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五四章 一计不成
  令香香和祥云勿妄动之后,沐晚陷入了沉思。

  武三他们仨到底是谁的人,九重天的世家们不可能不知道。不然,这三家也不会崛起的这么快。南帝此举,无异于直接给了天帝三记响亮的大耳刮子。

  简直是红果果的挑衅啊!和之前的那些私底下的小动作,完全是超越了好几个数量级的。

  然而,天帝却隐忍不发,并没有因此而与南帝撕破脸。以他的脾性,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天帝很忌惮南帝的那样宝物。

  但是,这并不代表天帝不会暗地里找南帝的麻烦。

  南帝行事是铁血,却并非一介莽夫。相反,他是一个很有谋略的人。他之所以敢这么高调的下天帝的面子,沐晚以为,肯定不仅仅是倚仗那件法宝的缘故。

  再者,南帝肯定是非常了解天帝的。连她都猜得到天帝会暗中有所动作,南帝怎么可能猜不到?

  然而,至始至终,破虏界都没有接到上面加强警戒的军令。她特意问了阿哥,主帐方面也没有接到类似的警示。但是,据暗军报告,三重天的南大营近段时间暗地里加强了布防。

  这说明什么?

  南帝是有意而为之啊。

  身为北帝府的元君,现在的破虏界边军城主将,沐晚的感觉很不好——南帝此举绝对不是相信三重天北大营的实力啊。

  想一想三重天北大营自南帝接手以后,给九重天的贵人们留的印象:原来的主将因贪腐、渎职两项罪名而打入天牢;继任的主将是南帝的贬将。现在更是赋闲家中;现任的主将是新近提拔起来的,名不见经传。

  总而言之,大家都认为,北大营积弱已久,整改需要时日。

  妥妥的一枚软柿子!

  天帝想要出气,选三重天北大营不可;

  当然,以天帝的精明,怎么可能看不出南帝的用意?

  但是,他有得选吗?

  三位帝君联手,将他的势力清理出了三重天的天兵天将系统。帝君们都护食得很。三重天的东大营是东帝的,南大营是南帝的,西大营是西帝的。唯有北大营初归南帝,底子薄弱。

  而且,先前,东帝与西帝与南帝联手,只是暂时达到了一致,共同对付天帝尔。谁让天帝的势力这些年过于膨胀了呢。三重天的四大营,南帝独占半边江山,另外两位帝君其实也是不甘不愿的。

  现在,天帝若选中三重天的北大营下手,只要事情做得漂亮一点,那两位帝君说不定也是乐见其成。

  而沐晚以为,“做得漂亮一点”,无外乎就是天帝在明面上把自己择干净。

  自己的人不插手,那么,谁来做?

  答案呼之欲出啊!

  南帝明晃晃的设饵,意在抓天帝与魔界勾结的证据!

  天帝却是有恃无恐!

  双方都是算无遗策,却忘了问一问“饵”答应不答应!

  沐晚想通这些,果断的传讯给黑夜,令其密切注意幽兰界的动静。如幽兰界的魔军欲集结,必阻之!

  必要时,可以令花田强力介入。

  无他,现在,她和阿哥都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提升实力。北大营是父君的心血,也不容他们如此作贱!所以,魔界的事情,就用魔界的力量来解决!

  她向阿哥保证过,为他守好边界的。所以,如果九重天魔界的那位魔尊只是故技重施的话,她不准备向阿哥报备。

  黑夜得令,立刻令阿铁率其部众潜入幽兰界,散于各城。阿铁本来就是出自幽兰界,对此界的情况熟得很。他带领六百来人象一滴水融入了大海一样,顺利的摸进了幽兰界各城。

  果然不出沐晚所料。幽兰界有异动!

  号称第一城的沧水城城主两天前以寿诞为名,宴请其余十九位城主大人。

  宴席过后,城主们并没有即时离去。这两天,他们藏在城主府的密室里。显然是在密谋什么。

  阿铁很想混入密室里,打探一二。然而,城主们很谨慎。进出密室时,连一个心腹手下都不带。

  摆明了是有问题!

