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五五章 又生一计
  五天过后,澳门赌博网站:黑夜又回到了破虏界,向沐晚汇报:“事情解决了。”

  他劝降了一只血谷魔尊的暗探,使之为己用。这名暗探又顶着血谷魔尊的名号在沧水城里活动,并且“很不小心”的被巡逻队给抓个了正着。

  接着,他得到沧水城城主的赦免令之后,招供了。不过,这些口供都是黑夜事先编好的他们奉血谷魔尊之命,先行潜伏于幽兰界各城。待血谷魔尊亲征之时,一齐发难。到时里应外合,一举拿下幽兰界。

  各位城主大人听言,哪个还有什么心思讨论要不要出兵破虏界!一个个的用最快的速度跑回自己的城堡抓暗探。

  在此之前,阿铁早就带着一干手下在各城做好了手脚。所以,暗探虽然没有抓着,但是,各城都或多或少的有暗探新近活动过的痕迹。

  这下,城主大人们有如惊弓之鸟,紧闭门户,纷纷进入战备状态。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心情去继续商讨出兵破虏界的事。

  而另一边,花田也没闲着。他们扮成幽兰界的人,混进被联盟探制的血狼界,也“很不小心”的露了点马脚,现了行踪。当然,派去的人都是老手,最后是有惊无险的“逃”了。

  但是,在此之前,血谷魔尊派去幽兰界的暗探们已经得了风声,说是幽兰界奉了某位大人之意,要反攻血狼界和戾血界这是阿铁带人故意对这些暗探放得风。

  现在,血狼界真的有幽兰界的暗探活动。魔性本多疑。血谷魔尊想不相信,在“事实”面前,也没法说服自己。

  于是,联盟先后两次,增调了近万人马前往血狼界。

  落在幽兰界众城主大人们的眼里,就是血谷魔尊磨刀霍霍啊!

  九重天的那位大人的提携固然重要,但是,前提是自己的小命安在!没有犹豫,他们果断的中止了出兵破虏界的事,结成同盟,与联盟对峙。

  沐晚听完,满意极了,赞道:“不错,这事做得漂亮。不过,还是要盯着他们,莫松了警觉。”魔族是很聪明的。若是两边都回过味来,那就不妙了。

  黑夜闻言知雅意,笑道:“我会注意的。”他本来想说,若是幽兰界与血狼界的形势有缓和的迹象,他会适时浇点油,加把火的。但是,想到上次姑娘说要含蓄,他把冒到了嘴角的话又咽回肚子里,“含蓄”的应下。

  沐晚笑了笑黑夜这回笑得有点高人的味道了。有进步。

  转眼,香香通过了试用期,成为天府宫的一名正式文案。转正之后,官阶自动上升了半阶,是正六品。

  妖界在握,香香一点儿也不在乎天庭的官阶。她感兴趣的是,一年一度的酬神元日祭将至。

  此时,各府各部已经拟好了名单。天府宫亦是如此。香香早早的摸清门道,给沐晚、常龙和黑夜搞到了一个名额。

  这天,通行符终于发放下来了。香香向天府宫文案院的主官,即总案大人,申请第二天沐休。

  当天下了衙,她匆匆回到住处子午楼,通过契约向沐晚申请联系。

  沐晚刚好巡营回来幽兰界众魔暂时是被血谷魔尊的人给拖住了,短期内不会进犯。不过,天帝和南帝既然都对破虏界起了心思,她觉得还是小心些好。故而,这些天,除了边军城外松内紧,加强警戒之外,她每天都抽出半个时辰来,坚持亲自巡营一次。

  见香香的契约亮了,她第一时间批准其传讯。

  香香:姐姐,香香拿到元日祭的通行符了。请现在召香香回去。

  得道成仙之后,她也具有了破界之力,有很多种方法和途径返回破虏界。

  比如说,时间宽裕的话,撕裂虚空、搭乘传送阵若乘坐穿界飞船,都是可选之策

  象她只申请了一天的沐休,从九重天回到三重天,以上的三种方法,在时间上统统来不及。s

  那么,还有一种法门,即通过上品通行令返回破虏界。耗费的时间要小得多。

  但是,以上的方法都是有迹可查的。

  以她现在的修为,要想避过众人的耳目、不现行踪,又要节省时间的话,唯有被沐晚召回破虏界。

  沐晚从善如流,通过契约召回了香香。

  “姐姐,这是您的通行符。”香香立稳身形之后,热切的奉上一枚三指长、两指宽的青玉令符。背面刻有“天府宫”三个金文。正面则是一朵盛开的牡丹。细看的话,会发现花蕊其实是一个有点变形的“元”字。而重重叠叠的花瓣其实是一段祈福文。

  沐晚拿过来,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笑道:“原来元日祭的通行符是这样子的。”

  香香好奇极了:“姐姐以前没有见过?”

