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五九章 关键所在
  自从暗探们传回情报,澳门赌博网站:说血狼界开始撤兵,花田便感觉糟糕透了。

  在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时,血谷连车马费都没捞到,就不声不响的撤军了!

  以他对血谷的了解,用脚趾头也猜得到,血谷肯定不是自愿的。九重天的尊者们了令,而血谷是胳膊扭不过大腿,不得不从!

  想到这一层后,花田愁死了黑夜大人下了死命令,必须让那两边对起来。现在,九重天的尊者们插手了。他们双方就算是不共戴天的血仇,这会儿也会握手言和啊。他要怎么做?他又能怎么做?黑夜大人会不会让他去送死啊?

  他不想死啊!

  去找血谷投诚?

  那还不如去送死呢!

  一来,为了表忠心,当初归降主上时,他主动向主上献上了魔仆契约。主上随时都可以捏死他二来,跟着血谷,他能有什么前程?血谷迟早得把他的这点子势力连皮带骨的吞了。那家伙记仇得很。就冲这几年,他做的那些事,早晚也是一个死啊。

  花田思来想去,惊悚的现,三界虽大,陡然之间却没了他的活路。

  于是,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平素最喜欢的,烤得香喷喷、油汪汪的乳魔兽也完全勾不起他的食欲。

  如此提心吊胆的过了一天。又到傍晚时分,他与黑夜大人每天的联络时间。

  他揪着心激活了子石。

  巴掌大的白玉表面闪过一道红光,旋即,黑夜的影像出现了。

  “大人。”他努力的挤出满脸的笑容。

  另一边,黑夜看到玉石上现出的那张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眼角直抽抽:“从明天开始,如果没有紧急事务的话,我们改为五天联络一次。每次联络的具体时间不变。”

  花田应了一句“喏”,心一横,道出血狼界撤兵的事。

  黑夜点头:“本座已经向主上禀报了。主上有令,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我们再插手。”

  “啊?”花田手里一哆嗦,险些砸了子石。他难以置信的甩了甩头:“任务结束了?”

  啊啊啊!他该不是幻听了吧!

  “嗯。”黑夜十分肯定的说道,“近期,幽兰界可能会进犯仙界。主上已经准备迎战。九重天的尊者们盯着他们呢。你让你的人莫要乱动,免得泄了行踪。”

  不是幻听!是真的!

  主上改了初衷,准备迎战幽兰界!

  还有,主上、黑夜大人,都没有舍了他的意思。是他想多了!

  花田只觉得脚底呼的腾起一股热气,比吃了极品魔仙丹还要舒畅。他使劲的点头:“喏!”

  切断联系后,他紧紧握住手里的子石,在心里对自己说道:花田,你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主动向主上进献了魔仆契约!

  他也是上位者。老实说,碰到类似的情况,他肯定是第一时间推属下去死。虽然最后肯定还是瞒不了九重天的尊者们,但是至少可以把水给搅混了,拖延时间。

  不止是他。从古自今,魔族都是这么行事的谁去死,都没有关系,只要不是自己就行手下死了就死了,只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好。

  所谓,我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魔族共同的信念。

  他冷眼观之。仙界那帮道貌岸然的家伙们,其实也比他们魔好不到哪里去。

  但是,主上没有!黑夜大人,也没有!

  花田生平头一次感觉到了温暖,还有安全。

  他惬意的展开双臂,深吸一口气。

  啊,这样的感觉,真好!

  破虏界。

  下午的时候,沐晚又收到了来自主帐的紧急军令:近日,魔界兵马调动频繁,令你部进入战时状态。

  由一级战备状态,进入战时状态。这是防备升级到了最高级。

  而沐晚早在和黑夜联系过后,已暗中令各部进入战时状态。

  随后,黄长顺通过血脉传讯过来:阿妹,刚才的军令是南帝亲自下的。

  沐晚抚额轻笑:知道了。

  黄长顺又传讯道:我现在去你的书房找你。

  沐晚并不在书房里。因为进入战时状态后,她的座舰,也是边军城的主舰会第一时间升空,藏匿在虚空之中。而她身为主将,必须搬到座舰上去。

  她现在就在座舰的指挥舱里。

  一个多时辰之前,她在指挥舱里召集破虏界、虎威界、长宁界的校尉们开了第一次战前会议。

  作战的意图已经传达到校尉一级,作战方案亦细化到了每一重界面。

  半刻钟之前,第一次战前会议结束。校尉们领了任务,匆匆离去。

  现在,三重界面都行动起来了。校尉们按照她的命令,正在调遣军队。

  指挥舱里有数面传讯镜。沐晚通过这些镜面,看到将士们紧张而忙碌着,正在抓紧时间,进入各自的战斗位置。

  至于边军城的营区,早在进入战时状态时,就被阵法屏蔽了起来。

  所以,沐晚传讯道:阿哥,我在指挥舱里。

  随即将具体的星位传了过去。

  黄长顺接到传讯,又惊又喜。

  惊的是,阿妹竟然已经在指挥舱里了。进入战时状态的军令才刚刚下达,好不好?

