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六四章 这回是真的
  奋战了一天一夜,澳门赌博网站:双龙绝魔阵终于合阵。

  不出半个时辰,金光尽敛,虚空里重新归于平静。

  将士们纷纷走出阵位,挥舞着手里的兵器,忘情的欢呼。

  “雄风!雄风!雄风……”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一直以来,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大捷!

  绝对的大捷!

  十万魔军的大饺子有点儿大,加上元星上的妖军,破虏界也不过四千人马。

  历经一天一夜,他们费尽全力,方包住这坨大肉馅的绝大部分,一共是将近八万人马,船舰四百零一艘。

  露出去的那些,主要是魔军的前军。

  啊,这是一群狡猾的家伙。滑不溜手的。先是象闻到了味儿一样,慢腾腾的拉开阵势往前挪移;等这边的战鼓一响,从主将到将卒,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也真是服了他们。几乎是人手一枚破界符,这是来打仗呢,还是成心当逃兵?

  抛去前军,还有一部分魔仙境以上的大魔头也第一时间逃了出去。还有就是,破虏界这边的人手不多,战力也略欠火候,在包围的过程中,有十几艘敌舰突围出去了。

  不过,将士们打得很顽强。这些突围的战舰都受到了重创,已是强弩之末。等他们逃回魔界,迎接他们的是魔兵营的铁拳。

  呵呵,且让他们多活个一时三刻。

  沐晚满意的向将士们挥手:“清理战场,三刻之后,回营。”

  双龙绝魔阵过后,是不用打扫战场的。因为敌军被大阵吞噬,碾压回煞气状态。而这些煞气又被一百零八块阵盘尽数吸收。所以,现场连块残渣都找不到。

  这里所说的“清理战场”,是收回那些吸饱了煞气了阵盘。

  这些阵盘可是一个也不能丢。

  回头,让将士们炼化了阵盘,提炼出里头的煞气。

  一来,双龙绝魔阵是父君独创的阵法。此阵的最厉害之处在于,它是成长型阵法。每次使用过后,炼化阵盘,大阵的威力都会有或多或少的提升。象这一次,大阵先后两次吞噬了数万魔军。其中不乏魔仙之辈,那可真是赚得盆满钵满。用特殊的法门炼化这些阵盘后,大阵极可能会由初级阵,一举进入中级阵。那么,下次,再碰上十万魔军,绝对不会露馅;

  二来,提炼出来的精纯煞气必定是海量的。沐晚准备自己留一半,再分一半给黑夜和魔兵营。

  星海里有魔界,玉府仙殿里有坤池,这两处都是有煞气的。等战事过后,她准备做一做实验:看能否往这里处直接注入煞气;一旦注入了煞气,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现在,她和将士们血战了一天一夜,得抓紧时间休整。

  虽说有黑夜和花田拖着血谷的大军,但是,四重天的魔界显然是加了进来。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再派援兵下来。

  三重天魔界。

  自幽兰界倾巢而出,气势汹汹的扑向仙、魔边界,血谷魔尊便秘密的来到了血狼界。

  他亲自坐镇,指挥探子们打探前方的战报。

  “什么?十万魔军没了,连破虏界的边界都没有摸到!”收到最新的情报后,他只觉得脑袋里象是有什么“砰”的炸开了一样,顿时一片空白。

  坐在主位上,他呆若木鸡。

  “尊上!”左护法急匆匆的自外面进来。

  血谷魔尊回过神来,使劲的搓了一把脸,问道:“何事?”

  “刚刚收到尊者的法旨,命我们立刻攻打破虏界。”左护法的一双眸子闪着血色,通亮。显然,这道法旨令他亢奋不已。

  血谷魔尊翻起眼皮,问道:“你很想去?”

  左护法从心底里笑了出来:“有幽兰界在前面开路,我们就是去捡现成的。好久不曾有这样的好事……”

  血谷魔尊不耐烦的打断他:“刚刚收到前方传回的最新战况,他们连破虏界的边儿都没摸到,就被仙界那边包了圆。逃出了一点子,才回到边界,就被一支不明身份的人马料理干净了。十万人马,好象就只有幽兰界的金辉城城主带了三两千手下逃出生天。”

  左护法“啊呀”惊呼,难以置信的问道:“不……怎么会这样?”他本想问:不会是前方打探错了吧?

  看到尊上一点儿也不象是开玩笑的样子,他生生的咽下嘴边的话。

  血谷魔尊站了起来,背负着双手,在屋子里麻躁的走了两个来回,又抛出一枚重磅炸弹:“根据前方传回的情报,破虏界的主将可能得了那个煞星的真传。他们用的应该是双龙绝魔阵。”

  北帝!左护法“啊”了一声,心道:难怪!

  紧接着,他心里犯了愁:如果真如尊上所料,破虏界无异于是龙潭虎穴,万万沾惹不得;但是,九重天的尊者下了法旨,他们莫敢不从!

  “尊上,这要如何是好?”

