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五六章程 因故中止
  “据说是昆仑镜被打坏了。网”黑夜答道。

  “啊?”沐晚愕然。

  传说父神有十大神器。其中,四样被供奉于天机宫。昆仑镜就是其中一样。

  它与寻常的镜子不同,共三面,呈锥形,可查看过去、现在和未来。不过,一百年才能用一次。

  心中一动,她立刻伸手掐算起来,旋即,脸上现出“原来如此”之神色。

  “这里面是有什么说法吗?”常龙忍不住问道。

  沐晚点头:“今年恰好是百年之期。在本次的元日祭上,天帝会代表天庭启动昆仑镜,询问一百年之内三界的大势。这一个环节,在元日祭上,被称之为天问。此环节靠前,按理说,今天上午能完成。”

  黑夜应道:“确实是仪式进行到天问时,起了变故。”

  “哦,说来听听。”沐晚挑眉。

  “我和老常拿的是天府宫的通行符,所以,观礼的位置在天府宫那边。离天机台有些远。现场又不准众人使用仙力、仙器。所以,我们看得不是太清楚。先是请神器。然后是祭祀,再接着就是天问。结果,就在这时,我们听到天机台那边生了变故。有人尖叫抓刺客。紧接着,我们周边的金甲卫齐齐喝令我们,不准乱动。大约半刻钟左右,天机台那边传来一声巨响,听着跟旱天雷似的。气浪旋即传来过。我们猝不及防,都被掀翻在地,滚作一堆。眨眼的工夫,整个天庭乱成了一锅粥。好多人都受了伤。天府宫这边因为隔得远,所以,只有十几人挂了点皮肉伤。大多数人连油皮都没有破。大家都怕有祸事临头,一轰而散。各自找地方躲藏。混乱之中,金甲卫们也顾不得上我们。这时,香香找到我们,飞快的告诉我们,是有人想偷定天尺,却被南帝和东帝联手拦住了。那人只好弃了定天尺遁走。结果,定天尺飞出去,恰好砸在了昆仑镜上面,把昆仓镜的一面给砸破了。然后,香香说让我们乘乱马上走。我们就一齐向您传讯了。”黑夜简要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沐晚目瞪口呆,半天没回过神来。

  酬神元日祭事关三界福祉,所以,天庭最为重视,往往提前小半年就开始做准备了。

  前世,风茜从出生起,就开始参加酬神元日祭,总共参加了三千次,没有哪一次有这么胡闹的。

  天庭这是怎么了!

  她想象过天帝会在元日祭上对南帝难,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么一个情形。

  过了好一会儿,她晃了晃头,问道:“定天尺呢?也坏了?”

  定天尺也是那四件神器之一,主赏罚。天庭若是有什么大纠纷摆不平了,或者要斩杀帝君,都要先请出定天尺,进行卜问。

  定天尺以公正闻名。当年,天帝阴谋劫杀父君,而不敢走正常的问罪程序,百分之百是怕过不了定天尺这一关。

  除此之外,定天尺再无别的功能。

  如果说,有人偷昆仑镜,那还勉强说得过去。毕竟昆仑镜一百年还能用上一回,从过去、现在和将来里任选一面,查疑解惑。可是,那人为什么要偷定天尺呢?

  真是奇了怪了。

  沐晚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该不是天帝怕他与魔界勾结的事情泄露,而被推上斩仙台,所以,先下手为强,派人去偷定天尺吧?

  “我们离开时,没有听香香说定天尺的状况。”黑夜答道。

  对面,常龙也点头,表示附和。

  这场变故,真的不同凡响。沐晚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说道:“你们迅撤离,是很明智的。现在,中天界肯定已经全面戒严。”

  黑夜张了张嘴,正要问。突然间,他皱了皱眉头,呼的站了起来:“姑娘,阿铁传讯,说是幽兰界有异动。我要马上回去。”

  沐晚挥手:“去!”

  常龙问道:“黑爷,要不要我带阿一他们过去?”

  黑夜一边取出传送阵,一边说道:“我先回去看看。若是需要的话,我再联系你。”

  “好。”常龙也起身,“姑娘,我回水仙城准备。”

  “行。”沐晚也站了起来。天庭那边生变故,同时,幽兰界的众魔也出现了异动。绝非偶然!所以,她也要做好战斗准备。

  三人分头行事。

  沐晚出了书房,让虎子令警急集合!列阵操练!

