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七七章 内院的那点子事
  九重天是人精扎堆的地方。当天晚上,“天帝大人捞过界,却又没擦干净嘴,被南帝大人逮了个正着”的消息,就象是一阵风,刮遍了九重天。

  八卦过后,很多人心里犯起了嘀咕:元日祭上出了事,果然是不吉利。暗涌翻到了明面上,九重天以后怕是连表面的平静都维系不下了。

  第二天的朝会平静得很。天帝大人和南帝大人皆面色如常。很明显,昨天之事,两位大人是私了了。

  紧接着,九重天的东、南、西等三大营的主帐都6续开始了大练兵。

  此次练兵持练了整整十天。结束后,三位帝君无一不给天庭报一份名单,要求贬谪名单上的将官们。

  理由是,这些将官军务不熟,无法胜任现职。

  好吧,所谓的“贬谪”,只是说得好听点而已。其实,这批将官是被驱逐出了三座主帐。

  让所有人关注的是:这三座主帐完全是三位帝君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上赶人,他们以前又不是没有做过。可是,什么时候支会过天庭了?

  接下来,天庭的做法也令所有人惊落了下巴。

  兵马司迅的介入调查,并且很快就认定三座主帐上报数实,直接捋掉了这批将官的军籍!永不录用!

  简直从未有过的狠!

  就算这些将官是天帝埋在三座主帐的暗桩,也不至于做得这么绝吧!

  还有,兵马司是天帝的地盘,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很多人敏锐的从中嗅出了一些异样的味道:天帝大人失去了对兵马司的掌控!绝对是!

  让出兵马部,是天帝大人与南帝大人私了的一个条件吗?

  一时之间,南帝府门庭若市。

  尤其是邀请少君夫人赏花、游玩之类的帖子,象雪片一样的飞进了南帝府。

  令世家们感到高兴的是,虽然南帝大人仍然是不太搭理示好的世家们,少君大人也仍然在闭关之中,不见任何人,但是,少君夫人一改往常深居简出之态。大多数的帖子,她都接了下来,如期赴约。很多时候,她还会带上南帝府的嫡长孙,一同出席。

  就这样,南帝府的少君夫人和嫡长孙华丽丽的走进了九重天的世家交际圈。

  等世家们回过神来,无不惊讶的现:两个多月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而前段时间因破虏界大捷,红翻九重天的破虏将军,已然赴任魔劫界,完全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南帝大人这一手李代桃僵,玩得可真漂亮!

  现在,魔劫界那边早就被破虏将军收拾得跟只铁桶一样,就连九重天的一流世家们都插不进手去。

  唉呀,他们就这样错过了与破虏将军结交的最佳时间段。

  好吧,这些世家还只是有点遗憾,对于凤族来说,这两个月却是水深火热。

  先,他们白白的赔上了“第一公子”莫离。

  据仙界那边传过来的可靠消息,莫离确实是搭上了破虏将军。

  然而,也没有什么用。

  也不知道莫离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才几天的工夫,他的名声全毁了。他不再是世人眼中的那个痴情的翩翩佳公子,而是以跳水的度,沦落为一个以色侍人的男宠。

  这样的身份定位,就算他攀上了破虏将军,又能派上什么用场?

  还有,让世人如何看待凤族?

  所以,为了维护全族的名声,凤族果断的舍弃了精心培养出来的“第一公子”。

  上任仅一个月的新任凤君做梦也没有想到,澳门赌博网站:他的第一个对外声明,就是将莫离驱出凤族。

  简直不能再出丑了,有木有!

  其次,他们与狐族的联姻也打了水漂。

  狐族一点脸面也没有给他们留,退婚的理由就是:他们的狐王这次娶的是贤能的侧夫人,而不是绝色的女宠。

  呵呵,说白了,人家看中的是北帝生前对前北帝府的盛宠。然而,现在,摆明了,北帝传人根本不受这位前北帝妃的辖制,那么,这桩亲事还有继续的必要吗?

  同理,凤族现在也不敢把这位前北帝妃嫁给狐王做第一侧夫人。

  长老会的那帮老家伙都快被新任凤族给气死了!

  你看看,连狐王都想明白了的事,新任凤族却怎么也整不明白!

  这个蠢东西为了清除前任凤君在族中的残存势力,连一个大归的妇人都容不下,却连累凤族把破虏将军给得罪狠了。

  为此,长老会措辞很严厉的批评了新任凤君,并且令其马上想办法修复与破虏将军的关系。

  新任凤君倒是很快就想出了一个修复关系的方案:送前北帝妃去魔劫界,以北帝遗孀的身份,结交破虏将军。

  总而言之,他还是容不下前任凤君之女。

  那是必须的,他在长老会上说出来,被众长老糊了一脸的唾沫星子。

  “什么叫大归?她还是北帝的遗孀吗?你是嫌我们凤族现在的名声还没有被你败到最差,对不对?”

  “人家要是想见她,早就找上门来了!还用得着你巴巴的送过去吗?”

  “不知所谓!”

  “你如果再这样异想天开,尽整些没用的,不如去神山换回前一任。”

  这回,任凤君真被吓到了。他立马放弃了先前的想法,保证一定把前北帝妃妥妥的供起来,不再轻易对其做任何安排。

  据说,前北帝妃得到确信后,在房间里狠狠的哭了一场。哭过之后,她头一桩事就是散了身边养着的那些绝色男妖。从此,她不施粉黛,荆钗束,白衣白裙,深居简出,很少再出来公开露面。

  而最让长老会和新任凤君头痛的是,他们几次派使者去魔劫界拜会破虏将军,却都被巡逻艇拦在了守备城的边域之外。

  人家的理由很充分:“这里是军事禁地。没有天庭兵马司的通行令,任何人不得私闯!”

