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六八章 公子倾城
  安顿好红袍男子后,大红让大葫给他把了把脉。

  大葫是丹妖,多多少少也是懂些医道的。

  终于领悟到红袍男子别有居心的紫元葫芦,检查得特别仔细。过了将近半刻钟,他收回手,说道:“火凤一族都天生有强大的自愈能力。他是受了很重的内伤,不过,现在已经自我修复了一大半,没有什么大碍。再昏睡一两个时辰,就能自行醒来。”

  大红撇了撇嘴:“我去向主上复命。”

  “我随你一起去。”

  两人一道出了客舱,只留下虎子独自守在门口。

  主舱内。

  沐晚和张逸尘正在下棋。

  后者执黑,落下一子,抬起眼皮,问道:“你是故意引凤族现身吧?”

  沐晚看着棋盘,笑道:“上个月,我听香香说,我外公禅让了凤君的位置。还没三天呢,新任凤族就想与狐族联姻。要被他们嫁到狐族去的凤族公主,知道是谁吗?”

  张逸尘皱了皱眉头。

  “是我大归的母后。”沐晚冷哼。

  “凤族该不是发现了你们兄妹的行踪吧?”张逸尘分析道,“所以,他们想出这个方法,逼你们兄妹现身。”

  “阿哥说,不要搭理。”沐晚抬头,很认真的说道,“可是,我做不到。”

  无论如何,那都是她的外公和母后。不管他们曾经做了些什么,她身上的火凤精血,都是源自于他们。

  当然,她也完全能理解阿哥。说实话,如果没有在凡界的历练,她也会和阿哥一样的想法。可是,在炎华界多经历的那一世,改变了她很多。既然她能原谅凡世的父亲沐三爷,又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仙界的母后和外公被人欺凌呢?

  张逸尘闻言,唯有一声长叹。对于子女来说,父恩是恩,母恩也是恩啊。他能说什么?小晚,已经够苦的了。

  这时,大红和大葫在外面求见。

  “进来。”沐晚吐出一口浊气。

  大红是来复命的:“主上,那只火凤已经安置在丁字三号客舱。”

  沐晚微微颌首,看向旁边的大葫:“你又有什么事?”

  大葫涨红了脸,说道:“主上,火凤一族天生有强大的自愈能力。他什么事也没有。他,他肯定是故意的!没安好心!”

  那分明就是一个妖艳贱货!当然,这话,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大红讶然。原来,闷葫芦跟着一道进来,是要向主上谏言。

  “呵呵。”张逸尘抚额。哟,很难得哦。他的笨徒弟也知道苦肉计了。

  沐晚不觉莞尔:“本君知道了。你们下去吧。人醒了,就带过来。”

  “诺。”大红和大葫闷声应道。

  待两人离开后,张逸尘索性也八卦了一把:“丁字三号房的那位,你以前见过?”

  沐晚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唔,是故人。”

  前世,她离开武德星宫后,去跟外公学习控火术。在凤族住了百把年。这位就没少往她跟前凑。在凤族,人人都知道,莫离公子心悦元君娘娘。

  张逸尘笑道:“我就说呢。你怎么可能会对来历不明的妖精心软。”

  沐晚大窘:“我有师叔说的那么铁石心肠吗?”

  张逸尘哈哈大笑,随手将把玩的几粒棋子扔回棋钵里:“你没有!绝对没有!”

  小晚的这一世,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他素来视之如己出。其实,在炎华界的时候,自从陈裁衣和袁鹏那一同风之好曝光之后,他就有些担心的——他家小晚明明要才能有才能,要相貌有相貌,要身家有身家,怎么身边就围着没几个男修献殷勤呢?看看其他的女修,到了小晚这个境界的,哪个不是男宠成群?他家小晚该不是也和陈裁衣一样吧?

  所以,只要看到沐晚对哪个女修温柔的笑了笑,他的心就揪了起来。

  在他看来,同风有违阳阴天伦之道。他很担心小晚也会和陈裁衣那一对一样,因此而毁了道心。

  不过,自从知道了沐晚是转世仙人之后,他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担心了——小晚是已经度过了情劫的人。但凡度过了情劫的仙人,是很难再动心的。这一点,他深有体会。前世,他也是个修士,修为境界虽不高,却也是度过了情劫。所以,今生再修行,尤其是他当上青木峰的首座真人之后,对他有意的女修,两个巴掌都数不过来,然而,他一直都不曾动过心。唯一放在心上的只有小晚,那也是当女儿疼的。完全不涉及男女之情。

  也正因为清楚这一点,就算现在丁字三号客舱躺了一位莫离公子,相貌生得比女人还要俊美,他也一点儿也不担心。相反,他是在心里给那位点了根蜡。

  两个时辰之后,红袍男子幽幽醒转。

  看到虎子,他定了定神,冷声问道:“你是花妖?”

