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七六章 你说我说
  烈风决定先从破虏将军身边的这些人下手,调查张逸尘的身份。

  一来,这是最快捷的方式。破虏将军身边的人肯定是最清楚张逸尘的过往,以及他与破虏将军之间的具体关系。

  二来,三重天那边,匆忙之间,他不敢妄动。

  他们在三重天布设的那些人手,都已收回。

  现在的三重天北大营主将是黄长顺。这也是一个从前名不见经传,君上此次回归之后,才一手提拔起来的新贵。他与之完全没有交往。

  而且,在此之前,他没少听说,这位黄将军对破虏将军甚是看重。自从接手三重天北大营之后,黄将军对还是护军的破虏将军照顾有加。

  当时,他还以为黄将军是看上了沐护军。毕竟后者长了一副好皮相。现在看来,他们俩私下里的关系应当没有什么。在军务上彼此配合到位,合作无间,纯粹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君上的心腹亲信。

  这样的话,他若去三重天的北大营打听张逸尘,势必会惊动黄将军。而以他与破虏将军的关系,让他知道了,就等于是告诉了破虏将军。同时,也等于是把事情捅到了君上跟前。

  是问,他怎么敢轻易下手?

  然而,在客帐周边转了大半天,他发现自己完全找不到打探的契机。

  无他,破虏将军治军甚严。

  她的大帐周边看似松松散散,然而,她的亲兵除了当值,就是宅在自己的军帐里,从不出来闲逛。

  而那些将官们,一个个的,办了差之后,便风风火火的出了营,全程没有与主帐这边的人有交往的意向。

  况且,今非昔比。君上可不是少君大人。主帐是君上的眼皮子底下,他也不敢做过多的小动作。

  怎么办?

  烈风想了想,澳门赌博网站:又踏碎虚空,离开了南威界。

  据他所知,破虏将军从破虏界带来的这些嫡系将官,都把家眷也带到了九重天。他就不信,十几户人家里,找不到一个嘴碎的!

  殊不知,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沐晚的眼皮子底下。

  呵呵,近朱者赤。她不是万木之王,动用用不了万木令,但是,以她现在的道行,不露痕迹的驱使客帐这边的草木们监视一两个人,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与人族相比,妖族在这方面明显要敏锐得多。莫离之所以乖乖的窝在他的军帐之内,不敢乱走,也是因为感觉到了这种无处不在的监视。

  不过,沐晚没有打算向童然等人示警。因为她也想看看,面对诱惑,童然等人的家族会如何反应。象青璃界武家那样的,她肯定会第一时间踢出去。

  是以,她通过契约向香香传讯,令其这两天沐休,暗中跟着烈风。

  香香的修为虽然不如烈风,但是,在刺探、盯梢这方面,却胜过烈风一大截。

  香香得了命令,想了想,回复道:姐姐,香香可不可以喊夜哥哥帮忙?

  毕竟烈风的武力值在那里摆着。有黑夜护着,就算露了行迹,她也不用担心小命不保。还有就是,三重天魔界现在打得了一锅粥。黑夜和魔兵营现在反倒是空闲了下来。她正好可以喊黑夜来九重天好好玩一玩。

  沐晚当然知道她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欣然应允。

  客帐这边的情况,当晚就被有心人报告给了南帝的亲卫长。

  当着人的面,后者不置可否。转了背,他便进入大殿,把这事当成乐子说给了南帝听。

  “他们把沐丫头当成了风茜?”南帝闻言,仰头哈哈大笑,“本君好久不曾听过这么有趣的笑话了!”

  亲卫长满头黑线,心道:这根本就不是重点,好不好?

  他正想着要不要给南帝再提个醒什么的。这时,南帝已经止住了笑,摸着胡子,满脸的恨铁不成钢:”陆家小子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跑去跟一个红毛鸟争风吃醋。“

  亲卫长笑了笑,把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主上威武,一句话就给这事定了性!

  不由分说,就给陆家小子扣上这么一条,显然主上已经洞悉,此事背后定有推手。

  还没有完!

  南帝哼哼:“要是传出去,只怕老陆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了!”

