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七五章 保证气不死姓陆的(下)
  “呀,照你这么说,这位和莫离还真有得一比。”

  “原来是两男争风的戏码!”

  “呵呵,可不就是嘛……”

  烈风奉命回来调查张逸尘。他恰好打小树林边经过,听得真真切切。

  这些长舌的小人!竟敢如此抵毁大将军!

  他气得一拳砸向身边的那棵海碗粗的红枫树。

  “咔嚓!”红枫树应声断为两截。

  “怎么了?”众将官听到动静,不约而同的扯长了脖子往这边瞅。

  断树旁,烈风凉凉的瞥了他们一眼,扬长而去。

  他的眼神,好冷!

  有人不解的问道:“这人是谁啊?”

  也有人认得他,连忙小声说道:“烈风,陆的亲卫长。”

  “哦!气性挺大的哈!”

  “喝酒,我们继续喝酒。莫让人败了兴致!”

  此一时,彼一时。陆大将军?哈哈,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有些事,他陆某人做得出来,还容不得旁人说出来么?要知道,现而今,连少君大人都是“闭长关”,好久不曾公开露面。

  此时,沐晚却是舒心得很——手底下有人帮着跑腿,就是方便。

  报到的当天,她根本就不用离开大帐。报到的手续不用她操心,自有童然等人拿着她的名帖去主帐的各部门办理。

  天色将晚之时,童然与申罡联袂而来。他们是来向沐晚汇报各种手续的进度。

  关于各道手续办理的过程,两人一个字也没有提起。他们只是简明扼要的说出结果。

  两人奔波了小半天的结果是:报到手续都齐全了。理论上,他们随时都可以离开,去魔劫界赴任。不过,因为主帐依着规矩,安排了舰队护送他们上任。而舰队是计划三天后起程。所以,他们要在客帐逗留三天。

  这样的安排,其实也是四大营的惯例,并非针对他们的有意拖延。而且,他们一来就打听得清清楚楚。

  末了,童然特意说道:“主簿大人说了,如果将军大人想外出访友,只管出行就是。”这就是人家的友情提点了——主帐这边,那可是君上的眼皮子底下。那些拉帮结伙的小动作,最好不要,犯忌讳呢。所以,要么老老实实的在自己的大帐里呆着;要么索性就离开南威界,去外头访友。

  申罡也道:“舰队出发的具体时间也确定下来了,是三天后清晨,澳门赌博网站:寅时三刻。到时,属下等都在。将军大人即便是赶不回来,也没有关系。我们在路上,计划是要走五天。”

  言下之意是,将军大人只要赶到到达魔劫界之前,回到座舰上就行。

  沐晚笑道:“本座还是头次来九重天。哪有什么亲友故交可访?你们要是想去访亲问友的,只管去就是。不过,要记得按时赶回来。你们把话传下去。这两天,谁要出去,就自行去主帐办理出入令牌,不必再到本座这里来禀报。自大战之后,本座一直不得空。现在正好乘着空闲下来了,闭关两天。”

  “诺!”童然和申罡从心底里笑了出来,齐齐起身,感激的抱拳谢道,“多谢将军大人!”

  他们是带了家眷过来的。魔劫界位于仙、魔边界,一是,位置太偏了;二是,也不是很安全。所以,来之前,他们就和族长、还有长老们对着星图,在南威界的周边寻了一妥善之界面,安置新家。

  到了九重天后,他们先是忙着给将军大人打前战,然后是去九重天边界接人,一直没有顾得上家里。

  也不知道家里现在张罗得怎么样了?虽说有族中长老护着,又带着精明能干的管事、仆妇,但是,在赴任之前,他们都想回新家看看。

  想出去的人比较多,而如果将军大人出营了的话,大帐这边又不能空着,所以,他们本来以为要费点周折才能请到假的。没想到,将军大人自个儿选择留守大帐,给他们放了假。

  童然和申罡高高兴兴的出了大帐,向同袍们传达好消息:一是,将军大人要闭关,大家没事不要去扰将军大人清修;二是,将军大人体谅大家,放了两天假,准许大家回家一趟。

  天色也还不算太晚。是以,当天,除了张逸尘和群妖,童然他们这些一起跟着调任的将官们都陆陆续续的办理了出营手续,离开了南威界。

  同时,破虏将军闭关的消息也放了出去。

  莫离得了信,气得在自己的帐篷里砸了好几只自己最钟爱的酒盅。

  他有一个习惯,一生气,就喜欢背着人喝点酒。喝了两盅闷酒,就会乘着酒劲砸手边的东西。手边的东西砸光了,再无物可砸之后,他的酒劲也就过了。

  看着地上的狼藉,他有些恍惚——上一次,砸酒盅是什么时候来着?

