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三八章 许诺
  去他的守护者!其实就是父神的奴仆!身为守护者,如果将父神的秘密透露给任何人,那么那人也会自然而然的成为守护者,即,父神的仆人。所以,他才在阿妹面前守口如瓶。

  冥君的嫡传一脉比他更命苦。因为他们是天生的守护者。下界的所有界面都在冥界汇集。还有谁能比只进不出的貔貅,更适合当这里的守护者?

  历任冥君胖成这德性,分明就是知道的秘事太多了他们身上的貔貅血脉又稀薄得只剩下一成,完全没了先祖们那样的神通,所以,久而久之,便胖成了球。

  冥君惊得身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失声叫道:“你,你也是守护者?”

  黄长顺连忙挥手喊停:“你不要说了。你的那些秘密,我一句也不想听。”开玩笑,他又不是貔貅,谁知道听了后,会不会下一息就被秘密给撑爆!父神的手段,他是见识过的。

  “不不不,你一定得听我说!”冥君弹了过来,一双肥掌死死的将他按在椅子上,嘴里飞快的许诺,“我们不是因为知道的秘密太多,才越来越胖的。我保证,你不会变胖。”

  黄长顺闻言,这下止住挣扎,哼哼:“死胖子,你好重!”

  冥君呵呵,举起一双肥掌,麻溜的退出好几步远,用行动表示自己完全无害:“阿顺,你要帮帮我,你一定要帮帮我。只有你能帮我们了!”

  “怎么帮你?”黄长顺忍不住问道。

  “我想见那位!”冥君两眼亮晶晶的说道,“能帮我引见吗?”

  黄长顺抚额:“我也好久不曾见过那位了。”

  “啊?”冥君的脸色刷的变得青白,“多久?”

  黄长顺如实答道:“那位最后一次召见我,是差不多十年前。”

  冥君闻言,松了一口气:“十年的时间,对那位来说,就是一眨眼的时间。你知道吗?自从第五位冥君开始,就没有被那位召见过。”

  “第五位冥君!”黄长顺惊呆了。那得隔了多少年……

  冥君苦着脸,一张胖脸皱成了包子状:“我们身上的貔貅血脉越传越稀薄,子嗣也越来越艰难。从第十任冥君开始,历任冥君都是妻妾无数,但始终是单传。而且子嗣来得越来越晚。到了我这里……你也看到了。这么些年,我膝下硬是没有一儿半女。估计,我们这一脉的传承,要断在我的手里了。”

  黄长顺叹了一口气,劝慰道:“你还年轻。子嗣会有的。”老友的年岁比他才大了两百余岁,现在也就是五千出头。对于拥有上百万年天寿的天仙来说,可不就是年轻得很吗?

  冥君抱着油肚子,甩了甩肥掌:“你不知道。我们这一枝练的功法很特别。以前,先祖们有貔貅血脉,所以,练习这套功法,于子嗣、天寿无碍。但是,传承至今,貔貅血脉越来越稀薄。象我身上的貔貅血脉已经不足以支撑这套功法,唯有用天寿强撑着。”

  竟然有这样的隐情。怪不得小冷身上的暮气越来越重。黄长顺问道:“你还剩下多少天寿?”

  “还有将近一半。”冥君答道,“以我现在的修为,余下的天寿最多还能支撑两千年。”

  黄长顺闻言,心中大恸。上百万年的天寿折损得只剩下两千年!

  “就没有别的解决办法了吗?”

  冥君苦笑连连,摇头说道:“生下子嗣,将冥君之位禅让给成年的儿子,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解脱。父君一直想等到我有儿子,再传位给我。但是,噬魂在九重天丢了,父君再也熬不住,这才不得不禅位给我。我在当冥君之前,都没能有子嗣。当上冥君后,天寿跟烧柴似的,亏损太多。唉,就算是现在生下子嗣,只怕我也拖不到他成年的时候。所以,冥君这个位置,将绝于我手。”

  “噬魂?”黄长顺愣住,“它不是轮回盘吗?”

  冥君接着科普:噬魂除了是轮回盘,其实还是历任冥君化解功法副作用的神器。没有噬魂化解,一是无法凝聚体内稀薄的貔貅血脉,提高练功的效率二是无法降低副作用。

  象他因为没有噬魂辅助练功,所以,这才上位三百多年,俨然已经成了历任冥君里最胖的存在。

  唔,照此以往,他还将是唯一死在任上,最短命的冥君。

  “如果父君不能再给我添个弟弟妹妹之类的,我十有还会是末代冥君。”他在子嗣这方面已经差不多是死心了,如今唯有把希望寄托在卸任的父君身上。

  不过,看来也难。父君亦是亏损太多。这不都卸任三百多年了,至今也没有再能给他添个弟弟妹妹的。

  说了这么多话,冥君有些累了。反正话已经说来了,他索性黄长顺下的圈椅上坐了下来。

  “我们这一枝断了传承也就罢了。”他痛苦的说道,“没有了我们这一枝的守护,冥界势必落入九重天那群人的手里。到时,只怕三界都会变了天。那将是一场大浩劫啊。到时,我们这一枝的罪过会更大。”