  也就是说,阿妹是在军令下达之前,就做出了进入战时状态的判断。

  虽说非常时期,主将们有便宜行事的权力。但是,阿妹的胆子是不是也太大了些?

  当年,他身为少君,也不敢如此行事。

  喜的是,他的阿妹已经完全成长起来了,成为了一名可以独挡一面的优秀主将。

  接到南帝亲自下达的军令时,黄长顺的心都提了起来。他很担心沐晚挡不住魔族的进犯上一次,他听沐晚说,进犯的魔军有十几个头目,遂一直以为魔军的精锐都被东大营那边拖住了,进攻破虏界的只不过是一些乌合之众。所以,他的阿妹是鸿运当头,白白的捡了一个大便宜。

  却没有想到,阿妹比他还要先闻到战争的味道。

  尽管如此,黄长顺还是急吼吼的踏碎虚空,很快的出现在指挥舱里。

  “阿哥。”沐晚刚刚才将舱里的将士遣出去。

  黄长顺环视舱里。布置得井井有条。六面传讯镜,全部打开了。镜上的影像立马抓住了他的眼球。顾不得与沐晚打招呼,他定睛一一细看。

  不一会儿,眉眼间的那丝焦虑褪得一干二净,他展颜轻笑,不住的颌:“不错。你做得很好。”

  幽兰界的魔军们还不见声响,然而,这边已经悄然布好了天罗地网。

  照这样的布局,三五万魔军进犯,无异于飞蛾扑火。

  破虏界有阿妹,他放心得很!

  九重天,南天界,南帝府。

  南帝坐在大殿的主位上,气得两眼通红,从牙齿缝里骂道:“老匹夫!”

  他知道三重天的北大营是天帝老儿特意给他挖的坑。黄长顺是他精心挑选的主将。有沐晚替他守着破虏界,他也放心得很。

  现在,种种迹象表明,天帝老儿想引三重天的魔军,来对付破虏界。

  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天帝老儿行事,竟然如此没有下限!

  两个娃娃虽然能干,但是毕竟修为、阅历摆在那里。他岂能任两个毫无根基的奶娃娃去对付志在必得的魔军?

  意识到天帝老儿的意图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派兵增援。

  然而,聪明反被聪明误。他知道天帝在四大营里暗插了人手。先前,为了防止天帝老儿暗中调集这些桩子使坏,他和东帝两个商议,以天庭的名义,令四大营进入战备状态。

  当时,他还和东帝笑天帝老儿假意昏迷,只能自吞苦果。现在,他才知道,一切早在天帝的算计之中。

  四大营进入战备状态,天帝不能随意调动人手,他同样也不能!

  该死的,棋差一着,又中了老匹夫的算计!南帝越想越生气,一脚踹翻了座前的长案。

  “轰”的一声,玉石长案粉碎。

  殿外当值的亲卫们,一个个站得笔直,连大气都不敢出。

  南帝挥手,凭空幻化出一张三重天的仙、魔边界星空图。

  凝视了良久,他轻轻的点了点金芒界所在,自言自语道:“黄长顺……”

  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黄长顺了。希望黄长顺有那魄力,及时调集人手,支援破虏界。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黄长顺是三重天北大营的主将,非常时期,可行非常之事。

  南帝行事,当然不会如此被动。他已经暗令三重天的南大营主将,在确保南大营不出状况的前提下,必要之时,可增援破虏界。

  之所以,在命令中加了一个前提条件,是因为他担心天帝老儿同时会对南大营难。

  破虏界如果失守的话,他还可以勉强自辩北大营的烂,是出了名的。而他接管三重天北大营才几年?破虏界又是近期才升级为边军城的,兵力尚未完全成军……等等,都是事实。

  但是,如果是南大营出了乱子,他就完全是无话可说了。

  总而言之,破虏界的局,主要还得靠沐晚。

  “沐丫头,你从来没让本君失望过。这一回,希望你也能再创奇迹。”南帝无可奈何的喃喃自语道。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音岚丨枫、友竹茶、书中小虫o7、阿玉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