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五七章 传讯
  子夜时分,澳门赌博网站:一直没有动静的香香的契约终于亮了。

  沐晚连忙准许其联络。

  香香:姐姐,中天界全面戒严了。仪式被中断之后,与会者立刻被控制了起来。我们天府宫因为隔得比较远,是第一批被解除禁令的。刚才,才放我们离开会场。但是,也只准许返回自己的住处,不准离开天庭。那些从其他界面过来,在这里没有住处的,都只能找块空地,自己扎帐篷。

  看样子天庭那边的情况已经有所控制。沐晚放心了许多:你有没有受伤?

  如果是换在平时,沐晚早就召回了香香。可是,现在不行香香若是突然失踪,对于天庭来说,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再者,天庭的正式属官在入职时,都会留下一道元神印记。香香一旦被扣上疑犯的帽子,天庭定会布下天网地罗,在三界之内追捕她。那么,香香从今往后就只能呆在星海里,绝迹于三界了。

  而香香也是想到了这些,所以,才会在第一时间让黑夜和老常离开,自己却留了下来。

  香香:没有。只是感觉累。白天,我们被勒令在原地坐着,先后接受了三轮质询。同样的问题,反反复复的回答,前后不能有出入。我们天机宫这边有五个人因为前后的答案对不上,被金甲卫当场就押走了。据前辈们说,是要押往庭审司,进一步审问。他们还说,去了那里的,不死也要脱层皮。还好,我们草木一族有特殊的刻录信息的法门。以前,老常也常用这样的法子审讯。香香防着他们这一手,在第一轮答询的时候,就将所有的回答一一刻录了下来。不然,他们这样颠来覆去的审问,香香的回答肯定是也是前后对不上的。

  确实是。这样的审问,最能见真章。接连应付了三轮密集的质询,辛苦程度可想而知。如果是换在平时,沐晚早就过去陪香香了。可是,现在,破虏界这边的一级战备状态还没有解除,她身为主将,是不能走开的。

  她接着传讯:你今天也累了,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不想,香香立刻回复:香香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质询时的情景,根本就睡不着。姐姐,陪香香再聊一会儿吧。

  其实,经历了这么多,香香还能保持清醒,已经很难得了。沐晚好不心疼。其实,边军城这边处于一级战备状态,态,事务繁忙,她也完全不得空闲。好在,她向来一心多用惯了的。遂一边批阅公文,一边继续问道:昆仑镜和定天尺的情况如何?

  香香:听说昆仑镜是彻底毁了。定天尺残缺了一个角,天机宫那边正在想办法尽量修复。

  沐晚:抓到偷定天尺的人了吗?

  香香:哦,抓到了。南帝和东帝联手,重创了那人。那人祭起遁术,可也是逃出了百来丈,便被金甲卫用天罗地网给兜住,现了身形。金甲卫们蜂拥而上,将他团团围困住。那人也是个硬气的,在网中又拼死抵抗了近半个时辰,战到了最后一刻。结果,大家才发现,原来他是一具仙级傀儡。也难怪会顽抗到底。傀儡的身体在混战中被肢解成了数十块,只有头颅还是完整的。而金甲卫这边损失惨重,一共折殒了三百多人,另外还有几十个重伤员。金甲卫按例在现场立了一根铁杆,把那只头颅当成战利品,按例挂了起来。香香回属官院的时候,路过那根铁杆时,还特意瞥了一眼。姐姐,那张脸,我们都认识。

  沐晚大吃一惊:是谁?

  香香:就是主帐的刘护尉,刘真。说起来,他和姐姐还是同一批参加入职大比的呢。

  沐晚沉默了。那段时间,香香在闭关。所以,关于刘真的事情,她知道的并不详尽。

  刘真因为暗中投靠了天帝,向天帝的人泄露主帐的信息,被阿哥当成细作,上报给了南帝。之后,南帝以其作为天帝违约,染指三重天军务的罪证,跟天帝提出“私了”。

  天帝被气得吐血,不得不在边境的防务升级上做出让退。做为交换,南帝私底下将刘真交给了天帝。

  沐晚以为刘真肯定是被天帝灭了口。不想,刘真的下场更加不堪,竟然被制成了傀儡。

  天帝也擅长傀儡术?前世的时候,从来没有听说过啊。心思一转,沐晚不由想到了在炎华界碰到的千奕。后者也是一具仙级傀儡。其主人是一位魔仙。而这位魔仙,极有可能是当年在天机宫窃取“噬魂”的那位黑袍人。

  如今,这些线索交织到了一起。沐晚忍不住“啊”的轻呼当年,偷“噬魂”,天帝也有份!天帝和魔界勾结,里应外和,一起偷冥界的神器!

