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六三章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下)
  不出百息,澳门赌博网站:五色的半球完全塌了。

  最后,豪光尽敛。漆黑的虚空,空空如也。

  三十二艘穿界快艇、八千魔兵魔将,连根毛也没有剩下。

  好象他们根本就不曾来过一样。

  所有参加此次合围的天兵天将们惊呆了。

  这个阵法,他们平时不知道操练了多少次,也不觉得有什么厉害之处。然而,今天一试,他们方知道其中的厉害。

  简直不能再牛气了!

  指挥舱里。

  也是一片寂静。

  原本忙碌的将士们仰头,齐刷刷的盯着那两面传讯镜,一个个石化了。

  沐晚清了清嗓子,接着下令:“命令,左营,归位!神箭队,归位!”

  将士们回过神来,接着忙碌开来。乍一看,与先前没什么两样。再看第二眼的话,不能发现他们红光满面,眼中流光溢彩,走路都是带着风的。

  两位文书的声音颤得厉害:“将军大人有令,左营,归位!”

  “将军大人有令,神箭队,归位!”

  很快,远处传来一阵锣声。

  鸣金收兵。将士们纷纷回神,用最快的速度归位,身形相继隐藏于虚空之中。

  初战大捷,将士们无不信心大增,迅速的成长起来。他们按下心中的狂喜与亢奋,各就各位。象最有耐心的猎人一样,静静的等着下一波入侵者。

  “报——,魔军主力离我边境还有一界!”

  “报——,魔军主力集结于魔界边境!”

  又过了将近两个时辰,魔军的主力终于赶到了。

  他们也派出了探子。

  破虏界的先锋将自然是不可能让这些探子再回去的。

  而魔军的主帅,也就是沧水城的城主大人,发现放出去的三波探子,共三十来号人,皆好比是泥牛入海。

  这都过去了将近一个时辰,也不见有人往返。他的心里立时生起一丝不祥。

  若是依他从前的性子,肯定是要继续派出更多的探子,探实敌情的。

  只可惜,今天他只是挂名的主帅。

  魔军真正的主帅另有其人。

  那是一位来自四重天的中阶魔仙。他的血统里有一半是纯正的心魔,还有一半是心魔与血魔的混血。在四重天,这样的血统已经算是很难得了。所以,他自出生之日起,便被所在的界面封为子爵。之后,随着修为的顺利提升,子爵大人的爵位也水涨船高。如今,他已经是伯爵。

  主力的行进速度实在太慢。伯爵大人的脸上可以用“面若寒霜”来形容。

  城主大人知道他是因何而生气,岂敢再去触他的霉头?

  但是,他向来很信任自己的直觉,尤其是对危险的直觉。

  于是,城主大人纠结得很。

  以伯爵大人的修为和眼力,再加上血脉压制,怎么可能看不出城主大人心中的小九九?

  他从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

  城主大人立刻打了个哆嗦,硬着头皮发号施令:“继续前进!”

  就这样,一百多艘舰船重新启动,陆续进入了沐晚事先为他们量身打造的包围圈。

  指挥舱里,一道又一道的指令被送至各战斗单位。

  “将军大人有令,前营避让,放行魔军!”

  “将军大人有令,右营避让,放行魔军!”

  “将军大人有令,左营后撤三百里。”

  呵呵,没有办法,敌军的人数比较多,总共有九万之众。数以百计的舰船象是长蛇一样。沐晚先前划的战斗圈有点小。还好她凡事喜欢多做一手准备,早早的划出了第二道战圈。现在,左营就是要暗中后撤,退至第二道战圈的中后面位置。

  负责标记的文书们看着星图上显示出来的偌大的战斗圈,一个个眉飞色舞——将军大人的意图最明显不过,就是要包圆了这九万魔军,数百只大小战舰!

  要是没有几个时辰之前的初捷垫底,以数千人马,包圆九万人马的好事,他们那是想都不敢想。

  而现在,他们信服了:先前那部分魔军,也有八千之多。然而从进入包围圈,到全军覆灭,也就是不到半个时辰里发生的事儿。

  将军大人说能包圆,那就肯定能包圆!

  话说魔军主力长驱直入,一路畅行无阻。

  很快,前军的主将终于看到了破虏界。

  隔得还有点儿远,它看上去年就是一个暗蓝色的小丸子。所以,界面之内现在具体是个什么情形,还看不真切。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没有发现破虏界的守护罩!

  大军来势汹汹,破虏界再渣,也不可能毫不知情。

  正常情况下,那里的守军会早早的启动守护仙阵。这是常识!

  可是,他肯定确定,破虏界没有采用任何防御措施。

  这是什么情况?

  最好的情况是,先锋军已经拿下了破虏界。上面的守军被消灭殆尽。现在,先锋军控制了破虏界,所以,自然不会启用守护仙阵。呃,好吧,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守护仙阵肯定已经不复存在。

  最坏的情况,这是破虏界守军破弄玄虚。不过,前军主将很快打消了这个推测——据九重天传来的可靠消息,破虏界前不久才防务升级,成为新的边军城。主将就是以前破虏界守备所的小护军。兵力仅三千,还是临时从各处抽调出来的。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们是否形成了战力,还是个未知数呢。试问,这样的一群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来自四重天的八千心魔大军?