  阿铁立刻上报黑夜。

  黑夜为此亲自走了一趟沧水城。

  也是未果。

  意识到事情有些严重,他一方面暗中令花田派好手过来支援阿铁等人,一方面赶回破虏界,向沐晚当面报告。

  沐晚听完后,伸手右手掐算一番。

  结果显示,二十位城主开密会,还真与天帝有关。

  呵呵,九重天的那位大人估计还没有意识到,如今的三重天魔界形势比他想象的要复杂一点点。

  现在,三重天名义上的魔尊名唤血谷。

  数年前,三重天魔界爆发了大规模的饥荒。血谷异军突起,以联盟的方式,控制了超过一半的界面。旧的魔尊一时不察,竟然死于混战之军。血谷乘乱上位,成为三重天的新魔尊。

  种种迹象表明,血谷也是在九重天魔界有支持的。但他显然不是那位大人的人。因为他上位之后,明里暗里没少吞并那位大人的势力。

  在血谷魔尊的鲸吞蚕食之下,那位大人在三重天的势力迅速缩水,如今都龟缩于幽兰界。好吧,以前也不多。那位大人只是控制了三个界面而已,即,血狼界、幽兰界和戾血界。并且这三个界面并不是一团和气的。他们彼此之间也是大争小斗,没完没了。貌似那位大人也并不在意。

  除此之外,花田这一派因为从沐晚这里得了养植之法,财大气粗,如今在三重天魔界也是气候小成。实力大增之后,花田自然不甘雌伏于血谷之下。近一年来,两派之间的矛盾已然摆到了明面上。

  尽管还有十几个界面没有真正臣服,但是,血谷魔尊已经是顾不上了。他的注意力越来越多的集中在花田身上。

  也许正因为这个缘故,九重天之上的那位魔尊大人才没有把三重天的变故当回事吧。

  沐晚通过黑夜这些年收集到的情报,对那位大人有了一定的认识:在那位大人的眼里,区区三重天的魔界算得了什么!血魔本来就是魔族里垫底的存在。他对这些臭烘烘的贱族一点控制的**也没有。之所以扶植一些势力,是因为他不想在三重天出现权力真空。万一哪一天派得上用场,他还是需要在三重天有个抓手的。更重要的是,他对自己非常之自信,认为随时都可以在三重天打开局面。

  而血谷魔尊背后的大人显然是清楚这位大人的底线,所以,即便是血狼界和戾血界的残余势力逃到了幽兰界,血谷魔尊也没有穷追狠打。他放过了幽兰界的众魔。前提是,众魔老老实实的窝在幽兰界上。

  至于火狱界,黑夜行事很谨慎,一直没有公开的大动作,再加之,火狱界本来就是无人问津的存在,黑夜他们在上面也没呆几年,所以,血谷魔尊被花田他们抓住了眼球,目前还没有注意到火狱界的变化。

  把上面的种种捋了一遍,沐晚问道:“幽兰界的城主们集会,血谷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黑夜点头:“血谷的人也潜入了沧水城。我吩咐阿铁他们要避开这些人,莫现了行踪。”

  “很好。”沐晚赞许的微微颌首,“你速速回去,先让花田的人暂且撤出幽兰界待命,再想办法在城主们面前泄了血谷的人的存在。”

  黑夜微怔,旋即明白过来:“姑娘的意思是,让他们两边掐起来?”

  沐晚呵呵:“那位大人应该是授意幽兰界进犯我们破虏界。我们只要让幽兰界出不了兵就是,没必要锣对锣、鼓对鼓的与他们大战一场。”

  她并不是怕与幽兰界众魔正面对上。只是现在时机尚未成熟而已。即便是时机已经成熟,她也不想破虏界成为三界大乱的开始。

  说老实话,打仗真的一点儿也不好玩。她虽是以剑入道,却从骨子里不喜征伐。

  不过,如果那位大人执意要找麻烦,她也不介意带着魔兵营走一趟幽兰界,告诉众魔,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黑夜在这方面素来是聪慧过人,一点就透。他笑嘻嘻的搓着手,说道:“知道了,姑娘。我会让他们双边都以为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这几年,他除了得道成仙之外,最多的就是憋这样的坏水。一回生,二回熟,现在的他可谓经验满满喔。

  沐晚啐道:“有必要把话说得这么直白吗?”半点玩阴谋的感觉也没有!

  “哦。知道了。”黑夜挤眉弄眼的笑着,“下次,我一定会说得含蓄些。”

  好象把黑夜教得更坏了……沐晚抚额:“去吧。”

  黑夜得了指令,信心满满的撕裂虚空,返回魔界。

  他首先找到花田。两人嘀嘀咕咕的秘谋了小半天。

  当天,花田的人悄无声息的撤出了幽兰界。

  第二天,巡逻队抓到一名没有身份铭牌的可疑人,初步认定为暗探,迅速押解到了城主大人们面前。

  根本就不用上刑,暗探得到沧水城的城主大人的赦免令,立马就归降了。

  对此,城主大人们没有一个人怀疑他的归降动机。在他们看来,暗探得了赦免令就归降,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因为在魔族的信仰里从来就没有坚贞不屈这一说法,他们只信奉利益。

  殊不知,这名暗探在归降他们之前,刚刚才归降过一次。

  呵呵,魔族就是这样,通常不知节操为何物。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lusheng11129、哒哒滴答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