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六二章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上)
  就在这时,拦在五里开外的那道炫丽的法力网自行分裂成九段!

  还是看不清藏在后面的天兵天将们的情形。

  众魔无不认为胜券在握,齐齐哈哈大笑。

  崩溃了!天兵天将的防线绝对是崩溃了!

  就说三重天的渣渣们怎么可能抵挡住“血骷髅”!

  “撕碎他们!”

  “给我撕!”

  ……

  群魔跟磕错了癫药似的,疯狂的挥舞着手里的圆月弯刀,尖叫着。

  刀如林,一道又一道的法力,象黑色的箭雨一般,簌籁的扎进“血骷髅”之中。

  “血骷髅”的身形陡然间又增高了三成。它背负着炼狱幻像,前行速度明显加快。

  眼见着,那双笼着死气的骷髅巨爪伸到了法力网前。

  说时迟,那时快。

  天兵天将这边的战鼓声再次突变。

  “咚!”

  一声巨响,宛如雷鸣,竟然化成了实质,象一只金色的巨斧,斩向“血骷髅”伸过来的一双黑爪。

  众魔不曾防备。一时之间,他们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哗啦啦!”

  “血骷髅”的黑爪子与金色巨斧短兵相接。

  刹那间,金光大盛,晃花了众魔的眼睛。

  “噗噗噗……”一些修为境界低的血魔将和心魔将象是当胸中了一掌似的。严重的,身体直接打横,向后飞了出去;好一点的,喷出一大口本源煞气,退后数步方稳住身形;更多的是,拄着圆月弯刀,两股战战。

  转眼,金光散尽。

  炫丽的法力网依然分成九大段。但是“血骷髅”的身量却是矮了近一半,那双笼着死气的双爪更是被齐腕斩断。

  倒是背后的炼狱因为掺杂了群魔的恐惧,场景显得更加惊悚。

  “吼——”,它挥舞着残臂,发出低沉的怒吼,张大嘴巴,欲再次喷一股腥臭的黑气。

  “嗖——”,一道银色的利箭,破空袭来,准确无语的射入黑洞洞的大嘴里。

  箭身刚没入,便听到“砰”的一声闷雷。

  “血骷髅”中招,身体微晃。那股黑气就在黑洞一般的巨嘴里自行散了。

  好吧,这只是一个开始。

  九段法力网的空隙里不断的闪过黑影。密密麻麻的银色利箭汇成八条银色的长练,分成上、中、下三路,“嗖嗖嗖……”,射入“血骷髅”之中。

  “砰砰砰……”,“啵啵啵……”,象是爆豆一样,爆破声接连不绝。前者是银色的利箭炸开的声音。而后者则是“血骷髅”身上的煞气团一个接一个的被引爆。

  立时,“血骷髅”再也没法前行一步。

  象是筛糠一样,它周身无一处不在颤抖、摇晃。又好比是漏了气的胖皮囊,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缩小。背后的尸山血海摇摇欲坠,转眼间布满象蛛网一样的大小裂纹。

  但凡是长了眼的,都能看出来,这只“血骷髅”受到了重创。

  “血骷髅”是那八千魔军用本源煞气幻化出来的。现在,天兵天将们的爆破箭炸掉了“血骷髅”的煞气团,那就等于炸掉了他们的一道本源煞气。

  于是,三十二艘穿界快艇之上,惨叫连连。魔兵魔将们成片成片的倒下,有的捂着胸口,有的双手抱头,有的象虾公一样蜷缩成团……更有重伤员直接变回了魔核状态。“噼哩叭啦”的,每一只穿界快艇之上都横七竖八的摊了不少魔核。

  局势已然反转。

  看到自己的身边,越来越多的人痛苦的倒下,那些还没有受到反噬的魔众全傻了眼。

  魔军主将也是个厉害的。他最先反应过来,赶紧的从“血骷髅”里收回自己的那团本源煞气,惨白着脸,颤声尖叫:“血骷髅,撤!”

  就一句话的工夫,又有将近一成的魔众倒下。

  众魔慌忙收法。

  血海尸山一晃,象个巨大的红色皂角泡泡,“噗”的破裂,消失得干干净净。

  “血骷髅”轰然倒塌,现出原形,即,数以百计的黑色煞气团。它们乱哄哄的仓皇逃向魔军船阵之中。

  银色的“长练”如影相随,紧追而来。

  手快的,很幸运的收回了自己的本源煞气团;反应不过快气运不佳者,很不幸的被战斗减员。

  第一个回合,天兵天将完胜。

  魔军主将是个魔仙境二层的心魔。他原本长了一张雌雄莫辨的俊脸。这会儿,精致的五官扭得跟麻花团一样,双目赤红,狰狞之极。

  怎能不气、不急!一个照面,他这边损失近半,却连对方的面儿都没有见着。

  一群龟孙子,躲在捞什子的破网后面,尽使阴招!

  敌军是圆是方,有多少人马,刚刚使得是什么玩意儿……,他统统没有看见!

  没想到,三重天也还有点能人。该死的,轻敌了。他懊恼的挥手:“防护罩,起!”

