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三二章 等同于天道
  之后,澳门赌博网站:黄长顺问及沐晚在凡人界的经历。重点是地牢那一段。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修士一旦凝丹,便不在轮回之内。生死薄上自动销号。所以,他根本就无从查起,只能问沐晚。

  “现在想来,也是一种磨砺。”沐晚笑道,“如果没有地牢的这段经历,绝对不会有今天的沐晚。”没有痛彻心扉,哪来的幡然醒悟?不醒悟,她仍然是一个眼睛只会盯着家长里短的内院妇人,永远都是与仙缘擦肩而过。因为那样的她,根本没有踏出方寸内院、走向广袤天地的勇气与决心。

  再者,时间回溯了十年,那一段等于是被抹掉了。今生今世,魏府的人与她分明是两条平行线,完全没有交点。

  不过,既然阿哥提了这一茬……心中一动,沐晚道出时光曾回溯了十年的事,问道:“阿哥知道吗?”

  黄长顺愣住了,心里有如雷动:是真的!九重天里,这些年,一直暗中谣传,时光曾回溯了十年。原来是真的!是那位做的!肯定是那位做的!

  将三界的时间流整整回溯了十年,那位到底意欲何为?

  还有,冥界对此怎么毫不知情?

  是真的完全不知情呢,还是另有隐情……这么多年以来,黄长顺头一次对自己的老友产生了怀疑。一时间,他头昏脑胀,两个太阳穴突突乱跳。

  沐晚看到他的脸色突然变得青白,冒出了一脑门子的冷汗,气息也很不稳,大惊失色,一把抓住他的手,问道:“阿哥,你怎么了?”

  阿哥的手,冰冷!

  黄长顺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刚刚险些走火入魔了。他无力的摆摆手:“无事。只是被你刚才所说的,吓到了。”

  沐晚不解:“我以为不是很严重的事。阿哥,是不是时间往前回溯了十年,很不好?”刚刚在玉府仙殿之内,她不就是用我道境界改了大位上的时间流吗?也没有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啊。相反,她因此而在很短的时间里连升三级。

  黄长顺看着她,嘴里尽是苦味——有些事,他真的不能说!阿妹有大好的仙途,他绝不能把阿妹牵涉进来!

  想了想,他揉着一边的太阳穴,小心答道:“阿妹,你说的那个时间点,我在黄泉道养伤。那时,我的伤很重。发作时,昏迷个十几二十年是常有的事。所以,时光是不是真的回溯了十年,我没有切实的体会reads;。而据我所知,这些年,九重天之上,确实有类似的谣传。以前,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听过,也是一笑了之。现在,我听了你和张逸尘的经历,也赞同你们的判断。但是,三界这么大,仅凭你们两个的经历,不足为据。这样吧,我先查一查。”第一站,自然是冥司!

  沐晚点头:“行,我等阿哥的消息。”顿了顿,她又道,“阿哥,我有直觉,这件事关涉到成神的机缘。”

  “成神?”黄长顺被她雷得内焦外嫩。呃,两个太阳穴象是在打鼓,跳得更厉害了。他有气没力的说道,“你可真敢想!”

  沐晚起身,挑眉笑道:“不想成神的仙,不是好仙。香香他们都有这样的觉悟呢。难道阿哥不想成神?”

  黄长顺仰头看着她,心头大震——这样的阿妹,神采飞扬,藐视一切,与那位何其相似!

  “难道你不想成就金仙,不死不灭,得大逍遥?”当年,那位也是这样挑眉俯视。

  一时间,涌到嘴边的质疑,又滑回了肚子里。握了握拳,他沉声叮嘱道:“阿妹,今日在此说的种种,一句也不可以外泄。”两桩事,传出任何一件,都必将在九重天掀起暴风骤雨。做为当事人,阿妹,张逸尘……甚至炎华界整个界面都将不得安生。

  “我知道的。”外面,天将亮。沐晚告辞,施展道力,再次踏碎虚空。

  有了前一次的经验,术法熟练不少:首先,重心把握到位,身法稳健了许多;其次,费时也减少了将近一半。

  目前,以沐晚现在的道力,最多能接连三次踏碎虚空。

  而道力耗光之后,不到一刻钟,又能自行恢复,无须服用灵药、运气行走周天之类的。

  相比于仙力,道力实在是好用得多。所以,沐晚打定主意,以后能用道力的地方,一定要用道力。反正放着道力不用的话,它也不会储存下来。

  回到破虏界后,除了出早操训练,沐晚基本上都把时间花在了对道力的研究之上。

  这天,她正盘腿端坐在大位之上用推演术推演新的术法。突然间,星海微颤!

  颤动的源泉竟然是元星!

  怎么回事?沐晚心念一动,赶紧的掐指推算。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

  香香要飞升了!

  就在元星!

  星海里也能飞升?沐晚有些懵了。讲真,她从来就没有想过,香香他们三个在星海里飞升成仙,还要度九重雷劫。因为星海纯粹是她的,天道根本就不管啊!

  顾不得多想,心念一动,沐晚已然悬浮于元星上空——她是星海的主人。在这里,她无论去哪里,都是身随心动的。用不着踏碎虚空。

  香香已经醒了。她现在是本体状态,一株三百三十三丈高的巨型香樟树,矗立在小院的西北角。

  树冠如山。周身凝结着厚实的木灵之气——香香简直是如临大敌啊!

