孙子被那个男宠给带坏了。

  “后院?没事啊。”沐晚答道,“末将孤身一个,没有家眷,所以,后院派不上用场。末将便把后院给封了起来。”象是恍然大悟一样,她爽朗的应承道,“如果洲公子要在末将的府上借住的话,自然是随末将一道住在前院的。”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南帝愉快的点头,“等巡检完毕,我就派人送洲儿过来。你也不用太照顾他。在府里,我也没有惯着这孩子。你比他年长,把他当自家幼弟使唤就是。”

  “诺。”沐晚笑了。秦洲是秦烙之子,应该是她的侄子辈。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就爱穿穿、yes44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