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五八章 可恨!可恼!
  魔界那边,澳门赌博网站:因为黑夜与花田的暗中出手,血谷魔尊根本信毒了幽兰界居心不良。し虽然第二天上午,最后一艘战舰也撤回了血狼界,但是前一天从其他界面调集过来的援军都在血狼界驻扎了下来,没有撤回的迹象。

  此举摆明了,只要幽兰界稍有异动,血谷的大军立刻就会再次杀过去。

  是以,幽兰界的守护罩一直没有撤,众魔龟缩于阵内,完全不敢妄动。

  正午时分,花田不惜动用了一张上品穿界魔符,火急火燎的跑到火狱界,求见黑夜。

  他进言道:“为了压制幽兰界,血谷此番调到了四成的嫡系。大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们为什么不乘机出兵?据属下所知,有三个界面现在防守因此被削弱了。那里是血谷的老巢。我们有足够的穿界快艇,肯定能一举吞掉这三个界面。”

  黑夜想都没有想,立刻驳回了他的提议:“不可。”

  花田郁闷极了。论修为境界,这小子只是刚晋升的魔仙。而他是上万年的老魔仙。可是,人家命好,早早的投靠了一位了不得的主子。他是后来投上去的。在主上面前,脸面没有这小子大。所以,只能受其压制。

  哼,这小子绝对是不想让自己出头!

  心思一转,他准备暗地里走一趟破虏界,直接面禀主上。

  黑夜是血统纯正的天魔,在魔族里,是顶尖的存在。血脉的压制,足以弥补他与花田间的那点修为差距。所以,花田所想,他一清二楚。

  瞥了他一眼,黑夜寒着脸,哼道:“本座问你,血谷调兵遣将,分明是要借机拿下幽兰界。为什么又在紧要时刻撤了兵?”

  花田闻言,不由愣住。血谷魔尊本人就是走的韬光养晦的路子。而花田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展到如今,也不完全是靠了沐晚的扶植。他其实也是个有野心,又不输谋略的人。

  被黑夜轻轻一点,他立刻明白过来,一脸愕然,伸出一根手指头指了指上面,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是,尊者们的决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冒冒失失的吞掉这三个界面,回头就会生生的被它们给噎死——敢触犯九重天的尊者们,并且一回起码得罪了俩,他真的是会怎么死都不知道啊。

  黑夜从鼻子里哼一声。

  算是肯定了他的论断。

  花田甩了一把冷汗,陪着笑脸向黑夜抱拳谢罪:“大人,属下刚刚想多了。多亏大人点醒。属下向您陪罪。以后,还望大人莫要嫌弃属下鲁笨,多多提携属下。”这位虽然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子,但是,一直以来,从来没有害过他。比如说,这一次,这位只要不拦住他,就够他死上好几回的。但是,这位却直接明了的阻止了他。呵呵,他承这位的情。这是真心实意的讨好,不是什么场面话。

  黑夜懒懒的应道:“花兄无须客气。你的才能,主上是非常清楚的。主上的意思,我们只要让幽兰界成不了事就行。”

  言下之意,他根本就不吝于在主上面前搞什么打压的小动作。

  “是是是。”花田飞快的点头,“属下一定会盯紧幽兰界。”

  没有停留,他退出大帐后,撕裂虚空,遮掩气息,跑了一趟血狼界,亲自敲打了潜伏在那里的暗探们,命他们一个个的都给他瞪大眼睛,全天候的盯着这边。该浇油的时候,一定要浇油,绝对不能让这边的形势缓和下来。

  “对,就要让他们两边象乌鸡眼一样的相互瞪着,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眼。还有,你们自己要手脚干净些。谁要是泄了行踪,坏了主上的大计,谁就去死。”

  “喏。”暗探们连眼皮子都没有抬,齐齐应下。

  自从追随了主上之后,大家吃喝不愁,又不用再担心月圆之夜的经脉逆冲。试问,谁不想好好的活着?