  沐晚笑道:“哪个敢拦北帝府元君的龙辇?”前世,出嫁前,风茜进出南天门,从来都是连龙辇的速度都不缓一缓的。视若无物,直接越过。

  “也是哦。”香香摸了摸鼻子,“南天门的那些金甲兵最懒散不过。香香在南天门进出了几趟,混了个脸熟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查过香香的通行令。”

  沐晚闻言,手中一顿,将元日通行符还了回去:“元日祭,我不去了。”

  “为什么呀?”香香不解的问道。

  “你刚刚提醒了我。”沐晚如实解答,“幽兰界进犯之事,暂且搁置了。天帝的如意算盘也落了空。他不会就此甘休的。元日祭,多好的机会啊。呃,那三天,我还是留在这里好了。”

  香香闻言,有些迟疑,取出另外两块通行符:“姐姐,那这两块还要不要给夜哥哥和老常送去?”

  “你替他们申请到了名额,当然要给他们喽。”沐晚说道,“他们俩和我的情况不同。我在前世的时候,没少参加元日祭。现在对元日祭的兴趣不大。而他们俩是头次参加。元日祭是天庭规模最大的**会。他们俩肯定也想去涨涨见识的。我的这枚,就给祥云好了。”想了想,又说道,“唔,祥云的修为低了点,这次就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香香拧着眉头,一脸的忧愁:“香香担心祭祀现场会发生变故。那样的话,势必引起天庭戒严。夜哥哥他们届时会无处藏身。”

  沐晚赞许的点了点头:“这是极有可能的事。不过,你放心好了。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你给我传讯就是。我会立刻把他们两个召回来。所以,你们只管开开心心的玩就是。”

  香香“啊呀”一声,轻轻拍了拍额头:“香香忘了这一茬。”于是,她开开心心的撕裂虚空,给黑夜和老常送元日祭的通行符去了。

  在水仙城,她做东,常龙作陪,在金玉满堂宴请了广源,酬谢他上次赠符之恩。

  听说她考取了天府宫的文案,并且已经过了试用期,广源连声道好,敬了她一杯。提起天庭,三人很自然的谈到了酬神元日祭。

  “**会的道场很精彩,听了之后,令人受益匪浅。”广源飞升有二十来年了,只参加过一次**会。那是他飞升上来的头一年,广成给他搞到的元日通行符。

  之后,他发现元日通行符在四重天是有价无市,就连水仙城城主也很难年年搞到一枚。所以,后来,他就没有再在广成面前提起过元日祭。自那以后,他也没能再参加元日祭。

  香香闻言,这才知道,原来元日通行符这么宝贵。正好空出来一枚,她当即将之赠送给了广源:“大人,这一枚本来是香香帮主人讨要的。可是,主人是破虏界的主将,元日不得空,走不开。所以,空了出来。香香愿将此符献给大人,望大人莫要嫌弃。”

  她说的如此直白,广源便没有推却,道了谢,收下此符。

  香香想了想,还是说道:”前段时间,南帝大人连灭三家,不知道大人有没有听闻?“

  广源愣了一下,旋即,赞许的点头:”略有耳闻。大哥应该也会参加元日祭。届时,我会与大哥一道去的。香香,谢谢你。“他没有邀请常龙和黑夜同行。一来,他本身都要寻求广成的庇护二来,香香在天庭任职,能搞到三枚通行符,自然也有门路护二人周全。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香香暗中松了一口气。如果元日祭上真的突生变故,广成应当也能护住广源。

  七天后,是新年元日。

  常龙和黑夜结伴,一齐去天庭参加一年一度的酬神元日祭。两人用的是上品通行令香香转正之后,每个月都可以领到一块上品通行令。反正混了个脸熟之后,每次进出南天门,金甲卫们都没有再查过她的通行令,所以,她把节余的两枚上品通行令,一人一块,转送给了他们俩。

  结果,半天之后,香香他们三个的契约差不多同时亮了。

  沐晚见状,批准了他们的申请。

  香香最先传讯过来,紧接着是黑夜和常龙。

  无独有偶,三人的讯息都是一个意思:天庭有变,请速速召他们两个。

  沐晚皱了皱眉:“你们确定都要回来?”

  香香选择留下来。她担着差使,现在不能离开。否则,多多少少会抬来猜疑。

  于是,沐晚只是召回了黑夜和常龙。

  等两人在自己常惯的位置上落了座,沐晚才问道:“天庭发生了什么变故?”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那兰红叶、r、书友090808154340312、书中小虫07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