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六七章 守护罩上的红袍美男
  第七天的上午,沐晚的座舰抵达八重天。s

  突然,左前方,一道玫红色的遁光在虚空里一闪而过。

  这一班在船头区域当值的是大葫。那道遁光太快了。他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于是,闭上眼睛,使劲的甩了甩头。

  然后,他再睁开眼睛。

  一个玫红色的大火球笔直的朝座舰砸了过来!

  他本能的惊呼:“啊……”

  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

  座舰微晃。

  那团大火球撞在了船头的守护罩上。

  守护罩无伤无损。

  火球被撞熄了。

  一个俊美的红袍男子,隔着守护罩,与他四目相对。

  大葫愕然的张大嘴巴,站在那儿,呆若木鸡。

  “救我……噗!”男子张了张嘴,才冲他吐出两个字,就喷出一口血沫子,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老大一团鲜血华丽丽的喷在守护罩上。

  刹那间,大葫的眼前全红了。

  他使劲的打了一个哆嗦,调头就往船内跑去:“师尊,师尊……”

  张逸尘闻声,呼的推开舱房的雕花木窗,探出头来:“什么事?”

  他现在是从四品的游击将军,此次随沐晚一同调任九重天南大营。要三品以上的将军,才够资格配制座舰。他的品阶不够,又是无牵无挂的光棍一条,遂随沐晚同行。

  而象童校尉他们,也是随沐晚一同调任。不同的是,他们都是出生于世家。对于三重天的世家来说,子侄荣升九重天,那是天大的喜事。自然是得了信之后,就派了长老级别的重量级人物过来接人。所以,童校尉他们在庆功宴之后,就与沐晚道别,随家族的人一道离开了边军城。

  从此以后,不管他们自个儿心里乐不乐意,反正在旁人的眼里,他们就是沐晚的嫡系。而身为下属,他们会至少提前一天,赶到九重天南大营报到,替沐晚打点好一切。

  大葫跑到窗下,指着船头,白着一张脸,语无伦次的叫道:“妖精,那边有妖精……”

  张逸尘“扑哧”一声,乐了。何止船头有妖精,这船上,除了他和小晚,满船都是妖精,好不好!

  “守护罩的外面,趴着一只妖精!”大葫补充道,“吐了好多血,都喷在守护罩上。”

  根本就没有抓住重点!张逸尘抬手赏了他一记“毛栗子”:“慌里慌张的,象什么样子!”说着,身形一晃,已经自屋里出来,长立于大葫跟前。

  “是。”大葫又打了一个激灵,总算缓过劲来了,口齿也麻溜了许多,一边带路,一边介绍情况,“师尊,有一个大火球砸在我们的守护罩上。火熄了,变成了一个穿红袍的年轻男子。他吐了血之后,晕了过去,趴在我们的守护罩上呢。”

  张逸尘闻言,挑了挑眉:“那男子长得如何?”竟是一点儿也不着急。

  大葫愣了一下,飞快的答道:“好看!比女子还要好看。”

  张逸尘呵呵:“走,看看去。”该不是哪个觉得小晚的日子过得太寡淡了,特意送来这么大一盘荤腥吧……有意思!

  很快,师徒俩走到了船头上。

  红袍男子仍然一动也不动的趴在原处。

  两人才在他面前站定,背后传来大红急匆匆的声音:“大葫,刚刚船晃了一下,主上让我过来看看,是撞上了什么。”

  师徒俩不约而同的转过身来。

  大红小跑过来了。

  看到张逸尘,她连忙站定,恭敬的躬身行礼:“大红见过先生。”张逸尘收了大葫为徒,于是,众妖皆随大葫一道,以师礼待之,称其为“先生”。

  张逸尘受了她的礼,指着守护罩上说道:“呶,就是撞上了这么个东西。”

  守护罩上趴着的,虽然是二九美男一名。但是,隔着守护罩也挡不住他身上那股浓得熏人的妖气。再者,自家的新船这是首航,就被喷了这么大一滩污血,张逸尘和大葫一样,也是心疼不已,所以,话语之中,不由刻薄了许多,以“东西”称之。

  大红抬眼,也是心疼的眼角直抽抽。

  “好重的妖气。”她尽量不去看那滩血,盯着血渍后面的那个人剜了一眼。

  呃,以她的修为看不出那人的真身。

  好吧,这里是仙界。能人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座舰的速度不低,澳门赌博网站:这一只现在晕过去了,都能安安稳稳的趴在守护罩上,足以见其厉害。

  至少她大红再闭关苦修一百年也做不到。

  她恭敬的向张逸尘请教:“先生,他是什么妖?”

  不想,张逸尘耸耸肩,一脸玩味的笑道:“不知道。你去请小晚过来吧。人家很有可能就是冲着她来的。”

  “冲着主上来的?”大红和大葫面面相觑。

  大葫挠头:“为了能见到主上,这位也真够拼的。”一路上,拦道的人多了去。但是,这样用肉身拦路的,却还是头一个。

  张逸尘闻言,满脸的恨铁不成钢,抬手又“咚”的赏了他一记毛栗子,啐道:“外面这只是妖,你也是妖,心眼儿咋差得这么多呢!”