  还有,血谷魔尊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的。如果让血谷魔谷真的一统三重天,他们十有*会回到从前。过惯了好日子,谁也回不去了。所以,这一次,他们是打心底儿想给血谷魔尊使坏,而不是为了任务。就算尊上不说,他们也会揩干净痕迹的。

  事态比他们预象的要好。一连几天,幽兰界都没有大举措。第七天的傍晚时分,聚集在幽兰界最大的港口的各路舰队开始撤退。到了子夜时分,原本密密麻麻的停靠着大小舰船的港口空空荡荡的。一只主舰也不见了,只有五六只小舢船稀稀落落的停靠在码头上。平时,港口也有这样的小船,担任巡逻之职。

  幽兰界这是用实际行动在向血谷魔尊显示诚意。

  接着,血狼界那边也开始撤兵。从其他界面集结过来的援兵,在有续的撤离。最先撤离的是,来自周边三个界面的魔兵们。他们离得最近,最先撤离。而穿过数重界面,长途跋涉而来的血谷魔尊的嫡系们,仍然按兵不动。显然,血谷魔尊对幽兰界仍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黑夜收到暗探们传来的情报,心道“不好”。很明显,这是九重天的尊者们直接插手的结果。等血谷魔尊撤了兵,让出道儿来,幽兰界指不定就会进犯破虏界。

  不行,必须阻止他们!

  黑夜呼的站起来,搓着手,在大帐内走来走去,心思转得飞快——如何才能阻止他们,同时又不暴露己方!

  然而,他快把头给转晕了,也没想出对策来。今非昔比,有九重天的尊者们盯着,叫他如何动手脚!

  损失最小的办法是,让花田顶缸——令花田出面继续在幽兰界和血谷之是制造事端。他不沾手。如是被九重天的尊者们发现了,把所有的事情推到花田身上。

  按照魔族的处世原则,通常都会如此行事。

  但是,黑夜只是想了想,很快又自己否决了:一来,姑娘绝对不会允许他这样做;二来,他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一旦他这么做了,花田若是有惊无险,还好;如果花田遭了不测,他肯定会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从此,道心动摇,道基不稳;还有就是,先前,他挑拨了幽兰界和血谷,并不是因为他的手段有多高明,而是他们双方都在局中,所谓当局者迷也。而九重天的尊者们可不在局中。他们的眼睛亮着呢。况且,花田也不是蠢蛋,怎么可能让他轻易的骗了去?

  也正是因为忌惮九重天的尊者们,黑夜现在是一动也不敢动。他甚至于不敢贸然跑回破虏界去面禀。

  最终,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通过契约,向沐晚申请联系。

  很快,沐晚传讯过来:黑夜,发生了什么事?

  黑夜:姑娘,昨天,幽兰界的魔军散了。今天开始,血谷魔尊也撤兵了。

  沐晚沉吟片刻,回复道:昨天,香香传讯过来,说天梁宫那边放出风来,天帝情况开始好转,用不了多久就能醒来。

  两桩事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然而,实质上却是一件事。

  黑夜在三重天魔界历练了这么久,阅历是翻着筋斗儿增加。闻言,他心思微转,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关联,传讯问道:姑娘,这一战,不可避免,是吗?

  沐晚:现在还看不出天帝到底在算计什么。不过,很明显的是,有东帝和南帝联手,天帝的如意算盘是被砸了。酬神元日祭被迫中止;昆仑镜,毁;定天尺,损。这样的大事故,天帝必须得给仙界、给天庭一个解释。他能拿什么解释?偷神器的仙级傀儡的肉身是他跟南帝私底下交换的。所以,天帝只能昏迷,不敢“苏醒”。除非有更大的事件发生。比如说,魔界大举进犯。

  黑夜自个儿也隐约猜到了一些,但是,思路还是混乱得很。经沐晚细细分析,他豁然开朗:天帝和九重天的尊者们勾结起来,试图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同时,他们还在坑一把南帝。天帝还是意在重返三重天的军界。

  孺子可教也。沐晚揉了揉一边的太阳穴,回复道:我担心,天帝所图的不仅仅是三重天的北大营。

  黑夜的话虽然直白,却很有道理。没错,天帝搞出这么多事,绝对是想“坑南帝”。

  但是,费了这么大的劲,才搞到区区三重天的北大营。天帝的眼皮子不可能这么浅。

  三重天的北大营现在是归于南帝麾下。如果魔军撕开了破虏界边军城的防线,长驱直入,涂炭三重天,那么,南帝难逃其咎。按照天庭的规矩,只要若三重天的世家们超过半数,一起联名弹劾南帝渎职之罪,天帝必须立案。现在,定天尺也损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好。到时,给南帝定个什么罪,还不是天帝说了算?

  沐晚越想越觉得天帝就是这么打算的。甚至于,以天帝走一步、看三步的性子,她开始怀疑当初天帝答应拱手将三重天北大营让给南帝时,就已经设计好了眼下的这步棋。

  可恨!可恼!

  为了一己私利,勾结魔族,涂炭三重天的生灵!

  真当世人都是刍狗吗!

  沐晚“砰”的一拳砸烂了手边的海棠高几。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g613的平安符,多谢书友若如初见hy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