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四八章 重回
  “香香,这些草木之上,你帮不了它们。”沐晚冷声说道。

  “它们怎么了?”香香凝眸看向窗外的花海。

  沐晚抬手,指尖弹出一颗米粒大的小火球。

  “嘭”,小火球在窗下的那丛花事正浓的紫色山陵翘上炸开。细碎的火星子无声的洒落在花丛之中。

  刹那间,暗红的封印显现。

  除此之外,紫色的花瓣上另外隐约闪现淡紫色的亮光。

  不到一息,火星子、暗红色的封印,以及淡紫色的亮光皆尽敛。花丛恢复如常。

  “这是……”香香惊呆了。她的传承里有破阵术。在成仙之前,破阵术已经修至大圆满。

  她一眼就看出这些淡紫色的亮光其实是阵法波动。

  七步追魂阵!

  当即,香香额头上的冷汗,刷的下来了。

  前不久才解禁的仙级传承里有介绍七步追魂阵。此阵一旦沾上仙力,就会被激活,散发出无色无味之气。

  这种气体平时是无色无味的,但是,一碰到高温,就会变成紫色。

  因为这种气体会附着在七步以内的任何灵体之上,经久不息,故而得此名。也就是说,这玩意儿一但沾上,根本就清除不掉,难缠得很。

  香香捂住心口,庆幸不已:“还好,刚刚发现了封印的存在之后,香香生怕有古怪,没敢胡乱动用仙力查看。”

  在她的传承里,七步追魂阵无法可破。以她的修为,尚且发现不了阵法的存在。

  不过,她记得很清楚,七步追魂阵是魔阵!

  “姐姐,这里怎么会布设魔阵?”她难以置信的抬头问道。

  沐晚又弹出一个比先前略微大一点的小火球:“你再仔细看看。”

  难道刚刚看错了?香香不由愣了一下七步追魂阵集防御、追踪于一体,在上古时期颇有盛名。她的传承里有详细的阵图,以及阵法被激活的情形,所以,她不可能辩认错误。

  火球绽开,又化成细碎的小火星子落了下来,转眼之间,花丛之中,又是先现出暗红色的封印,接着便是闪现朦胧的淡紫色亮光。

  香香愣了一下,很快看出了区别所在花丛里两次闪现的亮光都是淡紫色。而七步追魂阵的无色无味之气,遇热是变成明紫色的。

  还有,亮光与气体,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一时之间,她不确定了,狐疑的问道:“姐姐,这是什么阵法?”

  沐晚细细的解说道:“此阵名唤流光蚀灵阵,与七步追魂阵极只是看着相似而已。它并非魔阵,是如假包换的高级仙阵。”

  这名字,更凶残!香香不由打了一个哆嗦:“它能侵蚀灵体?”

  沐晚点头:“此阵就是靠侵蚀阵内的仙植灵性维系的。对其他的灵体,以及这里的元气,没有任何影响。”说着,她挥袖,甩出一丝道力。

  象是有一圈水纹在空气中荡开。

  窗外那一大片的紫色山陵翘,好比烈火烹油,开得正艳。然而,繁华的表象之下,竟是无力为继之势。

  身为万木之王,草木妖仙,香香看得明白:花事一过,这些仙品仙陵翘就会象寻常的凡草一些,耗尽生机,迅速枯萎。

  就算解了它们的封印,也是回天乏术,无济于事。

  鼻头发酸,她难过的用双手捂住嘴巴,哽咽道:“可恶!它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这样对待!”

  沐晚拧眉:“以前,天庭并没有这样的天规……”心中一动,进入我道境界,探入旁边的天安院。

  那里,庭院深深,草木更盛。

  两息之后,她收回气息,眉头松开了:“旁边的院子里,既没有布设流光蚀灵阵,也没有封印草木。”

  言下之意,天宁院极有可能是特殊情况。

  香香闻言,心情好了许多。她敛了戚容,咬牙说道:“香香一定要查出来,天安院里的草木到底犯了多大罪!”

  “这里是天庭重地,你行事要多加小心。万万不可意气用事。”沐晚提点道,“就算是与草木接触,也要多留个心眼,先探清虚实。象外面的流光蚀灵阵,澳门赌博网站:它对你是无害的,但是,它的淡紫色亮光也是沾上了,轻易清除不了。这一点,丝毫不让七步追魂阵。”

  “嗯,香香记住了。”香香心中凛然。如果不是姐姐手段了得,她险些着了道。

  这里还只是一个中等的属官院!并非前庭和中庭重地!