  “师尊,什么意思啊?”大葫护着头,一脸的懵懂。

  大红眼珠子一转,气得直跺脚:“该死的,我这就把他踹下去!”

  张逸尘伸手将人拦住:“踹了这一只,不知道还有多少只等着呢。你踹得完么?”

  人家敢跟你玩这样的套路,不怕你识破。也就意味着,还有后手。

  “那怎么办啊?”大红急了。

  张逸尘嘿嘿一笑:“人家又不是找你的,你瞎着急什么?还不快去请正主儿。”说起来,这一路也太无聊了点。他都快闷得长蘑菇了。

  大红愣了一下,狠狠的剜了一眼守护罩上面的那只,又急匆匆的走了。

  大葫发现自己全程没听懂:“师尊……”

  张逸尘翻了个白眼。哎呀,他的笨徒弟哟!就只知道炼丹!

  现在,他终于体会到师尊当年面对榆木疙瘩一样的他是什么心情了。

  不一会儿,大红请来了沐晚。

  “哦,是只火凤。”后者笑道,“打开守护罩,把他捡进来吧。”凤族,终于意动了。也不枉她这一路的张扬。

  这句话,大葫完全听懂了,难以置信的问道:“主上,火凤身上怎么也有这么重的妖气?而且大葫一点儿也感觉不到他身上的血脉压制。”

  一般来说,妖的血统越是低级、杂驳,身上的妖气才越难以收敛。凤族是妖族里神兽级别的存在,血统高贵,他们是破壳之后,就能化形的。火凤更是凤族中的王者,身上怎么可能有这么重的妖气?

  同时,大葫的本体是紫元葫芦,属于高等灵兽。血统比外面的这只火凤要低了不只一个档次。按理说,身为低血统的妖族,他会受到对方的血脉压制。哪怕对方现在是处于昏迷状态。

  沐晚轻笑:“再看仔细些。”

  大葫和大红双双把目光聚焦在红袍男子身上。

  这么仔细一看,很快,他们俩还真看出名堂来了。

  一是,红袍男子身上的妖气很驳杂,虽然是同一种妖气,但是细细的辨认的话,不难发现,其实是可以分成四种的。

  也就是说,这股妖气不是他本人的。他的身上应该藏着四只同一种族的妖。

  大红使劲的嗅了嗅,肯定的说道:“是羽族的幼崽。”

  接着,大葫也眼尖的发现红袍男子的手腕上戴着一条碧玺灵珠链。

  “是这条碧玺灵珠链遮掩了他的火凤体质。”他恍然大悟,“所以,我们才感觉不到血脉压制。”

  那条碧玺灵珠链一看就非凡品。红袍男子的身份绝不简单。

  张逸尘摸着下巴,笑眯眯的看了看沐晚。

  “先捡进来吧。”沐晚吩咐了一声,转身对他笑道,“师叔,手谈一局,如何?”师叔想来也是太闷了。

  “好啊。”张逸尘抚掌,欣然应允。

  两人斯斯然走了。

  留下大葫和大红两个,大眼瞪小眼。

  “大红姐,捡进来之后,弄到哪里去?”大葫问道。

  大红没好气的说道:“先撂到底……”转念一想,改口道,“客舱吧。”

  把人捡进来之后,他们在红袍男子的身上发现了一只残破的灵兽袋。里面挤着四只饿得嗷嗷叫的麻鹰幼崽。

  麻鹰是中等羽妖,按理说也没有这么重的妖气。

  这四只幼崽看上去才刚破壳,还没有生出灵智,与妖兽无异,故而身上散发出浓重的妖气。

  红袍男子身上的妖气,其实是它们四只的。

  一只火凤,特意用碧玺灵珠链遮了身形,却用一只漏气的破灵兽袋,带着四只才出壳的麻鹰幼崽……这回连大葫也发现太有违和感了。

  他狐疑的望向大红。

  后者挥手:“先送到客舱去,好看看管起来。就是醒来了,也不许他出屋子。”

  “嗯,也只能这样了。”大葫点了点头。

  大红挑了一间离主舱最远的客舱,和大葫一道,将红袍男子抬了进去。

  之后,她又喊来虎子守门。

  虎子原来也跟大葫一样,完全不懂什么人情世故。但是,自打被主上扔到血狼界历练了一圈之后,他就象是完全开了窍。现在,元星群妖,就属他的脑瓜子最好使,贼精贼精的。

  如果让大葫看着屋里那货的话,估计人家真的会踩着他,爬上了主上的床。可恨的是,很有可能大葫自个儿还不知道。

  大红将虎子拉到舱房外面,悄声的说出红袍男子的身份,以及出现的方式。

  虎子了然的笑道:“大红姐只管放心就是。”

  大红吐出一口浊气:“小心点儿。那位毕竟是火凤。”

  虎子扭头瞥了客舱一眼,点了点头:“知道的。”哼,真当元星无妖么!

  好想踩扁那张破脸!有木有!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小小狗&p;p;p;p;p;p;骨头、书友160403120138309、圆舞曲、s、蓝色星睛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