  “那是。”亲卫长附和道,“老陆这人最好面子不过。”说着,他在心里给武德星君点了一根蜡。

  南帝也不是八卦之人。能扯上这几句,已经实属难得。

  亲卫长见他开始批阅各部的奏折,便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大殿,随即,挥手招来四名暗卫——刚刚主上有令,他得立刻执行。

  “陆威跟莫离在破虏将军大帐前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结果,这两人全是自做多情。人家破虏将军根本就不愿搭理他们两个。你们连夜将这道风声悄悄放出去。一定要搞得九重天里,家喻户晓!”亲卫长如此与他们耳语道。

  “诺!”四人沉声应着,身形一晃,旋即融进了无边的夜幕之中。

  客帐这边。

  张逸尘听说沐晚要闭关。于是,去大帐跟沐晚打了一个招呼,他也闭起关来。

  而主帐之内,一夜之间,就又涌起了新的话题——破虏将军非常倚重身边的一位部将。以至于,其他部将,还有破虏将军的亲卫们,都以“先生”敬之。还有,这位“先生”可是位了不得的牛人。那天,在大帐门口,当着陆大将军的面儿,喝斥当值的亲卫!**裸的指桑骂槐啊!陆大将军当时就被气得掉头走人。

  第二天清晨,大红发现了这些捕风捉影的混帐话,气得浑身直打颤。她立刻向沐晚报告。

  “哦,我已经听说了。”沐晚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大红梗着脖子怒道:“主上,九重天的主帐里,怎么也有人跟长舌妇似的,乱嚼舌根子?”这帮神仙,就这样砸碎了她的三观!

  沐晚抚额:“就只许你们放风出去,利用舆论造势,不许旁人再反击回来。世上哪有这等好事。“

  大红想了想这些天自己这边是如何对付凤族和莫离的,心里的怒火晃了晃,顿时蔫巴了许多。

  不过,她转念一想,愤怒的小火苗又噌噌的往上窜了窜,不服气的说道:“主上,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好不好?我们那样做,是因为凤族无耻的算计我们。我们说的也是实情,又没有胡说八道。而外面这些人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纯属造谣,恶意中伤!他们能和我们比吗?凡事总有个是非对错吧!”

  总而言之,还是“外面那些造谣的人”不对!

  沐晚笑道:“他们的主子要是有我们大红这样的是非观念,怎么可能闹出这么多事来呢?”

  “扑哧!”大红被逗乐了。心里也释然。主上说的对,是她着相了。跟一群没有是非之分的扁毛鸟,讲什么对与错啊!

  “主上,大红错了。就不该跟那群扁毛鸟生气。”敛了笑,她老老实实的认错。

  沐晚轻轻挑起一边眉峰,点拔道:“你以为是凤族所为?”

  大红微愣:“难道不是吗?您刚才还说了,是他们的反击。”

  “我可没这么说。”沐晚冲她翻了个白眼,挥手说道,“你先下去。这事,你还得多看多琢磨。不然,照你这样,得到的情报搞不好就是荒诞无稽。”原本以为大红会是香香第二。现在看来,是她想当然了。大红还需要好好的打磨。

  想到这里,她心里飞快的琢魔起来:等到了魔劫界后,是不是乘着眼下仙界还算安稳,把大红他们再轮流扔出去,历练一番?

  难道那些谣言不是凤族放出来的?大红挠着头,顶着满脑门的问号,出了大帐。

  接下来,她也动用一切手段,联系周边的草木,悄悄的打听那些谣言的出处。

  紧锣密鼓的调查了一天,还真让她找到了谣言的源头。

  果然,她错了。并且是错得离谱!

  这些谣言与凤族,还有缩在客帐角落里的那只红毛鸟没有半块灵石的关系。

  如果不是亲自查出来的,她简直不敢相信,在南威界,在君上大人的眼皮子底下,竟然还有天帝的暗桩。还有,为了中伤主上和先生,这只埋伏得极深的暗桩居然冒着暴露的风险,跳了出来,亲自散发这些谣言!

  大红本来是要第一时间向沐晚汇报的。但是,走到大帐门口,被清凉的晨风一吹,她不由打了一个激灵,脑袋里冒出一个问号:这是天帝的意思,还是这枚暗桩的自做主张?

  如果是后果,显然是天帝的眼睛被眼屎糊住了,选了一头自以为是的蠢猪当暗桩;

  但是,如果是前者……天帝不会这么蠢,好不好?他肯定是别有用心!

  那么,天帝不惜动用一只埋得极深的暗桩,发布中伤主上和先生的谣言,到底想做什么?

  想到这些,大红眼珠子一转,不怀好意的掩嘴轻笑——正所谓,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这里是主帐,与天帝过招的事,自然也轮不到她沐大红一只小小的花妖操心。

  比如说,她只是一只小花妖。修为有限,手段粗糙,君上大人的身边那么多的能人,会发现她这两天做了些什么,也是合情合理的,对不对?

  于是,当天下午,“高个子”的南帝大人在大殿里就摔了一块镇纸:“该死的老匹夫,欺人太甚!”

  傍晚时分,怒不可揭的他,提着一只明显被严刑拷打过的细作,冲进了天帝府。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女巫林垚的桃花扇,多谢书友北极熊*猫、星`月、01326549、丽丽安娜1029、哒哒滴答、书友160501011458172的月/票,谢谢!

  另,明天中午补加更哦,某峰再次感谢亲们的大力支持与厚爱,欢迎亲们围观、指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