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七一章 哇,好帅
  童然、申罡的心里火烧火燎的。他们就不相信,这么简单的一个局,将军大人没看出来!张逸尘没有看出来!

  可是,他们就这样将人收了,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求解!

  可惜,张逸尘完全无视他们灼热的小眼神儿,只是一个劲的招呼他们喝酒,吃肉。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两人都是老人精。心思转了几圈之后,豁然开朗。

  啊,怪不得先生这么热忱的请他们俩喝酒、吃烤肉呢。原来是有活交给他们俩!

  他们俩今天不是“偶遇”了凤族的莫离公子么?又不经意间,知道了莫离公子赖在了将军大人的船上。这么大的八卦,当然是要跟亲朋好友说一说滴。

  哼,凤族敢用男色迷惑将军大人,他们岂能听之任之?

  这个大嘴巴,他们俩这回当定了!

  看这出戏,凤族还有什么脸往下唱!

  两人思定,又相对一视,彼此微微颌首。

  嗯,就这么办!等喝完酒,回到舱房里,就立刻传讯回去,让家族放风出去!

  上首,张逸尘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呵呵,跟聪明人共事,就是这么轻松!

  目的达到了,他也没心思再留两位将军喝酒。而两位将军也完全没了喝酒的心思。

  又热热闹闹的喝了三轮,童、申二位皆推说不胜酒力,起身告退。

  张逸尘便顺水推舟,送他们去了客舱那边。

  外面。

  两艘穿界快艇护卫在座舰左右,组成了一只临时舰队,一道驶向九重天的南大营主帐所在,即南威界。

  第二天清晨,舰队即将抵达一处界面。

  大红向沐晚报告:“主上,我们的舰队离南威界还有三界。在前面的界面是否进入港口停靠?”

  南威界是南大营的主帐所在,连同都周边的四个界面都被划为军事要地。所以,即将抵达的那处界面,是他们能自由停靠的最后一个界面。

  根据沿途的情况,肯定有不少人早早的等候在码头上,求见主上。故而,大红有此一问。

  沐晚说道:“不用了。直接去南威界。”

  也就是说,她不想再见任何世家派来的人。

  “诺!”

  两个时辰之后,舰队抵达南威界的界域附近。按照规矩,三只舰船皆往下守护罩。沐晚的座舰,现出徽记,挂上绣着“破虏”二字的旌旗。但是,护卫在左右两侧的那两只穿舰快艇却同时摘下了挂在旗杆上的旌旗。无他,这两只穿舰快艇其实是童、申二将从南大营借用来的,并非沐晚麾下所有。在外面的时候,挂上沐晚的旗号,没有关系。而进入母港之前,是要严格查验的,就不能乱打旗号。

  同时,航速也下调两级。

  舰队缓缓的靠近玫瑰色的圆拱形界域。

  很快,自界域里飞出一艘穿界快艇。

  离舰队还隔着两百余里远时,它放下了守护罩。船头旗杆上挂着“南威”的旗号。

  舰楼上的黑甲军士打出旗语:来者何人?

  这边,已有小妖身着黑甲,在舰楼上担当信号兵,立刻用旗语回复:九重天南大营帐下,破虏将军是也。

  对面又打旗语:这里是南大营主帐,请随我舰入港停靠。

  于是,这只穿界快舰先调了个头,在前面引路。

  舰队提速,跟在它的后面,始终与之保持一箭之地远的距离。

  大约半刻钟之后,南威界的港口遥遥在望。

  这时,沐晚已经换上从三品将军的吉服。她从星海里召出青云剑,抽剑,刷的挽了一个剑花。

  立时,青霜满室。

  剑灵青云没有现身。不过,三尺青锋发出一声清亮的剑鸣。

  随后,青云的声音响起:“主人,青云准备好了!”

  “好!”沐晚笑了笑,刷的挥剑入鞘。

  自从离开小洞天之后,青云便陷入了沉睡。直到元日那天的傍晚时分,他才醒来。然后,很不好意思的告诉沐晚,剑灵空间里的那些元气,他在沉睡之时,不知不觉的都用光了。

  “不过,青云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元气。主人,青云的修为增长了许多,现在是飞升八层。还有,青云在睡梦中经历了三次轮回,已经明心悟道了。”

  沐晚闻言,很是欣慰。

  其实,进入我道境界之后,剑道于她,只是一部分,而非全部。换句话说,她现在是剑仙,却又超越了剑仙。

  青云剑于她,不再是代表一切。

  剑在与不在,她沐晚都依然在。

  只是青云剑于她,仍然是最衬手的。所以,上次对阵幽兰界的魔军,她依然用的是青云剑。

  当然,这些话,她不会告诉青云的。剑是至刚至强之器。剑灵亦然。她担心说出这些之后,青云会大受打击,甚至于会影响到道心。那样的话,青云剑就可能因此而毁了。

  这也是眼下,她召出青云剑的主要原因。

  另外,众所周知的,她是剑仙。在九重天的第一次正式露脸,她当然要拿着自己的本命仙剑喽。

  当她走到船头时,张逸尘、童然和申罡,还有大红他们已经列队完毕。

  看到她,众人的眼睛都“噌”的亮了,脸上无不现出惊艳之色。

  他们的将军大人身如劲竹,气势如虹。一袭从三品天将的吉服加身,更是令其雌雄莫辨,于飒爽英姿之中,不失风流儒雅。压得周边的云彩全失了颜色。

  一时之间,甲板之上,鸦雀无声。

  这些家伙……用得着这么夸张吗?沐晚忍住笑意,握拳掩嘴轻咳。

  众人回神,连忙垂眸,抱拳行礼:“将军大人!”