  现而今,凤族哪里搞得到兵马司的通行令?天帝都不一定拿得到,好不好!

  于是,新任凤君又生一计:请天帝召破虏将军去中天界,他去中天界公开堵人,总是可以的吧?

  不想,天帝也不鸟他派去的使者们。

  理由?对不起,天帝方面没有任何的解释!人家根本就是翻眼不认人,凤族的使者连天帝府的大门都靠近不了!

  真是凉薄啊!

  眼见着历任凤君们联手,也快压制不住神山之火,长老会和新任凤君的心就象被小火煎着一般。咬咬牙,他们只能接受狐族的条件,舍弃了两个上品界面,以及一个上品地级小洞天,外加大量的仙丹、仙符和仙宝,从狐族换到了一枚火玄神珠。

  将此神珠供奉给神山,神山之火势渐弱,一百五十年之内,无爆的危险。

  然而,这一次的交易,凤族等于是被扒了一层皮。以后,每隔一百五十年,凤族都要被这样扒一层皮?是问,凤族有几层皮啊?

  故而,整个凤族都是愁云惨淡,没人能开颜。

  消息传到三重天,黄长顺松了一口气。

  先前,收到暗军的一系列报告,他以为阿妹是想迎母后回来。

  怕阿妹伤心,当年有很多的事,他并没有说出来。

  比如说,当年,母后是收到了一点风声,知道天帝派他们父子去巡边,没安好心。可是,母后最后选择了凤族的利益,不但没有示警,而且还将北帝府的亲卫徽章给了武三。

  这样做的后果是,武三打着父君亲卫的旗号,成功的骗过了前去营救他们父子的南帝。

  可以说,南帝会坐十万年的黑牢,母后就是帮凶。

  好,母债子还,将来有机会的话,他定会好好的补偿南帝。但是,他永远也不会原谅母后在母后的眼里,父君到底算什么?他这个儿子,又算什么?母后到底有没有把他们仨当过一家人?

  这些话,他曾经很想当面去质问母后。

  不过,过了这么多年,看到母后在凤族过得甚是舒心,身边不乏年轻美貌的男宠,他也淡了心。

  好友燕冷身为冥君,在冥界见惯凡间冷暖,曾跟他说过:“世上有一种人,是没心的。跟这样的人讲感情,受伤的永远是你自己。”

  以前他不信,经过这番剧变,他信了。呵呵,他的母后,就是一个这样的没心人。

  所以,此番回归,他也不再想见她。

  自从阿妹觉醒了真龙血脉之后,他最担心的就是,阿妹会不惜以替凤族压制凤鸣山之火为代价,迎回母后。

  他绝对不能让阿妹如此行事。

  一直以来,凤族都以为凤鸣山是座神山。山顶的三昧真火是神火。只有父君才偶然现了其中的真相。凤鸣山其实是一个山形封印。山底深处,应该封印了一个很厉害的东西。山顶的三昧真火便是这个东西的气息所化。现在,这个东西尚且处于半沉睡状态。父君每次向其祭献十滴真龙血元,就能让他由半沉睡状态,转入深眠。这样的真相,父君也是在突围之前,才告诉了他。而父君为了在凤族面前掩饰住真龙血脉,每次施术时,都故意拿出水灵神珠出来。故而,凤族一直以为,父君是借助水灵神珠之力,才压制住凤鸣山之火。

  不是他为人子不孝,而是他觉得母后不配。

  所以,在阿妹面前,能不提及母后,他就坚决不提。

  这一次,凤族要将母后嫁给狐王做所谓的第一侧夫人,其实,暗军是第一时间禀报了他。

  他想了许多,认为,以母后的三观,其实是乐意再嫁的。于是,他不准备管,也没有告诉阿妹。

  后来,阿妹问及此事,他还让她不要管。

  结果,阿妹管了。

  老实说,刚刚收到暗军报上来的消息时,他真的很生气。恨不得立刻找到阿妹,狠狠的骂她一顿母恩是恩,难道父恩就什么都不是了吗?

  然而,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那时,阿妹因破虏界大捷,一战成名,在九重天是万目瞩目。他若是冒冒失失的找阿妹吵架,岂不是等于将他们兄妹俩的身份大白天下?

  到时,且不说天帝老儿会怎么斩草除根,就是凤族象狗皮膏药一样的缠上来,他们兄妹二人也吃不消啊。

  而且,以母后的性子,肯定是要令他们兄妹两个去压制凤鸣山之火的。

  叫他怎么心甘?

  冷静下来的他,比任何时候都心疼阿妹,于是,他也改了主意:如果阿妹一心想迎回母后,他会以风顺的身份去凤族,答应替他们每百年压制一次凤鸣山之火。

  不想,阿妹又一次让他惊艳了。她连面都没有现,不但搅黄了母后的亲事,而且让凤族颜面扫地,给他们举族打上了一道“以色侍人”的标签。从此,就算没有外公护着,凤族也不敢再乱打母后的主意。于他们兄妹二人来说,也算对得住母后了。

  事后,他问阿妹怎么想出来这么妙的主意。结果,阿妹笑了笑,说:“这是内院的事,当然要用内院的手段来解决喽。阿哥一直被父君当帝君培养,自然不知道这些内院的损招儿。”

  黄长顺大汗。其实父君是点拔过他的,只是,他从来就没有真正把这些当回事,也没有正眼对待过。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妍熙梦槿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