  想到这里,前军主将不由又想起一桩往事:魔界上次闹饥荒,血谷那恶贼派了十万大军去仙界打粮草。他兵分两路,一路从荒木界佯攻,真正的主力则是攻打破虏界。据说是碰得满头包,无功而返。

  他是在沧水城城主的宴会上听到这则消息的。

  沧水城城主第一时间与宾客们分享了这个笑话。

  没错,十万魔军去打粮草,却连仙界的门都没叩开,不是笑话,又是什么?魔界什么时候这样丢脸过?

  呃,好吧,还是有的。以前,从一重天到九重天,魔界上下都被北帝那厮打得完全没有脾气。

  不过,北帝早没了!仙界的战神在三百多年前就没了!

  前军主将甩了甩头,收拢思绪,眯缝着眼睛,紧盯着小小的破虏界

  他记得,在宴会上,沧水城城主抱着肚子,笑得快喘不上气来:“破虏界不过是个小小的守备所,其主将就是个小护军。却带着几百号人挡住了十万魔军的主力。托血谷老贼的福,本座好久不曾听说过如此好笑的笑话了。”

  不知道是不是现在的破虏界主将?

  想到这里,他有些懊恼。当时,他也只把这则消息当笑话听,听过也就算了。宴会之后并没有派人细探具体的战况。

  只怕破虏界并没有情报上说的那么简单。

  前军主将皱了皱眉头,当即下令:“减速!加强警戒,间距拉长一倍。”

  副将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狐疑的望着他。

  前军主将瞪了他一眼。

  是真的……副将满头黑线的去传令了。他搞不明白,明明目标就在前面了,连守护罩都没看到有。不用说,肯定是先锋军已经得手了。主上到底在忌惮什么。

  底下的将士们和他一样,都搞不明白。

  难道是怕他们抢光了战利品,后面的大人们捞不到好处?凭什么!他们提着脑袋,在前头冲杀开路,不应该先瓜分战利品吗?还有,先锋军肯定已经把破虏界洗劫一遍了。这会儿,他们赶过去,也就是分人家挑剩的。就这点残汤剩水,还不够他们自个儿塞牙缝的呢,还要分后面的那群大人们……啊啊啊,这仗没法打了!

  但是,主上的命令,他们不敢违背。一个个敢怒不敢言,依令行事。

  很快,中军发现了前面的状况。

  不待沧水城城主发问,四重天的那位伯爵大人又是冷哼。

  沧水城城主赶紧的质问:“前面,怎么回事?”

  副将立刻给他抱来了一面传讯镜。

  前军主将的身影现于镜面之上:“大人,前方恐有诈!”

  沧水城城主听了,两眼直抽抽,心里骂道:就破虏界的那点子歪瓜裂枣,早就被先锋军碾成了泥,还使诈?该死的,你想偷懒,也得找个象样点的借口啊。

  “全速前行!”伯爵大人瞥了这边一眼,将手里的茶碗“当啷”的撂在长案上,“跟上先锋军。”

  先锋军虽然不是他的麾下,但是,他对心魔大军的战力深信不疑。

  “诺。”沧水城城主恭敬的转过身来,抱拳应道。然后,他再转回去,冲传讯镜上不停的使着眼色,“大人有令,全速前行,跟上先锋军。”

  说完就掐断了联系。

  前军主将收到命令,气不打一处来。先锋军从出发到现在,压根就没有传回来一言片语。前方军情不明,就让他们全速前行。是要让他们去探路吗?

  凭什么?他和他的部属们是前军,不是先锋军!

  一巴掌撂开传讯镜,他对副将哼哼:“不理他们!”

  爱谁谁!反正,他是不会当探宝鼠的。谁也别想把他当探宝鼠使唤!

  指挥舱里的气压有点儿低。副将随便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透气。

  不一会儿,侧翼惊呼:“啊,冲上来了……”

  副将气呼呼的冲进来:“主上,后面的都全速压上来了。”他们就这样迫不及待!太过分了!

  前军主将的脸刷的黑了。比锅底还要黑。

  双手紧握成拳,他从牙齿缝里,一字一句的下令:“避让!”

  这仗,老子不打了!

  副将愣了一下,吼道:“诺!”话音未落,人已经象一道旋风一样冲了出去。

  顷刻,外面传来他那愤怒的咆哮:“避让!主上有令,避让!”

  好比一石激起千层浪。前军将士们骂开了。

  “抢!让他们抢!”

  “早做什么去了!现在知道抢了!”

  ……

  不过,这样的漫长咒声只持续了不到一刻钟。当后军都追上他们的时候,静悄悄的前方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战鼓声。

  好熟悉的鼓点!

  这是……双龙绝魔阵!

  前军主将打了个激灵,呼的冲出指挥舱,大吼:“是双龙绝魔阵!快跑……”

  话音刚落,他自个儿已撕裂虚空,夺路狂逃。

  必须得赶紧了!

  双龙绝魔阵,他是知道的!

  一旦合阵,就是九重天的魔尊们也动弹不得!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端木皛皛、即墨倾国、海帆宝宝、听雨时间、伊人青瑶、3大笑、夜澜惊寒、a水凝雪a、五月风舞影、10205917581、susan4ever、regedit20081、星`月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