  血谷魔尊也是在烦这个问题。

  破虏界的主将是不是真的得了北帝的真传,跟他没有半块灵石的关系。只要他不去招惹破虏界,那边肯定不会过来找他麻烦。

  退一步说,就算那位仙将要给北帝报仇,他也不怕。因为双龙绝魔阵是要事先布阵的。在他的地盘里,就是北帝在世,也休想大摇大摆的布下什么双龙绝魔阵。

  可是,九重天的那位尊者却下令让他去攻打破虏界。

  这可真是推着他去死了。

  想到这里,他烦躁的嘟囔道:“奇怪,尊者怎么也和那位一样,对仙界感兴趣了。”

  九重天的魔境有三名尊者。其中有一名,也就是幽兰界追随的那位,一直以来都和仙界那边勾勾搭搭。他最看不惯这种做派。所以,在能够选择的时候,他就开始追随的是另外一位素来不搭理仙界的尊者。

  左护法追随他多年,是知情人。闻言,他眨巴眨巴眼睛,猜测道:“双龙绝魔阵虽然威力巨大,却有一处致命的缺陷。那就是,此阵不可连续开启。每次使用过后,一定要休整一些时日。尊者会不会从这方面考虑,觉得机会难得呢?要是再让仙界生出一只煞星,非我魔界之福啊。”

  没了双龙绝魔阵,北帝都是拔了牙、剁了爪的病老虎一只,被斩为畿粉,更何况是小小的破虏界主将!

  血谷魔尊冷哼:“你我又没一统三界的雄心大志。仙界生出一只煞星,关你我何事?”

  左护法刚刚所言,也是违心得很。闻言,笑道:“那是。尊上连三重天的魔界都没一统呢。”

  这还象句人话。血谷魔尊心中一动,抚掌笑道:“有了!”不等左护法出声,他命令道,“传令下去,调集血狼界兵力,两个时辰之后,开赴边境。”

  左护**住了。不是说不打破虏界么?

  血谷魔尊看到他这副傻样,心情大好:“放心,大军去不了边境。你只管派人去打探破虏界的那位主将是何方神圣就行。”

  果然,血狼界的舰队刚刚驶出港口,有紧急军情至:“禀尊上,花田叛乱……”

  窝里反了。血谷魔尊自然是要调转枪头去平叛的。对于这一点,九重天的尊者们也无话可说。

  血谷魔尊愉快的平叛去了。双龙绝魔阵在九重天的魔界是禁忌,他当然不会告诉那位尊者,此阵又重现于世,并且,他一点儿也不敢招惹破虏界。

  然而,他的好心情也没保持多久。因为“叛军”的拳头有点硬,打得他很痛。

  没想到花田的实力已经如此强大了!他不敢再小觑之,连忙调兵遣将,认认真真的摆开阵势。

  破虏界的事,他哪里还有那份闲心瞎操心!

  “破虏界边军城大破三万魔军?魔界那边自个儿打起来了?”如沐晚预料的一样,天帝终于“醒了”。

  不过,他没有看到南帝倒血霉的晦气样儿。

  苏醒后的头一天上朝,南帝便喜气洋洋的向天庭宣布了破虏界大捷。

  可恨的是,东帝与西帝与老匹夫一道,三人联手,将捷报压了小半天。硬是等到朝会之上,才猛然公布。

  而天帝这些天因为“重伤昏迷”,不敢与魔界那边频繁沟通,所以,对破虏界的情况没有按计划走,他是一点儿也不知情。

  现在,听闻破虏界大捷,他好比被当头敲了一记闷棍,两眼直冒金星。

  南帝见状,又笑眯眯的抛出第二招:“破虏界主将,是偏将军瑾宸。她是下界的飞升仙人。在下界时,机缘巧合,得了一卷兵阵仙书,正是双龙绝魔阵……”

  这话堪比剜心尖刀啊!

  不待南帝说完,天帝两眼一黑,“咕咚”,竟然一头从主位上栽了下去。

  此时,大家都竖着两只耳朵听南帝说破虏界的八卦呢。谁也没有注意上位。

  于是,天帝栽倒后,又华丽丽的在地上滚了一滚。

  “君上!”

  “啊呀……”

  朝堂之上,乱成一团。

  三位帝君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眼底皆闪过一道笑意。

  东帝离得最近。天帝趴在离他的位置不足两步远的地方,现而今是一动也不动。狼狈之极。

  东帝象是刚刚回过神来一样,冲上前去,从地上扶起天帝,不露痕迹的摸着天帝的手腕,飞快的探了一把脉,挑眉轻呼:“啊,大哥,昏过去了!”

  这回,是真的。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月之天的平安符和月/票,我小甜甜a的平安符和月/票,多谢书友书虫书中、as3233870、小小狗&骨头、哒哒滴答的月/票,谢谢!

  另,月/票又逢百,所以,按理今天中午有加更。但是,某峰今天要外出,所以,中午的加更,推迟到明天中午。非常感谢亲们的厚爱与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