  虎子看了他一眼:“主上说你是一只火凤。”

  红袍男子拧眉:“大胆!”

  虎子笑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放肆!”红袍男子呼的翻身爬起,右手的掌心已然凝出一团红艳艳的烈火。

  “竟然不是三昧真火!”虎子啧啧的摇了摇头,“看来,你的火凤血脉也不是很浓嘛。”

  红袍男子闻言,右手一扬,掌心的烈火呼的熄灭:“你见过三昧真火?”

  虎子呵呵:“三昧真火很稀奇吗?”

  红袍男子愣了一下,展颜轻笑:“刚刚多有冒犯,小兄弟莫与我一般见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莫离。”

  刹那间,客舱里象是亮堂了许多。

  “哦,我叫沐虎。三点水的‘沐’。”虎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以前,他听说过“一笑倾城”,以为是夸张了。再好看的人,能好看过黑爷?可是,黑爷笑起来,也从来没让他觉得有“倾城”之美。

  然而,现在,他信了。

  他不得不承认,屋子里的这位,真的生了一副绝美的好皮囊。这么微微一笑,就连他也是禁不住耳根子发烫。

  “原来是沐兄弟。”莫离微微颌首,“请问,刚刚沐兄弟提到的‘主上’,不知是何方尊者?”

  虎子在心里哼一声,心道:装,你就装吧!

  “主上是破虏将军。”

  好吧,就陪这位装一把。

  先前,大红去而复返,只为了告诉他一句话——主上有令,屋里的那位醒了之后,带去主舱。

  莫离“哦”了一声:“原来是破虏将军救了我。”顿了顿,他向虎子抱拳,请求道,“沐兄弟,烦劳替我通禀,凤族莫离,求见将军大人。”

  虎子上下打量着他,哼了哼:“你且等着!”说着,他气呼呼的掉头出去了。

  莫离放下手,澳门赌博网站:看着他的背影,眼里尽是漠然。

  虎子其实是在做戏。反正大红在客舱外面布了隔离阵,所以,他一点儿也不担心那个莫离会发现他其实就是在船舷边抱着膀子看风景。

  站了半刻钟,他方折回丁字三号舱。

  再出现在莫离面前,他已然变成了一名标准的世仆:“莫离公子,将军大人有请。”

  莫离垂眸:“烦请沐兄弟带路。”

  很快,他被带到了主舱。

  门口竟然没有亲卫当值。一点世家的做派也没有。看来传言不假。破虏将军非世家嫡系。莫离的心,又冷了两分。

  虎子直接将他带进了门,抱拳禀报道:“主上,莫离公子带到。”

  沐晚仍然在和张逸尘下棋。

  闻言,她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唔。”

  虎子在心里乐开了花,把莫离撂在那里,径直出去了。

  莫离是打着感谢救命之恩的名头过来的。所以,自从进屋之后,他不但敛了心神,而且一直谦恭的垂眸,目不斜视。

  然而,虎子就这么走了。屋子里的两位竟然象是忘记了他一般,只顾着下棋。

  这是什么意思?果然,这位破虏将军骄横无礼,目中无人得很。他心里直犯嘀咕。

  过了一刻多钟,一盘棋下完了。

  张逸尘又是输得一塌糊涂。

  “再来!”他弃子扔输,哼哼唧唧的伸手捡棋子。

  沐晚好脾气的笑道:“行,最后一盘!”

  五战五输。原来,师叔的棋艺这么差!真是失策!早知道,她才不提劳什子的下棋呢。

  莫离听到清冽的女声,忍不住抬起眼帘。

  恰好,沐晚偏过头来,瞥了他一眼。

  这眼神!

  刹那间,莫离感觉自己真的跟一只拔光了毛的凤凰一样。

  破虏将军,绝不简单!

  他的心象是猛然的提到了嗓子眼里。后背之间,冷汗淋漓。

  此行,怕是不能如意了。

  “你是凤族的公子,莫离?”沐晚一面帮忙捡棋子,一面问道。

  莫离定了定神,连忙微微垂头,硬着头皮,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凤族莫离,多谢将军搭救。”

  “嗯。你可以走了。”沐晚淡然的点点头。

  其实,莫离很想走。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走。无论如何,他必须留下来。

  因为也许只有破虏将军才能救凤族。

  当年,姑姑能为了凤族,嫁给北帝;

  一旦他查实,破虏将军真的是北帝传人,能压制住凤鸣山之火,那么,他为了凤族,也能做同样的事。

  在凤族,没有火凤精血的火凤、火凰,也只有这样的用处。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加非猫宝宝、水明秀、本棵纪年、茶漫朵朵??、mechelle118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