  尘封的往事,浮上心头。

  他胡乱的抹了一把脸,”滋“的吸气。

  是他听说风茜那个蠢女人被打下除魔岩,尸骨不存的时候!

  在风茜刚出生的时候,族里的长老们就郑重的命令他:北帝府的元君娘娘具有火凤精血,他必须把元君娘娘给娶回来。

  那时,他已经有三千多岁,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出路。

  只要娶了风茜,与之生下的儿女里,哪怕只有一个具有火凤精血,那么,他在凤族的地位永远都不会动摇。如果,他能说服风茜,搞到北帝压制神山之火的秘法,那么,他想进族里的长老会,也不是不可能。

  对于他这种没有火凤精血,终生的修为十之**止步于飞升境的嫡系子弟来说,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所以,他极力维持自己的形象。

  所以,在知道风茜中意于陆威之后,不惜与北帝府的那个庶女风丽姬合作,让她去勾搭陆威——真的是合作。原本,他以为要花大价钱,下一番苦功才能说服风丽姬的。不想,风丽姬对风茜温良恭顺,全是表面工夫。其实,在骨子里,风丽姬恨毒了这个嫡姐,恨不得抢走后者的一切。所以,他们俩简直是一拍即合。

  他们俩的小动作,岂能瞒过族中的长老们?对此,他们也是乐见其成的。表面上装着毫不知情,暗地里没少给他们搭手。

  陆威那人也是没长眼,放着死心塌地爱慕他的风茜不要,被一个虚荣心爆表、一心只想钓个金龟婿的风丽姬迷得五六不分。那个蠢货还异想天开,要姐妹全收!

  还有他们南德星宫的那一大家子极品,自带干粮,替他当神助攻。

  大家一起努力,终于让风茜那个蠢女人彻底死了心。

  成亲五百载之后,她遂了族中长老们的意愿,回到了凤族。

  他以为这回是煮熟的鸭子,绝对是要烂在锅里了。所以,拿出了所有的耐心,陪着风茜。

  北帝府覆没的消息传到族中,他其实是欣喜若狂的——失去了北帝府的倚仗,风茜嫁给他后,还不是他盘里的菜!将来,只要风茜给他生下一个具有火凤精血的孩子,他就弄死她。从此以后,他就能随心所欲,尽情享受。

  不想,那个蠢女人竟然把自己给做死了!

  三千多年的隐忍与谋划,一朝之间,全打了水漂!

  消息传来,当天,他便喝醉了。

  是凤君用冷水泼醒了他。告诉他,除魔岩下,并没有找到风茜的尸骨,周边也没有感应到她的元神残片。所以,风茜极有可能是假死逃遁。

  这则消息是他的救命稻草啊!

  于是,他发了狂的到处寻找风茜。

  而在外人看来,这是他对风茜的一片痴心。

  好吧,他也很满意这样的舆论。

  可惜,他的运气不好,找遍仙界,也没有找到风茜。

  就连族中的长老们都已经放弃了。他的地位岌岌可危。

  这时,又是凤君说,风茜极有可能是转世了。所以,长老们暂且按下心中的不满,令他闭关,做痴心苦等风茜状。但是,神山之危必须化解,不可能等太久。长老们给了五百年的期限,若是,五百年之后,他还没有找到风茜,与之生下具有火凤精血的孩子,那么,他就收拾东西,滚出凤族。

  可想而知,这次得到北帝传人的消息,他有多兴奋——长老会虽然没有动他,但是,能够护住他的凤君禅位了,连长老会都没有进,从此幽居神山禁地。就连姑姑也要被迫下嫁狐族。如果不是没有风茜的确切消息,他恐怕早就被赶出了凤族。

  故而,得了新任凤君的命令,他只是稍微做了一下为难的姿态,就巴巴的赶了过来——去他的凤族利益!神山之火,就是悬在凤族头上的一把利剑。如果不是只有依靠族里,才能维系高品质的舒适日子,他早就抛弃了凤族,有多远,走多远。

  结果却是,他只是猜中了开头。

  这些天,他冷眼旁观,破虏将军治军,与北帝极为相似。她应该是北帝传人。可是,她不是风茜!她的心肠甚至比北帝还要硬,还要冷!

  她无情的砸碎了他苦苦维系了几千年的“凤族第一公子”形象。

  只不过几天的时间,他已经沦落为九重天的笑话。

  无冤无仇的,他就被她这样打进了泥泞里。

  偏偏他什么也做不了!他甚至于连她身边的一只小花妖都不敢妄动!

  “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待我!我只想过得好一点,难道也有错吗?”他咬着牙,痛苦的低声咆哮着。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本棵纪年的平安符,多谢书友冉听花开声音、惜妙妈、书友160329042343200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