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四六章 应考
  中天界,是天庭的所在。

  香香通过上品通行令,直接到了一座金瓦白玉的牌楼前。

  正中悬着一块金字横匾,上面写的是“南天门”。

  牌楼下有两名执戟的金甲武士。

  好气派!

  四重天的仙府衙门前也有牌楼。然而,与之相比,完全就是渣啊。

  香香握着手里的上品通行令,做了一个深呼吸。

  其实,姐姐说这个任务时,她心里是忐忑不安的,完全没有底这里是九重天呢!她要去天庭搞刺探!

  所以,来之前,她特意去找黑夜讨主意。

  其实,她也没指望他能有什么好的建议。因为他也一样没去过九重天。

  她只是跟他说道说道,缓解心中的压力。

  事实证明,多个人商量,多条道。黑夜还真的给她出了一个主意:四重天有开具上品通行令的权限。如果能请到广源老祖帮忙,办下一块来,至少此行她在时间上是宽裕的了如果办不下来,她就当是顺道去看看老常。说不定老常能有什么好的建议呢。反正姑娘也没有规定时限,不差这一两天的。

  她觉得黑夜说的没错,所以,才来到兰幻界找常龙帮忙。

  没想到,运气好到爆。

  广源老祖二话不说,便赠予一枚上品通行令常龙也满口答应必要时接应她。

  香香心中的忐忑去了一大半儿。

  结果,一看到巍峨的南天门,她的心又猛的提了起来。

  稳住啊,稳住!你身上带着玉仙符呢。姐姐说了,金仙以下,都看不破你的妖仙身份。

  香香一边做着深呼吸,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不就是一道南天门吗?怕什么!香香,你可是“妖界”之主!不要象没见过世面的一样,好不好!

  想着自己手里的一层妖界,果然底气足了,另一小半的忐忑也瞬间无影无踪。

  香香面色如常,行色匆匆的往南天门走去。

  “站住!”当值的两名金甲武士一齐拦住了她。

  “这位仙子,脸生得很。”右边的那一位说道,“请出示通行令!”

  香香展开右手。掌心现出那枚上品通行令。

  “哦,原来是长宁城的仙子。小的也是例行公事,得罪之处,请仙子海涵。”

  两名金甲武士又齐齐的退回了原位。

  香香收了通行令,目不斜视,径直的走进了南天门。端足了九重天仙子的架子。尽管她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该往哪个方向走。

  见她走远了,其中一位金甲武士忍不住向同伴小声嘀咕起来:“今天过来的仙子、仙士真多。”

  “哦,你不知道吗?这两天,天府宫招考文案大人。”

  “他们都是来应考的?总共招几名文案大人啊?这么多人应考!”

  “好象是两名吧。”

  殊不知,妖仙的五感比人族仙人要强得多。所以,他们的谈话,一字不落的,香香全听见了。

  天府宫、文案大人?是什么?

  反正也无从下手,香香果断的决定去看热闹人多的地方,往往都是打探情报的好去处!

  那么,天府宫在哪里?

  前方有几条人影。三男一女,看上去都是不认识的。四人皆是行色匆匆。

  刚刚两名金甲武士不是说了吗?今天过来的仙子、仙士真多,而且极有可能都是去天府宫应考的。

  香香翘了翘嘴角,跟了上去。

  好吧,今天的运气不错。她押对了宝。

  路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多数都是向同一个方向走去。香香混在里头,一点儿也不显眼。

  大约走了一柱香的工夫,前面现出一组金碧辉煌的宫殿。

  远远的,香香看到最前面的白玉牌楼上挂着“天府宫”金字招牌。

  人们都围在牌楼左边的大柱子前,小声交谈着。

  柱子上有什么吗?他们在谈论什么呢?香香好奇心大起,快步过去,挤进人圈里。

  哦,三人合抱的白玉柱上贴着一张黄榜。上面写着:报考须知。

  香香飞快的浏览了一遍。

  真的是天府宫招考文案。

  一共有两个名额。飞仙境以上修为者,澳门赌博网站:皆可报名。男女不限。

  香香被最后一条深深的吸引住了:一经录取,试用期三个月试用期间,享受从六品文官待遇,住宿免费,每个月五块中品元石试用合格,转为天府宫正式属官,官阶正六品。

  她是边军城的校尉,一个月的饷银才三块中品元石。

  最主要的是,住宿免费!

  住在天庭的属官院里!