  从幽兰界出发,到现在,三十二只穿界快艇都没有升防护罩。一来,升防护罩,在提高了快艇的防御力的同时,会降低行进速度。而他们是抱着速战速决,打破虏界的守军们一个措手不及;二来,在他看来,三重天的天兵天将们就是一堆豆腐渣,完全不堪一击。对付这样的渣渣们,何需启动防护罩?

  可是,就是他从来没有放进眼里的“豆腐渣”打得他找不到北!

  对方哪里是什么豆腐渣!分明是铁板啊!

  还好,目前,他的舰队尚且没有进入破虏界的界域。

  甩了一把冷汗,他赶紧调整作战计划:升起防护罩,紧缩舰队,在原地等待主力大军。

  之前,他求胜心切,将主力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现在,意识到对手是块难啃的硬石头,自己这边又损扣近半,他怎么敢再孤军深入?

  必须等主力大军过来啊。

  旁边,副将弱弱的问道:“大人,要是旁边的界面赶来援助,形成夹攻之势,我们该怎么办?”

  言下之意是,大人,撤吧!至少得撤回魔界边境啊。这里太不安全了!

  主将凉凉的瞥了他一眼:“擅自撤退者,斩!”

  这里是三重天!不是四重天!老子都收拢舰队,升起守护罩了,还不够窝囊吗?

  真要是逃了,消息传到四重天,岂不是让那些讨厌的家伙们笑掉大牙?就算接下来,老子屠光了破虏界,以后也没法抬起头来混了。

  现在杵在这里,老子还能有个说法——战术,这是叫战术收缩!原因是三重天的那群废物速度太慢!他们那速度,能叫急行军吗?妈蛋,乌龟都爬得比他们快!

  但是,沐晚怎么可能让他们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缩回去?

  “命令,左营变阵,双龙合围!”沐晚盯着传讯镜,下令道,“后营左翼神箭队挺进乾位、坤位、艮位,压制魔军。”

  命令立刻被两名文书分开传到相应的战斗单位:

  “将军大人有令,左营变阵,双龙合围!”

  “将军大人有令,后营左翼神箭队挺进乾位、坤位、艮位,压制魔军!”

  “咚咚咚……”

  “咚咚咚……”

  急如雨点的战鼓声从四面八传来。群魔神色大变。他们没少与天兵天将扯皮,是以,清楚这是进攻的鼓点。

  他们的后面竟然也有鼓声!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他们中了天兵天将的埋伏!

  果不其然,身后约摸十里开外,盔甲哗啦作响。陡然间,现出与前方一模一样的九段法力网!

  “跑啊!”

  “左边……”

  象是听到了他们的呼声一样,左边亦是五光十色的法力乍现,转眼间就结成了法力网。

  一模一样,也是九段!

  “快,往右……”

  “啊,不!”

  右边亦然!

  呼呼呼——

  每一边都飞出九条银色的“长练”,就象索命绳似的,以更加凌厉的攻势,向他们扑头盖脸的打来。

  那些都是密如麻的爆破箭啊!

  沾在身上就会“砰”的炸开的箭!

  “快!快!升守护罩!”主将挥舞着双手,澳门赌博网站:疾呼,“全速,穿界!突围!”

  啊,该死的面子,见鬼去吧!老子只想保命!

  “快啊……”

  “让开!”

  “滚!”

  三十二只穿界快艇纷纷夺路升空。

  他们先前布设的三重圆阵本来是分成上、中、下三层的。处于下层的升空之道被上层遮得严严实实。是以,他们只能按照从上至下的顺序,从上层开始依次升空、穿界。

  这会儿,大家都恨不得能多生出两条腿,谁愿意等?

  顿时,“咣啷”、“砰”……各种碰撞声,混着群魔的咒骂、惨呼,响成一片。

  他们自个儿乱成了一锅粥。

  再看天兵天将那边。左营按照战鼓的指令,井然有序的迅速变阵。

  不出十息,队长们手里的信号旗象雨后春笋一样的立了起来。

  全体变阵到位!

  左营校尉用力挥手:“合围!”

  “咚!咚!咚!”

  八面主战鼓整齐划一的擂响三下。

  “哗——”,法力网猛的一晃,每一段皆化成一道飞幕,冲天而起。迸射出夺目的五彩豪光。

  原本黑漆漆的虚空亦因此而流光溢彩。

  群魔猝不及防,被豪光罩了个正着。

  “该死……”主将瞪着一双赤红的眼睛,流出了血泪。

  他很想逃,可是现在却连动一下手指头,都是奢望啊。甚至于,他的最后一句话都只来得及吐出两个字。

  因为这是双龙绝魔阵!

  北帝的成名阵。入阵之魔,杀无赦!

  北帝,不是被九重天的尊者们斩为畿粉了吗?北大营谁他/妈还会双龙绝魔阵……

  三十六道五色的光幕终于合拢,象一只倒扣的半球,罩住了魔军的舰队。

  旋即,半球嗖的往下压。

  好重!

  象是天塌下了一般!

  “噼哩叭啦”,群魔的身上接二连三的炸开,浓稠的煞气好比墨汁喷涌而出。

  主将听到了自己的胸膛里“砰”的爆开。

  那是他的魔心碎成了数十瓣。

  全力的仙力象退潮一样逝去。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将近十万年的修行啊……无边无际的黑,象一只大怪兽,一口吞没了他。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oo圆舞曲oo、我很喜欢金铃动、ql1356156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