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七四章 保证气不死姓好陆的(上)
  正说着,帐门外传来虎子的惊呼:“这位大人,他只是一名烧火小厮。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放肆!”一个低哑的男声斥责道,“大将军行事,哪容你一个小小的护尉置喙!”

  大帐之内,布设了隔离阵。从外面看不到帐内的情形与动静,但是,坐在帐内,却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

  张逸尘不由眉心紧皱:“那只红毛鸟真不省心!这才多久,就招惹上了厉害人物!”大将军,一听就知道不简单。

  沐晚却寒着脸冷哼:“说话的那人是烈风。他嘴里的大将军应该是陆威。”

  原来是那小子!张逸尘愣了一下,旋即,“扑哧”一声,破功轻笑:“这回,你准备站哪边?”

  沐晚冲他翻了个白眼:“师叔,现在是他们在我的大帐门口无理取闹!”

  您老人家抓错重点了,好不好!

  张逸尘嘿嘿,站起来,脸上的神色已变。他一边捋袖子,一边愤怒的接口说道:“就是!在将军大人的地盘上,哪里容得他们撒野!待末将出去,轰那主仆二人出去!”

  如果不是他的眼底尽是戏谑,沐晚还真以为他是动怒了呢。

  这是要去给陆大将军添一把火的节奏啊!

  “师叔,悠着点哈!”沐晚心中一动,索性随他去了。在主帐里,想必陆威也不敢闹得太厉害。

  张逸尘冲她挥挥手,用唇语说道:放心!师叔保证气不死姓陆的。

  他的唇语是跟徒弟大葫学的。在魔兵营、妖军和鬼将队,都有使用唇语交流的传统。他到了破虏界后,也入乡随俗,特意跟大葫学了唇语。

  沐晚掩嘴轻笑,看着他摆出一副怒不可揭的样子,象道旋风一样的冲了出去。

  心里是暖洋洋的。

  师叔是个爽直之人。在炎华界时,哪怕是做青木身的首座真人,也是率性而行,做事从不拐弯抹角。可是,这一次碰上凤族的事,他却主动的站了出来,配合着她处处做戏。

  此番,凤族是有备而来,算计满满。如果没有师叔替她行事,她哪里能如此轻易的造势,借力打力,让凤族的算计落了空?

  很快,外面响起张逸尘的怒吼:“虎子,将军大人车马劳顿,想要好好的歇一会儿。让你守个门,你怎么都守不住!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跑到我们门口闹上了!”

  “先生,小的……”虎子一脸的苦不堪言,指着洒了一地的红色浆果,说道,“莫离非要进献一盘什么红玉果给将军大人醒酒。小的好不容易才把人拦下了。莫离本来是要回厨房了的。这时,这两位大人走了过来。”说到这里,他飞快的瞄了一眼烈风,接着说道,“这位大人抬手就打翻了莫离手里的果盘,说,你也敢来?主上在里头睡觉,小的当然要上前拦一拦。结果,这位大人就喝斥小……”

  听他把事情说得差不多全乎了,张逸尘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放机灵点,好好的守门。要是扰了将军大人的好梦,军中的水火棍可不是吃素的。三十板子下来,保管打得你屁股开花!”

  “诺!”虎子抬眼飞瞄了一眼大帐的帐帘,缩着脖子,闷声应下。

  张逸尘看都不看当事的另外三人,转身,一把掀起帐帘,呼的探身钻了进去。

  打张逸尘自大帐内出来,烈风就铁青着脸站在旁边,冷眼瞅着这家伙是谁?破虏将军不是说在睡觉吗?这人怎么能从大帐内出来了?

  注意到张逸尘穿着四品将军的吉服,所以,他等着张逸尘过来见礼给大将军见礼。

  然而,做梦也没有想到,大将军直接被无视了。

  简直是目中无人,岂有此理!他涨红了脸,正要把人给叫住。

  这时,一直背负着双手,背对大帐,立在一旁的陆威终于吭声了:“走!”

  说罢,他身形一晃,踏碎虚空而去。

  那声音跟淬了冰似的,又冷又硬。虎子只觉得后背一片冰冷,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烈风狠狠的剜了一眼莫离,还有虎子,紧步跟上。

  这两尊煞神,总算走了。莫离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刚才,“先生”能出来解围,又让他生出一点希翼。他拿眼睛瞅向帐帘那边。

  “哎哟,我说莫离公子啊,您就行行好,算是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当差的,好不好?”虎子毫不客气的站到他面前,挡住他的视线,“你消停几天,行不行啊?”

  莫离愕然。这是沐虎头一次这么对他说话。

  他又不是什么也不懂的乡下小子,自然知道沐虎这么说的用意。立时,满脸通红。

  是气的!