  香香又看了一遍报考的流程。好象不是很难。一旦考上了,她就能免费在天庭里住上三个月如果不喜欢,她找个借口辞工就是。

  怎么想都觉得是个难得的机会。

  于是,香香跟着众人一道,去天府宫的签押处报了名。

  在左边立着一块黑木牌,上面写着考试的方式与题目。

  很简单:随到随考。在一天之内编出一段完整的人生。要求是从生写到死。不限男女、身份、族群。

  香香恍然大悟:原来所谓的“文案”,就是写话本的啊。

  一时间,她信心大增,当即报了名,在签押处领到了一块“拾玖”的黑色小牌子。

  “仙子,请跟小的来。”旁边站着一列青衣小道童。最前头的那名出列,躬身向她行了一礼,转身向右侧的月亮门走去。

  香香会意,跟了上去。

  很快,她被带到一条长长的青石巷子里。两旁是一模一样的青砖小屋。每间小屋的黑油小门上都标有数字。

  道童将她引到第“拾玖”号小屋前,推开黑油小门:“仙子,这间就是您应考的屋子。”

  屋里就一桌一方杌。桌上摆着一枚玉简和一只沙漏。

  香香走了进去。

  身后传来“吱呀”一声。小道童关上了黑油小门。

  与此同时,沙漏开始计时。

  此情此景,跟凡人界的举人老爷们考功名是一样一样的啊。香香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好梗,绕到桌子后面,在方杌上坐下来,拿起了桌上的玉简。

  这是一枚空白玉简。

  不就是编一段人生故事吗?香香挑了挑眉,握着玉简,文思如泉涌。

  她写了一个男子的一生。

  该男子姓钱,名孟才,是个寒门学子。三岁,父亡由寡母抚养成人。十六岁成为童生,同年娶得酒坊之独女为妻。从此,贤妻卖酒,奉养婆母,供夫妻进学。

  钱孟才考上了秀才、举人,最后通过殿试,中了进士。

  然而,当朝丞相榜下捉婿,看中了他。

  钱进士母子俩一合计,以抛头露面卖酒、不安于室、有损家风为由,一纸休书舍了贤妻,转身娶了当朝丞相的女儿。

  十年功名,一枕黄粱。丞相家犯了事,夷九族。其中自然也就包括了钱孟才一家。其母惊吓成疾,亡于牢狱。

  法场上,有一对夫妻来给钱孟才送断头饭。

  钱孟才看清那女人,悔恨交加。原来,此女正是她的前妻。

  前妻的现任夫婿喂他喝了一杯酒。

  前妻盈盈拜倒,十分诚恳的谢道:“多谢你当年的舍弃之恩,让妾身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夫妻恩爱。”

  还没有完!

  钱孟才魂归地府,经判官点醒,方知原委。原来,他前世行善,出资埋葬了横死他乡的前妻前世。前妻前世在判官面前许愿,以一世相报。

  所以,这一世,他本来是夫唱妇随,儿孙满堂,幸福美满的。然而,他自己不惜福,有才无德,生生的把一世的幸福给折腾没了,落得身异处而亡。

  故事写完了。香香在文末点评:有因,方有果有定因,无定果事在人为。

  刻录完最后一句,香香收手。桌上的沙漏还剩了将近七成。

  香香起身,离开了“拾玖”号小屋,将玉简上交到签押处。

  签押处又给了她一块红色的号牌,也是十九号。

  她被另外一名小道童领到了十九号小院子里。在结果出来之前,她只能住在这个独门独院的一进小院里。

  香香仔细的检查了小院子。没有现有什么不妥之处后,她动用契约,向沐晚申请联系。

  呼吸之间,沐晚传讯过来:何事?

  香香:姐姐,香香报考了天府宫的文案。刚刚才考完,出了考场。

  沐晚立刻给她掐算了一把。然后回复道:你与天府宫有缘,能够考上。

  香香:天府宫的文案,是做什么的?

  沐晚翻了个白眼:你连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就跑去参考!

  香香:他们包吃包住,还带薪银呢。

  沐晚知道她的打算,解释道:天府宫是主管凡人界命运的地方,主官是司命星君。文案就是天府宫里专门负责编写命运故事的属官。任期是三年。

  香香其实看到考试题目之后,也生出了类似的推测。所以,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当即很淡定的回复道:怪不得考的题目是要我们应考者编写一段完整的人生呢。

  她有海量的话本子撑着,又有丰富的凡人界阅历。所以,她信心满满,觉得自己肯定能够胜任。

  编写凡人的命运!哈哈,好喜欢!

  第三天,考试结果出来了。

  香香果然被录用了。

  天府宫按照以往的惯例,将她与另外一名考中者做得答题,一字不漏的用黄榜滕抄了,张贴在牌楼的白玉柱子上。

  香香自己也去看了。在榜尾,写了三位主考官的点评,说,故事中规中矩,并无出彩之处。但是,文末的评论是全文的点睛之笔,切合天道。

  无独有偶,另外一篇,作者也是在文末有一段类似的,对整个故事的自我评论。

  观榜的人们,有一大半脸上的失望遮都遮不住。

  人们纷纷议论:“这两个设计也太老套了,一点意思也没有。”

  “天府宫事关凡界安稳,所求的本来就是这种安稳嘛。”

  “可惜了我那一波三折,跌宕起伏的设计。”

  ……

  香香明白了误打误撞,她纯属是撞对了格式。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苏子汐、绯啡、飞羽明蓝、书友t、碧玉蜗牛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