  沐晚微微颌首,哗啦,一甩猩猩红大氅,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仗剑站在队列的最前边。

  哇,帅呆了!

  大红等一干女妖,眼睛都直了。她们捧着心,好不容易才管住自己的嘴,没有花痴的尖叫出声。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港口已然近在眼前。

  在前面引路的穿界快艇完成了任务,呼的腾空而起,在瓦蓝瓦蓝的天空划下一道美丽的弧线,扬长而去。

  而一直护卫在两翼的那两艘穿界快艇更是早早的减速,澳门赌博网站:落在座舰之后。

  三舰排成一线,缓缓的驶进港口。

  边军城里,随沐晚一齐调任九重天南大营的并非只有童、申二人。他们分了工。童、申二人的官阶最高,由他们俩去九重天边界接人;余下的,则留在主帐,布置将军大人的大帐,准备接风宴。

  现在,这些人都领着自己的亲兵在码头上列队迎接。

  除了他们,码头上还挤满了南大营的将士们。

  破虏将军调任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南大营里最红的词就是“破虏将军”。最热门的话题是,“破虏将军长啥样”。

  七天前,出完早操后,有一队军士又凑在一起扯这个话题。

  有一部分人猜测,破虏将军身为剑仙,自然是膀大腰圆,与男子的身形没什么两样。

  结果,他们马上被很多人取笑了——拜托,哪个女仙不是漂漂亮亮的!别不把女剑仙当女仙,好不好!

  但是,前面一拔人立刻给反驳了回去:那些娇滴滴的女仙能率领三千人歼灭三万魔军吗?

  “这跟长相有什么关系?根本就不是一码事嘛。”他们立刻被更多的人鄙视了。

  “你小子瞥谁呢?”

  双方唇枪舌战,眼见着就要挥上拳头了。这时,有人吼道:“争什么争!等破虏将军来了,不就能看真容了吗?我押一块下品元石,赌破虏将军容颜不差,绝非男人婆。”

  “我也押一块下品元石……”与他意见相反的那拔人里,立刻有人也掏出了一块下品元石。

  “我押……”

  “我也押……”

  这队兵士本来是赌气,闹着玩。不想,加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索性开了一个盘口。据说,有不少将军也让亲兵送了元石过来。

  本来,在前面的三天之内,“破虏将军容颜不差”的这一方的人气,是明显高过“破虏将军是个母夜叉”。但是,接下来,从外面传进来了一些类似于“破虏将军蛮横不讲理”这一类的传闻。盘口的形势很快就发生了逆转。越来越多的人在下注押“破虏将军是个母夜叉”。

  昨天,盘口又猛然再反转。

  因为又一条劲爆的传闻在南大营炸开——凤族的莫离公子为破虏将军所折服,为了能接近破虏将军,先是不惜演出苦肉计,送上门去,让破虏将军搭救,接着又完全放下身段,做一名烧火小厮。

  莫离公子身为凤族第一公子,素来目下无尘。寻常的女仙,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

  可是,他却看上了破虏将军。

  这说明了什么?

  于是,很多押“破虏将军是个母夜叉”的,追悔莫及,纷纷再掏元石又押“破虏将军容颜不差”。

  不到一个时辰,盘口便彻底反转了。当天,傍晚时分,“破虏将军容颜不差”这一方的赔率已经降至一赔一点五。

  半个时辰之前,巡逻队回报,破虏将军的座舰已然抵达。于是,正式封盘。这时,“破虏将军容颜不差”的赔率已经降到了一赔一点一。

  将士们几乎是倾巢而出,都跑到了码头上来一睹破虏将军的天人之姿。

  当然,也有不少女将女兵是来看凤族第一公子莫离的。

  话说沐晚站在船头上,看着身着吉服,站得跟标枪一样的部属们,满心愉悦,不由翘起了嘴角。

  “扑腾!扑腾……”

  码头上接连传来几声落水的声音。紧接着,数不清的尖叫声象水纹一样,在人群里飞快的漾开。

  “啊,好帅!”

  “美呆了!”

  “天哪!破虏将军在冲我笑呢!”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娜娜狗、那兰红叶、机器猫的包、琳孏、书友160302073413930、zh180214010、小雨1992、伊人青瑶、羽雅迷迭、浮梦一生lxh、霍霍青霜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