  一根烂虎尾藤,也敢给明目张胆的给他使绊子了!

  啊啊啊……

  他奈何不了“先生”,不敢招惹陆威主仆俩,难道还收拾不了一只元婴界的小花妖!

  想到这里,莫离似笑非笑的看了虎子一眼:“沐兄弟莫误会。我只是想捡起地上的红玉果而已。”

  说着,右掌心凝出一道玫红色的法力,随意的隔空一抓。

  立时,掌底无端的刮起一道碗口粗的龙卷风。

  呼呼呼……,散落在地上的红玉果,以及双耳云纹圆铜盘,纷纷被龙卷风吸了起来。

  莫离左手一挽,轻松松的端住了铜盘。盘中的红玉果,一粒也不少,纤尘不染。

  “沐兄弟,麻烦了。”他端着果盘,转身离去。

  草木灵族都是很敏锐的。刚刚,虎子清晰的感觉到了莫离身上飞闪而逝的杀气。

  在仙人面前,莫离是个不折不扣的修行渣。但是,他毕竟是飞升境的道君、修行近万年的大妖。而虎子不过是元婴境修为。所以,那一刹那间,他的后背冷汗如大雨淋漓。

  威胁!这是**裸的威胁!

  该死的红毛鸟!

  看着莫离渐行渐远的背影,虎子的一双手悄然握成了拳头。

  虚空里,烈风终于追上了陆威:“大将军……”

  后果顿住脚,挥手打断他,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的问道:“调查那个人!越详细越好!”

  “诺!”烈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如果破虏将军是真的在睡觉,大帐内却留了那位什么“先生”在,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必定非同寻常。

  可怜大将军,这么些年下来,都在三界之内苦苦寻觅,痴心不改!

  老实说,看到那位什么“先生”从大帐里出来,他都快气炸了,更不要说大将军。

  现在,他是真心的希望,破虏将军不是元君娘娘的转世。

  张逸尘回到大帐里,呵呵笑道:“如何?姓陆的绝对是很生气!”

  “那是。师叔出马,一个顶俩。”沐晚很狗腿的倒了一碗茶,亲自捧过去,“师叔,辛苦了!先喝口茶,润润喉咙。”

  张逸尘接过茶,喝了一口,回到长案边,在原来的位置上盘腿坐下来,问道:“你真的不想再见姓陆的?”

  沐晚撇了撇嘴:“前世的时候,风茜决定了去凤族之后,就没有再见过他。”

  张逸尘微微颌首。突然,他象是想起了什么,一脸八卦的抬起头:“小晚,你转世之后,眼见也是大涨啊。”

  “什么?”沐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张逸尘嫌弃的哼哼:“姓陆的长得还不算难看。那一头白发难看得很,显得老气横秋的。”

  “他应该是最近才白的头发吧。在三重天的时候,我没有注意这个。”沐晚挠头,“不过,前世时,他的头发是全黑的。”

  张逸尘“哦”了一声,又挑出了另一处:“他是个薄嘴唇。都说薄嘴唇的男子薄情,真的是一点儿也没有错。”

  沐晚闻言,瞥了一眼他。

  哦,师叔是嘴大吃四方……呵呵。他确实有资本歧视薄嘴唇。

  在主帐,今天,破虏将军是绝对的热门人物。再加之,沐晚又没有刻意封口,是以,她的大帐之外发生的那点子小纠纷象风一样,当天就传遍了主帐。

  先前只有一个莫离,现在又多了一个陆大将军。于是,众人的八卦之心大盛。

  傍晚时分,小树林里,一群不当值的将官回凑在一起,令亲兵们烧起一堆火,再架上一只烤乳兽。大家围坐在一起,喝着小酒侃大山。

  三言两语的,他们的话题便扯到了今天的传言之上。

  “陆大将军亲自去了破虏将军的大帐?真的假的?陆大将军不是在休假吗?”

  “什么陆大将军?他早就被贬了!被君上一脚就踢到了三重天的北大营当四品中郎将。唔,说起来,他的军阶还不如破虏将军高呢。”

  “他呀,活该!别看他平时人五人六的,其实,跟那个莫离就是一路货色。”

  “兄弟,这话怎么说的呢?”

  “你不知道啊?他以前是北帝府的女婿。有北帝这样的岳丈大人罩着,猪也能飞上天,知道不!”

  “啧啧,还有这档子事。我不是老九重天人,孤陋寡闻,还真没听说过呢。”

  “都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北帝出了事时,人家当不知道。再后来,一心抱着少君大人的大腿儿,鞍前马后的奉承着,忙着升官发财,哪里还有空再想北帝府的事儿?可能人家自个儿都早忘了这门姻亲,更何况旁人。”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笑傲龙女的平安符,多谢书友楚楚不是我、圆舞曲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