  现在,天帝又故伎重施,打上了定天尺的主意!不,也许他是想毁了昆仑镜。

  原因是,他害怕天问的结果!

  额嘀咯娘咧。天帝到底想干什么!

  握了握拳,沐晚赶紧传讯给香香:天帝现在如何?

  香香:哦,昆仑镜被毁,当场就炸开了。天帝那时站在昆仑镜前,正准备开始天问。所以,躲闪不及,被炸昏了。听说,现在被包得跟个粽子一样,躺在天梁宫里,至今未醒。

  不可能!沐晚冷哼。如果她没有冤枉天帝,这场变故真的就是他与魔界勾结,演得一场好戏,试问,他怎么可能被炸得这么惨?在这种紧要时刻,连睡觉都不敢闭上双眼,他敢让自己昏迷不醒吗?就不怕其他三位帝君顺水推舟,真的让他再也醒不过来了?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天梁宫的主官,上生星君,是天帝的人。他们俩在合伙骗人呢。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就是天帝一手策划的。他假装昏迷,只是为了把自己摘出来!

  天帝肯定没有受伤。但是,上生星君是天庭最有名望的医仙,他说天帝重伤昏迷,那就是重伤昏迷。包括另外三位帝君在内,众人都不会明面上提出质疑。

  天帝统领天庭多年,收服上生星君,完全有可能啊。

  抓了抓头,沐晚传讯给香香:上生星君应该是天帝的心腹。你以后注意远着点儿天梁宫的人。

  香香:嗯,知道了,香香会注意的。姐姐,还有谁可能是天帝的人?

  沐晚:这个不能乱猜的。你自己要小心加小心,近段时间,不要四处打探八卦。

  今天,香香也确实被吓到了。祭祀时,她当差的位置靠天机宫较近。不说别的,光是昆仑镜爆炸,掀起的气浪,就让她险些元神出窍,三魂不见七魄。当时,如果不是脖子上挂着玉仙符,她绝对会本能的换上另一具仙体,即,变回香樟树。

  所以,听到沐晚的叮嘱,她连忙回复:离开时,星君大人发了话,说这几天闭衙,大家都不用当差。香香会老老实实的窝在子午楼里练功,哪里也不去。

  如此甚好。沐晚又问:你现在感觉如何?

  香香打了一个呵欠:好多了。香香困了。

  沐晚:那你好好的睡一觉。有事再跟我联系。

  在香香回复了一个“是”之后,她方切断联系。

  思来想去,她决定把香香透出来的消息告诉阿哥,遂略作整理,通过血脉给黄长顺传讯,将这些消息都传了过去。不过,她只传事实,不做任何评价。

  黄长顺惊讶不已:阿妹,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暗军在天庭也安插有人手。但是,从事发到现在,他连一条消息也没有收到。他推测,中天界应该是戒严了。他的人不敢贸然往外递消息。

  沐晚:香香传给我的。

  黄长顺“哦”了一声,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前额。忙乱了,一时之间,忘记了香香目前是天府宫文案院的一名正式文案。

  他对天庭眼下的形势的判断,与沐晚大致相同。一一分析给沐晚听后,末了,他总结道:稍安勿躁,静待事态明了。

  现在,他们兄妹两个手中的势力与九重天的帝君们相比,还差得远。所以,现阶段,他们只有隐忍的份。

  沐晚略作迟疑,还是道出了幽兰界的意图,以及黑夜做出的处理。

  黑夜和魔兵营是她对付魔界的一张底牌。不过,在阿哥面前,她无须隐瞒这张底牌。

  黄长顺沉默了一会儿,回复道:阿妹,你做得很好。以后,关于你的手下,无须事事告诉我。阿妹,我没有别的意思。具体的原由,等以后时机成熟了,再告诉你。

  沐晚收到后,心头大震。很明显,阿哥有难言之隐。到底是什么呢?直觉告诉她,以他们兄妹俩现在的实力,绝对不是轻易能解决的。

  咬了咬嘴唇,她没有继续追问。以她对阿哥的了解,再追问下去,也只是让阿哥徒增烦恼而已。

  她回复道:阿哥,有事的话,一定要记得告诉我。父君不在了,母后大归,我现在只有阿哥你了。

  如此示弱,不是为了煽情,而是要告诉阿哥,他不是一个人。所以,以后行事,要多多保重自己。

  黄长顺收到讯息,眼圈瞬间红了。他仰起头,任眼泪肆意的流了出来,传讯过去:知道。我没事。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夜澜惊寒的香囊与月票,多谢书友n1977、星月、梦悳、浅薇儿、依兰悠悠、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