  黄长顺不由想起三百多年前,“噬魂”在天机宫被窃一事,心中一动,问道:“当年,天机宫走了噬魂,你们冥司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嗯。”冥君点头。同为守护者,很多以前不合适交流的话题,现在都可能拿来出讨论了。

  他如实答道,“当年,九重天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天机宫的少司姜通。他就是个替罪羊。我们这边心知肚明。所以,当年并没有真正的为难他。父君借机卸任,这些年一直在查当年的事。近年来有了一些眉目。那晚盗走噬魂的黑袍高人,十有是魔界高层。”

  又是魔界!黄长顺皱了皱眉头。

  冥君与之相交数千年,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赶紧解释道:“我知道,北帝府是被冤枉的。谁都可能与魔界勾结,唯独北帝不会。所以,当年,听说你出了事,我立刻就派暗卫上去找你。”

  “我知道!”黄长顺安慰的轻轻拍了拍他的肥掌,“当年多亏有你。”顿了顿,他将话题又引回去,“你找那位,是要他帮你提升貔貅血脉呢?还是重新打造一件噬魂?”

  冥君摇头:“都不是。当年,先祖成为冥界守护者,与那位是订下了契约的。我们这一枝世代守护冥界,没有功能也有苦难,也该向那位交割了。阿顺,你能帮我引荐吗?”

  竟然是萌生了退意。黄长顺又是长叹。三界的守护者,也就是听上去身份光鲜而已。实际里,限制多多。对于一心向往仙道,只求大逍遥的仙人们来说,无疑是件苦差。

  在他看来,老友想撂挑子,怕是为难。以那位的神通,不可能不会知道他们的困境。但是,那位却一直视而不见。其中,肯定有隐情。要知道,他第一次见到那位,就是在冥界疗伤的时候。而小冷却说,自从第五任冥君开始,就与那位失联了。如果他没有记错,小冷是第二十三任冥君!

  “一直以来,都是那位召见我。我没有求见那位的法门。”他如是答道。

  “啊?”冥君轻呼,脸上泛起浓浓的失望。

  黄长顺宽慰的许诺:“只要那位再次召见我,我一定帮忙引荐。”

  “谢谢你,阿顺!”冥君感激的拍了拍老友的肩膀。同为守护者,他从先祖留下来的手札里,知道那位的脾性。老友的引荐极有可能一点用处也没有。但是,老友能为他做到这一点,说明这个至交好友,没有交错。

  黄长顺打探到确切的消息,一回到金芒界便通过真龙族的秘法,联系沐晚:阿妹,来大帐。

  沐晚收到讯息,自然没有闲着,当即踏碎虚空。

  “阿哥,你找我?”刚一进大帐,身形未稳,她便开门见山的问道,“可是时光回溯的事情有了眉目?”

  黄长顺看着她点了点头:“事关天机,不可多言。”

  沐晚闻言知雅意,无奈的笑了笑:“我知道了。”心道:这下可麻烦了。

  因为“天机不可泄露”,所以主动泄露天机,据说是要遭天谴的。但是换成被人问出来,那就没关系了。

  好吧,其实这只是钻空子。

  而现在,她也要钻空子了。

  理了理思路,她开始问道:“时光回溯,果真有其事?”

  黄长顺点了点头。

  这么肯定?沐晚被他的消息渠道惊艳到了,继续询问:“如果按炎华界的时间流来算,是不是生在六千多年以前?”

  她飞升上来已经有十年之久,换在炎华界,那是将三千多年之时。再加上在炎华界修行的一千多年,两样一共历经了六千多年之久。

  黄长顺也在炎华界呆了十几年,对那个界面的时间流熟得很。闻言,他飞快的在心里换算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第三问:“是三界的时间,都往前回溯了十年?”

  黄长顺仍然点头。

  沐晚吐气,指了指上面,“是天道所为?”

  黄长顺略作犹豫,还是点头。别人不知道,身为守护者,他们是知道的。所谓天道,其实就是那位的意念。

  问了这么多,沐晚心里的疑惑不减反增。问天机,就是这样,只能连猜带蒙的,很多信息没法交流。

  想了想,她又问道:“阿哥知道为什么天道要让时间往前回溯十年,是吗?”

  黄长顺果断的摇头。

  沐晚抚额:“那,我没问题了。”

  还是机缘未到。只能以后慢慢参悟。

  看到她如此淡定,黄长顺心中惊讶不已。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云中月梦的平安符,多谢书友薄凉kay、ymasd王、天蝎女丶、tom27、sammy珊珊、15o9o3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