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七二章 原计划作废
  座舰靠岸,沐晚带领众人下了船。

  唯独莫离留在了底舱。

  他不敢露面。

  原计划,在南大营,他不但要跟着破虏将军一起出现在世人面前,而且要让所有人都以为破虏将军格外看重他。

  可是,昨晚,他收到凤君的秘讯,竟然是喝令他速速返回凤族,少在外面丢人现眼。

  这位凤君上任不过一月,是他的族叔。平时待他也是亲善有加。所以,他回讯过去:为什么?

  然而,他等了半宿,也没有再收到凤君的回复。

  过了这么久,凤君都没有回复,显然是不想再搭理他。而之前的秘讯就是命令,而不是与他打商量。

  莫离的心,一片瓦凉。

  这些天,船上的那群花妖视他为洪水猛兽。无论他走到哪里,花妖们看到他,都是立刻停下手里的活计,紧抿着嘴巴,一脸戒备的盯着他。

  这让他怎么打探破虏将军?

  唯一愿意和他说话的,只有沐虎。然而,那家伙滑不溜秋的,他想从其嘴里套出点有用的信息,简直是浪费时间。

  至于在破虏将军身边总理庶务的大红,更是气人。

  该死的花妖,竟然真的把他当烧火小厮呼来唤去!

  几天下来,他意识到从破虏将军身边的亲卫下手,是不可能打探到任何信息。于是,他想靠近破虏将军。

  结果,那女人宅得很。这么些天来,她呆在主舱里,压根就没出过门。

  相反,随行的另一位被称为“先生”的,倒是每天都要到船上巡视一圈。

  从花妖们对他的态度之恭敬,以及那天,破虏将军与他对奕的态度,莫离不难看出,他很得破虏将军的看重。

  于是,他就想,也许能从这位身上打探到有用的信息。

  哪知,接下来,他发现,这家伙的眼睛完全长到了头顶上。即便是与他迎面相见,也是直接无视他的存在。

  莫离完全找不到接近“先生”的契机。唯一的一次,是昨天。大红吩咐他送一盘烤肉串到张逸尘的舱房去。

  堂堂的凤族公子,什么时候做过这等事?

  但是,莫离一想到是个接近“先生”的机会,什么屈辱感,统统抛到了一边。

  他恭敬的端了肉串,送上去。

  结果,一推开门,他的心里便不由“咯咚”作响。

  房间里,不止“先生”一个人。

  还有两个身着四品将军吉服的男子。

  他们在喝酒!

  “先生”照样是连正眼都没有给一个。倒是那两位将军多看了他一眼。

  但是,也是仅此而已。

  他依然搭不上话。

  今天,座舰终于抵达了港口。

  他才发现,原来,船上的花妖们都是有军阶的。他们就是破虏将军的亲卫队。

  破虏将军这次赴任,根本就没有带仆从。

  就他是小厮。

  他从厨房的通风口看到,外面的码头是人山人海。人们都伸长了脖子盯着这边。

  就算没有凤君的喝令,他也是不敢按事先设想的那样,在这种情况下,公然露面。

  自出壳以来,他就没这么狼狈过。

  他丢不起这个脸。

  还有,凤君特意传了秘讯过来,骂他“在外面丢人现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就是凤君多次劝他以凤族大义为重,他才应下任务的。不然,他还在神山脚闭关。

  现在,他人已经到了破虏将军身边,凤君却又反过来骂他“丢人现眼”。这几天,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

  想到这里,莫离痛苦的揪了揪头发,在心里骂了一句“该死的花妖”。

  厨房,还有他的房间,另外布设了隔离阵法。布阵的手法,他一看就知道是草木灵族惯用的。但是,他是丹修,对阵法一道,知之甚少。除了动用凤族的秘讯符,他根本就不能与外界沟通。

  而这次,他总共才带了四枚秘讯符,藏在麻鹰幼崽的肚腹之内。用一枚,少一枚。所以,他哪里敢随意动用?

  这几天,他完全与外界断了联系,与瞎子、聋子无异。

  这个破虏将军,说是下界的飞升仙人,却比九重天的那些世家子要难对付得多。是他太低估了她。从而,落得如此之被动。

  真的听从凤君的秘令,就此放弃,返回凤族吗?

  莫离猛的握紧拳头,尖叫道:“不,绝不!”

  直到现在,凤君都没有再回复他。这说明了什么?凤君肯定是对他失望之极,已然放弃了他。他若是什么也没有打探到,两手空空的回去,十有**会被剥去族中核心弟子的身份。

  他没有火凤精血,无法觉醒火凤血脉,只能止步于飞升境。如果再失去了核心弟子的身份,他还有什么?难道他要去和那些低贱的旁系争抢一口吃食?

  一想到那样的情形,他就好象是掉进了千年寒冰洞里,忍不住浑身直打哆嗦。

  必须留下来!必须完成这次任务!

  这时,沐晚已经在童然等人的簇拥之下,离开了码头。

  然而,围观的人群却没有解散的迹象。

  “咦,莫离公子呢?”

  “就是,怎么没有看到莫离公子?”

  “莫非传言是假的?”

  “我就说嘛,莫离公子品行高洁,怎么可能做下这种没品的事!”

  ……

  莫离站在通风口前。外面的议论声,他听得清清楚楚。一时之间,脸色白了青,青了又红,跟走马灯似的,转眼换了好几色。

  传言?什么传言?

  他摸了摸腰间的灵宠袋,叹了一口气,最终,那手还是无力的垂了下去。

  那些传言肯定是极其不堪的。他没有勇气去问留在外面的侍从。真丢不起这个脸啊!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看着码头上攒动的人头,莫离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累。

  现在,他绝对不能走出去,在众人面前露脸。那样的话,一直以来,他苦心经营出来的名声,全没了。

  原计划,作废!

  他黯然的回到自己的那间仅摆得下一张小床的小舱房里,无力的跌坐在床上。

  据先前收集到的可靠情报,破虏将军会在南充界短暂的停留三天,然后,才会去魔劫界上任。

  莫离烦躁的叹了一口气,心道:只能等到了魔劫界再做打算。

  而在此之前,澳门赌博网站:他唯有隐忍、隐忍、再隐忍!

  就象从前,他在风茜面前,一忍再忍一样。

  讲句老实话,象风茜那样的蠢女人,如果不是身怀火凤精血,他才懒得搭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商别离离别殇的和氏璧和月票,多谢书友bluesky_ran、芦朵儿、a水凝雪a、尾号3659的书友、云中月梦、mechelle118、甜言蜜语he、shelly7212的月/票,谢谢!

  另,和氏璧的加更,依次挪到周六再补。真的不好意思。某峰再次多谢亲们的大力支持与厚爱。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