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四九章 送上门来
  待虚空里又重新归于平静之后,沐晚立刻现身,踏碎虚空离去。

  以防有人盯梢,她没有直接回三重天破虏界,而是去了附近的青璃界。

  在那里,风茜有一处洞府。那是扶摇献给她的及笄礼。因为及笄之后,紧接着,她与陆威的婚事就定了下来。她的心思全在备嫁之上,仅在出嫁前,与扶摇去了一次。

  出嫁后,因为觉得委屈了“九重天之上,最有前途的仙君”陆威,所以,她谢绝了父君为她开府的好意,而是跟着陆威住在武德星宫。此后的五百来年里,她完成抛弃了元君的身份,一直都是全心全意的当陆家好媳妇。和凡界的小媳妇一样,澳门赌博网站:任劳任怨的打理武德星宫的庶务。整日里除了修行,就是围着陆家上下打转,哪里还记得这处洞府?

  想到这里,沐晚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那时的她,被情障迷了眼,忽视的何止是扶摇一个!

  既然来了这边,她准备去洞府里看看,将之赠送给祥云。也算是物归原主吧。尽管祥云已经没有了扶摇的记忆。

  洞府位于流光城的东郊。当年,扶摇选这处洞府是下了大本钱的。东郊有一山脉,名唤玲珑岭,蜿蜒五百多里,集云海、湖泊、奇峰、秀木……于一体。扶摇将整条山脉买了下来,在四季被云海环绕的主峰之巅开辟出这处洞府。

  仙人的天寿都是漫长的,十万年,那是起点。有时候,他们喝场酒,在洞府里随意的蒙头睡上一觉,搞不好就是百儿八十年的过去了。要是碰到修为瓶颈,闭关几百年,也是常有之事。故而,只要洞府的守护仙阵不塌,就不会有人公然入侵。哪怕是数百年无人进出,旁人要是起了贪心,最多也是在心里记下这处洞府的方位,时不时的过来转悠一圈,看仙阵有无破损。一旦发现仙阵破损,而无人修补,他们才小心翼翼的过界。

  沐晚一点儿也不担心仙阵——当年风茜仅去的那一次,就是和扶摇一道给洞府布府守护仙阵。元君娘娘虽然不精通阵法,但是,手里头从来就不缺现成的珍品仙阵。那时,她布设的是一套叫做“八荒**三书阵”。这套仙阵虽不是顶级的守护仙阵,也是一流珍品。一旦启动之后,它与周边的环境融为一体,可以自动吸纳天地间的元气,即便是不闻不问,无人打理,维持个几千年,完全不成问题。

  而且,风茜身家颇厚,名下光是领地就有两个界面。象这样的一个洞府,对于一般的真仙来说,是笔大额财富,但是,对她来说,真的是九牛一毛。以至于,她忘记了将这个洞府添加在嫁妆单子上。故而,除了她和扶摇,谁也不知道她名下还有这么一处洞府。

  综上种种,只要青琉界没有发生大的变故,玲珑岭的洞府应该还在。

  当然,这世上还有一句话叫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算起来,沐晚也有**百年不曾来过青琉界——出嫁之后,风茜的生活圈子主要在南天界那边,每年回北天界的次数也是两个巴掌数得过来。青璃界更是从来就没有踏足过。

  再加之,刚才在北帝府的废墟遗址,差点儿被陆威撞见了,令沐晚心中更是警铃大作。

  故而,她掌心凝出一丝道力,在脸上抹了一把。

  刹那间,她的脸上象是罩了一层薄雾,面相变得模糊起来。

  这是天仙们常用的遮颜手法。到了天仙境以上,仙君们不愿顶着一张假面现于人前,可是又不想旁人看到自己的真容,于是就用这样的手法加以掩饰。

  对于天仙来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遮掩道术,属雕虫小技尔。一丝比头发丝还要小的道力,足以维持一个时辰。以道力的恢复速度,这点子消耗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而遮掩的效果却是杠杠的:除非是碰到道力更高的强者,道术立破;在道行不济或者相当的人眼里,施术者就象是与自己隔着一重水雾,只觉得飘渺虚幻。容颜、身材、着装,还有修为,都是模糊不清,仅仅能分辨出是男是女,是年轻或者年长。

  自在飞升池里恢复前世的记忆以来,沐晚是头次使用遮掩小道术。目的就是掩人耳目——众所周知的,此等遮掩小道术是天仙境以上强者才会用的手段。

  呵呵,她就是要将某些人给带沟里。让他们云山雾罩的,分辨不出真假。

  准备妥当后,沐晚也走出了虚空,现身于流光城的东郊。

  立住身形,她进入我道境界,查看流光城里的情形——流光城是青琉界的第一城,面积有十个水仙城那么大。用道力瞬间查探城中的情形,是很费道力的。但是,演戏要演全套,天仙们通常都是用道力查探的。

  几百年没有来,流水城的变化比她想象的要大。

  首先,城区不但变大了,而且变得更加繁华。就连仙府衙门都是在原址上推翻,重新修过的。与原来的相比,规模大了一倍,建制也高了一个档次。

  也是,青璃界的地理条件、修行环境都不错。北天界因为北帝府之故,成为了天庭的打压对象,一蹶不振。略逊一筹的青璃界不就风生水起了么?