  树荫底下,大红、小虎……元星上,所有通了灵智的草木灵族都在。

  他们全副武装,面色凝重,齐齐的仰头看着天空。

  元星现在是白天,碧空如洗。

  他们在看什么?沐晚好奇的隐了身形,降下身形,凑过去,站在他们旁边reads;。

  “怎么一丝风也没有?”那是大红的声音。

  小虎紧张的舔了舔嘴唇:“灵气也没有异动。”

  “金雷劫什么时候下来啊?”

  ……

  沐晚听明白了,原来小家伙们全身戒备是在等金雷劫。

  她也忍不住抬头看向半空中。

  呃,天气这么好,秋高气爽的……就这情形,一百年也凝不出劫云。

  哪知,她的脑海里刚刚冒出“劫云”二字。周边的灵气立时有异。它们疯了似的聚拢起来!

  沐晚目瞪口呆——这是要起劫云的节奏!

  就因为我刚刚想起了“劫云”二字,所以,劫云就要起来了!

  “啊,终于起风了!”

  风,越来越大。吹得香樟树枝摇叶摆,哗啦作响。满院的花花草草伏倒了近七成!

  沐晚心惊:这么大的风,照这样下去,小院就要毁了!

  此念刚一出,小院里的狂风骤减,变成了习习轻风。

  此风是因小院里的灵气异动而形成的。因此,眼下,风变小了,灵气也安分了许多。

  “风呢?”

  “灵气好象要散了……”

  大红他们大惊失色。

  如果说起劫云,纯属巧合。那么这一次,还要推在“巧合”之上,真心说不过去。

  沐晚意识到:小院里的情形,完全是在她的控制之下!

  也是因为我的道行发生了质的飞跃的缘故吗?

  也就是说,我的意志,在这里就等于天道的存在!

  啊,真的难以想象!

  沐晚又做了几次实验。

  结果显示,小院里的所有动静,都只与她的意志有关。

  比如说,她想到风起,瞬间,周边无端的刮起了风;她想要风大些,风的力度立时提高;

  又比如说,她想要灵气从四面八方聚扰过来。于是,先是小院里的五行灵气往这边汇聚过来,接着,出了小院,更远的地方,五行灵气无不向这边汹涌而来。

  难道香香飞升成仙,也是以我的意志为主吗?

  想到这里,沐晚忍不住轻呼——如此一来的话,我的意志岂不是相当天道的存在?

  接下来,是由我用金雷劫的方式,帮香香辟出玉府,成就仙体吗?

  啊啊啊,是这样的吗?

  领悟到这一点,沐晚不由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

  她发誓,她对草木灵族的身体构造,知之不多啊。

  不能在这里飞升reads;!我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帮香香成就仙体!

  当然,她不能这般对香香的实话实说——做为过来人,她很清楚,关于飞升的真相与本质,是道的一部分,需要修者自己去领悟。她这般道破天机,于香香只有害,没有半分好处。

  沐晚通过契约,给香香传讯:香香,你什么时候悟道了?

  很快,香香回复:就在九十一半年前。

  她完全没有本体的淡定。从她回复的信息颤悠悠的,沐晚可以辨断,她现在紧张得不行。

  沐晚又发了一条讯息过去:元星上有天梯?你感应到了?

  此时,小院里的灵气差不多恢复了常态。微风轻拂,香樟树沙沙作响。

  香香回复:没有……香香只觉得要突破了。

  没有感应到天梯,飞哪门的升哦!

  呃,说错了。这里不是炎华界。在上界飞升是不用天梯的。

  沐晚大汗,抬头察看香樟树的情形。

  元星上的时间流比外面要快得多。香香这次闭的是生死关,一闭就是数十年。而现在,她的修为确实是到了飞升十层。

  再突破的话,不就是飞升吗?

  沐晚又传了一条讯息过去:星海里不能飞升。你速速去破虏界,看是否还有飞升的感觉。

  香香回了一句:是。

  巨大的香樟树身形一晃,变回了人身。

  “陛下……”小红他们齐齐石化。

  “陛下,不准备度劫了吗?”小虎最先反应过来,紧张兮兮的问道。

  这会儿,香香的心里跟十五只吊桶一样,七下八下的,哪有那闲工夫跟他们多解?

  “你们在这里呆着。本座去魔兵营旧址看看……”话音未落,人已经出了星海。

  而沐晚是心念一动,现身于破虏界魔兵营旧址。

  五息之后,香香撕裂虚空,出现在离她十步远的地方。

  “姐姐!”她欢喜的跑了过来。说起来,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呢。

  “现在感觉如何?”沐晚上下打量着她,心猛的提了起来——香香现在确实是突破在即,压制不住修为了。

  香香连忙闭上眼睛,敛心感受。

  良久,她睁开眼睛,煞白的小脸上汗津津的:“姐姐,香香一点要突破的感觉也没有。”

  “啊?”沐晚闻言,好比被雷击,失态的往后退了一小步——难不成天道不管香香?香香只能在星海里飞升?而我如果不客串一把天道,香香就飞升不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丽丽安娜1029、女巫林垚、10205917581、1苗苗随风1、静静2012、暖暖地平线的月/票,谢谢!

  另,月/票又逢百,所以中午有加更。某峰敬请亲们围观与指正。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