  这段时间,破虏界的将士们隔三岔五就要进行类似的演练。所以,号角一响,各营立动。

  将士们全副武装,蜂拥而出。他们五人为伍,各就各位,迅结阵。

  与此同时,守护大阵启动,破虏界的上方现出八瓣金色巨盾,徐徐合拢……

  “很好!”沐晚亦是全副武装,站在大校场的高台上,对在半空之中列队的将士们说道,“这次的时间是九十七息。”

  话音刚落,将士们举着手里的武器,欢呼:“雄风!雄风!雄风!”

  不容易啊,他们终于把结阵的时间减少到百息以内了!要知道,最初的时候,他们用了差不多一刻钟。

  据说,原来的北大营嫡系精锐才能做到百息以内进入实战状态。

  接下来,自然是要操练。

  不过,他们的将军大人一反常态,却令他们各自隐身,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是换新的训练项目了吗?没有谁问。哗啦啦一片铠甲响,将士们按住心中的狐疑,依命行事。

  转眼之间,半空中的长龙阵消失了。只有碧空如洗。

  沐晚也是身形一晃,藏于阵心中央没有接到军令,进入一级战备状态,事后是要向上级陈词的。不过,演习不用。

  实力和身份地位都摆在那里。现阶段,她只能钻这样的空子。打着演习的名义,进入实战状态。

  如果幽兰界的形势没有失控,也没有关系。那就是一次真正的演习。她正好可以看一看,将士们隐匿的极限是多久。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沐晚收到主帐方面的紧急军报:令破虏界边军城全体即刻起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沐晚忍不住通过血脉传讯给黄长顺:阿哥,是上面下来的命令吗?

  很快,黄长顺回讯:元日祭因故中止。天庭担心有人乘机生事,令各重天的四大营都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随时听候差遣。

  原来如此,是天庭的命令,而不是南帝给破虏界的军令。沐晚有点淡淡的失望,叹了一口气。

  因为正式得了上级的军令,所以,沐晚向将士们宣布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现在,天庭的形势未明,他们除了防着幽兰界众魔入侵,还要防犯东、西两大营借机捞过界。

  沐晚重新做了布局:幽兰界这边,仍然是破虏界挡在前头两翼则分别交给虎威界和长宁界同时,这两界的将士们还要密切监视东、西两大营在附近界面的那几个驻点。

  也不知道要战备多久,她启动了战事轮换机制:将士们分成两轮,一轮当值,另一轮则就地歇息。两个时辰一轮换。

  时间一点一点的逝去。

  傍晚时分,黑夜最先通过契约传讯回来:姑娘,幽兰界已被压制。

  沐晚回讯:幽兰界生了什么事?

  黑夜:上午时分,幽兰界各城突然同时集结魔众。血谷这边得了消息,立刻从血狼界出动。近三万魔众,分乘五十余艘大小战舰开赴幽兰界。阿铁见事态严重,第一时间报告予我。我赶到时,血谷舰队的前军已经快要到达幽兰界。而幽兰界的舰队也有一半升空。双方很快在虚空中对峙起来。我怕双方拉上话,将误会解开,令花田派出三只穿界快艇,装成幽兰界的人,出现在血狼界的后面,烧掉了血狼界最大的冬粮围场。于是,血谷一怒之下,不但派人拦截花田的人,而且从血狼界和周边的三个界面增调了一万五千名魔众开赴幽兰界。幽兰界的众位城主果然想与血谷求和。可惜,血谷已经被激怒。联盟军的主将不敢私自与他们派过来的使者接洽,下令当众斩杀之。而幽兰界的城主们看到越来越多的联盟军,自知不敌。与联盟军的舰队对峙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升空的战舰6续撤回守护罩内。方才,幽兰界的战舰已经散了。血谷应该也是得了上面的指示,联盟军撤走了一大半,只留下前军在守护罩外面监视。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回复:继续密切监视两边的动静。绝对不能让两边坐下来谈判!

  战争,简直是一触即!还好,她早早的让魔兵营盯死幽兰界。

  现在看来,元日祭上闹出的那出偷宝,并不是单独的事件。幕后策划者的目标,还是在三重天破虏界!

  想到这里,她狐疑的挠了挠头:单纯是为了出口气,找回场子,天帝老儿至于这么拼吗?

  不象啊!

  还有,如果天帝意在破虏界,又为什么会下令,让各重天的四大营都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这不是自个儿给自个儿找麻烦吗?

  想到这里,她的脑海里划过一道亮光,不由“滋”的倒吸一口凉气难道说,天帝已经被控制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醉舞清影的平安符,多谢书友任飞扬11、尾号3659的书友、angi1as、mumu91、a水凝雪a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