  其次,她看到了好些熟人……具体的来说,是三个从前依附北帝府的二流世族。

  北帝府倒了,北天界亦成了罪地,对于这样的小世家来说,搬出来,另投明主,才是明智之主。大难临头,不可能所有的人都会搭上自己的一族之老小,抱着北帝府一起赴难。

  这三个家族现在的府第在城中还算不错,看样子在一等之列,甚至于比当年在北天界还要略胜一筹。一点儿也没有落魄的样子。估计当年他们是把北帝府卖了个好价钱。

  明哲保身,沐晚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背叛与出卖,她绝对不能容忍。

  眉尖轻皱,她心道:看来,有必要让香香抽空过来瞅瞅。

  以她现在的道力,流光城的守护仙阵就是一个渣。大街小巷,家长里短,尽收眼底。

  但是,仙府衙门、城主府,以及城中的一流世家都有更高品阶的仙阵守护。她若是多费点儿劲,也不难看清那些高门大院里的情形。只是这样一来,势必会引发那些仙阵进入防备状态。

  而沐晚今天来,主要是去看玲珑岭的洞府。碰上这些熟人,是在意料之外。现在,她不想打草惊蛇。

  是以,她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收回道力。

  城中的情形,已然掌握了个七成。但是,消耗也是惊人的。仅是这一眼,她便耗掉了将近半成的道力。

  没有进城,她转身,踏碎虚空,直接去了玲珑岭的主峰。

  在她的身影消失后,不出十息,一道身影紧跟而至。和沐晚一样,来人也是通身笼着一层薄雾,看不清容颜与身形。

  他显然对流光城非常熟悉。背负着双手,远眺沐晚身影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道:“玲珑岭?她是玲珑岭的主人?”

  站立片刻,他身形一晃,旋即消失在虚空之中。

  与此同时,沐晚站在玲珑岭的主峰之巅。她的面前悬着一面半人高的水晶圆镜。

  这是她用道力幻化出来的。

  镜中显示的正是她刚才在流光城外站立之地。看着紫袍中年男子遁入了虚空之中,她扯起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扬手轻挥。

  “啵”的一声轻响,水晶圆镜象是皂角泡泡一样破灭。

  与仙力幻化出来的虚镜不同,她用道力幻化出来的,清晰的现出了紫袍男子的面相与修为。

  这张脸,她见过一次。

  具体的来说,是前世,她身为北帝府元君时,见过一次。

  在及笄礼上,风茜以北帝府元君的身份,正式接受部属们的朝贺。

  这位紫袍中年男子就在队列之中。

  主家有事,他和众人一样,身着绯袍,一身喜庆。风茜之所以会注意到他,就是因为他别出心裁的在帽檐上簪了一朵彼岸花。

  在九重天,男子在正式场合簪花,已是罕见。更何况是彼岸花——彼岸花有“冥界之花”的雅称。大多数人因此而对它接受无能。象风茜这种爱彼岸花成痴的人,绝对是非主流中的非主流。

  比如说,嫁到武德星宫后,她精心培育的彼岸花就为陆家上下所不喜。只不过,碍于北帝府的权势,陆家人不敢明面上表现出来而已。有两次,陆威的两个庶妹在武德星君面前半开玩笑的抱怨过,说这花晦气。但是,那时,风茜就只剩下这点子爱好了。他们没有点破,她便佯装不知。于是,再也没有人第三次提起过她院子里的彼岸花。从此,那两个庶出的小姑子再也没踏进过她的院子。

  说起来,这是风茜在陆家唯一的一次率性行事。

  话说回来,在及笄礼上,看到同好者,风茜忍不住悄声询问那人是谁。

  风顺也注意到了,神色淡淡的告诉她,那人是武家家主,名武横。因为在族中行三,所以,他在北帝府的主子们面前向来都是自称武三。

  风茜从阿哥的言语中听出了这人不咋的,遂淡了心。

  武三!

  呵呵。当年她及笄时,这人的修为与她是一样的。而今,他的修为已是天仙境一层。

  花了将近十万年才突破人仙境,却在不到千年里成就天仙。这里面要说没有奇遇,谁信呐!

  沐晚冷哼。她正好不知从何处查访当年之事。既然这个武三自个儿蹦了出来,那么就从流光城武家开始!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01326549、susan4ever、言兮若、音岚丨枫、漂漂绣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