  说起来,香香这也是乔迁之喜。沐晚陪她小坐了一会儿,这才踏碎虚空离开。

  既然来了,沐晚没打算就这样离开,直接返回三重天破虏界。心念一动,她调头去了北帝府所在的北天界。

  前世住了三千多年的地方,北天界的星位自然是刻入了骨子里的。

  北天界与这里相隔十二个界面。以沐晚现在的修为,踏碎虚空过去,也就是几息的时间。

  沐晚直接去了北帝府。

  时隔三百多年,她终于回来了。

  然而,已经没有北帝府了。

  她看到的是一片残山剩水的废墟。

  目之所及,无不荒凉。楼台亭阁、巍峨宫阙、火树银花……荡然无存。只有零星残存的断垣残壁宣示着这里曾经的显耀与繁华。

  沐晚根据记忆,找到了曾经的正殿。

  这里原本是北帝府最雄伟的建筑。然而,如今却是杂草丛生,连殿前的九级玉石台阶也没了影儿。

  沐晚咬着嘴唇,环视四周,试图找到一丝半缕残迹。

  终于,她发现,三十步开外,一蓬一人多高的芦草里,有细碎的亮光。

  她提起袍角,快走步过去。

  扒开茂密的草丛,她找到了数块金色的琉璃瓦碎片。最大的还没有她的半个巴掌大,最小的比一枚五帝钱大不了多少。

  但是上面的残纹很眼熟,映着太阳光,刺痛了她的眼睛。

  沐晚蹲下身子,捡起最大的那块,拂去上面的黄泥。

  看得出来,这是正殿上的一块瓦当残片。正殿的瓦当有四种图饰花纹,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这些图纹皆是父君亲自绘制。这一片只剩下一个虎头。

  摸着虎头,沐晚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父君的身影,眼泪再也忍不住,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扑直掉。

  落在手中的残片上,泪水朵朵绽开。

  自从恢复记忆后,她做梦都想回来看看。然而,她又一直不敢过来。犹豫之下,迟迟没有成行。

  就在这时,沐晚突然敏锐的感觉到了虚空里的异动。

  有人来了!

  心念一动,她抓起手中的残片,闪身进入玉府仙殿之中。

  大约五息之后,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她刚刚站立的地方。

  玄袍白发,分外显眼。

  沐晚看清来人的相貌,双眉不由紧锁。

  陆威!

  他来这里做什么?

  陆威明显是在寻找什么。他飞快的四下里张望着,神色甚是急切。

  找了片刻,什么也没有发现。他竟然一手按在心上,踉踉跄跄的在草丛里穿行,嘴里还大声的呼喊:“是你吗?我知道是你回来了!你出来啊!”

  神情痛苦莫名。当年,她被当胸刺了个对穿,神色估计也没有他这般的痛苦。

  沐晚用脚趾头也猜得出,这厮在喊谁。

  本来,她已经对这厮完全无感。然而,事到如今,这厮还摆出这种情痴状!真够恶心的!

  一时之间,她悔青了肠子好奇心害死猫啊!她不应该对来者是谁感兴趣的,而是应该第一时间离开。这样的话,至少不会被这家伙恶心到。

  这时,半空中又闪过一道银色的亮光。

  那是他的亲卫长烈风追了过来。

  “大将军!”他急急的追上去。

  陆威转过身来,几近癫狂的抓住他的一只手:“是她!真的是她回来了!她连我的面都不想见了!烈风,你快帮我找找!她肯定还没有离开!”

  “诺!属下遵令!”烈风使劲的点头,哑声应道,“属下去那边找一找!”

  陆威闻言,终于松开了他:“好,我继续在这边找。你去那边。记住,千万不能伤了她。”

  “是!”烈风快要哭了。

  陆威转过身去,继续呼喊:“茜儿,出来啊……”

  烈风却是乘他转身之际,一记手刀敲在他的后脖颈之上。

  陆威不曾防备,竟然中招。

  堂堂的天仙,就这样被敲晕了!

  沐晚愕然。定睛细看,这才发现,陆威的气息极不稳定。

  呃,原来是心魔发作了……

  烈风显然不是头一次收拾这样的乱局。

  “叭叭叭!”他熟练的封住陆威的三处要穴,然后,将人一把扛起来,撕裂虚空而去。

  玉府仙殿里,沐晚有些拿不准了陆威到底是因为心魔之故,癫狂了呢,还是真的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特意赶过来?

  如果是前者,呃,她给他点根蜡。

  要是后者的话……想到这里,沐晚只觉得后背上阴风阵阵,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这都隔了三百多年了,还有人时刻紧盯着北帝府!

  她懊恼的抓了抓头发,自言自语道:“沐晚啊沐晚,好端端的,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阿哥早就告诉了她,北帝府早就变得一片废墟。她来看个毛啊!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康康熊晶晶的平安符,多谢书友bb040408、静静2012、伊人青瑶、冷冷冰心、落枫满地、不逛街只看书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